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24章:水菡的震撼登場  
   
第224章:水菡的震撼登場

中途趕到的這個人顯然跟晏鴻瑞很熟絡,並且與此刻的股東大會有著重要的關系才會出現在這里——毛秉華晏鴻章的禦用律師,現在他正與晏鴻瑞握手

毛秉華不應該在此時此地出現卻又出現了,這意味著什麼?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不對勁

喬菊第一個沉不住氣,拍桌子怒吼:"晏鴻瑞你在搞什麼鬼"

喬菊的反應有點怪,除了憤怒之外似乎還有些別的什麼,看向晏鴻瑞的表里憤怒多余震驚……晏鴻瑞在此之前一個字都沒透露過毛秉華要來,為什麼?喬菊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晏鴻瑞先是而無信,答應會支持她,可他在投票時選擇了棄權,現在又把毛秉華叫來了,他要干什麼?

晏鴻瑞在數雙眼睛的注視下,依然是掩飾不住興奮,沖著毛秉華微微點頭,對方也同樣點頭示意,然後轉身面向著所有人,從公文包里拿出一疊文件

晏季勻倏地橫眉:"毛秉華,你這是干什麼?"

毛秉華臉上帶著職業的微笑,輕輕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用公式化的口吻:"各位,我是來宣布晏鴻章董事長留在我這里的一份文件,也就是他在昏迷當天去我律師樓所立下的"

""

什麼?遺囑?眾人腦子里立刻浮現出遺囑二字,但隨即又感到驚詫……即是遺囑,就該在晏鴻章死了之後才宣布,現在人還又沒死璽卷天下

"毛秉華,我爺爺過不了多久就要出院了,這份遺囑至少現在是無效的,只有在我爺爺真正走的那一天開始才會生效,這一點,還需要我告訴你嗎?專業律師……"

毛秉華不慌不忙,那千年不變的假笑讓人有種想抽他的感覺

"其實當時晏鴻章董事長所立下的並不是遺囑,而是一份委托文件只是因為我必須保密,所以不能在今天之前向你們解釋,但現在我可以了,因為這份文件上寫得很清楚……晏鴻章董事長的意願是,假如他死亡或者發生不測,當他不能自主支配他名下炎月集團股份的時候,他所擁有的股份將自動轉到他的親弟弟,晏鴻瑞名下這份就是原始文件,請大家過目"毛秉華將文件攤開,放到了晏季勻面前

這一番話,無疑是丟下一顆重磅炸彈先前還是二比二的僵局無法打破,現在不只是打破了,簡直就是翻云覆雨峰回路轉

黃敬以及另外兩個外姓股東都傻眼兒了,感覺這一幕太不真實……如果毛秉華的是真的,那豈不是,晏季勻和喬菊都要靠邊站,而公司的任董事長居然會是……晏鴻瑞?

晏季勻還沒動手,喬菊猛地將文件抓過來,氣得渾身發抖特別是當她看見文件上晏鴻章的簽名時,整個人都癱軟在了椅子上,活像是給雷劈中似的……

"不……不可能怎麼會是晏鴻瑞?我不信……我不信"喬菊此刻仿佛吃了蒼蠅一樣,死死瞪著手里的文件,緒萬分激動

現在可好,本是晏季勻和喬菊的斗爭,晏鴻瑞半路殺出來唱主角了,並且還有毛秉華在……

毛秉華不動聲色地:"各位,這份文件雖然讓大家意外,但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是晏鴻章董事長在出事前親自立下,有他本人的簽名還有私章以及手印我是晏鴻章董事長的私人律師,今天來這里只是為了告知大家這個消息"

這段話志在強調他是晏鴻章的律師,是極富信任度的,但是,真的可信嗎?

晏季勻比喬菊稍微冷靜那麼一點點,其實在晏鴻瑞棄權時,晏季勻已經有點預感不對了,看到毛秉華進來,他的預感又加深幾分

晏季勻鋒利的眼神如刀,帶著倒刺一般,微微眯起的瞳眸一眨不眨地看著晏鴻瑞此刻那副勝利者的表,他不會傻到真的相信這是晏鴻章本人的意願,擺明了這是毛秉華和晏鴻瑞串通起來作假,偽造文件這種事,在豪門中,在一些企業公司里,屢見不鮮了,是巨大的冒險但也是很多人都不惜使用的手段,因為一旦成功,所得到的利益是比風險多出幾何的倍數只是想不到晏鴻瑞藏了這麼多年,到頭來卻用這樣最卑鄙最無恥的手段鋌而走險,或者,他的低調,他的與世無爭都是偽裝的,為了就是等這一天的到來

簽名,私章,手印,全是晏鴻章的沒錯,但如此鐵的證據同時也有最大的漏洞

簽名可以偽造,私章和手印嘛,晏鴻章當時在毛秉華辦公室里暈倒,他的私章被毛秉華用來蓋一下,再趁他不省人事的時候蓋個手印,這都太簡單了

晏季勻腦子里忽地閃過許多畫面……他以前有時會去晏鴻瑞那里下棋,每次去幾乎都是在書房看到晏鴻瑞在收拾書桌,曾問過晏鴻瑞是不是在練習書法,得到的回答是在練習鋼筆字,但晏季勻見過晏鴻瑞自己的鋼筆簽名,那字體實在是很普通為什麼練那麼久都不見進步呢?這不合常理啊但現在,晏季勻覺得那答案呼之欲出了……晏鴻瑞長期練習鋼筆字,恐怕只是專注于練習一個簽名——"晏鴻章"這三個字的簽名

"晏鴻瑞……"晏季勻開口,聲音陰冷無比,深眸里閃動著幽暗的光芒,猶如黑夜里突然降臨的神魔:"真是難為你了,給爺爺下毒,是你做的?當時在毛秉華辦公室里發生了什麼,只有你們兩個最清楚了,由此可見,爺爺在毛秉華辦公室吃的那一杯白開水里,含有誘發他所中慢性毒的藥引,只不過,毛秉華因為身份的便利,可以在救護車趕到之前就爺爺喝過的白開水換掉,毀滅一切證據,這樣確實是神不知鬼不覺,我也想了很久沒能想通之間的關聯,現在我看到你們兩個狼狽為殲的樣子,以前的許多疑點都豁然開朗了官窺"

聽似淡然的語氣中含著幾分肅殺的味道,晏季勻將這關系到人命的事如此云淡風輕地出來,不但沒讓人輕松,反而是感覺如同心上被重重砸了一錘晏鴻瑞和毛秉華同時變色,晏季勻太可怕了,從毛秉華和晏鴻章同時出現就能推斷出這麼多的事,大致還原了晏鴻章在毛秉華辦公室昏倒的場景,爆出毛秉華和晏鴻瑞這兩個人才是害晏鴻章的罪魁禍首,這結論太驚悚,但仔細想想又充滿了可信的道理

"晏總,請注意你的詞,你剛才的那一番話有證據嗎?沒有的話,我可以保留起訴你誹謗的權力"毛秉華收起了惡心的公式化笑容,故作鎮定地擺出沉穩冷靜的姿態,但他卻忍不住又推推鼻梁上的鏡框,借此動作來掩飾那一絲隱約的慌張

晏鴻瑞也是一臉怒容地喝斥:"季勻,你怎麼可以含血噴人,那是我哥哥,我怎麼會對自己的親哥哥下毒"

這話現在聽著怎麼都很虛偽了,與毛秉華勾結的是他,下毒的嫌疑當然也可以是他

在座的沒一個是傻子,一個比一個精明,都看出來是怎麼回事了,這上演的就是一出謀朝篡位的戲碼,晏鴻章除非了瘋了才會立這樣的文件,顯然他當時去毛秉華那里所立的文件根本不是這一份但是,知道歸知道,這份文件是毛秉華拿出來的,有晏鴻章的簽名,私章,手印,具有法律效力除非是有人向法院提出上訴,才可能推翻這份文件,可那是之後的事了,至少今天,晏鴻瑞成了主宰

"呵呵……詞?你跟我詞?"晏季勻嘴角一抹嗜血的笑,不見他站起來,只是手上一揚,那份文件砸了過去,晏季勻幾乎在同一時間揮出了一拳,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文件上,而文件是落在毛秉華臉上的……

"你……你敢打我"毛秉華氣急敗壞地捂著臉,只差沒跳起來了他是金牌大律師,向來收人尊敬,何曾像現在這般難堪過,面子上掛不住,眼鏡都歪了

晏季勻聳聳肩,扁扁嘴,冷笑:"你是大律師,我哪敢打你,我只是打這份文件而已,不知道那麼巧,你的臉被文件遮住了"

毛秉華一時語塞,他只是紙老虎,就算是律師,但要想與晏季勻斗,除非是他以後真的不想混了……虧心事做不得,尤其是不能因這件事與晏季勻斗,否則秘密被爆出來,他只有坐牢的份兒

"季勻,大嫂,晏錐……不管你們信不信,總之這是大哥的意願,你們就算有疑問,那都是以後的事了,今天,話的權力在于我"晏鴻瑞終于是急不可耐地吼出了這麼一句,立刻招致喬菊的怒視

"我呸"喬菊氣得沖上去揪住了晏鴻瑞的脖子,她怎麼都不甘心自己費了這麼多心力最後卻功虧一簣她和晏季勻二比二的局面大不了就是共同執掌公司,但現在,晏鴻瑞殺出來,按照這文件,他就是最大股東,將會是董事長,她有種被人從背後放冷槍的感覺,哪里還忍得下去

會議室里出現了猶如孩子打鬧的場面,晏鴻瑞和喬菊翻臉,揪成一團,兩人都是頭發泛白的了還在上演一出鬧劇

會議室的門再一次被推開了,這次卻是由洪戰帶著人進來,這家伙臉上還有幾分難以喻的興奮如果先前毛秉華的出現不算太過震撼,那麼現在出現的人絕對是能將會議室震個底朝天

"菡菡?怎麼是你?"晏錐只差沒當場沖上去了,驚呼之余,他是將目光轉向了晏季勻……

晏季勻比晏錐驚異,再也坐不住了,從椅子上站起來,緊緊盯著門口這熟悉的臉……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要這里最最不該出現的人是誰,就是水菡

上篇:第223章:誰是新總裁?     下篇:第225章:她是新任女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