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23章:誰是新總裁?  
   
第223章:誰是新總裁?

某個想要偷香竊玉的男人此刻只覺得心跳狂飆,呼吸驟緊,就跟個初涉場的毛頭子一樣緊張……幻想了無數次她的唇是什麼味道,今天終于是能如願以償了嗎,怎不叫人心神蕩漾,一霎間像是靈魂都要飛出體外了……身為堂堂梵氏家族的掌舵人,梵狄在面對自己在乎的女人時竟能純到這份兒上,實在讓人太不可思議了

近了,只差一厘米就能吻到她,梵狄現在腦子里什麼都沒有,只剩下最本心的意願在驅使著……

水菡渾然不知自己抱著的是誰,正做著美夢呢,嬌憨的模樣純美無暇卻又不經意間蠱惑人心,像梵狄這見過無數美女的男人都把持不住地欲要一親芳澤

梵狄的唇在觸到水菡那一刹,整個人就跟中了電擊似的顫了顫,腦子轟鳴之際正想要加深這個吻,卻不料一個毛茸茸的腦袋湊近了:"媽媽,我才是寶寶啊……媽媽抱的不是我……媽媽……"

檸檬憋屈地搖著水菡的胳膊,可憐極了,他聽到媽媽在呢喃,分明是在喊他,但抱著的卻是干爹,這家伙感覺自己很虧,所以才會提醒水菡

梵狄猛地縮了回來,剛才那美妙蝕骨的感覺一下子就被破壞了,他就像做了虧心事一般滿臉燥熱,比女人還妖嬈的面容上得滴血

"檸檬,你真是我的好寶貝兒啊……"梵狄伸手捏著檸檬的臉蛋,笑得十分苦逼這家伙是天使還是惡魔,怎麼會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就醒了?

這時,水菡也已經睜開了眼睛,茫然地望著眼前的男人和孩子,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揉揉惺忪的眼皮,水菡嘟噥著:"寶寶怎麼啦?剛剛媽媽還夢到你呢"

檸檬撅著嘴兒,圓溜溜的大眼瞄著梵狄,這可把梵狄給瞧得背脊發毛,趕緊地捂住了檸檬的嘴巴,一邊沖著水菡訕笑:"檸檬餓了,我們吃飯去"

水菡望著梵狄和檸檬的樣子,感覺有點不對勁,可又不出上來哪里不對,蹙了蹙眉頭,正好肚子一陣咕嚕咕嚕的叫喚,跟著梵狄身後就出去了

梵狄這時咬著檸檬的耳朵千叮萬囑:"剛才看到的事別告訴你媽媽,聽見了嗎?"

檸檬抬抬眼皮,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滴"的表出現在三歲多的孩子臉上,可算是讓梵狄感到糾結啊,又不是太大聲威脅檸檬,可又不想檸檬去告訴水菡……最快于..】梵狄一邊走一邊暗罵自己太沒出息了,怎麼面對水菡時他就成蝦米了呢?歸根到底還是他在于水菡的接觸中能感受到水菡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她保守,老實,他如果只是想將她當成是玩具似的耍一耍,他早就可以強吻她n次了,但誰讓他偏偏就在乎她了呢面對一個行為檢點老實的女人,就像是面對瀕臨絕種的珍稀動物,他有點顧慮自己若是太直接,將她嚇到,她會撒腿就跑,所以他只能慢慢來,試圖能一點一點走進水菡的心,他相信自己是有機會的

=======呆萌分割線=======

水菡回家等了兩天,沒有接到"伯樂"廣告公司的電話,她也沒有太過郁悶,或許跟晏季勻之前的勸慰有關系,她明確了自己要在平面攝影這行業里走下去,所以對于這第一間應聘的公司沒指望了,她也不會消沉,另外再找就行

這天,水菡將自己面試需要的東西都帶齊了,打算去其他廣告公司試試可就在她正要出門時,接到了一個電話……

因為這個電話,水菡今天出去找工作的事就耽擱下來,因為有件重大的事需要她出面,工作,跟這件事比起來就顯得輕了功夫之神

水菡是上午九點鍾接到的電話,直到下午一點多了都還沒出門她在躊躇在緊張,她在等著打電話的人來接她沒想到這一天真的到來了,她暗地里練習過很多次,如果到了那樣關鍵的時刻,她該些什麼?該怎樣面對那一群人?甚至她連站立的姿勢都經過了反反複複的練習,為了讓自己不發抖

=========================================

炎月集團總部,下午兩點四十分,距離三點鍾開始的股東大會只剩下二十分鍾了會議室里已經在開始陸陸續續有人進去,有晏家的人也有外姓股東們

這一次的股東大會被賦予了格外重要的意義,關系著炎月的將來,關系著炎月是否會易主炎月集團里最近浮蕩不穩,公司里的員工們大都是惶惶不安的,包括一些股東們也是如此,他們在焦急地等待著晏鴻章出院,也在等著晏家的爭斗快些平息下來盼著盼著總算是到了極為重要的一天……為什麼重要,因為喬菊在昨天股市收市之後告訴了晏季勻,並且知會所有股東,她的股份現在跟晏季勻的股份一樣多,各自占19%,出現這樣的況,只能靠公司的股東投票決定由誰掌管公司

如果晏鴻章在,就不會存在這樣的問題,他可以有權利讓晏季勻繼續任總裁,但現在的況都是因為有了家族斗爭才導致喬菊會拼老命來跟晏季勻搶晏鴻章之前已經將手中的大權都放給了晏季勻,現在晏季勻不但是總裁,也是暫代董事長的職務,喬菊要是將他拉下來,她自己坐上去,她是晏鴻章的老婆,坐上這個位置之後,她哪怕不是真正的董事長,也算是掌握了炎月的命脈,其後果可想而知多嚴重,用不了多久,炎月就得姓喬了

晏鴻章的30%股份是已經立下遺囑,但究竟內容是什麼,只有毛秉華才知道他一直以保密為由沒有向晏季勻透露半句現在晏季勻和喬菊是只能將這30%的股份拋在一邊來硬對硬

今天在股東大會的人明顯少了晏季勻的二姑媽五姑媽都沒在,三伯四伯也不在,這是因為……他們都已經將手里的股份盡數給了喬菊,否則喬家哪有那麼多錢能達到控股19%?她的幾個子女加起來只占據8%的股份,起來有些少了,但這就是晏家一貫的做法只有繼承人才可以擁有最多的股份,其他的晏家人都只能占據少額股份,這樣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殘酷的斗爭,但實際上這不等于就能真的杜絕窩里斗豪門的爭斗從來都是無止境的

晏錐也在座,但他的臉色很不好看他輸了……昨天股市一收他就知道沒戲了

不是鄧林不給力,而是喬菊和晏季勻之間爭斗太白熱化,鄧林雖然也是在大力掃炎月的股票,但他卻沒能像喬菊和晏季勻那樣從炎月的高層手中買到股票

喬菊是晏鴻章的老婆,別人怎麼都要賣幾分薄面,現在炎月過票炒得那麼高,狠狠地敲老妖婆一筆然後拿著錢移民去國外,這多愜意的生活啊

喬菊除了在股市掃和她的子女支持,另一招就是服炎月高層里的人賣股票給她,晏季勻也有這麼做,兩人明斗暗斗,能賣股票的人也都賣得差不多了,鄧林和晏錐卻總是會遲了一步

如今晏錐手里的股份也就9%,來也是大股東之一了,可比起喬菊和晏季勻,晏錐算是出局

晏鴻瑞,晏錐,黃敬,另外還有兩個外姓股東,喬菊,晏季勻……會議室里就這麼幾個人這就是晏家人窩里斗的結果……股份只有那麼多,晏家人占據的比例加大了,董事會的股東人數就少了

這局面令人有些傷感,辦公室都顯得冷清了許多黃敬那幾個外形股東也都是一臉陰沉,而晏鴻瑞就糾結了,他該支持誰?

晏錐從進來就沒過話,坐在晏季勻右側的位置,低垂著眉眼一口一口喝茶,喝到杯子空了也沒再倒水

晏錐的運氣確實差了些,如果不是有喬菊加入戰局,晏錐很可能跟晏季勻斗個勢均力敵,但偏偏喬家人一直都留意著晏鴻章的況,早就知道他身體不好,從那時起就在慢慢地買進炎月的股票,當時做得很隱蔽,直到喬菊回來,晏錐那邊才知道自己多了一個勁敵極品鐵匠最章節

晏錐不甘心,他壓抑太久了,他和母親都渴望著能揚眉吐氣只要他上位,只要他能掌控炎月和晏家,他就能擁有他最想得到的……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憤恨,怨怒,不甘……種種緒在身體里撞擊,他准備了那麼久,卻輸在多出了喬菊這老妖婆的存在,難道他這輩子真的就只能屈居人下?晏錐看向喬菊的眼神里滿是狠色,他心里產生了一個怪異的念頭……這一票他支持誰?晏季勻還是喬菊?晏錐狠狠地咬牙,桌下的拳頭緊緊攥著,就在剛剛幾秒鍾里推翻了自己在開會之前的決定,一個連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決定……

連續經曆兩次投票,晏季勻的心可想而知了最可悲可笑的是,與他競爭商會主席的是喬,而此刻,與他競爭的是喬菊

會議室的氣氛像是充斥著西伯利亞冷空氣,沉默中飽含著劍拔弩張的味道就這幾個人,大家連敷衍都懶得動,到這份上,沒什麼可隱瞞的,晏家人窩里斗,公司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啊,外界是傳得沸沸揚揚了

像這種緊張凝重的時刻就是不見血的戰爭,外邊的人是不會想象到經曆了怎樣的過程之後炎月才會雨過天晴,他們看到的只有表象,繁榮與混亂,他們看到的是結果,至于怎樣造成這些結果,卻是由這些手里掌握著公司大量股票的人才能決定

投票的結果很簡單,二比二但也透著詭異晏鴻瑞竟然棄權了,而晏錐卻出人意料地投給了晏季勻黃敬投給喬菊,另外兩位外姓股東也分別投給了晏季勻和喬菊就這樣二比二的結果,僵持不下

晏季勻坐在首席的位置,岑冷的面容盡是一片陰沉,眼底隱藏著一縷淒涼,他看向晏鴻瑞,而對方卻別開了視線讓晏季勻感到痛心的是,叔公居然會棄權?這是讓他意外而又憤怒的結果晏鴻瑞是晏鴻章的親弟弟,平時為人低調而親切,是晏家里人人尊重的長輩,他以前從未參與過家族紛爭,安分地守著自己手上的股票,不曾做過對不起晏家的事毫無疑問的他應該支持自己的家族,支持晏季勻,可他卻棄權雖然也沒支持喬菊,但棄權,從某種角度來就是對晏家的不忠這太不通了,太令人費解,白了就是一個大家都公認的好人卻在這時候扯了晏家的後腿

晏季勻沒有罵晏鴻瑞,此刻沒時間跟他計較,只是心里已經將晏鴻瑞這個人剔除關鍵時刻誰站在誰的一邊,選擇只有一次,不論是什麼理由,既不支持就等于對立

喬菊比晏季勻還氣憤,她似乎是與晏鴻瑞在之前達成了某種協議,而現在晏鴻瑞卻臨時變卦了?

"晏鴻瑞,你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棄權?"喬菊兩眼冒火,怒視著眼前這張熟悉的面孔

晏鴻瑞並不緊張,笑得有幾分詭異地看著喬菊:"大嫂,稍安勿躁,我棄權當然是有理由的,我總不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呵呵……"

"什麼?"喬菊一時搞不懂晏鴻瑞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藥

晏鴻瑞緩緩站了起來,視線卻落在了會議室的大門,自自語地:"怎麼還沒來呢,是時候該到了啊……"

其余人詫異,還有誰沒到?該到的不都已經到齊了嗎?晏鴻瑞這是在搞什麼?

晏季勻眉頭一皺,對于二比二的僵局,他心里也是沉重,但此刻他忽地感到心髒處突突地跳了幾下,隱約有不安之感霎時,只見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赫然進來一個熟悉的身影,令在座的每個人都驚了

"哈哈哈,你終于來了"晏鴻瑞面露喜色,趕緊地走過去相迎握住了對方的手下午還有】

上篇:第222章:偷吻     下篇:第224章:水菡的震撼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