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46章:我相信你!  
   
第246章:我相信你!

車里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水菡也不知道什麼好了,最近這段時間她能感受到晏季勻在她和孩子身上花了多少心思,他除了公事的之外的時間都在陪著她,沒有去晏家大宅見沈云姿,夫妻倆的感日趨親密融洽,可是,不去見,不代表沈云姿這個人就不存在了,如今出現這樣的事,晏季勻怎可能無動于衷呢,沈云姿畢竟是他曾經深愛過的女人啊……

水菡很不喜歡現在這種感覺,一提到沈云姿,仿佛她就對晏季勻的信心少了幾分,不知道他會相信誰呢?

晏季勻深邃的墨眸里幽暗不明,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又緊,眉宇間隱隱透著一絲深沉和焦灼,好半晌才吐出一句:"你明天想怎麼做,我不會干涉,這件事,我也暫時不會去問沈云姿……她有抑郁症,不准是什麼時候會發作"

"呃?你的意思是……"水菡呆了呆,黑白分明的眸子眨呀眨,逐漸露出驚喜:"老公,你是,你相信我,支持我,對嗎?哈哈,太好了,我還擔心你會袒護沈云姿呢"

晏季勻微微一勾唇,伸手捏捏她粉的臉蛋,淡淡的寵溺之中又含著些冷肅:"你覺得我會在這種原則性的問題上犯糊塗?我不是因為你是我老婆而站在你這邊……如果這件事換做是你盜用別人的作品,我一樣會支持原創人的明天你放心去,有事就給我電話"

水菡重重地點頭,欣喜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亮晶晶的大眼里盡是心閃爍:"老公你這次最英明了,有你和邱健老師支持我,明天我就不會太緊張……可是,老公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原創人呢,你沒見過照片和底片,怎麼知道真是我拍的呀?"

晏季勻笑而不語,扭頭繼續開車,只留給她一個高深莫測的側臉

"這個,怎麼呢……我能想到的事或許是你想不到的人跟人之間是有差別的,有些事你想不通就別去想了,你只需要把孩子照顧好,安心踏實地當晏太太就行,動腦筋的事,你不必費勁"晏季勻漫不經心地著,神色間有著慣有的倨傲

水菡扁扁嘴,佯裝不服氣地哼哼:"是啊,我的腦子不能跟你比,你是高智商嘛,我在你眼里就是笨"

"聽過一句話嗎?傻人有傻福,有些方面笨點,未嘗不是件好事你都已經有我這麼高智商的老公了,還想怎樣啊,一切有我,你又不需要操心,這多好?不知道多少女人對你羨慕嫉妒恨……"

水菡一想,似乎是這道理,干嘛跟自己老公比誰聰明呢,她就是比他笨,這也沒關系,反正只要他不嫌棄就好能在他的呵護下生活,這樣的幸福不是她一直都渴望的麼?

水菡含脈脈地看著晏季勻,心里甜滋滋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暫時將自己照片被盜用的事拋到腦後,只剩下簡單的甜蜜和滿足……

其實晏季勻為什麼會那麼肯定水菡就是原創人,而沈云姿是盜用者,這原因很簡單……昨天水菡和童菲在家一起尋找照片時,晏季勻已在臥室門口觀察好一陣子了,將兩人的對話和行動都看在眼里就憑這個還不能明事實真相麼?所以,在水菡告訴他照片的事時,毫無疑問的相信只是,晏季勻此刻的心也不平靜,他很想去找沈云姿問個清楚,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他終究還是忍住了……他認為,沈云姿不會希望他知道這件事,假如他貿然前去,不定她一激動,抑郁症又犯

晏季勻領教了幾次沈云姿犯病的樣子,那簡直是將他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只要他在,她就能正常地吃飯休息,只要他想走,她立刻就傷心絕望,好像隨時都會自殺一樣這麼沉重的心理負擔,男人如何承受得起?一個女人動不動就將自己的命套在他身上,一次兩次還能忍受,但多幾次,原有的憐惜很容易變成思想包袱這也是晏季勻為什麼近期都沒去見沈云姿的原因,只是有時會通過電話問候她關心她而已就是因為他意識到沈云姿對他的依賴已經成了一種病態,他如果再不狠心一點,她將會越陷越深,就跟吸鴉片是一個道理

"云姿……為什麼?為什麼?"晏季勻心頭不斷地發問,他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卻又不得不信他猶記得曾經的沈云姿是多麼的單純善良正直,曾經在澳洲,她甯願去餐館打工也不願被他養著……這樣的一個女人,如今會為了名利而做出那樣的事嗎?是什麼心態的驅動導致她變成這樣?晏季勻心里很不是滋味……沈云姿是他青春的記憶中一段美好的曾經,他不願那份純淨被汙染……可是,這世上真的有永琱變的人麼?

======呆萌分割線======

晏家大宅的某一棟閣樓

主臥的窗簾從早到晚都沒拉起來過,最近一段時間都是如此原本是個精致華麗的地方,現在卻顯得有些淒涼了,寂靜得可怕

窗簾背後的床,坐著一個瘦弱的中年女人,本是一張風韻猶存的臉,但現在已是蒼老了許多,皺紋明顯又增加了,臉也沒有血色,尤其是那雙眼睛,空洞得可怕,再看她的手,瘦得皮包骨了……

養尊處優的沈蓉,如今已成了這副模樣了最開始是晏季勻將她禁足,不准她踏出這里一步,後來是她自己不願意出去了,因為廖輝的事,她已傷透了心

自從晏季勻的爸爸晏展松死了之後,沈蓉與晏錐被接到晏家大宅,再也沒有機會與外界的男人發生戀一個女人獨守空房,夜夜只能對著星空哀歎,這種日子有多苦悶,沈蓉已經受夠了,有苦難但廖輝的出現讓她燃起了希望廖輝不懼沈蓉的身份,與她相識相知相戀,讓她重體會到了當女人的快樂,讓她孤寂的心有了寄托,但結果到頭來,廖輝是另有目的,為了要對老爺子下毒,所以才會處心積慮的進入晏家當廚師,利用沈蓉……

沈蓉滿腔的意都付諸流水,但她還是在關鍵時刻幫助廖輝逃走,現在廖輝到底是生是死,她不知道

一個陷進網無法掙脫得女人,執迷不悟,竟還在擔心廖輝的生死,沒有反省自己愛上這個男人究竟值得嗎?

為了廖輝,沈蓉日漸消瘦,茶飯不思,要不是晏錐時常來關心她,她恐怕早就倒下了但她沒敢讓晏錐知道這件事,沒有勇氣面對兒子的指責和失望她只能一個人獨自承受苦果

沈蓉將希望寄托在晏錐身上,希望晏錐在他岳父的支持下能夠贏了晏季勻和喬菊,只要晏錐能執掌公司,她長期的壓抑和約束就不會存在,她就能擁有至高的地位,做自己想做的事,甚至是嫁人可是,她的希望又落空了,並且輸得很慘,晏錐大受打擊,一連好些天都不見人影,她這當媽的都不知道兒子又去什麼地方療傷了

經過這些事之後,沈蓉徹底的消沉了,成天就是坐在這窗簾背後胡思亂想,有時一整天不會一句話

這狀態,才是真正的典型的抑郁症的征兆……

除了傷心,沈蓉也有那麼點自責……不知晏鴻章何時才會醒?

何時才會醒?這是太多人會關注的問題,只可憐這八十高齡的老人,即使醒了也還會面臨一個嚴重的況……他的冠心病,不做手術是撐不下去的

冷清的病房,因為有了水菡的存在而多出了幾分生機,雖然床上的老人依舊沒有睜開眼,可看得出來他的臉色比前些時候好轉一點

"爺爺……您睡了一個月了,我們都好想您啊……爺爺,您還記得以前我給您拍的那張照片嗎,在菜園子拍的,你戴著帽子在澆水……有人把這張照片盜用去參加攝影大賽,而我交上去的也是這張照片……爺爺,今天下午我就要去處理這件事,您會支持我的,對嗎?我不能讓您的照片被那個卑鄙無恥的女人利用爺爺,如果你醒著,也會很生氣?"

水菡喃喃自語,眼眶微微泛,看著晏鴻章緊閉的雙眼,水菡心里難受……她今天是特意請了半天假,先來醫院看了晏鴻章然後再去找沈云姿

身後響起開門聲,水菡驀地回頭,見來人竟是喬菊,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你怎麼來了?"

喬菊不屑地瞄了水菡一眼,卻是不敢往前走了,因為身邊有兩個保鏢是從病房門口跟進來的,是晏季勻安排在這保護晏鴻章的明確指示了,喬菊等人來看望,不得靠近晏鴻章三米之內這倆保鏢不會給喬菊面子的,緊盯著她,因此她不會有靠近晏鴻章的機會

"這是我丈夫,我憑什麼不能來?"喬菊冷笑

水菡覺得這老妖婆的臉皮真是厚到境界了,這時候還有臉晏鴻章是她丈夫?

不想理會老妖婆,水菡轉過頭去,卻在幾秒之後又猛地回頭,視線落在喬菊的手上……戒指一枚綠色的祖母綠玉戒指怎麼這麼眼熟呢?

水菡驚悚,腦子里瞬間掠過一幅畫面……記得她做過的那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時候曾被一個女人用包包打頭,而對方手上不正是戴著這麼一枚戒指麼?

太詭異,太令人驚駭了,水菡霎時僵住,瞪大了眼睛……{繼續寫第二章}

上篇:第245章:老公你支持誰?     下篇:第247章:驚悉晏家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