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98章:認個干兒子  
   
第198章:認個干兒子

梵狄永遠都會記得那一年的某一個晚上,在巷里他為水菡接生的每個細節.忘不了的是她當時那種異常堅毅的決心和眼神,不顧一切要將孩子生下來,要保住孩子的命.忘不了的是她在危急的時刻竟然會讓他這麼個陌生人用刀子劃開她的下.身撐開口子讓孩子出來.忘不了的是他當時激動的顫抖,在他抱著那的嬰兒時,他眼中有狂喜的淚水滴下……

這是這些忘不了,使得梵狄對檸檬有種特殊的感.一直都想見,但只是上次在公園時見到了一次,因為當時有急事要辦,他還沒來得及跟檸檬好好話,抱一抱……

今天,水菡帶著檸檬離開晏家,這對梵狄來是意外的驚喜.

檸檬還在睡覺,水菡為梵狄開門……童菲已經自動"隱身"了.

梵狄的目光就跟被黏住了似的,一秒都沒離開過水菡,他深不見底的黑眸里流動著絲絲憐惜:"你好像瘦了……"

水菡聞,心頭微微一顫……這段日子,喬菊回來,沈云姿住進來,她每天猶如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能不瘦麼?

梵狄察觀色,不用問也猜到是水菡過得不開心了,他也不立刻追問,只是露出熟悉的痞笑:"瘦了更好看,臉部輪廓都出來了,更清秀了."

這貨實在不懂誇人,水菡眼一瞪,佯裝不悅地:"你的意思是我平時臉上肉多,很丑?"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我是,你不管什麼時候都很美."梵狄忙著解釋的樣子哪里像是個黑道大哥,就跟普通的毛頭伙子一樣的.

就在這時,房里傳來一聲稚嫩的呼喚:"菡菡……"

這是檸檬醒了.

水菡和梵狄跨進臥室就看見檸檬在揉著眼睛手腳都露在被子外邊.

"兒子,媽媽給你穿衣服!"水菡趕緊地過去,將檸檬從被子里抱出來,要給他穿衣服了.

檸檬注意到了梵狄,好奇地眨著大眼睛問:"你是誰?"

梵狄苦著臉:"怎麼你不記得我了嗎?上次在公園,我畫了一幅畫送給你和你媽媽."

檸檬眼睛一亮:"哦,原來是那個叔叔啊,我記得我記得!叔叔你又來給我們畫畫嗎?這次畫了什麼呀?"

梵狄兩眼放光,走過來坐在床邊,就跟看見珍稀動物似的盯著檸檬左瞧右瞧:"今天暫時不畫畫,其實我是你媽媽的朋友,是你干爹."

"干爹?那是什麼東西?"檸檬不解,圓溜溜的眸子里露出好奇.

"干爹不是個東西,那是……"梵狄想要解釋,忽地語塞了,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有人會自己不是東西麼?

"噗……"水菡見梵狄這窘態,不由得笑出來:"誰讓你自封干爹的,檸檬都不知道干爹是什麼,再了,你能不能當孩子的干爹,也得先問問我才行."

"哎呀,有兒子就得瑟是吧?檸檬能有我這個干爹,那是他一輩子的福氣!"梵狄頗為得意地扁著嘴.

"菡菡,他真是你的朋友嗎?"檸檬奶聲奶氣地.

水菡愛憐地摸摸檸檬的腦袋,柔聲:"兒子,他的是真的,確實是媽媽的朋友.還有啊……在你出生的時候,多虧了他,你和媽媽才能平安無事."

檸檬一聽,更好奇了,咬著手指:"出生?為什麼我記不起來了?"

"咳咳……子你聽好啊,每個人都不會記得自己剛出生那時候的事,剛從媽媽肚子里出來,還太,能記得的,那肯定不是人了.你只要知道我是你干爹,是你的親人,這就行啦!"

檸檬亮晶晶的瞳仁純淨無瑕,很是認真地望著梵狄:"干爹到底是個啥東西呀?"

"靠,都了,干爹不是東西!"梵狄要抓狂了.

"……"

這輩份亂得,嚴格來,梵狄應該算是晏季勻的舅公,可現在這貨硬是要當檸檬的干爹……不過水菡和梵狄都不計較輩份這些,自*論交就好.檸檬有個干爹也不錯,多個人疼這孩子.

=========呆萌分割線=========

梵公館.是梵氏家族的根據地,是在本市的總部.這里戒備森嚴,明里暗里保鏢眾多.這里大多數都是男人,平日里嬉笑怒罵習慣了,講點粗口,點葷段子,聊點打打殺殺的事,這些都是很平常的.但今天的氣氛卻有點不一樣了……

梵狄將所有人都叫到了大廳,很是凝重的架勢,沖著這幫大老爺們兒:"你們聽好了,待會兒我干兒子和他媽媽來了,全都給我老實點!不准爆粗口,不准黃色笑話,不准盯著人家看!總之,一切不規矩的行都不能有,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一群男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嗯……"梵狄滿意地點頭,對于自己這幫手下,他還是挺放心的,不過,眼前這一個個的往那一站,總是讓他感覺哪里不對勁.

梵狄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下巴,瞅著這群男人,若有所思……

一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出,先前山鷹可了,今天有一個對老大來很重要的女人會帶著孩子來這里,還老大對這件事很看重,很緊張,現在看來,何止是看重,簡直就是嚴陣以待嘛.

瘦子山鷹跟著梵狄的日子最久,人也是最機靈得一個,見梵狄這表,他湊過去在梵狄耳邊:"老大,您現在的樣子好像少女懷春……"

"啪!"梵狄一手拍在山鷹腦門兒上,沒好氣地笑罵:"會不會話呢?老子是爺們兒,哪里像少女了?"

"咳咳……爺們兒那叫猥瑣啊,老大……"

"滾!"梵狄一腳踹在山鷹屁股上,那家伙還在一個勁地笑.其實心里是在為梵狄感到高興……

"老大,我知道是哪里不對勁,您看啊……"山鷹臉上的嬉笑少了一分,煞有介事地指著下邊一群男人:"老大,您瞧,這一個個都光著膀子,胳膊和背上的刺青都看得清清楚楚,要是一會兒被那祖宗見著,也不知道會不會害怕,不如,叫大伙兒把上衣都穿上?"山鷹這話可是到點子上了,梵狄一聽,再仔細一看,果真是這麼回事!

梵狄蹭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大手叉腰,提高了嗓門兒:"都聽好了,從今天開始,只要有我干兒子和他媽媽在這兒,你們都別再光著膀子到處走,都去把衣服穿上!"

"……"

大家伙兒不禁面面相覷,紛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老大還真是中毒不淺啊!

要他們別將粗口和黃段子,那也就算了,可這大熱天兒的還讓他們別光著膀子,得穿好上衣,這就顯得太緊張了吧?大家平時都挺隨意的,本就是一群爺們兒,熱了就脫衣服有啥問題呢,但現在因為老大一句話,他們要改掉自己的習慣,這……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啊,對老大的影響也忒深遠了.

心里這麼想,可沒一個敢個"不"字.梵狄的威性是有目共睹的,沒人會傻到因這種事去挑釁老大的旨意.

大家開始散去,只聽身後梵狄還在大聲叮囑:"我剛才的,你們都記好了,誰一會兒要是亂講粗口,可別怪我TM的不留面啊!"

"……"

山鷹嘴角犯抽,不怕死地:"老大……您也要注意別講粗口了,別破壞了您在水姐和祖宗心里的形象."

"老子知道!"梵狄丟下這句話就急忙往後堂走去.水菡和檸檬還在等著他呢.

梵狄將水菡和檸檬接來梵公館,是想讓這母子倆知道他的大本營在哪兒,可又覺得這里一大堆都是男人,不事先吩咐一下,就怕一會兒水菡會尷尬,怕檸檬會被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一口一句粗口的教壞了.

梵狄很喜歡檸檬,這一大一的十分投契,或許真是因為接生的原因,使得兩人之間總有種莫名的親切感.檸檬能感到梵狄的善意和疼愛,自然也就跟他感好了.

梵狄帶著水菡和檸檬參觀梵公館,一路上每個見到他們的人態度都相當恭敬.雖然對于這母子倆好奇,可也沒人敢直接打聽什麼,也有人暗地里為梵狄高興的……老大這是枯木逢春麼?從沒見過老大這麼重視一個女人,這次難道有戲?

但也有人背地里不服氣的……一個女人,從澳門就跟過來在梵狄身邊的女人,賀雨燕.

賀雨燕是金虹一號游輪的主管之一,也是梵狄的得力助手,是梵公館里唯一一個擁有最高權限的女人.山鷹是梵狄的左膀,賀雨燕就是梵狄的右臂.

上次在金虹一號,賀雨燕就見到過水菡了,也知道一些梵狄和水菡之間的事.但她從未曾覺得有什麼危機,因為她幾乎每天都能見到梵狄,還會怕其他女人的出現麼?

可顯然她估錯了.不是誰靠得近,誰就能得到梵狄的心.

賀雨燕見到梵狄帶領著水菡母子在梵公館里走動,她心里是一百個不爽,就跟有只貓爪子在撓得發疼.

冷不防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是山鷹.

賀雨燕沒好氣地瞥了山鷹一眼:"瘦子,你走路沒聲音的嗎?嚇死人了!"

山鷹扁扁嘴:"不是我沒聲音,是你沒留意.你怎麼搞的,警惕性這麼低了?"

賀雨燕妖冶的面容上唇輕勾,不屑地:"你想試試我的警惕性,那就來過兩招試試?"

"呵呵……恕不奉陪,要打架你可別找我,我不是你的出氣筒!"山鷹也很不客氣地回敬一句.

"什麼出氣筒,你這話就見外啦,咱不都是老大的手下嗎,彼此切磋切磋是為了互相進步."賀雨燕狐媚的眸子里流動著幾分得意.

"切……傻子都看得出來你現在就跟來大姨媽差不多,別以為一副笑臉就能唬住我.老大把水菡帶來,你心里恨不得將人趕走呢,可你又不能那麼做,所以你憋氣,你想找人打架嘛,我可沒空啊!"

賀雨燕哀怨地瞥了瞥山鷹:"你給點面子會死啊,非得這麼明白!"

山鷹吊兒郎當地咂咂嘴皮子:"呵呵,我就是怕你不明白,特意提醒你的……看見那女人了麼?看見那孩子了嗎?都是老大在乎的人,你最好安分點別亂來.老大對你沒興趣,在幫里,你就是長得再美也只會被人當男人看待,老大需要的是溫暖,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要是去亂攪合,到時候惹惱了老大,沒人保得住你."

山鷹何等精明,從賀雨燕的眼神就能看出這女人心有不甘,早早就提醒了.

賀雨燕嫣然一笑:"山鷹,好歹我也是個成熟的女人,有些事兒我有分寸的.我又不是神經病,怎麼會去惹那個叫水菡的和她的兒子.你放心吧,我沒事的."

"沒事最好啦,我先閃了,一會兒還要去賭船."

"……"

去賭船的可不止山鷹一個,水菡和檸檬也被梵狄帶去了.

梵狄沒問水菡為什麼搬出來,但他是知道沈云姿的事.平時沒少留意晏家的動靜,自然知道有那麼個女人搬進去了.

他在等水菡主動出來,在給她時間整理緒.但他也希望水菡和孩子能過得開心.外出散心就是最好的方法了,剛好他有金虹一號,帶上這母子倆去游輪,出海玩一圈回來,相信水菡的心會好很多.

===================

水菡離開了晏家,她以前住的閣樓就空了出來,陳嫂打掃清理完之後這里就會被關閉,不准再有人進去住,除非是晏季勻允許.

陳嫂剛從廚房出來,手里拿著些碗盤,驀地看見主臥里人影一晃,不由得一驚,趕緊走過去看看.

一個女人的身影背對著門,蹲在地上像是在撿東西.

"誰?"陳嫂低呼.

女人不動聲色地回頭,原來是沈云姿.只是她在站起身來之前,已經將手里那張照片藏進了腰後,用衣服一遮就看不見了.那是水菡遺落在衣櫃下的照片……[稍後還有更新]

上篇:第197章:離開晏家!     下篇:第199章:這是水菡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