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50章:誰是贏家  
   
第250章:誰是贏家

水菡在極度震驚之後也很快恢複了幾分清醒,強壓下心頭的躁動,清冷地睥睨著沈云姿:"你無恥的手段真是讓人長見識了,不過,我憑什麼相信你知道我父親的消息?憑你一句話,我就傻傻的甘願被你牽著鼻子走嗎?我來就是為了揭穿你的丑陋,事都到這份兒上了,你還有什麼可掙紮的?"

沈云姿似是早就料到水菡的反應,現在她反而不急了網游之三國時代最章節兩個女人此刻看上去都是各自有所倚仗,氣勢上也互不相讓,猶如針尖對麥芒,但是……

"我知道現在要你相信,很難,可你敢跟我賭一賭嗎?"

"賭什麼?你還有什麼籌碼可以拿來賭的,去醫院見到爺爺,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沈云姿微微上揚的眼角帶著高傲的冷笑,一雙狹長的美目仿佛x光線似的要將水菡看穿:"我有什麼籌碼麼?呵呵……如果不出意外,很快你就能知道了今天我不會跟你去醫院,但你要是對于你父親的消息沒興趣,你大可以現在就走出去帶上那些人去醫院,揭穿我……我想賭的是,你,不會這麼做"

卑鄙到極點的人,就是像現在的沈云姿這麼厚顏無恥,尤其是她此刻臉上那種篤定的笑容,像是吃定了水菡一樣,格外令人生厭,真恨不得上去撕掉這偽善的面孔

"揭穿我的機會,只有現在,如果錯過,你的勢頭弱了,也等于是默認你才是照片的盜用者,但那又如何?比起你父親的消息,哪個重要,你掂量掂量……我這有張照片,你看完之後再回答我也不遲"沈云姿著就將手機拿起,翻出一張男人的照片遞到水菡面前

水菡不由自主地將視線落在手機屏幕上,當看清上邊那男人的長相時,她的瞳孔倏然收縮,目光聚束成兩條線,呼吸陡地一緊

沈云姿很滿意水菡的表,其實這也是她今天來此之前做的唯一准備……就是將這張絕不輕易示人的照片放到自己手機,拿給水菡看她深信,只要水菡看到,她就算是安全了

不得不,沈云姿對于人性的把握,相當到位,善于利用自己手里的優勢來牽制他人,並且時常會收到她想要的效果這個女人,幾年的時間早就蛻變得狡詐成精了

水菡緊緊咬著下唇,嬌的身子有那麼一絲細微的顫抖,雙眸定格在手機上,半晌沒半個字

這照片是一個中年男人,穿著普通,乍一看沒什麼特別之處,但這張臉,水菡與他竟是有五分相似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的臉,或許會一笑置之,但對于一個從出生就沒見過自己父親的人來,這意味著什麼?加上水菡的母親也是因尋找父親而多年杳無音訊,假如她真能得到父親的消息,又將如何?這其中的震驚和份量足以將水菡壓得喘不過氣

長相有五分相似,這就代表,至少有一成的可能

哪怕是這一成的可能,落在水菡身上都是無比沉重她先前是一點都不信沈云姿所的,只覺得沈云姿是為自保而耍花樣,可現在,她心底悄然裂開了一條縫兒……就是這一絲絲的縫隙,她堅定的心就不再圓滿

母親,父親,都是水菡的軟肋,如今沈云姿就是抓住了水菡致命的弱點來威脅,雖是很卑鄙,但這也是有效的方法

水菡想要把手機拿在手里再看仔細點,可沈云姿已經收回去了

"好了,我要的都已經完,至于你要怎麼做,就看你自己的決定了……你別指望我現在告訴你這個男人在哪"沈云姿又露出了那種屬于勝利者的微笑,邁著優雅的步子經過水菡身邊時,故意停頓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啊對了……我奉勸你一句,我的關于你父親的事,你最好別告訴晏季勻,因為……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我這個被你視為敵人的人,才是你最應該信任的人,而晏家才是我和你共同的敵人你可以繼續懷疑我的話,不過你要先想想,你是沈家的後代,而我,剛好那麼巧,也姓沈……哈哈哈……"

沈云姿如狐狸般狡詐的目光從水菡驚駭的臉上收回,不再停留,徑直走向門口,從容而自信,全然不顧自己丟下的消息有多麼的驚人九皇纏寵,萌妃十三歲

水菡應該沖上去抓住沈云姿然後跟外邊的評委們一起去醫院,但此刻水菡只覺得自己的雙腳都無法移動了,像灌滿了鉛一樣無法動彈腳底竄起的涼意直透脊梁骨,激靈靈打個寒顫,頭皮發麻……沈云姿最後那幾句話,在水菡腦海里回響著,真正地震撼到了她

水菡的思維混亂了,很努力地想要讓自己稍微冷靜一點理一理頭緒……

如果在來之前沒有在醫院遇到喬菊,那麼現在她就會毫不猶豫地認為沈云姿在胡扯,可這兩件事,一前一後發生得太是時候了,串聯起來居然有著驚人的吻合——喬菊,晏家是沈家不共戴天的仇敵這一點,水菡不願去相信,但聯想到晏鴻章當初對她忽然轉變的態度,本來想趕她走,沒過幾天卻要晏季勻娶她,理由是發現她是沈玉蓮的外孫女,沈玉蓮是晏鴻章的老朋友

當時的水菡沒有懷疑,如今想來,這里有似乎真是太牽強了

而沈云姿跟喬菊的話,不謀而合,這又讓在水菡龜裂的心上挖了一刀……

沈云姿不是還惦記著晏季勻嗎?卻晏家才是她和水菡最大的敵人,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難道……沈云姿她……

該不會沈云姿與她有什麼親戚關系?這念頭一冒出來,水菡自己都感到心驚肉跳……

會議室門口,彭華得意洋洋地站在那里,沖著水菡:"剛剛沈云姿出來的時候你不想去醫院了,那你還在這做什麼,走"

水菡現在整個人都是處于混沌狀態,渾渾噩噩的,好像自己隨時都會爆炸一樣……今天連番的遭遇到喬菊和沈云姿向她透露的驚人的消息,來得太突然了,她准備揭露沈云姿的計劃全部被打亂

去醫院做什麼呢?水菡心里滿溢著苦澀的汁液……晏鴻章根本就沒醒之前她和杜醫生的那通電話,是早就商量好的,借此來讓人以為晏鴻章真的醒了,而沈云姿是絕不敢去醫院對質的,這麼一來,水菡就能成功捍衛自己的清白和名譽,揭穿沈云姿的丑行

計劃是很好,並且是晏季勻促成的,是他給杜醫生打招呼,讓杜醫生配合水菡,只因他在某些方面將原則看得很重,即使是沈云姿,犯了原則上的錯誤,他也不會昏庸到偏幫她

這計劃幾乎是穩操勝券了,只是晏季勻和水菡都沒料到,沈云姿這女人的背景,遠比想象的複雜,沒想到今天喬菊和沈云姿都像是事先商量好似的,出了一些至關重要的秘密,沈云姿反過來威脅水菡,現在,水菡走出去還能什麼呢?沈云姿讓人誤以為是水菡不去醫院了,而不是她誰是盜用者,就此被評委們認定並且這件事劃上句號

門口的那幾個人,一個個用極度難聽的語和鄙視的眼神在目送水菡的離去,在他們眼里,水菡是只斗敗的公雞

誰是盜用照片的人,評委們其實並不那麼在意,最重要的是,他們選出來的照片能在攝影大賽上大放異彩,引來贊歎的同時,他們也會被贊有眼光,有水准其他的,別人的名譽,他們何時真的在意過?

水菡承受著這些非議和刀子般的目光,一不發地離開,沒人知道她現在的理智已處在崩潰的邊緣能在喬菊告訴她那些話之後還出現在這里,就是水菡能支撐的極限了,誰知沈云姿又來雪上加霜,水菡的心理承受能力達到了臨界點,,失去了方向,有種想要逃離紛亂的沖動,好想找個地方安靜地待著,暫時逃避一下可怕的現實……

======呆萌分割線======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群中有一個纖細的身影在茫無目的地行走,她不知道自己該往什麼地方去了,只因她忽然害怕見到晏季勻,不知該如何面對他,怕聽到他證實那些可怕的事……

晏季勻打電話問水菡事的結果如何,都被水菡含糊其辭地帶過去,他只知道水菡最終沒能成功地證明自己,可究竟是為什麼,他還沒弄清楚,而水菡明顯的不想多,講話的聲音都是有氣無力的,並且還自己今晚不回童菲家了,會去蘭芷芯家里過夜,讓晏季勻照帶著寶寶就在君騁住著農女的如意莊園最章節

晏季勻只以為水菡是因挫敗而心不好,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他沒有逼水菡,覺得應該給她適當的空間去釋放緒一直以來都是她帶寶寶,操了不少心,今晚要他帶一次,這是無可厚非的,理所當然的,晏季勻也沒意見

希望她冷靜一下之後心會好些晏季勻這麼想著,掛了電話之後又給水菡發個短信過去——"老婆,公道自在人心,不管發生什麼,我和寶寶都會支持你"

這條短信上,晏季勻並沒有多什麼,但他真的就這麼算了嗎?沒有追問水菡,只不想給她造成大的精神壓力,可是那個人,他還必須去見一見……

晏家大宅

秋意朦朧地籠罩在這座城堡,繁花茂樹褪去了夏日的鮮亮,凋謝的殘妝和變黃的樹葉還在努力地綻放著最後的生命,整個院落顯得有些蕭條冷瑟佇立在魚池旁邊的一抹紫色的身影,正凝視著池子里的錦鯉,呆呆的出神

她的頭發染成了板栗色,燙成了大波浪卷,慵懶地垂在胸前,襯托著她巴掌大的精致面孔越發有成熟女人的風韻了曾清純得像朵雛菊,這麼多年過去,青春年華逐漸流失,大齡未嫁的她,已是一個充滿魅惑風的女子了就這麼靜靜站在那里,近乎完美的身姿就像是一座巧奪天工的雕塑,遠遠望著,賞心悅目可晏季勻的眼里卻是沒有驚豔的神色,而是一種淡淡的惋惜,異常的沉寂他內心始終印刻著在澳洲時那個單純美好的身影,與眼前的她,再也無法重疊在一起了,雖是同一個人,但卻恍如隔世,有了不同的靈魂

沈云姿對于晏季勻的到來,絲毫不意外,假如他不來,她才會感到稀奇呢

抬眸間,眼波流光瀲灩,輕柔地喚了一聲:"勻,你來了"

她臉上的欣喜,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做了虧心事的人,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這份鎮定,連晏季勻都自歎弗如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姿,在淺淺的暮色中靠近她,距離一米之外,站定,神淡然地注視,鳳眸中的幽光略顯複雜,俊美的容顏無比冷魅:"你的病,好些了嗎?"

沈云姿微微一愣,似是有些意外晏季勻居然開口第一句話不是在質問,而是關心她的病,但這也讓她心里暗喜,踏實多了

"最近我感覺好多了……知道這是為什麼嗎?"沈云姿溫柔的眼神里露出一絲淒涼:"因為我知道,假如我的病遲遲不好轉,你就不會放心地來見我你這段時間刻意避開我,是想讓我擺脫對你的依賴所以我必須要振作,必須要走出抑郁症的陰影,才能靠近你……勻,別再怕我了,好嗎?我不會再尋死覓活了"

"恭喜你,病好了"晏季勻著還向她靠近了一步,這動作使得沈云姿產生一種被暗示的心理,期盼地伸出手,想要挽住他的胳膊,但就在她觸到他的衣服時,他的手肘卻微微向後一擺……

沈云姿神一愕,深邃的美目里有著受傷的神色:"勻,你……"

晏季勻嘴角依舊是若有若無的笑,但那雙深沉如潭的眼,墨色越發濃郁,冷冽得好似結冰的湖水:"你是不是該對自己做的事解釋一下?水菡今天去找你,但事並不順利,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原來如此他剛才關心她的病好沒好,竟是為了現在挑明了質問她他不曾看懂如今的沈云姿,而沈云姿又何嘗看懂過眼前這男人?下午還有】

上篇:第249章:晏鴻章 醒了?     下篇:第251章:水菡見到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