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02章:菡菡也參賽  
   
第202章:菡菡也參賽

九月的天氣依舊還有夏天的影子,但在這海上卻是十分涼爽的.乘著這座移動的豪華宮殿——金虹一號,整個人的身心都會得到最大的放松,一望無際的大海在腳下,碧波蕩漾,抬頭是湛藍的天空無剛洗過一般澄淨,那沁人心脾的藍仿佛能流淌進人的心里.這種時候最想做的是就是渴望自己能像魚兒一樣在海里暢游,能像鳥兒一樣在天空翱翔.無拘無束的自在,徜徉在天地間感受大自然最神奇最本質的美.

人,始終都是自然界的產物,血液里深藏著與大自然的共鳴.每當親近大自然時,這種因子會被誘發,只恨不得自己就一直在這大自然的懷抱里,逍遙快活下去,沒有煩憂,沒有牽掛,沒有眼淚和憂傷……

這是金虹一號頂層的一間套房,帶有獨立陽台的.水菡以前和晏季勻來的時候住的是中國風濃郁的房間,但這一次,梵狄特意沒有把水菡還檸檬安排在那個房間,就是為了避免水菡觸景傷.

檸檬穿著長衣長,戴著一頂黃色的帽子,趴在水菡懷里,興奮得很,一會兒指指天空,一會兒指指海水,還有游輪上一些新奇的東西都能惹來檸檬的好奇.

"菡菡,天上那個鳥兒好大啊……"

"那是海鷗."

"那……那海里有鯊魚嗎?電視里的鯊魚好嚇人."檸檬著還咬了一下手指,亮亮的大眼睛里露出一絲害怕.

水菡啞然失笑,在檸檬臉蛋上吧唧一口:"兒子,海里是有鯊魚,但是你看啊,這艘船又高又大,鯊魚上不來的,它只能在海里,所以不用怕."

"哦……那海里有鱷魚嗎?"

"……"

"鱷魚不是生在海里的."

檸檬圓溜溜的眸子一轉:"那海里還有什麼魚魚呢?為什麼我們一條魚魚都看不到啊……"

這家伙顯然還惦記著晏家大宅那個魚池,里邊的魚隨時都能看到,可現在在海上一只魚都見不到,孩子感到很奇怪.

孩子才這麼大點,缺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好奇,才會有更多的童趣.

"這個嘛……海里的魚多得數不清,但是因為我們在船上,所以看不到啊,等你以後長大了,媽媽帶你去潛水,到時候就能在海里見到很多漂亮的魚魚了."

"嘻嘻……我想快點長大……"檸檬高興地拍手,奶聲奶氣地.可剛一完就打了個噴嚏.

水菡心里一緊,急忙將檸檬抱緊房間去……孩子體弱,這才在外邊呆了不超過十分鍾就開始打噴嚏,水菡怎能不緊張,生怕檸檬會感冒.這可是在海上,她要加倍心.

"菡菡……這麼快就進來了,我還想看海鷗……"檸檬扁著嘴,無辜的大眼睛里帶著乞求.

水菡為檸檬倒來熱水,輕聲誘哄到:"海鷗也要休息的,我們過會兒再出去看……來,喝點水."

咕咚咕咚,檸檬乖乖地喝了幾口水,躺在被子里,手還牽著水菡的手,純淨的眸子看著她,似乎在問:媽媽,過一會兒那是多久?

水菡心頭發酸,愛憐地抱著檸檬,開始給他講故事,以此來分散他的注意力.

檸檬如果是像正常的孩子那樣健康,那麼讓他在外邊多呆一會兒也沒問題的,可偏偏這孩子體質孱弱,哪能經得起海風長時間地吹,所以才不到十分鍾就被抱進來,現在水菡還為他蓋著被單,暖暖他的身子,以免感冒.

檸檬一聽水菡將故事就容易睡著,沒多久就開始耷拉著眼皮,慢慢進入了夢鄉.看著孩子的呼吸漸漸均勻,水菡的心卻是不平靜……第二次來金虹一號.上次是跟晏季勻,這次是帶著檸檬,但就是沒有一家人同時來.

上次晏季勻為她買了裙子和項鏈,還有發箍,鞋子,將她打扮得像個公主,那時的他,對她溫柔呵護,兩個人甜甜蜜蜜的,形影不離,當她遇到危險時,他毫不猶豫地跳下海救她……當時的她,是怎樣的激動澎湃,就是因這件事而原諒了他曾對她的傷害.

這一次,她帶著寶寶來,卻是已經跟他再一次的分居了,並且比以前還要徹底.

愛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水菡到現在也不清楚.只是體會到了其中的酸甜苦辣,痛到極致,傷到極致,然後所有都化成一種無力感.

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走進房來.

梵狄看見水菡坐在床邊失神,連他進來都不知道,他也就沒有刻意出聲打擾.對他來,就這麼靜靜地欣賞她的側臉,也是一種視覺的享受,心靈的愉悅.

梵狄不知道自己每當看向水菡的時候,他的視線都會變得格外柔和,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覺得自己是真實的,不是黑幫老大,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水菡緩緩站起身,這才驚覺門口站著一個人.

"梵……"

"噓……"梵狄豎起食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再指指床上睡著的人兒.

水菡明白了,微微點頭,指指陽台,然後走了出去,梵狄就跟在後邊.

陽台上的風景真是美不勝收,視線里沒有遮擋物,只有遼闊的大海和無垠的天空,坐在這,仿佛心里的沉重也會減少幾分.

梵狄將手里的果凍布丁放到水菡跟前:"先嘗嘗,一會兒檸檬醒了就下去吃飯."

水菡清亮的明眸眨了眨:"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果凍布丁?"

"上次你來金虹一號的時候你沒少吃吧,我當然注意到了."梵狄輕描淡寫的一句就掩飾了他當時其實是時時刻刻都在留意著水菡和晏季勻的.

"那我不客氣啦."水菡拿起勺子,品嘗著這新鮮的果凍布丁.

"唔……好吃……真爽口,好滑啊……"水菡一邊吃一邊忍不住贊歎:"你這游輪上的果凍布丁就是比外邊的好吃,一會兒寶寶醒了可不可以也給他來一點?"

"當然可以了,在這兒,你們想吃什麼都行,敞開了吃,使勁吃,盡管吃……除了海里的鯊魚."梵狄嬉笑著,心里美滋滋的.

"聽你這口氣好像我是個吃貨,我有那麼能吃嗎?"

"試試就知道啦,難道你不懷念我這兒的美食嗎?"梵狄這話帶著明顯的誘哄.

水菡含著一口布丁在嘴里,水潤的眸子轉了轉,回想著上次來時吃到的那些美食,不禁兩眼放光:"那……怎麼好意思呢,你這兒的東西都好多都是很精致很貴的……"

梵狄媚眼一挑:"你還跟我計較這個?就你那肚皮能吃多少呢,叫你吃你就吃,知道嗎,人在吃到美味可口的食物時,心也會變好的,你應該讓自己放松放松,出來一趟,怎麼著也要玩個開心才回去."

水菡想想也是的,梵狄是她的朋友嘛,她何須矯,該吃就吃,這才是人生一大樂事,她不必覺得吃了他很多錢,實際上見識了他的財力之後,她早該知道就算她吃幾十年都吃不窮他的……如果這游輪是她的,她也會招待梵狄大吃大喝的……

"好吧,既然梵老大盛邀請我敞開了吃,我不吃就是不給面子,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吃的,哈哈……"水菡清脆的笑聲隨著海風飄向天際,明媚動人的笑容讓梵狄一時看得癡了.

他就是知道她心不好才會逗她笑的.她的笑容一直都有種魔力,可以讓人的心靈得到舒緩,安甯,就像是早晨的一縷陽光溫暖而光明.他覺得自己可以百看不厭……

果凍布丁吃了大半,水菡偷瞄著梵狄的臉,瞧不出什麼異常,不由得越發不解,禁不住問:"梵狄,怎麼你不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水菡心里的疑問,梵狄那麼聰明,怎會看不出她搬出來的原因一定是有特別的事發生了並且是她不能容忍的事,可梵狄卻半個字都沒問.

梵狄悠閑地靠在椅子上,瞧這二郎腿,看似不正經,但黑眸里卻是有著一絲疼惜:"你要是把我當自己人,不用我問,你自己會……怎麼,現在是不是想啦?"

水菡的臉垮了下來,露出明顯的失落,明媚的笑容變成苦笑,嘴巴咬著勺子,喃喃地:"晏季勻的奶奶,喬菊,以前被爺爺趕去山上的尼姑庵了,可前些日子她又回到晏家……還有晏季勻的舊愛,沈云姿,喬菊很喜歡她,讓她住進晏家來.我……我不想留在那個是非之地,不想跟別的女人爭來搶去,所以我就帶著寶寶離開了.晏家的人大都不待見我,她們討厭我,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跟她們相處了,以前也不是沒努力過,想要跟她們和睦相處,可是……哎……"

一聲幽幽的歎息,水菡很無奈,她本就不是個挑事的人,只是晏家的那些個女人們總是要跟她過不去,尤其是喬菊,簡直當她仇人似的,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梵狄靜靜地聽水菡著,他也不打岔,只是當個聆聽者,但他內心沒有一秒停止過思考,黑曜石般的瞳眸路時不時流露出一抹複雜的神色.

水菡搬出晏家,他應該高興的,可在高興之余,見到她不開心,他又仿佛多了幾分沉重和心疼.身在黑幫,最擅長的事就是爭奪,吞噬,什麼時候他變得這麼為人著想了?看到她皺眉,看到她眼中的哀傷,他會覺得心頭堵得慌,這是他以前不會有的緒,他的冷酷無是道上出了名的,但是水菡卻是個例外……

"梵狄,你知道喬菊為什麼會那麼恨我嗎?喬菊是你爸爸的干女兒,算起來就是你的干姐姐,她回來之後你們沒聯系?她沒過什麼關于我的事嗎?喬菊在見到我的第一天就特別討厭我,後來我發現不只是討厭,簡直就是深仇大恨一樣,真是費解."水菡蹙著秀眉,紛嫩的唇不由自主嘟了嘟,吞下一口布丁之後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

咕咚……梵狄聽到自己吞口水的聲音.暗暗叫苦,真是要命啊,水菡著女人的魅力越發讓人難以抵擋了,只是一個舔唇的動作就讓他浮想聯翩.

梵狄眼里跳動著一簇暗色的火焰,沒有立刻回答水菡的問題,而是伸手將她的果凍布丁拿了過來,很不客氣地用勺子將最後那兩口給喂進他自己嘴里.

"你……你……"水菡愕然,這是她剛才吃過的啊,勺子她剛有含在嘴里的.

梵狄這貨像是把這事兒忘了,吃得津津有味……這是水菡剛才吃過的勺子,現在卻在他嘴里,這不就等于是間接接吻了?

梵狄嘴角浮現出慣有的痞笑,還夾雜了一點曖昧的欣喜,仿佛嘴里這口布丁特別的香.

"梵狄,你也喜歡吃布丁嗎?"

"不喜歡."梵狄下意識地就出實話了.

水菡眼一瞪:"你不喜歡吃還搶我的布丁?"

梵狄嬉皮笑臉地:"我口渴……"

"……"

水菡只覺得梵狄今天怪怪的,尤其是看著他將她吃過的勺子含在嘴里,不出的怪異感覺.

梵狄這貨哪里是口渴,分明就是想跟水菡來個間接接吻,得逞之後還在心里偷笑……水菡雖然在某方面有些遲鈍,但似乎這樣也很有趣.他就是喜歡她的遲鈍……

"咳咳……水菡,剛才你的問題,其實我也回答不了你.喬菊回來之後我們見過一次面,但她沒有提到你.她在尼姑庵里呆久了,難免性發生變化,晏家里也就只有你最好欺負,她當然就將矛頭對准你了,現在你已經搬出來了,別再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人和事."梵狄憐惜的目光里隱隱有著歉意,實際上他知道喬菊為什麼那麼恨水菡,他知道一點喬菊和晏鴻章以及沈玉蓮之間的恩怨,可他卻和晏季勻一樣的選擇了暫時對水菡隱瞞.這個女人經曆了不少波折,就沒過過幾天安逸的生活,好不容易走出晏家重新開始,梵狄不想在這時候增加她的煩惱,有些事,留待以後再慢慢告訴她吧.

水菡沒有懷疑梵狄的話,既然他不知道,她就不再問,壓下心頭的一絲不安,告訴自己既然來了金虹一號就要好好享受這里的一切,放空包袱,才能重新出發.

=======呆萌分割線=======

水菡帶著寶寶去游輪了,童菲一個人在家有些無聊.她其實也想去的,但最近她正在接受減肥計劃,不能間斷,所以只能按捺住對金虹一號的好奇和向往,先努力減肥再.

這一次童菲可是下了最大的決心,一定要減肥成功.

童菲是在杜橙的母親開的美容院里進行的減肥,這里提倡的是健康減肥,不是一味的節食,而是注重健美.院長羅美娟因為童菲是她兒子介紹來的,所以在價格上有很大優惠,並且還為童菲制訂了一套健康的減肥計劃.

童菲除了每天要根據減肥計劃中的食譜來調理飲食之外,還要定時去美容院里的健身房做運動.

沒錯,這健身房與美容院是一體的,同一個老板.

童菲從更衣室換了衣服出來就直奔體重測量儀而去……往上邊一站,儀器顯示她的體重是129斤.

"不是吧,居然只減了一斤?"童菲頓時垮下臉,沒了精神,像個鄢了氣得氣球.

沒見過肥的人可能無法體會這種心,連續減了一個月卻只瘦下一斤,簡直就是打擊.

童菲垂頭喪氣地坐在一邊,望著健身室里的一排一排健身器材,她有點迷茫,泄氣.

一位年約三十的男人穿著運動服走了過來,他是羅美娟為童菲安排的健身教練,叫周慶龍.

這男人的身材果真是勁爆,不愧是健身教練,那一塊一塊結實的肌肉就是他最好的招牌.他的肌膚是健康的古銅色,五官長相也屬上乘,最難得的是他身上有種陽光和朝氣,特別是他笑著鼓勵你的時候,你就算是跑得沒勁了也都會從他溫暖的笑意中獲得一點動力.

童菲見教練走過來,不由自主地臉兒泛,耳根微熱,聲招呼:"教練好."

"怎麼,來了也不去健身,只是坐著?"周慶龍在童菲身邊坐下,笑容可掬地問.

童菲有點不好意思地:"我不是不想去,只是剛才我量了一嚇體重,我才只減掉一斤……"

童菲這種半途會泄氣的況,周慶龍見多了,不由得輕笑著:"減肥如果那麼容易,還會有那麼多人來健身房和美容院嗎?其實你能減掉一斤也算是個好的開始,知不知道有的人減肥減肥,卻是越減越肥.別泄氣,我們再繼續努力!"

周慶龍著就將童菲拉了起來,朝前邊的跑步機走去.

童菲被周慶龍拉著,只覺得自己心如鹿撞,臉上更燙了,可心里歡喜啊……周慶龍為她打氣,她不能辜負他……他是個好教練.

童菲果真乖乖地上了跑步機,有周慶龍在她身邊看著,她好像特別有勁,先前的陰霾心也一掃而光.

童菲的位置正好是對著一台電視機,懸掛在她視線右前方.電視聲音很,但她能看到屏幕上的字.當一則比賽廣告出現時,童菲的注意力立刻被分散了……攝影大賽?業余和專業的都能參賽?童菲眼睛一亮,瞬間想到了水菡……她不是最喜歡攝影麼,這種好事兒該馬上告訴菡菡!【這章五千字,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第201章:癡絕種好男人     下篇:第203章:一不心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