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11章:湖邊激  
   
第211章:湖邊激

晏鴻瑞對公司的事兒都沒這麼上心,可見他是真的很疼沈云姿這干女兒,他老婆也跟他一條戰線的,想也知道他正在跟晏季勻聊什麼,那女人也走了過去.

女人的眼淚有時對男人來不是疼惜,而是負擔,眼前,晏鴻瑞的老婆就眼淚汪汪地帶著祈求的語氣望著晏季勻:"云姿這孩子真可憐,要不是有這抑郁症,她一定可以嫁個好男人的,可現在,你看看,家里這麼多人在陪著她,打麻將,逛街,吃喝玩樂,一件沒落下,但她都不是真的開心,郁郁寡歡的,只有你出現才會不同.你吧,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今天好在是沒出事,要是她在房間里做出什麼傻事來,我們還有機會後悔嗎?季勻,你叔公和我從來都沒求過你什麼,這回就當是我們老兩口兒厚著老臉吧,你看要是可以的話,像你叔公那樣,安排點事給云姿做,你忙你的,只要她時常能在你身邊見到你,她就不會像今天這麼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不出來……"

老兩口輪番轟炸,晏季勻耳朵都塞滿了……沈云姿如今就是個燙手的山芋,誰端在手里都不好受,但是,除了他,還有誰能幫到沈云姿?起來她這抑郁症的病因不就是他麼?歉疚的感覺又襲上心頭,晏季勻沉默不語,沒有立刻回答晏鴻瑞夫婦,卻也沒有馬上拒絕,他腦子像要爆炸一樣,一時想不出兩全其美的辦法.不過晏鴻瑞夫婦有一點得對,是該給沈云姿找點事做,否則她太空虛了,沒精神寄托更容易胡思亂想.

傭人已經將飯菜端進來,沈云姿開始進食了.有晏季勻在身邊,她也有了胃口.

只是才沒吃幾口,晏季勻就接到了一個緊急的電話,臉色陡變,抬腿就要走人.

"勻……你又要走?"沈云姿扔下碗筷就沖他奔過來,依依不舍地拉著他的衣.

晏季勻確實有重要的事需要處理,可沈云姿這架勢簡直就像是生離死別一樣,他走開一下她就兩眼泛滿含淚光,讓人心疼是心疼,可更多的是沉重啊.就算像晏季勻耐心這麼好的,也會有感到吃力.

"云姿,你先吃飯,我有急事要離開一下."

"勻,是不是你這一走,我又是好幾天見不到你?別丟下我啊,勻……"

晏季勻一個頭兩個大,嘴角的笑意有點僵硬,眸中隱含焦急,卻又不能對沈云姿擺臉色,不想刺激她,只能耐著性子:"我一會兒給你電話,不會丟下你的."

沈云姿聽他這麼,總算是稍微安心一點,極為不舍地松開了他的衣,像是對自己丈夫似的叮囑:"別忙太晚,我等你電話."

"嗯."晏季勻輕輕應了一聲,再不耽擱,急匆匆下樓去了.

一直都在房門口冷眼旁觀的喬菊見狀,立刻撥通了一個電話,吩咐人跟著晏季勻.

其實喬菊和晏季勻之間最近都是互相留意著動靜的,只不過雙方都有各自的應付辦法,表面上都不,實際上都明白的.

晏季勻和洪戰坐上車,一路上都很心,甩掉了某些"尾巴"才趕往目的地……

======呆萌分割線======

一座公園里,有一群大媽大爺正在跳舞.《最炫民族風》《傷不起》等等極富民間特色的音樂響起,大家跳著扭著,面帶微笑,歡喜暢快,好不自在啊……

經過這里就感到一陣濃郁的鄉土氣息迎面而來,不遠處湖邊樹影婆娑,又是另一番清雅.

公園不大,但卻是這附近居民們休閑的好場所,一到晚上就很熱鬧.跳舞健身的比較多,還有些是三三兩兩的在散步.

夜幕中,鼻息里飄來陣陣桂花香,芬芳馥郁,沁人心脾,坐在湖邊的樹下休憩,聞著花香著話,再哼點曲……也不失為一種享受.

湖邊的身影被樹木掩映著,這邊燈光暗淡,看不真切,一些談愛的年輕姑娘伙兒們就在那摟摟抱抱的,時不時還能聽到女人嬌嗔的輕笑聲.這場景真是富有生活趣呢……可這模糊不清之中,也不全是只有年輕人,還有些個中年人……

一對緊緊依偎著的男女,如交頸的鴛鴦一樣親吻著,纏綿好半晌都不曾分開,直到女人實在是喘不過氣了才癱軟在男人懷中.

"你太壞了,這麼猴急."女人聲音很輕,嬌滴滴的,軟綿綿的身子靠在男人懷里,都抱得很緊.

只是親吻怎麼夠,兩人有段日子沒見了,今天好不容易能見到,可以是冒著生命危險啊……無論如何都要親熱個夠!

男人的手伸進她的衣服,肆意揉捏著她的敏感,腫脹的部位毫不掩飾地抵著她,粗重的呼吸響在她耳邊,張嘴含住她的耳垂:"我想死你了……我忍不住……想要你……"

女人心跳急速,渾身輕顫著,想要將他的手擋開卻沒有力氣……她心里何嘗不想他呢,這段日子她天天都想著他,尤其是晚上睡覺時,她多渴望他的愛撫,他的溫柔,他的強悍都是她想得快瘋了的……

"輝……不可以的,這是公園,萬一被人看到……不行……"女人急促的聲音里含著幾分恐懼,不停地東張西望,生怕有人看向這邊.實際上她是多慮了,這湖邊一大圈地方,好幾對侶在樹下,光線又暗,誰會去注意他們呢.就算望過來也不會看清楚他們在做什麼,在這樣的時間地點做著愛做的事,也不是他們才想到的,已有不少人試驗過啦……

這名叫"輝"的男人此刻高漲的**哪里還經得起忍耐,他天生膽大,根本不在乎這些,他只想要與這女人好好溫存一番,盡管她已不再年輕了,可是在床上,她卻能帶給他美好的感覺,讓他每每想起她時就忍不住想到她hun的叫聲和她嫵媚的風……

"別怕,沒人會看見的……親愛的,我想要你,就是現在……"男人的大手掌握著她的雪峰,一路滑下去,劃過她的腹,引起她一陣戰栗……

女人只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從來沒想過在這樣的地方做那種事,可她真的是被這男人迷得神魂顛倒,身體里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翻湧,熟悉的熱流在蔓延,令她使不出一點勁了,只剩下被他擺布的份兒……她本來就是坐在他腿上的,剛才一番激吻,她已經快被融化了,現在他更加賣力地挑.逗,撩撥著她身體的敏感,她猶如枯木逢春一般,**在複蘇,擠壓在心里的渴望和對他的思念,越發強烈.在害怕與興奮兩種矛盾的緒里,她的裙擺被男人輕輕掀起……"唔……"女人一仰脖子,緊緊咬著唇,兩只手抓住他的肩膀,隱忍著不敢叫出聲,而他摟著她的腰肢,狠狠地往上一頂……"嗯……"一聲悶哼,女人死死忍住不發出更大的聲響.還好上邊有跳舞的音樂傳來,雖不大,卻足以掩蓋些什麼了.

"舒服嗎?"男人含著她的耳珠問,勇猛地挺動著腰身.女人現在正沉浸在歡愉里,哪還顧得上羞恥,在他耳邊低聲:"親愛的……用力愛我吧……"男人一聽,果真更加興奮了,放開她的耳朵,轉而吻住她的唇,一股煙味立刻灌進她嘴里,她也配合地勾住他的舌頭,上下都與他緊緊糾纏在一起.

人類最原始的**一旦爆發,自制力差的人就會淪陷,像這兩人一樣竟然在公園的湖邊開戰了……

"慢點……慢點……"女人受不了在求饒,低低的聲音只有他能聽到.可他沒有慢下來,反而更用力更快……"噢……"男人喉嚨里發出沙啞的低喃,感覺到她戰栗得越發厲害了他也趁機進行最後的爆發,兩人身體里積累的舒爽感達到頂點,一起飛上了天……

女人在最後還咬住了他的肩頭,渾身如春泥似的,只有粗重的喘息聲在此起彼伏……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女人的意亂迷才稍微有點醒轉了.

"阿輝,放我下來……"

"不……我還想要."男人居然還想,抱著她不肯放手.

女人始終是懼怕的,剛才怎麼會那樣瘋狂,現在想起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不行……我們不可以再來了,萬一被人看到……"女人的話還沒完,只見旁邊黑影一閃……

"啊……!"女人驚叫,嚇得趕緊從男人身上下來,但已經遲了……

兩道黑影從天而降,幽冷的聲音猶如來自地獄:"廖輝,沈蓉,你們還真是沒辜負我的期望啊,果然都按捺不住了,也不枉費我跟蹤你這麼久."

這男聲,可不正是晏季勻麼?此刻的沈蓉面如死灰,全身如墜冰窖,有種死到臨頭的感覺……

原來這對膽敢在湖邊做的男女就是沈蓉和他那個久日不見的夫,廖輝.

廖輝曾是沈蓉這一房的廚師,也是晏季勻認為最有嫌疑對晏鴻章下毒的人!

上篇:第210章:離不開你     下篇:第212章:鐵證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