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16章:老婆你好緊(已已修正,可閱)  
   
第216章:老婆你好緊(已已修正,可閱)

水菡現在才明白,剛才他裝作那麼灑脫的樣子放她走,不過就是為了讓她麻痹大意,實際上此刻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晏季勻,你再不放開我,別怪我對你弟下毒手啊"水菡憤懣地瞪著這個兩眼放狼光的男人,氣呼呼的粉腮鼓著,大眼里盡是一副拼了的架勢

晏季勻聞,竟然真的停下來,但也只是嘴離開她的脖子,人還是壓著不放,只不過俊臉上漸漸露出了痛苦的表……

"啊……"晏季勻彎下腰,捂著胃部,臉皺成一團,手撐在浴缸邊緣,活像是站不穩了要倒下一樣

水菡沒想到他這麼容易就松手,正想跑,卻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發現他有點不對勁……

他似乎很痛苦?不像是裝的?

水菡硬生生刹住了腳步,想走卻又像是兩只腿灌了鉛一樣,腦袋里禁不住傳來不同的聲音……一個在催促她快點走,另一個弱的聲音在糾結著該不該問問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你……你……你怎麼了?"水菡只是嘴里問,人可沒走過來愛財娘子,踹掉跛腳王爺

晏季勻低著頭,悶悶的聲音傳來:"胃痛……最近經常痛……算了,你不用管我,你走……"

胃痛?水菡心里抽了抽,難以抑制的一抹疼痛襲上來,那一個弱的聲音開始不斷變大了,她做不到就這麼離去,腳步不聽使喚的就移了過來,臉上掩飾不住的緊張和擔憂:"喂……你要不要緊啊?有藥嗎?我給你拿"

"沒藥……吃完了……"他艱難地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像是真的痛得很厲害

水菡從來沒見晏季勻生過病,認識他到現在,他都是健健康康生龍活虎的,在她的意識里,他仿佛是個鐵金剛,她幾乎忘記了他也是個正常人啊,他也會生病的第一次見到他如此虛弱的樣子,痛得都直不起腰來了,而他背上還有沒洗乾淨的殘留的沐浴液泡泡

"你平時吃的什麼藥,我幫你去買?或者,我讓洪戰去買,你等著啊……"水菡急急忙忙轉身就往浴室外跑,但還沒跑出幾步就聽見晏季勻:"等一下"

"嗯?"水菡回頭望著他,只見他有氣無力地:"把我扶進浴缸了,我這樣……很冷啊……"

水菡愣住了,亮亮的眸子里寫著狐疑:"你真的有這麼難受嗎?連浴缸都進不去了?"

"我……我連話都痛啊,你沒胃痛過,你是不知道這滋味……我最近都被胃痛折磨慣了,你就不能對我好點?"晏季勻斷斷續續的,深邃的鳳眸流瀉出受傷的表

水菡這顆柔軟的心哪里聽得他受罪,酸得要命,生生地疼著……他都痛成習慣了,那該是怎樣頻繁的胃痛?

水菡走過去扶著晏季勻進了浴缸,正想松手卻被他抓住了……

"別去買藥了,陪陪我反正都痛習慣了,我知道再痛一會兒就熬過去了"他得很輕柔,只因為所剩下的力氣不多了即使再怎麼強悍的男人那也是人,不是鐵打的,當身體不適時,也會有軟弱的一面而他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來自她的溫暖

水菡默默蹲在浴缸邊上,緊緊皺著眉頭,她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心軟的,但他現在生病嘛,她總不能視若無睹就當他是個普通的病人,可憐的病人,陪他一下下就好,最多十分鍾?

"十分鍾,我只在這里再逗留十分鍾"水菡低頭聲囁嚅,避免與他的目光對視

晏季勻眼底的那一抹亮彩稍縱即逝,唇角隱藏著一點笑意盡管她這麼,可他還是能從她的表中窺探到她的關心和緊張這個認知讓他心好轉,同時也暗自點頭……看來對水菡是要改變策略了,她吃軟不吃硬,威脅也不成,只有看到他犯病才會乖一點這樣的轉變,他並不討厭,只不過有點挫敗,他晏季勻還需要靠胃痛才留得住老婆,這也太丟人了

"你還疼嗎?"水菡手扒在浴缸邊上問

"嗯"晏季勻輕輕應了一聲,趁她不留神,抓住了她的手:"你要不要也進來一起洗?你的衣服被我弄濕了,脫下來晾一晾?"

水菡臉一熱,沒好氣地瞪著他:"你都胃痛了還不老實?我的衣服有點濕也沒關系,一會兒會干的,我不脫,也不洗澡"

看她如此戒備,晏季勻忽然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難道就真的沒辦法了?他不是想找個女人發泄yu望而已,他是想要她的溫柔,想看到她乖順地承歡在他身下,想看她羞澀的樣子,想聽她隱忍而羞怯的叫聲少帥別惹我

"老婆,有件事我想告訴你……當年害你早產的人,我已經找到了"晏季勻突然冒出這令人驚駭的話,連個鋪墊都沒有,直接讓水菡一聽就石化了

水菡一只手的拳頭不由自主地握緊,胸脯不斷起伏著,嘴兒微張,呼吸急促,她眼前仿佛又出現了那一夜在巷子里驚心動魄的一幕,永生難忘的一幕……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害她,她怎會早產?如果不是因為早產,檸檬的身子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弱全都要怪那個襲擊她的人,用棍棒打了她肚子的人

像水菡這樣善良的性子,她憎恨的人必定是做了罪大惡極的事了,而她對于當年襲擊她的人以及幕後的指使者,一直都是深惡痛絕的此刻,她眼中燃燒著憤恨的火焰:"人呢?在哪里?查出是誰指使的嗎?"

水菡眼巴巴地望著晏季勻,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她早產的事,不只是她的心病,也是晏季勻的

晏季勻心下一疼,將水菡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低沉的聲音緩緩:"其實那個人你也見過的,就是沈蓉那一房的廚師,廖輝他就是下毒害爺爺的人,昨晚我抓到他了,但是,他為了逃命,跳海了現在生死未卜,我正在派人尋找他就是當年害你早產的人……"

遂將昨夜如何逮到沈蓉與廖輝在公園幽會以及後來廖輝在山崖上怎樣逃跑,全都告訴了水菡

水菡只覺得像是聽節似的,令人震驚而憤怒,當聽到沈蓉居然為了幫助廖輝逃跑而倒在地上阻止了晏季勻去追,就是因耽擱那幾秒的時間才會讓廖輝得逞……水菡憤慨,氣得渾身發抖廖輝曾害過她,也害了爺爺,而她和爺爺都跟廖輝沒怨仇,也就是他背後指使的人恨透了她和晏鴻章,甚至整個晏家,但她卻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廖輝這條線索被沈蓉破壞了,斷了,以後要再查,談何容易

水菡滿腦子混亂,渾然未覺自己的手被晏季勻握住伸進了浴缸里她現在心里都被強烈的激憤而充斥著

"晏季勻,現在怎麼辦?找不到幕後指使的人,萬一……萬一對方喪心病狂,會不會對檸檬不利?"這才是水菡最擔心的問題,想到這點,她真正感到腳底板發涼,心頭發慌,眼睛都了,恐懼而憂傷

勿怪水菡這種反應,她只是個普通人,雖然嫁給了晏季勻,但她自己本身沒有背景和權勢,而那只潛藏的幕後黑手顯然不是等閑之輩,如果沒對檸檬起歹心,那也就算了,但假如對方真的要發瘋,水菡想要憑一己之力保住檸檬,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沉重的無力感,壓在水菡心上,她忽然覺得這件事,晏季勻身為檸檬的父親,理當擔起重責才對在孩子的安全問題上,水菡不會傻到要去逞能

"咳咳……晏季勻,檸檬也是你兒子,你不會坐視不理的?"

晏季勻握著她的手,湊到唇邊親了一口,皺眉關切地:"老婆,十分鍾的時間到了"

"……"水菡一時語塞,她現在正在討論檸檬的安全問題,哪里會舍得走開,晏季勻不給個明確的態度,她能安心?

"呵呵……老公,你身體不適,我多留一會兒沒關系的……現在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我們還是想想怎麼才能讓檸檬安全健康地成長"水菡的眼睛笑成了月牙,露出白白的牙齒,帶點討好的樣子,可把晏季勻給偷著樂了

"背好癢……給我搓搓"晏季勻又岔開了話題

水菡咬牙,忍

"搓得還舒服嗎?"水菡臉上在笑,手上可沒少使勁,晏季勻的背都被她搓了狐淺淺

可是他卻一副很享受的表,像是一點都感覺不到背上的疼痛

"嗯,可以了"晏季勻完就從浴缸里起身,順手拿過一條浴巾擦拭著身上,但卻不穿上褲子

水菡著臉轉過身去,他卻又搭上她的肩膀:"我沒力氣了,扶我出去"

男人耍賴的方法總是能讓女人感到抓狂

水菡將晏季勻扶出浴室,他直接往床上一躺,又開始嚎叫了:"胃還在疼……給我倒杯水"

"……"水菡真懷疑這家伙是不是裝的?在故意折騰她?但是想到檸檬的問題,水菡再一次忍下了

"水來了,喝"水菡將杯子放在桌上

晏季勻偷瞄了一下她的臉色,繼續哀嚎:"哎呀,越來越疼了……你喂我喝,不定喝點熱水就會好些……"

水菡一忍再忍,將水喂到了他嘴邊……咕咚咕咚幾口就喝下去了,但水菡剛一放下杯子就感到被大力拉扯了下去,隨之,他將她按在了身下

"我想到了一個最有效止痛的辦法"男人一聲低吼,垂頭含住她胸前的豐盈,剛才還軟弱無力的身軀立刻變得勇猛異常

"你……你騙我,你根本就沒胃痛"水菡憤懣,他居然裝得那麼像,害她瞎擔心一場現在又被他壓住了,這男人天生就是他的克星

"胃痛是真的……只是現在好一點點了,可如果你肯讓我xx,我會好得快,不信你試試"男人含糊地低語,嘴里始終不離開她那團嫩白松口了她就會跑,他已經忍耐多時,本想著等她自動自願,但看來還是只能他主動出擊了,否則他的老弟就要爆炸了

水菡胸前的敏感被他咬著,她不肯亂動,生怕這男人太瘋狂會受傷她這里,可她不甘心被他再一次強上啊……

"老婆,別掙紮了,其實你也想我,你看看你這里都泛濫成災了……"晏季勻邪惡的大手在她褲褲里摸了一通又在她眼前晃悠,直羞得她吐血

"下流……不准你摸我"水菡羞憤難當,兩只腳不停亂蹬掙紮,但這樣只會便宜了他,三下五除二就褪去了這障礙物他從浴室出來就沒穿衣服,太方便了,抓住水菡的兩只腿,猛地腰上一沉……前戲也不顧了,直接將她占有,填滿他是心急,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入那令他回味無窮的溫暖地帶這里被占據了她就無法動彈了水菡渾身一緊,禁不住輕顫……這副身子太讓她羞憤了,她的意識在抗拒,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好像在歡呼著迎接他的到來可惡的男人,在她身上下了什麼烙印

"老婆,你不准摸,又沒不可以進……"他得意地發出低喃聲,兩片嘴唇依舊是沒松開她

"混蛋王八蛋……你這是強jian"水菡顫抖的聲音從喉間溢出,事已至此,她只能死死繃直了兩腿不讓他抬起來"真緊……老婆你也很興奮是嗎?不然怎麼會這麼緊,噢……真舒服……"晏季勻了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深深地撞擊著她嬌嫩的某一點,她緊閉著腿都不能抗拒得了他的強大,照樣能帶給她靈魂最深處的戰栗……水菡羞想暈過去算了,這男人還有沒有臉呢,她明明是為了抗拒他,卻被他當成是興奮但身體的反應是無法謊的,她許久不曾被滋潤過了,要一點都不動,那是騙人的鬼話,可她不能就這麼淪陷,她要保持清醒,清醒……只是,晏季勻太了解她了,知道怎樣將她最為敏感的地方撩動……她僵硬的身子漸漸在他勇猛的攻勢下被融化,軟成一灘春泥,潔白的肌膚在燈光下泛著誘人的粉,一聲聲壓抑的低吟混合著他急促的呼吸,他的每一次撞擊都能讓她感覺像是在浪尖上舞動著身體……還有一章,親們六點半來看可以直接看到正文部分】

上篇:第2章 15章:極致纏綿(已修正,可閱)     下篇:第217章:溫時刻刻(正章,可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