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17章:溫時刻刻(正章,可閱)  
   
第217章:溫時刻刻(正章,可閱)

吃干抹淨了,肉足飯飽了,某個意猶未盡的男人還躺在床邊滿足地抽煙,而水菡就被折騰得腰酸背疼……昨天就已經開始腰疼了,這征兆就是例假快要來的信號,現在又被晏季勻如狼似虎地啃食一番,水菡的腰疼了

"晏季勻……你就是天下最無恥的混蛋……"水菡縮在被子里沖著他吼,但她天生就不是凶相,加上是在激之後,她這麼"吼"出來都帶著一股媚態

水菡一邊罵一邊自己揉著腰,實在是疼啊抗戰之臨時工

晏季勻嘴里叼著煙,斜睨著這喋喋不休的女人,看著她漲的臉皺成酸菜了,他不但沒有表現出不耐煩,反而是感到一種淡淡的溫馨也只有她才會如此真性,想罵就罵毫不含糊,他不知是中了什麼毒,居然會覺得這麼與她躺在一起,聽她嬌聲軟語的抱怨,看她氣呼呼的樣子,也是一種莫大的享受除了他的妻子,誰還能對他這樣?誰能帶給他如此獨特又難忘的難受……連聽她罵混蛋都感覺渾身一陣酥軟,他真的中毒不淺

"哪里疼,這兒?"晏季勻的一只大手按上她的腰肢,輕聲問

水菡正趴著呢,想自己揉揉腰都沒力氣,但確實又酸疼得想要斷掉一樣,晏季勻的大手不輕不重揉著,指尖所到之處,水菡的酸疼感就會少一分

"就是這里……對……輕點……"水菡忍不住呻.吟,她是因為腰疼,可男人就受罪了他現在渾身赤果著,水菡也還沒穿上衣服,而她這麼趴著,他從後側的角度看去,入眼的盡是瑩白一片,她的美背,她的蠻腰,她巧挺翹的臀,還有那誘人的深溝若隱若現……無一不是絕大的you惑,正常男人哪受得了可憐晏季勻久未曾爽過了,先前才一次怎麼能滿足,但他也不忍再繼續折騰水菡了,不由得低頭朝自己下.身看去,默念著:"兄弟,忍著,等菡菡精神好的時候再讓她把你喂得飽飽的……"

幸好水菡聽不見晏季勻心里這麼,否則她要跳起來了

晏季勻的將煙頭掐熄,兩只手都加入到為水菡揉腰了他的手寬厚溫熱,在她腰上或揉或按,或壓,緩解了她的痛感這久違的體貼和溫柔讓水菡一時間恍惚了,想起在記憶里也曾有過類似的畫面……

記得嫁進晏家之後第一次去宗祠祭祖,那時她還懷著孩子,晚上與晏季勻睡在宗祠後邊的樓中,屋子里沒空調,只有熱水袋,而他在臨睡前還為她洗腳,為她按摩發腫的腿肚子,將兩只熱水袋都給了她……彼時他的寵溺和疼愛是那麼甜蜜啊,讓她有了家的感覺和溫暖可那些,仿佛是上輩子的事了

水菡緩緩閉上眼,心底的酸楚不停在蔓延,浸透了她的細胞和神經她將頭埋在枕頭里,熱乎乎的眼眶流出的液體無聲無息地滴進枕頭,她控制得很好,沒發出一點異常的聲音……如果可以,多想截斷某些記憶,將與他之間的傷都抹去,只剩下甜蜜但有誰的人生是可以做到只甜不苦的?人活著,旦夕禍福,悲歡離合,自己能操控的有幾多?不都是被命運的大手推著走嗎,她走到這一步,將來若是與晏季勻離婚了,她會痛苦還是開心呢?離婚已經成了這世界上稀松平常的事了,可對于水菡來,這兩個字是帶淚的,是帶血的,是傷到極致之後的自我保護,也是對曾經執著的愛徹底放棄

"水菡,伯樂廣告公司今天的面試官是誰?還記得名字嗎?"晏季勻一邊揉著她的腰,一邊低聲問

水菡臉埋在枕頭,悶悶地出聲:"記得,叫邱健"

"邱健?"晏季勻眼睛一亮,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你好像興致不高,是不是覺得自己沒希望被錄用?"

水菡也不狡辯,直接承認了:"是啊,去面試的有好幾十個人,一個女的面試官了,我的簡曆是所有應聘者中最差的一個雖然邱健還看了我拍的照片,但他只了六個字……回去,等消息"

聊到自己工作方面的事,水菡自然而然就有話了,不經意就將晏季勻當成了自己傾訴的對象她壓抑苦悶的緒需要緩解和發泄,恰好晏季勻問到這件事了,她就隨口聊幾句,渾然未覺現在的氣氛有多好自己的老公體恤她的身子,正耐心地幫她揉著腰,溫柔低語詢問著她工作的事,半點都沒有輕視之心,沒有因為她或許被錄用的機率低而嘲笑她這才像是兩口子該有的生活,盡管是短暫的平靜淡然,還有種久違的溫馨和親切

他眼里有著淡淡柔和寵溺,好難得能和她這麼心平氣和地聊上幾句,還要歸功于她的腰疼,否則她現在只怕早就跑了和表姐同居的日子

"邱健那個人,我也有所耳聞,聽是有點藝術家的臭脾氣,他能主動提出看看你拍的照片,明你還是有希望的,別灰心,垂頭喪氣的好像斗敗的公雞一樣雖然職場不好混,吃癟的人不計其數,但你要記住一點,不到最後別認為自己不行如果連你都質疑自己,還指望別人相信你的能力嗎?安心在家等通知,過幾天要是還沒動靜,你再去別家試試,又不是只有伯樂廣告才招攝影助理,光這附近的寫字樓就大把的廣告公司呢,關鍵是你現在明確目標了嗎,是不是真的決定要從事攝影這個行業?"晏季勻磁性的聲線極為悅耳,柔得像羽毛在她心上輕輕地撥弄,有種安撫的味道,還有難以抗拒的暖意

朋友的安慰和鼓勵是需要的,但水菡心底的人是誰?苦苦壓抑著想要忘記的人是誰?不就是眼前這個男人麼?為何?只因愛的是他啊……在忐忑不安時,在灰心失望時,最最想聽見了,誰敢不是心里那個他的一句鼓勵?盡管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在她聽到這些話時,猶如是春風化雨吹進了心田他是炎月的總裁,他對于職場的看法和他對工作上的鼓勵,水菡還是能接受的在她心里,不管晏季勻在私人感上如何的令她受傷,可他能執掌炎月那麼大的財團,這是她必須要佩服的能力有這麼一個被無數人仰望崇拜的男人鼓勵一下,水菡流失的信心竟然又回來了那麼一點,仔細琢磨琢磨,他的話有道理啊,假如她真的那麼想要當平面攝影助理,她就朝著這個方向邁進,這間公司不留人,不代表別的公司也都看不上她?

晏季勻的話讓水菡豁然開朗,心里模糊的一團也亮了……沒錯,她唯一的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攝影這項了,這幾年沒少花功夫,買了那麼多攝影器材,各種她都能熟練地操作運用,包括一些輔助軟件雖然她是業余的,可業余的一旦肯去鑽研也就能成專業的了

之前她還在想如果伯樂廣告公司這邊不行,她就去找別的工作,可就沒像現在這麼明確是想要再繼續應聘其他地方的攝影助理現在被晏季勻這麼一提醒,頓時有種撥云見日的感覺心隨之輕松了不少明確目標就是這麼簡單而又重要,能讓你看清楚前方的路

晏季勻側著頭,看到水菡臉上露出的微笑,他也放了一半的心了教導這女人的感覺真不錯,看來以後可以多多加強這方面的溝通……她對攝影這麼有興趣,或許能通過這個來拉近彼此的距離,慢慢的她的心又會裝滿了他的身影……

晏季勻還在yy著,洪戰打電話來了

"都快兩點了,這麼快?我馬上就來"晏季勻干脆地掛了電話,神色變得有幾分凝重

晏季勻沒有立刻下床,而是趴在了水菡背上,溫熱的手掌輕撫著她柔嫩的面頰:"菡菡,我要去商會了,今天要競選商會主席……晏家連任多次商會主席了,可現在爺爺昏迷未醒,我要為晏家保住這個位子"

水菡微怔,真的,她不是很明白,但也不是一點都不明白至少她知道商會主席對晏家來很重要,以前晏鴻章連任過,可現在要晏季勻去爭了不是為晏家,不是為他自己,而是為晏鴻章只要這個主席還是晏家人來,對晏鴻章就是種安慰

水菡對商場上的事一向是懵懂的,可此刻她有種緊迫感,她希望晏家能連任到底這還是水菡的心向著晏家的,那些對她刻薄惡毒的人,她可以不在乎,但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商會主席是晏家的榮譽,她再笨都知道這位子不能丟,否則炎月的壓力會大

"你……有把握嗎?"水菡眼神里含著幾分不確定

她的緊張,讓晏季勻心里一暖,原本想著要去商會,他是心煩躁,可現在又莫名地輕松了些,只因她的關心讓他冷冰冰的心有了溫度

晏季勻將她的身子扳過來正面朝他,緊緊摟著,溫柔而霸道,不容她逃開難得他沒趁機侵犯,只是親昵地用他挺直的鼻子抵著她巧的瓊鼻,呢喃:"我沒有十足的把握你陪我去,或許你能給我帶來好運……"今天一萬五已傳】

上篇:第216章:老婆你好緊(已已修正,可閱)     下篇:第218章 老:老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