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03章:似水柔  
   
第203章:似水柔

童菲在呆滯幾秒鍾之後立刻沖進了臥室打開衣櫃,里邊有個抽屜,抽屜下有個暗格……

"幸好還在!"童菲在驚駭至于總算是籲了口氣.家里唯一最值錢的就是這副金首飾了,是媽媽當年的嫁妝,一直都藏在這兒呢.

童菲把那千刀萬剮的偷給狠狠地詛咒了一遍,但她也感到奇怪啊,難道是偷太蠢了?居然沒偷走首飾?這偷也太沒眼力了,不會搜一搜衣櫃的?

確實,家里的衣櫃里都好好的,可其他地方的抽屜和櫃子就被翻得一團糟.童菲不知這是否叫幸運……家里來偷了,可那偷是個極度愚蠢的菜鳥,連衣櫃都不知道翻一翻,家里除了衣櫃里藏的首飾,其他哪還有值錢的呢,活該這偷白來一次!

最可氣的是水菡房間里,被翻了個遍,她的行李箱也是底朝天,里邊的東西全都被倒出來,兩本影集在地上躺著,上邊還有腳印.

"該死的偷!"童菲罵罵咧咧地開始收拾東西,憋著一肚子的氣……沒有值錢的東西被偷,就算報警也沒人受理啊.

=======呆萌分割線=======

又一個清爽的早晨,醫院病房.

床上躺著的老人臉上布滿了皺紋,花白的頭發有些凌亂,原本潤的臉頰沒有一絲血色了,他的嘴唇卻是有那麼一點暗沉的烏青,這是余毒未清的征兆,但比起剛被送進醫院時這已經算是安慰了.

如果晏鴻章是個年輕力壯的伙子,他也不至于昏迷這麼久,可他已經快80歲了身體各項機能都老化,要想恢複身體必須經過一定的過程.用藥不敢過猛,因他本身有冠心病,所以毒素排出的十分緩慢.

杜澤濤了,晏鴻章目前的況還算穩定,持續下去,預計在一個月之內可以醒來……毒素排到一定程度就會醒.

這就是慢性毒藥陰狠的地方,它通過長時間的滲透,毒素浸入你的四肢百骸,五髒六腑,甚至會損害你的大腦神經,要清除也十分不易,特別是像晏鴻章這種,下毒的人明顯是有針對性的,並且對毒藥和醫理相當精通,將他毒倒了就沒那麼容易能醒來.晏鴻章沒死已是萬幸,或許下毒的人原本就是要他的命,可晏鴻章命大,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又回來,但人卻昏迷不醒,恢複的時間很緩慢.

晏季勻剛從杜澤濤的辦公室里出來,馬上就來晏鴻章病房,像往常一樣的坐在病床旁邊,不話,也不見有什麼動作,但他的心里卻是不平靜的.

"爺爺,喬菊越來越張狂了,水菡也搬出了晏家……爺爺,你昏迷的日子,發生了很多事,公司,家里,每一刻是安甯的.不知道多少人在等著渾水摸魚,不知道多少人在等著看炎月集團易主,如今的我,站在風口浪尖,獨自一個人面對這一切,我才明白,爺爺您曾經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我才能體會到當周圍都是一群虎狼環伺時,這心里有多涼……不過,爺爺您放心,沒人能將公司奪走,晏家不會垮,公司也不會易主,我會牢牢地守著,絕不給那些人有機可趁!希望在爺爺您醒來的時候看到的是我已經將所有的事都處理好了……"晏季勻在心里默默念著,像是自自語也像是對晏鴻章的保證.

這種時候,從就被灌輸進他腦子里的東西……家族使命感,得到了充分的體現,自然而然就會迸發出來,就像本能一般.即使再苦再難,哪怕只有一個人孤軍作戰,也要拼到最後一刻,盡自己全部的力量捍衛家族基業.商場如戰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也是另一種殘忍,稍有不慎就會從高空跌下……

晏季勻天生就是當領導的材料,晏鴻章的眼光沒錯,晏家有晏季勻坐鎮,是有很大把握能度過這次難關,只是家里某些居心叵測的人不在關鍵時刻防冷槍就行……

病房外,洪戰悄悄走了進來,低聲在晏季勻耳邊了兩句,隨即目光望向了病房的門……只見一個纖細高挑的身影站在那里,是沈云姿.

"進來吧."晏季勻淡淡地沖著門口道.

沈云姿欣喜地走過來,修長的美腿在短褲之下顯得格外you惑,紫色短的V字領上掛了一根銀白色項鏈,那吊墜隨著她的步伐輕輕搖曳著,正好垂在她胸前的那道溝,讓人想不去注意那里都不行.

晏季勻也是個正常的男人,面對女人美好的胸部,他瞄上幾眼也是無可厚非.但他並不至于饑渴到對此產生反應,只是瞄一瞄而已,眼中輕微的波動稍縱即逝,恢複常態:"云姿,你怎麼來了?"

淡淡的口吻,卻讓沈云姿感覺到她必須有合理的解釋,否則他可能會不高興.

晏季勻的性格,沈云姿自以為很了解,其實不然.此刻她未經允許就來醫院,事先沒有告知他,這是他反感的行為,他問沈云姿,也是想聽聽她的解釋.

沈云姿彎彎的柳葉眉皺得緊緊的,神略顯哀怨,美目充滿柔地看著晏季勻:"早就想來看老爺子了,我跟你奶奶提了好幾次,可她都她沒空,不來,而你又忙公司的事,我只好自己來了.老爺子雖然跟我不認識,可我對老爺子還是很敬仰的,況且……我……我能見到你機會太少了,我也想今天來醫院碰碰運氣,希望能見到你,果然是被我遇上了.勻,我很想你……你心里是不是在怪我把水菡氣走了,所以這些天都不見我,躲著我?"

這張泫然欲泣的臉盡是憂郁,晏季勻不由得一愣:"云姿,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因為公司的事太忙,所以沒時間回大宅去,並不是在生你的氣,更沒有故意躲著你,你別胡思亂想."

沈云姿聞,眼里又恢複了神采,溫柔地靠在晏季勻的肩膀,心疼地:"你看你只顧著忙,人都瘦了不少……還長出黑眼圈了……"

"昨天晚上沒睡好,有黑眼圈也是正常的,過幾天就好了."晏季勻輕描淡寫的兩句話,將他最近糟糕的睡眠糟糕的飲食都掩飾了過去.

"勻,有沒有什麼地方我能幫你的?你一個人打理公司,現在晏家又是多事之秋,怎麼忙得過來呢?"沈云姿輕聲細語,眼中的柔又夾雜著關切,這似水的溫柔,對于一個身心疲憊的男人來,是難得的溫暖,是一股春雨降臨他的心田.

"云姿,謝謝你,我暫時還應付得過去,你就安心養病,不用擔心我.聽你在大宅里跟我那幾位姑媽嬸嬸們相處得不錯,這樣也好,我沒空陪你,你也不會感覺太悶."

"勻……這是不一樣的……"沈云姿哀怨地凝視著他:"長輩們叫我陪她們打牌,你以為我真的那麼開心嗎?只是因為我畢竟是外人,總不能讓人覺得我很傲氣吧,但其實我……對我來,唯一開心的原因,只有你,你明白嗎?只有在你身邊,我才看得到陽光……勻……"

晏季勻被沈云姿這飽滿幽怨的目光給盯得心頭一緊……他還以為沈云姿的病有所好轉,但現在看來,在晏家這段日子,她的病並沒有得到改善,還是這麼憂郁,還是這麼依賴他.

晏季勻有點接不下去了,洪戰適時進來,恭敬地站在門口:"大少爺,該去公司了."

沈云姿一聽晏季勻要走,頓時又了眼眶,拉住他的胳膊,依依不舍:"勻……好不容易見你一面,你又要去忙了,哎……不如,中午我去你公司找你好不好啊?我們一起吃午飯?你不在的時候,我吃什麼都沒胃口."

晏季勻不由得眉頭微微一蹙,即使他疼惜沈云姿,呵護她,關心她,可她這樣也太讓不放心了,他不過是去公司而已,又不是生離死別,她都已經兩眼了,怎不叫人心沉重?

抑郁症的人就是這樣,她之所以會這麼悲觀,都是抑郁症在作祟啊……晏季勻心里暗歎,耐心地對沈云姿:"中午我不知道是不是會在公司,到時候再吧,我先走了,你也回去吧."

沈云姿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還流了幾滴清淚,她走之後,洪戰實在是忍不住吐槽:"我滴個娘啊……抑郁症這麼牛X麼?不明白的還以為這是生離死別呢!大少爺您真是辛苦……"

晏季勻心里苦笑,俊臉變得冷硬,急匆匆往病房外走,神色凝重:"現在沒工夫研究這個,我們要在股市開市之前趕到公司,今天是星期四,如果我沒料錯,這兩天喬菊一定會更加瘋狂的,我到要看看她喬家的財力究竟有多強!"

今明兩天將是關鍵,喬菊所持有的股份已經達到了14%,與晏季勻手里的股份比例越來越接近了,現在雙方都是沒有花巧可,拼的就是誰的錢多![已更一萬一,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第203章:一不心的誘惑     下篇:第204章:男人的占有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