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10章:離不開你  
   
第210章:離不開你

晏家大宅.沈云姿的房間門口站了好幾個人,除了晏鴻瑞夫婦,還有喬菊,以及兩個傭人.

喬菊神色清冷,晏鴻瑞夫婦的臉色就是一副愁緒,焦急.在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上樓來之時,晏鴻瑞忙不迭地迎上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

"季勻,你可算是來了!"晏鴻瑞急切地抓住晏季勻的胳膊,求助地望著他:"云姿一整天都不出來,也不吃飯,我們都不知道她關在里邊作什麼,只是有時會聽見她哭……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快幫忙勸勸她!"

晏鴻瑞的老婆更是揪住了晏季勻的另一只手,眼眶泛地:"云姿有抑郁症,萬一她又做傻事怎麼辦呢,你也真是的,自從她搬進來之後你就回來看過她一次,她本來就沒什麼朋友,你這不是成心想把她氣得犯病嗎?"

"……"

這老兩口急成這樣,只為自己的干女兒著想,忘記了晏季勻是別人的老公呢.

晏季勻面色有點黑,緊蹙的眉宇間流瀉出一股沉重,將手抽回,輕輕叩著房門……

"云姿……云姿……開門……"

里邊沒動靜.

"門被反鎖了,不然我們早就進去了……現在可怎麼辦呢,要不要報警啊?"晏鴻瑞的老婆緊張兮兮的,像是隨時都要哭出來.

這夫婦倆的反應,對晏季勻來是一種心理上的無形壓力,加上沈云姿曾有自殺的曆史,並且不止一次,他也不希望沈云姿在這里再出事了.

"我有辦法."晏季勻沉沉地了一句,轉身將隔壁房間的門打開了.

身後幾個人跟著,包括喬菊都在冷眼旁觀,大家一時還沒明白晏季勻要做什麼.

只見晏季勻將這個房間的陽台門打開,幾個跨步就攀上去了……原來他是要從這里爬到沈云姿臥室的陽台去.

這就像是電影里的鏡頭,讓人忍不住心驚肉跳,但對于晏季勻來,並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他是在有把握的況下才會這麼做的.

他攀上陽台,心地貼著牆壁,邁開長腿,跨到旁邊的台階上,一個漂亮利落的縱身,跳到了地面……這一切動作顯得很流暢,所用的時間不過是兩三分鍾而已.

只是,他望了一眼房間里,頓時渾身僵住,高大的身軀也不禁微微一顫……此時的沈云姿,實在太令人心疼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紗裙坐在地上,就在落地窗的位置,光著腳,披頭散發,目光空洞,神呆滯,仿佛失去了魂魄的傀儡一般,沒有生機,整個人只被憂傷包裹著……

曾經的沈云姿,青春活潑,純淨無暇,在她身上能看到一種不屈的精神和斗志,盡管出身不好但她依舊是活得很樂觀,堅毅,可現在呢,她只有憂郁頹廢,她已經被消極的東西占據了心靈,不再像以前那樣健康積極向上,對生活失去了信心,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這是晏季勻第一次動的女人,第一次想要去珍惜的女人,第一次萌生了想結婚的念頭,曾經他心里,唯一想要娶的人是沈云姿……看到她變成現在這樣,他心痛,惋惜,卻又有種無力感,他該怎麼幫助她才能讓她看到光明?

晏季勻放緩了腳步,輕輕地走過去,蹲下身子,凝視眼前這張美得驚人卻也無比蒼白的臉,溫柔地:"云姿……你這樣坐在地上會著涼的,起來,好嗎?"

晏季勻來了,沈云姿本該歡喜得跳起來,可她卻只是呆呆的回過頭,表木訥,目光渙散,像是沒聽到晏季勻的話一樣,坐著不動,頭靠在玻璃上,憂郁得如同凋零的花兒,低聲呢喃:"勻……你看今晚的夜色多好啊,月亮好大好圓,星星也很亮,還記得我們在澳洲的時候嗎……你經常都會陪我看星星,還會陪我看日出.我們曾過,要一起看遍這世界的大好風光……我還記得,你最喜歡在晚上坐在天台上喝著酒,一邊喝一邊欣賞夜色,你會唱著浪漫的歌給我聽……我們一起唱《酒窩》,你還記得嗎?"

沈云姿飄忽的聲音里滿是懷念的味道,沙啞而飽含深,更多的是透著濃濃的悲傷.她在緬懷過去的美好,她整個人都沉浸在記憶里,不想自拔.

確實,她又犯病了……抑郁症最令人頭痛的就是隨時隨地都可能被誘發.

沈云姿的這些,也讓晏季勻的思緒瞬間被帶入了一個遙遠的時空……那時的他,不像現在這般成熟,沒有背負現在這麼重的擔子,那時的他還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悠閑自在地生活,像其他無數的同齡人一樣,他年少輕狂,沖動過,熱過,幼稚過,叛逆過……在澳洲的日子是他過得最輕松的.盡管是被晏鴻章流放到澳洲,但那段青春歲月卻是值得他回味的記憶.而沈云姿就是他的青春里一個重要標志,難以磨滅的印記.

心里又再柔軟了幾分,被她勾起對往事的回憶,同時也勾動了隱隱柔,不論這柔是對沈云姿本人還是因那段青春歲月,晏季勻就是不想沈云姿難過.

"酒窩長睫毛,迷人得無可救藥,我放慢了步調,感覺像是喝醉了……終于找到心有靈犀的美好,一輩子暖暖的好……"晏季勻嘴里哼著這首《酒窩》,嘴角噙著攝人心魄的微笑,張開雙臂將沈云姿抱起來,慢慢走向她的大床……

他渾厚的聲音極富磁性,好聽極了,沈云姿聽得癡迷,呆滯的眼神終于是有了波動,粉臂勾著他的脖子,迷蒙的眼里閃動著淚光,激動,驚喜……

多久了,又聽到他唱這首歌,還是那樣動聽,輕易就能將她迷醉,她多想就這樣被他抱著,聽他在耳邊唱浪漫的歌直到睡去.

沈云姿熱淚盈眶,好半晌不出話來.晏季勻將她放在床上,蓋好被子,愛憐地:"你休息一下,我讓傭人送點飯菜進來,你一天都不吃東西也不行的,身體要緊."

興許真是這首歌讓沈云姿的心有了好轉,亦或是晏季勻這麼深地唱著,讓她仿佛又回到了過去,身體里那些悲傷的因子暫時消退,她也不再執拗了.

晏季勻見沈云姿肯吃飯了,心里暗暗松口氣,將房門打開,吩咐傭人去廚房准備飯菜.

晏鴻瑞夫婦急急忙忙沖了進來,在沈云姿床邊問長問短,見她沒事,兩人才放下了懸著的心.

"季勻,還是你厲害,我們全都比不上你一個人有用啊!"晏鴻瑞一陣感歎.

"就是就是,這事兒還得多謝季勻,咱們云姿就是服他管,呵呵呵……"

"……"

沈云姿含脈脈地瞄著晏季勻,三分羞澀,七分嬌媚,先前還蒼白如紙的臉色現在卻是暈隱現.在場的都是過來人,哪還看不出來這其中的奧妙呢……沈云姿這顆芳心只怕是早就系在晏季勻身上了!

人的感就是這麼奇妙,晏季勻不在,沈云姿的抑郁症就容易犯,可只要他在,對她表現出那麼一點溫柔,她就跟注入了生機一樣,陰霾沉郁的緒立刻掃去大半,人也有了精神.心病還需心藥醫.晏季勻就是沈云姿的藥……

晏鴻瑞將晏季勻拉到陽台去了,有話要.

晏鴻瑞複雜的神色有流露出幾分難色,語氣頗為凝重:"季勻啊,你也看到了,云姿現在是離不開你了,她對你很依賴,你不在的時候她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你來了,她又活過來.我是你叔公,從看這你長大,我知道你這個人表面上冷酷,但其實很重義,你不會輕易跟水菡分開的,可是……云姿這孩子也確實可憐,你們在澳洲留學那會兒也不只是同學關系吧?叔公也覺得水菡不錯,但云姿是我的干女兒,我只求你如果有時間,陪一陪云姿,讓她的病快點好起來……她總是在家自艾自怨,這不是辦法啊,得讓她走出去多接觸社會.如果可以,在公司給她安排一個職務,掛名的也行,或者讓她在你辦公室打雜都行,至少給她點事做,否則這麼下去,她真的沒救了……"

晏季勻眉頭一皺:"叔公,讓云姿來公司打雜,這合適麼?太委屈她了,她可以在攝影方面好好發展,來我公司打雜,只會耽誤了她的前途."

"季勻啊,你怎麼還沒你明白呢?現在叫云姿去干別的,她能有心思做麼?她唯一想的事就是在你身邊,只要她時常能看到你,不管你讓她做什麼,她都高興.她一高興,那病不是自然好得快嗎?長痛不如短痛,她的病早點好,你和水菡之間也少了塊心結,到時候云姿能開始新生活了,不再依賴你了,這不是對大家都有好處嗎?你,是不是這個理?"晏鴻瑞痛心疾首一番話,聽似有點過分,但卻是抓住了重點,讓人一時間還真分不出這人究竟是何意圖呢【還有更新.】

上篇:第209章:保護菡菡     下篇:第211章:湖邊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