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99章:這是水菡的母親?  
   
第199章:這是水菡的母親?

陳嫂見是沈云姿,心頭立刻升騰起一股厭惡和敵意,冷冷地:"請你出去,我要打掃房間了.大少爺過,打掃之後就不能再讓人進來."

陳嫂刻意將晏季勻抬出來,果然沈云姿就不好發作了,只是心里難免有點憋悶……陳嫂不過是水菡以前住這的傭人,可沒一點傭人該有的姿態,這樣冷淡的態度對她話,不像主宅那邊的傭人見了她都得恭恭敬敬地叫一聲沈姐.

"真是的,物似主人形,連她的傭人都跟她一樣的不通人世故."沈云姿嘴里在碎碎念著,但也沒多停留,離開了這閣樓.

走下樓來,直奔後邊花房去.水菡的離開,沈云姿當然高興,她沒進來過水菡住的地方,可現在人不在這里了,她忍不住偷偷溜了進去……

花房緊挨著菜園子,這一處比較僻靜.沈云姿跑到了最角落的位置,東張西望地瞅瞅,確定沒人在周圍,這才將照片拿了出來.

照片上一片金黃,是夕陽下山時的背景.有一位老人帶著草帽正在為菜地澆水,他側著臉,五官這一部分被人用攝影技術修成暗沉的顏色,不突出五官長相只凸顯出輪廓,在那一輪金色的夕陽之中鑲嵌著老人的側臉,有著淡淡笑意.

夕陽預示著老人年已遲暮黃昏,但整個照片的意境卻不帶一絲頹廢的色彩,反而給人一種積極向上,樂觀豁達的感覺.照片的拍攝技術若是用專業眼光來看,也是有著相當水平的,光影的對比度運用得恰到好處,特別是夕陽的金與老人臉部的暗色,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很有層次感,立體感,這已經不是一般業余水准了.這照片精致而自然,結合了寫實與自然派的特點,既有藝術欣賞價值又不會給人一種曲高和寡的感覺.也就是,雅俗共賞,哪怕是一個對攝影並不在行的人看了也會被照片里那種自然樸實,豁達遠闊的氣息所感染.

這是水菡以前為晏鴻章拍的.只是從照片上看不清楚人物的五官長相.她本來是放在相冊里,但上次看過之後一時忘記裝進相冊,只是夾在里邊了,離開時收拾東西沒留意照片落出來,飄到了衣櫃底下……

沈云姿神色複雜,回想起剛才在閣樓上,她看見一個暗房,而這照片……

難道水菡也喜歡攝影?不只是喜歡,還熱衷于膠片攝影?這張照片就是在那個暗房里沖洗出來的吧.

還真是巧啊,她和水菡喜歡的人和事,居然有這麼驚人的相同點.沈云姿心頭冷笑,想要將手里這張照片給扔了.

就在這時,她忽然接到了攝影協會會長彭新華的電話.

"什麼?我的作品不符合比賽主題?"沈云姿的聲音不由得拔高,臉色也相當難看.

彭新華一聲歎息,很耐心地解釋:"云姿啊,我也知道你的感受,其實我和其他幾個老朋友也都有為你爭取的,但是這次大賽評委不只是我們業余攝影協會的人,還有一些大牌的專業人士也會參與評審.雖然你是今年的業余攝影大賽冠軍,但那個比賽跟眼前這個不一樣……現在這個比賽的主題,應上邊兒的要求,必須是健康的,積極向上的作品,可你的攝影風格是偏于暗黑系,用那些官方的話就是一種頹廢的美.實在是不適合這次的比賽,你得拿出點接地氣的東西,陽光的,有正面意境的東西,明白嗎?我給你爭取到了三天的時間,這三天里,你就是不睡覺也得拍出起碼一張符合比賽主題的照片,否則,就連我這張老臉都沒地方擱了啊……"

沈云姿的心別提多糟糕了,彭新華掛了電話之後她就坐在石凳上一不發.她對于自己的身影風格從來都是很自信的……她就是偏于抽象派,在這當中還特熱衷于暗黑系.她的作品會讓人聯想到人的內心世界里最陰暗最腐朽最冷漠的一面,可以是擊中了人類潛伏在靈魂中的弱點,被她以攝影的方式給放大了顯現出來.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這也是一種消極的東西,她拿照片去參賽,自然是會被評委組退回了.要不是因為彭新華在攝影界的地位舉足輕重,人家給幾分薄面,只怕沈云姿是連這最後三天准備機會都沒有了.

沈云姿自詡是攝影方面的天才,現在卻被狠狠打擊了.要知道,她可是曆屆業余攝影大賽上唯一一個女冠軍啊,這份殊榮她一直都是引以為傲的.可這個什麼破比賽居然將她拿去的照片退回了?

不甘心!沈云姿心里憋悶,她本就是個很好強的女人,怎能忍受這種打擊.憤憤地將手里捏著的東西一扔,轉身往前走去……

可沒走幾步就又停下來了.愣了愣,猛地回頭盯著地上那張照片,沈云姿不由得心跳加速,兩只手都攥緊了……

=======呆萌分割線======

文萊皇宮.

邵擎的住所.

平時這兒挺冷清的,但今天卻多了點人氣,多了點笑聲.仔細聽就能分辨出是亞撒正用中文在跟邵擎聊天呢.

這貨真是個奇葩,不得不佩服他做事的毅力,有種鍥而不舍的釘子精神.為了完成好兄弟晏季勻的囑托,亞撒學會了釣魚,只因邵擎有著愛好.他還故意在邵擎面前將釣到的魚放生,故意吸引邵擎的注意力.果然,邵擎對于亞撒的舉動有點意外,因他自己也是這樣,喜歡釣魚,卻每次都是釣到之後又放生.他連續觀察了亞撒好些天,發現他每次都會將魚放生,慢慢的,邵擎也沒最初那麼嫌棄亞撒鼓噪了,偶爾還會聊上一兩句.

亞撒順著這跳繩就往上爬,以他的口才,經過多日的軟磨硬泡,愣是跟邵擎混了個臉熟.釣魚他有點狗屎運,要論臉皮厚,他在這皇宮絕對能排第一.邵擎木訥,不善于結交人,亞撒主動結交,加上兩人之間有個共同"嗜好"——放生.再加上亞撒的身份,乃是現任文萊國王最寵愛的表弟……

種種因素加在一起,才使得亞撒終于是能進入到邵擎做住的殿宇了.

亞撒原來以為國王和他住的地方算是皇宮里最華麗最舒服的了,但今天見了邵擎的住所,他才由衷的感歎,這里也不差啊,起碼比他的住所就有得一比了.

客廳是半圓形,落地窗代替了整面牆.金的夕陽從窗外灑進來,將這里的一切都籠罩上了夢幻的色彩,屋子仿佛批上了一件透明的薄紗,美輪美奐.

幾根金色的柱子撐起了殿宇,當中還鑲嵌著大顆大顆的夜明珠,若是到了晚上,這客廳里都不需要點燈了,就這夜明珠發出的光亮就足夠令人驚歎.

水晶玉璧,珍珠簾,白玉,金珠……等等隨處可見,極盡華麗奢靡.透過落地窗,能望見後邊的花園.此時是夏季,繁華盛開,爭奇斗豔,為這座豪華的殿宇又增添了幾分大自然的純淨之美,與它的華麗相映成趣,使得這里不會讓人感到俗氣.

花園里有著極為濃郁的東方色彩,假山飛瀑橋流水,水里芳草萋萋,當中還有一只大烏龜在伏著.

亞撒此刻正指著那只烏龜:"邵擎,你養了只烏龜當寵物?"

邵擎微微點頭:"嗯,那邊還有幾只的,你要不要也帶回去一只養著?"

亞撒擺擺手:"算了,我那兒時常會來幾個吃貨,我怕哪天一不心就把烏龜給變成盤中餐了.還是你這養著安全些."

亞撒的中文顯然又進步了,連"吃貨"都能用上.

邵擎的年紀足夠當亞撒的父親了,兩人這也算是忘年交.

邵擎與亞撒往那一站,就是兩道不同風格的景致.亞撒猶如驕陽正直當午時分,而邵擎身上則有種內斂的,飽經滄桑的淡泊.黝黑的皮膚,國字臉,兩道眉毛正中隱約可見一道疤痕……這就是他曾經救下現任文萊國王的證明.那驚心動魄的時刻,邵擎擋住了襲擊,卻在眉心留下了傷疤,至今沒有消失,只是變得淡了.而每次文萊國王見到他,見到這傷疤,就會想起自己那條命是邵擎救的.

邵擎虎背熊腰,身體強健,不枉費他每天鍛煉身體,到了現在五十歲依然是能跟年輕人有得比.

亞撒能被獲准進入邵擎的住所,這已經是相當難得了,可他不會因此而知足啊,他還有重要任務呢.

亞撒從一進來開始就在仔細打量著,沒發現什麼異常,但他還沒去過樓上呢,只能在客廳和花園轉悠,這怎麼行?于是乎,這貨開始琢磨起來了……

"呵呵……邵擎啊,我聽你這兒的廚師做的中餐最地道了,比我母親那兒的廚師手藝還好.今天我來了,你可不能氣,你得把你珍藏的酒拿出來,再讓廚師炒幾個拿手菜.釣魚釣了一下午,我肚子早餓了……"

邵擎聞,波瀾不驚,淡淡地:"你確定要喝我珍藏的酒?那也行,你先自己在這兒逛逛,我去廚房吩咐一下."

"好嘞!邵擎大哥,你真是太好了!"亞撒笑得燦爛,露出潔白的牙齒,看得出他心很好.

當然好了,他故意這麼,就是想支開邵擎,然後……

亞撒眼角的余光在留意著邵擎,見對方果真進去了,他還站在原地又待了一會兒,才開始慢慢地挪動腳步,東張西望中,心地躥到屋子里去.

廚房離這兒還有段距離,但亞撒不敢掉以輕心,跟做賊似的,用最快的速度沖上二樓.

二樓一共有七個房間,亞撒一一打開門看,都沒看到有那位傳中的植物人女士.怎麼辦呢?只能去三樓了.

但時間緊迫,萬一被邵擎發現的話,估計邵擎會當場翻臉的.可眼下這機會不容錯過啊……

亞撒狠狠一咬牙,猶豫兩秒之後,又沖向了三樓.這一次,他的動作更快了.

"靠……我還有做間諜的潛質,怎麼以前沒發現原來我身手這麼敏捷的."亞撒在自自語,腳下是一秒都不停留,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找.

當找到第四個房間,打開門,迎面飄來一陣異香,是亞撒從未聞過的味道.使勁吸了兩口,只感覺好像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好不舒服!

"靠,這房間的熏香怎麼比我那兒的還好聞?准是哥哥賜給邵擎的,改天我也得去要兩盒!"亞撒嘀咕了兩句,將門關上了.要不是因為時間太急,他還打算多吸幾口……

三樓只有五個房間,此刻亞撒站在最後一個房間門口,警惕地向四周望望……

他先前找過的每個房間都不像是邵擎的主臥……邵擎是中國人,在亞撒的猜測中,邵擎的臥室應該是富有中國特色風格的.只剩下這最後一間了,亞撒竟然在這一刻感到了一種緊張……萬一真有哥哥的植物人女士,他要不要拍個照呢?

拍照太冒險了吧,萬一被邵擎發現……

算了,顧不了那麼多了,沖!

亞撒把心一橫,藍眸子里閃過一抹狠絕,抬手將房門擰開……

砰砰砰砰砰……亞撒心跳不止,連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摒住.這也就是亞撒仗著是文萊國王最寵愛的弟弟才敢這麼做,否則,其他人怎麼敢這樣在邵擎住所不經他允許就來人家臥室的.亞撒也算是為了晏季勻豁出去了.

這一霎就像是電影慢鏡頭的回放,每一秒都是那樣漫長.亞撒一點一點打開門,藍眸倏然一緊……

他看見了一張床……果真,被子下邊躺著有人!亞撒一陣激奮,視線從床尾慢慢向上移動……

這簡直是太緊張太刺激了,如果不出所料,這里躺的就該是被邵擎保護起來的那個植物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會否真是水菡的母親?謎底馬上就要揭曉!

這一切起來慢,實際上從亞撒打開門只不過是花去三秒的時間……

可就在亞撒的視線剛要接觸到床上人的面孔之前那一瞬間,一只男人的手掌,無聲無息拍在他肩膀上,隨之,傳來邵擎陰冷不帶一絲感的聲音:"亞撒,你該給我一個交代."{一萬二千字更新已傳}

上篇:第198章:認個干兒子     下篇:第200章:比神仙還快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