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26章:揚眉吐氣!  
   
第226章:揚眉吐氣!

這會議室里,短暫的寂靜之後立刻掀起了一輪的沸騰喬菊和晏鴻瑞的表現真是應了一句話——商場上只用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剛才還在窩里斗的兩個人現在卻都將矛頭指向了水菡,仿佛因有了共同的敵人而顯得格外默契當出現其他對手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聯合一方,解決掉最棘手那一個,然後再斗也不遲逐雷

喬菊怪腔怪調地笑著,憤恨又憎惡的目光死死盯著水菡,還有那份文件,嘴里的假牙咬得響:"就知道你不是省油的燈,想不到你居然這麼本事,你以為我會信這份文件?做夢"

喬菊心里知道這份文件的可信度比晏鴻瑞那份強多了,但她嘴上是不會承認的

晏鴻瑞現在也顧不得面子和偽裝了,早就撕破臉,這時是騎虎難下,必須掙紮到底

"水菡,你怎麼能這麼做呢?就算你是季勻的妻子,可你也不該覬覦晏家的東西,這炎月是不會落到外姓人手上的,我哥絕不可能將股份交給你,你在撒謊我這份文件才是真的"晏鴻瑞還在死鴨子嘴硬,他是被逼的沒辦法,哪怕是到最後一分鍾都不能示弱,否則這張老臉往哪里放呢殊不知,在他表露出狼子野心時,臉就沒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用來形容晏鴻瑞,最合適不過了

黃敬以及另外兩個外姓股東也不淡定了,紛紛質問水菡,語氣相當不善他們都是見過水菡的人,知道她的身份,可現在她居然成為晏鴻章指定的繼承人,既不是晏季勻也不是喬菊,這讓兩方站好隊的人如何服氣?一個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女子成為大財團的董事長,並且她是出身普通家庭,無錢無背景,要不是因為嫁給了晏季勻,他們都不會認識她,怎麼可能心甘願看著她擋董事長?

"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真以為我們是好忽悠的?董事長會把股份給你而不直接給晏家的人,誰信啊"黃敬頭一個開腔,一副鄙夷的眼神盯著水菡

"就是嘛,晏家的家務事,你又不姓晏,攙和什麼呢,真是的……自家老公都沒得到股份,就你得到了?打死我都不信"

"女人就是野心大,這叫什麼?引狼入室"這位股東十分氣憤,那表活像自己是正義的代表

水菡在來之前已經有陳榮賢千叮萬囑,告訴她可能會面臨哪些問題,該怎麼回答應對,她也做好的了思想准備,進來之前反反複複給自己打氣,鼓勵,可真正面對時,難免還是會緒不穩,只不過她在極力克制著不讓心底的慌亂表現在臉上她沒有忘記晏鴻章當時的告誡——一旦需要出示這份文件,那明晏家的爭斗已經進入白熱化,她將要面臨的人已經是泯滅了親,極度狡詐凶殘,假如她表現出弱勢,對方就會踩在她頭上因此,從一開始她出現在這里就不能退縮,只有勇往直前

沒有人是天生會喜歡被壓制被踩踏的,水菡在被喬菊欺辱時就預感會有這麼一天,她可以握有讓喬菊和晏家人都忌憚的權力,將她這些年憋在心頭的那股氣都釋放出來此刻就是她的時機,是屬于她的光芒,沒人能將她趕走,她看到的是別人憤怒而又無可奈何的目光她心底悄然滋生出一種從未有過的仿佛揚眉吐氣的感覺,就好像一下子變成一個巨人在俯瞰著眾生這就是權力能帶給人的滿足感

水菡微微一勾唇,長長的睫毛動了動,水靈靈的眸子波光瀲灩,清澈如湖水卻又含著別致的風韻,撩了一下耳後的一縷青絲,淡淡地:"你們如果有質疑,現在就可以讓筆跡鑒定專家將檢測儀器都帶來,還有檢測一下這印章,手印……那不就知道文件是真是假了?怎麼樣,這提議,你們同意嗎?"

這話固然是律師教她的,但也要她得夠份量才行,而她現在的表現很好淡定從容又大氣,不枉費她對著鏡子演練過無數次才能表現得比律師想象中還要好,他心里也籲了口氣

晏鴻瑞和喬菊不禁面面相覷,彼此都是憤怒而不甘的眼神,同時也是驚詫……水菡是吃什麼藥了?居然像是脫胎換骨似的,氣勢雖不凌厲但也絕不弱,這還是以前那個可以任人隨意欺負的水菡嗎?

毛秉華終于是露出了罕見的驚慌,做賊心虛的滋味不好受,他也是第一次干這種偽造文件的事,如果不是晏鴻瑞用一筆足以讓他去國外逍遙快活的金錢將他打動,他是不會一時糊塗的……

"陳榮賢,你夠種我是螻蟻子你給我記住,以後……走著瞧"毛秉華狠狠地撂下這幾句話,灰溜溜地離開了會議室,晏鴻瑞在身後喊他也裝作沒聽到了

"以後?毛秉華,你還有以後嗎?"陳榮賢沖著毛秉華離去的那道門,不屑地

其實陳榮賢一開始踏進律師這個行業就聽過毛秉華的大名,當時還崇拜來著,可現在,他只對這個所謂的金牌大律師感到失望毛秉華在律師界不會再有以後了……

毛秉華一走,晏鴻瑞立刻像斗敗的公雞一樣跌坐在椅子上,捂著胸口直喘氣……毛秉華是他的後盾,是他之所以敢奪權的得力助手沒了毛秉華的存在,等于就是承認他這份文件是無效的,是偽造的,他冒著坐牢的危險暗地里干了那麼多事,就為了等這厚積薄發的一天等來的卻是晏鴻章料事如神,在倒下之前就將准備一份足以扭轉乾坤的文件,當頭給了晏鴻瑞一盆冷水

黃敬和另外兩個外姓股東見此景,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哪里還有必要再留?剛才還在質疑水菡呢,現在晏鴻瑞這邊先撤了,不就明水菡才是正牌貨?

幾個股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可面對30%的股份,他們不敢再像剛才那樣話了,卻也極度不服氣,只能憤憤地瞪幾眼,然後離開會議室,只剩下晏家的人和喬菊,當真成了家務事了

晏季勻沉默了好半晌沒話,他深沉的表,望不見底的瞳眸,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是喜是憂?他的眼神複雜,只盯著水菡看,似是不認識她一樣……為什麼她可以將這麼大一件事瞞得這麼成功?連他都沒看出半點蛛絲馬跡,他萬萬想不到爺爺會做這樣的安排,可奇怪的是,他相信水菡的這份文件是真的,相信她的話是真的,但是……爺爺對水菡的信任讓晏季勻意外當初爺爺在逼迫他娶水菡時,將得最多的理由就是水菡的外婆沈家與晏家之間的一個大秘密,可現在爺爺卻將股份交給水菡,就不怕萬一這中間出了意外的紕漏嗎?

陳榮賢依舊是不苟笑,嚴肅地:"晏總,晏鴻章先生在簽署這份文件時,讓我一定要在文件被出示之後向你轉告一句話……因為水菡是你的妻子,所以文件才會交到她手里,她的東西,就是你的,希望你能明白這份苦心"

晏季勻聞,高大的身軀禁不住微微一顫,只一霎,他忽然能洞悉爺爺的想法了……爺爺定是認定水菡不會占據董事長的位置和股份,才會放心將文件給水菡,為什麼不直接交給他呢?那樣不就沒有喬菊和晏鴻章以及晏錐來爭奪公司了嗎?

是了,爺爺就是想著這場預見的爭斗來讓他看清楚誰才是敵人,誰才是自己人不只是晏家,公司也一樣通過這場爭斗,誰是支持晏季勻的人,都能看個清楚了長痛不如短痛這句話用在商場一樣適用當你不能確定那個人是不是敵人,當你提防著一個一個敵人而感到疲倦時,不如就讓敵人一次暴露在你眼前,挖個大坑將對方一網打盡,這樣,至少在相當一段時間里,你會清淨很多

晏季勻緩緩走向水菡,沒人預知他要什麼晏錐的手都握成了拳頭,捏得和緊,只因他發現水菡看向他的眼神里有著失望,他會心痛,連呼吸都是窒悶的……她還是失望了嗎?她的心一直都是向著晏季勻的,從未覺得其他人也有資格與晏季勻競爭?是這樣嗎?這才是晏錐最錐心的痛……

水菡站著不動,看著晏季勻走到跟前,她終于是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努力抑制著的緊張在心頭漸漸瓦解,熟悉的感覺又來了……她每次見到晏季勻這表就會覺得他要來掐她脖子,他要發火了……

水菡深呼吸,杏眸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硬是跟晏季勻來個勇敢的對視,梗著脖子:"晏總,你可別那麼沒風度啊……"

就在水菡話音剛落,晏季勻卻用他的手指捂住了她柔嫩的唇瓣,幽深的鳳眸隱隱透出幾分若有若無的蒼涼,沉聲:"謝謝你……"

呃?水菡愕然,她沒聽錯?他不是發火而是對她謝謝?

上篇:第225章:她是新任女董事長     下篇:第227章:她是一塊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