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37章:她的幸福,他的痛  
   
第237章:她的幸福,他的痛

某些緒積壓在心底太久,總有個爆發的時刻,賀雨燕對梵狄的愛慕就是如此如果換做平時,她還能繼續忍耐,可偏偏現在卻是突然被觸動了某個感樞紐上的機關,一向潑辣彪悍的賀雨燕,望向梵狄的目光里,哀怨多于憤怒

梵狄頭也沒抬,只是他身上的氣息陡然變得格外冷,大手輕輕拍著檸檬的後背,安撫著,但嘴里卻能吐出冷冽如冰的話:"賀雨燕,你是第一天跟著我嗎?剛才你的那些,我可以當沒聽到,你自己下去領罰"

領罰,這兩個字在旁人耳里不會產生太大的波瀾,可只要是知道梵狄的行事作風,就會對這兩字感到不寒而栗在梵狄手下,不是每個人犯錯都會被責問,這要視況而定,看你犯的是哪種錯只要梵狄認為有可原,他不會追究,但只要他"領罰",一定就是這個人犯了梵狄的大忌

在梵狄手下,最低限度的領罰,都會是普通人難以承受的,而賀雨燕自持功高,從未想過自己今天居然會因為這麼一件事而被梵狄以幫規處罰

"你……你……你竟然……這麼對我?"賀雨燕妖豔的唇里溢出模糊的幾個字,她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了

梵狄的表沉冷依舊,低垂的眉眼,那完美的棱角張揚著冷絕的氣息:"我不想再重複第二遍,如果這次領罰之後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那就繼續領罰,直到你明白為止"

梵狄緩緩站起身,抱著檸檬往外走去,連眼角的余光都沒留給賀雨燕惡魔哥哥,別太狠

賀雨燕是梵狄的左膀右臂,是梵公館里的重要人物,是金虹一號的主要負責人之一但即使她這麼重要,在私人感上,梵狄硬是連半分希冀都不給,狠狠地,毫不留地將賀雨燕表露出來的愛苗掐死他可以當賀雨燕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卻無法對她產生愛

賀雨燕望著梵狄的背影,呆滯半晌之後,終于是軟軟地跌坐在沙發上,臉色慘白,心如刀絞……她只不過是才露出一點苗頭,就被梵狄無的打擊了原本她以為自己至少有一絲希望的,畢竟跟在他身邊幾年了,她是個女人,並且美貌與智慧並存,身材是沒得挑,梵狄是男人嘛,怎會對她無動于衷呢,哪怕是有半點男女間的渴望也好……

但賀雨燕現在發現自己錯得離譜,她自詡了解梵狄,以為他會念在多年跟隨的分上對她有憐惜之,可事實卻是……在感這方面,他可以冷酷到令人瞬間心碎,然後無視你的悲傷,連個眼神都不給,直接走人……

現實與自己的想象反差太大,強如賀雨燕這樣在黑幫里混跡多年的女人都承受不了

山鷹不知何時悄悄走了進來,削瘦的面容上,那雙精明異常的眼睛洞悉了賀雨燕的心,出奇的沒有取笑她,反而還端著一杯茶走過來……

"喝點水,一會兒去領罰,耽擱久了,老大可不高興"

賀雨燕一聽這話,是眸色一狠,瞪了山鷹一眼:"你tm的還是不是兄弟?我領罰,你還催我?"

山鷹將杯子往賀雨燕手里一塞,扁扁嘴:"你也知道我是你兄弟,可你怎麼就跟老大那些話呢?在老大心里,你也只是個兄弟而已,這話我沒少提醒你,你tm就不聽,現在爽了,領罰……如果我沒記錯,你這幾年來,第一次受罰,想過這是為什麼嗎?"

此刻的山鷹收起了那副二流子架勢,頗有幾分嚴肅

賀雨燕不由得一愣,實話,她還真沒想通

山鷹翹起二郎腿,搖頭晃腦地露出惋惜的表:"你呀,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你向老大表白,這不是不行,但你tm的非要把孩子扯進來做什麼?那孩子是老大的心頭肉,虧你還跟了老大幾年,連這點眼力都沒有如果你只是對老大有那種意思,老大也不至于罰你,你錯在不該跟個孩兒吃醋,那是老大的干兒子,捧在手心的寶貝啊,懂不?"

賀雨燕的臉微微發燙,想著自己哪里是跟孩子吃醋,分明因為檸檬是水菡的兒子,她就是嫉妒水菡,但山鷹得也是有幾分道理的,看梵狄對檸檬的態度就知道了

"是……算我付錯癡心,這總行了,我領罰就是,這點痛,我賀雨燕還受得起"這女人不愧是彪悍,半點沒有畏懼,將杯子里的水一飲而盡,毫不猶豫地走向側門,出去領罰了

賀雨燕這麼爽快,山鷹到是有點意外,不由得在心里暗歎:老大啊老大,誰讓您那麼玉樹臨風瀟灑不羈帥到連神仙也嫉妒呢……哎,您就一張招桃花的臉啊

山鷹在這里邊還不知道,這張所謂招桃花的臉,現在正黑得跟墨水一樣,站在大廳里面對著強行闖進來的某個男人

誰這麼強悍敢闖梵公館?

"兒子,來爸爸這邊"晏季勻沖檸檬招手,笑得可親切了

檸檬被梵狄抱著,但看見晏季勻來了,這家伙也開心地喊"爸爸",奶聲奶氣的肉嫩嫩的童聲,可愛極了,聽得梵狄心里冒酸水……檸檬什麼時候跟晏季勻"和好"的?父子關系不是很疏離的麼?難道,因為水菡要將股份轉讓給晏季勻,所以晏季勻才會對她和檸檬親熱些?

"檸檬是我干兒子,他來這兒玩,不會那麼快走的,他吃過晚飯才會走美女的貼身神醫"梵狄不放手,挑釁的目光盯著晏季勻

晏季勻俊臉上親切的笑容瞬間變成冰山,夾雜著慍怒,岑冷地:"是你干兒子,但卻是我的親生兒子,你他跟誰親?我是來接我兒子吃飯的,你也老大不了,識趣點"

梵狄燦亮的黑瞳里露出鄙夷的神色:"你現在才覺悟自己有個兒子?早干嘛去了?你該不會是因為水菡將股份給你,你覺得想補償點什麼……"

"梵狄別在我兒子面前胡"晏季勻修長的雙腿向前跨出一步,整個人的氣勢陡然間一變,凜冽的霸氣暴漲,與梵狄的強勢相碰撞,兩股氣場在空氣里猶如有實質的火花一樣

檸檬懵懂的大眼睛望望晏季勻,再望望梵狄,家伙不知發生什麼事,但他能感覺到大人好像要吵架?

"爸爸……干爹……你們為什麼這麼凶?"檸檬撅著粉的嘴,皺著臉蛋,茫然地看著他們

幾乎是同一時間,晏季勻和梵狄同時笑了……表來了個大轉變

"呵呵……呵呵呵……兒子,我和你干爹是老同學了,我們沒有凶,絕對沒有……"

"對啊,寶貝兒,我跟你老爸關系好著呢,親熱得很,不是凶不是凶……"

"誰跟你親熱了,話注意點"晏季勻臉上在笑,一記眼刀朝梵狄飛了過去

檸檬咬著手指做思考狀,那眼神像是在:"真的嗎?"

晏季勻趁梵狄不注意,一把將檸檬搶了過去……梵狄回過神來時卻沒有再抱緊,而是放開了手他不想檸檬受傷,就像剛才晏季勻看到他抱著檸檬,也沒貿然出手搶奪,是一樣的心態

這兩個男人雖然是對立的,可在某些方面又出奇的有默契,不想被檸檬看出異常

"爸爸……"檸檬抱著晏季勻的脖子,扭頭再看看梵狄,嘟噥道:"媽媽還要來接我呢,我們大家一起吃飯不可以嗎?"

童無忌,孩子心里,梵狄也是親人,想著大家在一起吃飯也是理所當然的但孩子不會知道這看似簡單的事,在大人的世界里,有著太多的顧忌和複雜……

梵狄妖魅的容顏上神色如常,但他自己能清晰的感覺到一縷疼痛在心底竄起……讓他和水菡母子一起吃飯自然是好,可今天多了一個晏季勻不管怎樣,晏季勻與水菡是夫妻,是檸檬的爸爸,嚴格來,這才是一家三口

這一霎,梵狄忽然覺得自己是多余的……水菡不是他的妻,檸檬不是他的兒子,這母子倆帶給他的溫暖,他卻貪戀得不想放手

"干兒子,今天干爹還有事,不能陪你吃飯了,下次……下次……"梵狄朝檸檬揮揮手,瀟灑地著再見,瀟灑地轉身,瀟灑地吹著口哨消失在門後……

只是,梵狄沒有走遠,他站在門後,剛好看到水菡從外邊走進來,站在晏季勻和檸檬身邊,一家三口笑笑的這一刻,梵狄的心越發地揪緊了……看來水菡是真的原諒晏季勻了,否則怎會笑得如此甜美幸福這一刻,他深深地感到胸臆里充斥著一股酸痛的感覺,強烈到他無法用意志將它壓下去

真的有種感能偉大到看著對方幸福,自己也會幸福嗎?即使牽著她他手的人不是自己,也不要緊?真的可以不要緊麼?

不……梵狄心里在無聲呐喊,視線定格在不遠處那一家三口,他們的笑,都是刺痛梵狄心窩的利器,只因他還在別人的幸福之外,孤單地承受著一份不為人知的苦痛

上篇:第236章:女人的表白     下篇:第238章:入圍攝影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