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章 15章:極致纏綿(已修正,可閱)  
   
第2章 15章:極致纏綿(已修正,可閱)

"怎麼是你?"水菡下意識地沖口而出,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她這個動作讓晏季勻倏地皺起了眉頭,她退他就進,一個跨步過來就將她抵住了,長臂圈住她的身子,垂眸凝視著她,看她還想往哪里躲

"你……你別靠這麼近啊……熱……"水菡在緊張之余竟憋出了這麼一句話,剛一出口就在心里罵自己了,真是最笨啊

晏季勻很不喜歡此刻被她這樣對待,像是對陌生人看來他有必要提醒她,兩人是什麼關系

"熱嗎?親愛的老婆,你該不會是在向我暗示什麼?"晏季勻緊緊箍著她的腰肢,迫使她只能與他身貼身,這樣近的距離簡直太熱火了,彼此的身體線條都能清晰地感知,她胸前的柔軟正因激動而起伏著,在他胸膛上摩擦,熟悉的電流躥過他的軀體,曖昧撩人,怎不叫男人心神蕩漾

"你……臉皮真厚你快放開啊,一會兒有人進來看見我們這樣……"水菡急得了臉,她本就容易害羞,臉皮薄,現在這麼被他抱得死死的,又急又慌,只想快點掙脫他的魔掌

"怕什麼,我們是夫妻,抱一抱不是很正常的事嗎?你在心虛什麼?"話音一落,男人性感的薄唇瞬間壓了下來,攫住她柔嫩的唇,將她的抗議全都堵回去

熟悉的男子氣息,鋪天蓋地湧來,將她淹沒,包圍,讓她無處可逃,強勢如昔地占據了她芳香的檀口,強烈的吸力仿佛要將她肺部的空氣都榨干……

水菡奮力拍打著他的胸膛,掙紮不休,像只炸毛的貓一般不甘受他的控制和侵犯……電梯里就算沒其他人可也有監控器啊,她可沒那麼開放,晏季勻這混蛋男人太霸道了

久違的味道,依舊是這麼甜美,讓他一沾上就不想松開,深深地汲取著她的甘甜,掠奪著瓊漿蜜業,輾轉撩動著她可愛的丁香,抵死糾纏,恨不能將這嬌美的女人吞下去……他進電梯時就看見一個女人低著頭,本來想叫對方出去,但是在看到是水菡時,他默默關上了電梯,將她的表全都看在眼里天之巔他沒告訴她,這是這棟大樓的專屬電梯,只有少數人才可以乘坐,她是走錯了……

"唔唔唔……唔唔……"水菡的反抗激起了晏季勻的征服之心,她越想推開他越要抱得緊吻得深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從晏季勻身體里每個部分流瀉出來,她的味道,她的氣息,她的香甜,都能讓他眷戀不已,現在偶然遇到了,恰好解一番思念的渴,否則他真的可能會把童菲家的門撬了溜進去找水菡……

這綿長的熱吻,一如往常的粗魯,他像是在宣泄心中的壓抑和對她的思念,不出口但他做得出來,他的行動就是最好的表示水菡的拳頭漸漸輕了,慢了,渾身無力,被他吻得犯暈,呼吸都困難了……她又何嘗不是在苦苦壓抑自己呢,搬離晏家,她想要戒掉對他的感,可那就像是變成她的本能了,即使強行壓制,刻意不去想他,但此刻,她心底卻有個微弱的聲音在笑著哭泣……為什麼還是會喜歡著他的味道,喜歡這溫暖寬厚的懷抱,喜歡被他緊緊抱著時那種仿若被珍惜的感覺……

胸臆里充斥著滿滿的酸脹感,水菡自以為心髒已經鍛煉得很堅強了,可是晏季勻這可惡的男人總是會在不經意時冒出來打破她的平靜,她已經刻意離開他了,搬出晏家了但誰能想到出來面試會在電梯里遇到……

"混蛋……放開……唔唔唔……"水菡喉嚨里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羞憤難當,她能感覺到晏季勻故意用某處抵著她……臭男人,果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晏季勻吻得正起勁,哪里肯放開,而這電梯是專屬電梯,快到1樓了都還沒停過他邪惡的大手撫上她的臀,隔著褲子使勁揉捏,迫使她加難以逃脫他那叫囂的某處對她虎視眈眈……"感覺到了沒有,它很想你……"男人邪魅的淺笑,一句話是讓水菡羞得抓狂,急之下抬起了膝蓋,不偏不倚正中他那兒……

"噢……你……"晏季勻吃痛地放開水菡,俊臉皺成一團,不可置信地望著她,難以相信她竟然對他"下毒手"

這時,電梯到了1樓,門一開,水菡倉皇而逃,但她怎能跑得過晏季勻……

"站住"男人一聲低吼,鐵一樣的大手鉗住了水菡,死死拽著不放,咬牙切齒地:"你襲擊了我就想跑,沒那麼容易"

水菡被他被殺人似的目光盯得心頭發毛,但還是硬著頭皮:"你別想忽悠我,你根本就沒事,剛才那也是怪你自己,誰讓你不規矩的?我就那麼好欺負嗎?你想親就親,想抱就抱?我是人,不是玩具,你未經我的允許就那麼對我,你是侵犯,懂嗎?"

這都是什麼話呢,晏季勻想不到水菡居然會這麼在他的概念里,她是他的女人,跟自己女人親熱還要先征求同意?他沒有這習慣,也沒有這意識,他向來是想要就要,可水菡現在卻他是侵犯?

"很好,這些都是在蘭芷芯那里上班學來的?真不枉費我那次給了她十二萬的包,她可真是會照顧你"晏季勻這幾句話是咬碎了從牙齒縫兒里擠出來的,頗有幾分狠厲的味道

"你不要以為在蘭芷芯那兒學了點耍嘴皮子的功夫就要飛上天了,你別忘了,我是你老公"狠狠撂下這幾個字,晏季勻眸子里劃過一道狠色,湊近水菡耳邊:"你現在最好是跟我走,別反抗,否則我不介意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你親到吻窒息……"

"你……卑鄙無恥下流"水菡瞪圓了眸子盯著他,憤懣不已

晏季勻很滿意地看著水菡這反應,心里暗自得意……他的女人,就算現在有點像只野貓,他也能將她馴服,誰讓他抓住她的弱點呢,明知道她不可能會在這樣人多的場合與他激吻,就她那保守的思想,還沒開放到這程度

水菡憋氣啊,恨得牙癢癢,這男人的臉皮怎麼能厚道這種程度?連威脅都是帶黃.色的可偏偏她卻不能不接受威脅,因為她覺得他一定是真的做得出來那種事……

水菡心不甘不願地被帶到了另一棟大樓里,距離她來面試的地方只隔著幾十米豪門游戲1前夫莫貪歡

"你要帶我去哪里?我沒空跟你浪費時間,我要回家照顧寶寶"

晏季勻不慌不忙地:"童菲不是在幫你照看著嗎?"

"你怎麼知道?"水菡驚愕,他連這都知道,太誇張了?

其實一點不奇怪,晏季勻早就將童菲家的況摸得一清二楚,包括童菲什麼時間去做健身……而今天水菡出來了,童菲不可能不留在家里替水菡照顧檸檬的

水菡又被帶進電梯了……

"這是什麼地方?"

"公司"

"什麼公司?"

"炎月的總部"晏季勻似笑非笑地挑眉,眼底藏著一絲複雜的神色

""水菡頓時呆了,對啊,她來過炎月的總部,只不過當時是坐晏季勻的車過來的,也沒留神周圍的路段和建築,以至于她今天來廣告公司的時候都沒有想起關于炎月的事,兩棟樓隔得很近的

"可是……炎月在這邊,你怎麼會出現在剛才那棟大樓?"水菡納悶,對于自己今天偶遇晏季勻,實在是有點感覺想不通,太巧了

晏季勻微微一勾唇,眼角含著幾分倨傲:"你太迷糊了,嫁進晏家幾年了,對于公司,你一點都不了解嗎?怎麼你不知道,剛才那棟樓,還有這附近幾棟寫字樓,都是屬于炎月的我出現在自家的地盤,有什麼奇怪?"

""水菡無語了,驚異之余忍不住扁嘴……太土豪了,晏家比她想象的還要強大

"現在輪到我問你了,你為什麼會在那里?"晏季勻銳利的眼神鎖住水菡,夾雜著一點不易察覺的緊張

水菡感覺到他灼熱的目光,不自在地別開視線,聲:"我是去伯樂廣告公司應聘平面攝影助理"

水菡得有氣無力的,眼里的神采也暗淡,晏季勻那麼精明的人當然能猜到是什麼原因了,不過對于她會去應聘攝影助理,他還是有些許意外的

"怎麼?被直接pass掉了?"

"差不多,沒什麼指望"水菡臉上的失落讓他心尖上竄起一抹疼

"到了"晏季勻著就牽起水菡的手走出了電梯,任由她怎麼掙紮都脫不開他的大掌

幸好這時已是中午12點,公司里大部分員工都已經去吃飯了,就只有洪戰還在等著晏季勻回來

一見水菡也跟著,洪戰機靈地選擇了自動隱身,卻是忍不住驚訝……水菡怎麼會來的?難道大少爺使了什麼絕招?

晏季勻的絕招就是用強……水菡被威脅著過來的

晏季勻的辦公室,水菡這是第二次來乾淨不然纖塵,寬敞明亮的辦公地,真是讓人感慨又羨慕水菡不由得想了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才能擁有一間屬于自己的辦公室呢?那種感覺應該是很爽的?

失神之間,水菡被推進了休息室,一股熟悉的危險立刻襲來

"你又想干什麼"水菡警惕地望著晏季勻,戒備地抱著自己的胸

晏季勻沒有跟進來,只是站在門口一臉不悅地看著她:"你這是什麼眼神?我是你老公,不是歹徒清宮熹妃傳你給我在這兒乖乖地待著,等我回來"

完,只聽砰地一聲,門已經被重重關上

水菡忙不迭沖上去,可怎麼都擰不開門了……被晏季勻從外邊上了鎖

"混蛋……臭男人,你開門開門"水菡氣憤地大叫,但晏季勻已經離開,聽不到她在罵了

水菡不知道晏季勻到底在搞什麼,把她關在這里是想怎樣呢?莫名其妙

一會兒的時間,門又被打開了,晏季勻手里拿著一個口袋,高大的身軀堵在門口:"吃飯這是我去食堂打的,沒空去外邊吃,這一頓將就一下"

吃飯?

水菡愕然,原來他是去打飯了?

他不是想意圖不軌,那麼她就不用太緊張看著他將盒飯拿出來,她心里的戒備在無形中消散了,隨即想到了沈云姿……是呵,晏季勻都有沈云姿了,怎麼還會跟她做那種事,是她自己想太多了,他把她帶來,只是為了吃飯而已,就這麼簡單

這麼想著,水菡的緒也平複了不少,加上她肚子也實在是餓了,沒必要為了跟他嘔氣而餓肚子

吃飽了就犯困,這是擋不住的自然反應,水菡的盒飯一吃完,晏季勻馬上遞來她最喜歡吃的水果布丁水菡也不客氣,一口一口往嘴里送,還不忘嘟噥:"我吃完了就要走了,謝謝你的午飯啊晏總"

晏季勻總算是看出來了,這女人就是故意想要跟他假扮不熟,要跟他劃清界限在他眼里,水菡的行為是在賭氣他也不急,既然白兔都進他的狼窩了,他害怕會跑麼?

"行,你慢慢吃,我去洗個澡"晏季勻很瀟灑地應承了,半句都有挽留,也不再威脅她要做什麼

水菡對于他這麼容易放她走,感到有點詫異,但這不是她希望的嗎?何必又失落?別忘了,他有沈云姿,有沈云姿……

水菡默念了很多遍,不知怎的好像嘴里的布丁都變得有些苦澀了,心里是發酸……

這是自己的老公,在沒離婚之前都是的,但她現在卻沒有親切感,只是覺得與他相隔太遠這滋味不好受,她唯有快點離開才能真正地平靜下來,她不想再因他而觸動緒

就在水菡拿起包包准備走時,浴室里傳來晏季勻的聲音……

"水菡,把我的櫃子里的內庫拿一條進來"

"你自己拿,我要走了"水菡毫不猶豫地回答

"真的要我自己拿嗎?這可是你的……"晏季勻的聲音從門後飄來,他正打開一條縫在那露出兩只眼睛眨呀眨的

水菡此刻感覺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流氓,太無賴了他要是光著身子走出來,她要噴血了……

"好,我給你拿"水菡咬咬牙,從櫃子里拿出一條黑色的內庫攥在手里,一步一步朝浴室走去

她是打算從門縫里遞給晏季勻了就閃人,但她哪里會知道這男人的心思根本志不在死,什麼內庫,不過是他的花樣……

"啊……"水菡一聲驚叫,人已經被拽了進去狠狠壓在洗手台上,他一絲.不掛的身體將她壓得喘不過氣……下午還有,x】

上篇:第214章:菡菡有工作了     下篇:第216章:老婆你好緊(已已修正,可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