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51章:水菡見到母親  
   
第251章:水菡見到母親

晏季勻以為沈云姿會准備好為她自己辯解一番,但出乎意料的是沈云姿居然很干脆地承認了

"是,我是盜用了水菡的照片在她從這里搬走之後,我無意中撿到了那照片,剛好彭華告訴我,我送去參加攝影大賽的作品被退回了,原因是我的風格不符合大賽的主題我承認我很自私很無恥,但我已經向大賽提出請求,我會退出,照片收回,並且評委組也承諾不會將這件事傳出去,是不是這樣你還要覺得不夠?非要我身敗名裂,你才覺得滿意,才覺得是為水菡出頭了?"沈云姿眼含淚光,聲音微微哽咽,悲慟的神就像不遠處正在凋謝的花朵一般淒涼

晏季勻緊抿著薄唇,半眯起的眸子凝視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忽地有種陌生的感覺……沈云姿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是什麼讓她身上那些閃光的品質消失了?是她變了還是他從未曾了解過真正的她?

沈云姿見晏季勻沉默,她內心也不好受,他是為水菡而來,這個理由讓她不甘,嫉妒得心痛,長期壓抑的緒,假裝出來的溫婉大度,都在這一刻土崩瓦解

"呵,你是不是在想,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是不是覺得我跟以前在澳洲時變了很多?你看不起了對嗎?你心里蔑視我的行為,是嗎?"沈云姿一連串的問號,竟然都中了晏季勻心頭的疑問,可她臉上淒慘的笑容越發深刻了,激動地盯著他:"我是做錯了,我不是好人,你不能原諒我嗎?可你想想,誰敢自己一輩子都不犯錯的?是不是錯了一次就不能改過自了?如果這次我被你們毀了,我可能再也無法站起來你現在只顧著水菡,你不會再愛我了,難道這不算事對我最大的懲罰?攝影是我唯一的能抓住的東西,你們也要企圖把我逼出這一行嗎?你們就那麼渴望看到我活在黑暗痛苦中嗎?我知錯了我想改,默默的進行不可以嗎?是不是要讓我被那些人的口水淹死你們才滿意"

沈云姿因激動而腳步不穩,完已是跌坐在池子邊的石凳上,掩面啜泣

晏季勻一直都知道沈云姿是個很好強的人,盡管在她抑郁症嚴重時期也沒有低聲下氣地求過他,她的自尊心強,現在卻這麼主動地認錯,對于她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她的質問,也讓晏季勻心里有所觸動……是的,每個人都會犯錯,區別在于,犯錯之後是否能及時悔改

他就這麼佇立著,良久都不曾動一下,而她低聲的哭泣,為這越來越濃的暮色增添了幾分沉重如果換做以前,晏季勻會溫柔地勸慰她,但這一次,沈云姿的盜用照片的事太讓他失望和心痛,讓他心目中那個純美的形象受到了汙染

靜謐得令人窒息的空氣里幽幽地傳來他低沉暗啞的聲音,裹著一絲歎息:"你以後的路,好自為之這次的事,我會尊重水菡的意見"

這岑冷飄忽的聲音漸漸遠去,話不多,但他的行已經是最好的詮釋如果水菡要追究,他不會姑息沈云姿而他與沈云姿之間今後的關系也會僵化

晏季勻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外,他沒有停留,甚至不想進去看看晏家的其他人……這里比以前加不堪,住的都是些恨不得將他踩死的人,親薄如紙,有什麼值得他去看的?悄悄地來,靜靜地走

沈云姿抬起頭的時候已經沒有哭了,只是臉上還有淚痕,眼睛腫,但卻沒有剛才那癡迷而悲痛的神色了,冷靜異常,眸光中夾雜著一抹狠意:"尊重水菡的決定?很好……你對我,夠絕的可是你不會想到,你那個老婆她不會站出來揭穿我了,她現在恐怕是躲你都來不及……幸福麼?我都無法得到的東西,憑什麼水菡能擁有?老天爺是公平的,我r子不好過,你們將會比我慘,那一天馬上就要到了,我到是想等著看,你們這對所謂的恩愛夫妻還能瀟灑多久……"

沈云姿自自語,仿佛她已經看到一副期待已久的畫面,而她想的那一天,對應了今天下午她對水菡所的"很快就能知道她的籌碼是什麼極品護花保鏢"

那一天,是哪一天?水菡不知沈云姿所知,不會想到這一天的到來竟是如此之快,

水菡這一晚住在蘭芷芯家里,這次,她當了一回鴕鳥,縮在房間里將自己封閉起來蘭芷芯因為要上夜班,回來很晚,進房間見沒開燈,以為水菡已經睡下,便悄悄出去沒有打擾,但水菡其實根本沒睡

哪里能睡得著,腦子不聽使喚的在轉動,千頭萬緒,無法釋懷,輾轉難眠,前所未有的混亂此刻最想見的是誰?晏季勻此刻最怕見到誰?還是晏季勻

假設,喬菊和沈云姿所的都是真的,假設炎月口服液的配方真是晏家從沈家奪走的,假設太公是被晏家人氣死,外婆是被晏鴻章害死,假設晏季勻都知道這一切……

這些假設,只是想想就能讓人心生寒意,毛骨悚然被她當成親爺爺一樣的晏鴻章,是凶手嗎?她最親最愛的老公,是知人卻又隱瞞著她嗎?

人,怎能忘了自己的根?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她如何面對晏季勻?就算她能理智地摒棄老一輩的恩怨,但與他之間還能像從前那麼相處嗎?

水菡睡不著,晏季勻也睡得不安穩,帶著孩子在君騁酒店里,他的專屬房間,此時正在哄孩子睡覺呢

檸檬剛洗過澡,香噴噴的身子依偎在晏季勻旁邊,純真無邪的大眼睛望著他,奶聲奶氣地問:"爸爸,媽媽怎麼今晚不跟我們一起呀?媽媽去哪兒了?"

孩子軟糯的聲音綿綿的,漂亮的臉蛋上寫滿問號,惹得大人心生憐惜,疼愛地:"媽媽今天很忙,要加班,就由爸爸給你講故事,你乖一點,明天爸爸帶你去逛商場,買玩具"

能出戶外,對于檸檬來是件高興的事兒,越是身子弱的孩子其實越會渴望外面的世界

"嘻嘻……那明天媽媽會跟我們一起去嗎?"檸檬眨巴著眼睛,滿滿的希冀

寶寶這麼乖巧,不哭不鬧的,還很容易哄,晏季勻放心多了,卻也會越發心疼檸檬:"當然了,我們明天就等媽媽下班之後,一起去吃飯,然後去逛逛,你想買什麼都行"

"太好啦爸爸你講故事,我要聽孫悟空大鬧天宮"

"好,就講這個"晏季勻回答得干脆,心里暗暗咋舌,幸好這兩天惡補了一下,不然還真講不出來雖然時候也看過西游記,但時間太久遠,他還需要再溫習溫習故事內容,這兩天都有在網上下載西游記的一些文字片段,備著講給寶寶聽

房間里響起男人輕柔的聲音,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多溫和親切,比春風還溫暖,洋溢著身為父親的驕傲,給寶寶講故事也是他的一種驕傲,因為這明寶寶親近他了,他能獨自一個人帶孩子,這是巨大的進步血脈的親,在寶寶身上他又體會到了

=======呆萌分割線=======

一夜未眠,水菡直到早上才眯了一會兒,可不到兩時就又醒了……她又做夢了,這次不只是夢到了在外婆的墳前那一幕,奇妙的是,夢里那個用包包打她的女人的臉,她也看清,確實是喬菊,可還有些零散的片段又浮現出來,她夢到媽媽在外婆墳前哭,悲傷痛苦地向她訴著,然後媽媽變得很憤怒……這仍然是她時候的事,但是,水菡醒來之後努力在回憶夢里媽媽了什麼,可就是怎麼都想不起來

昨天喬菊漏嘴,是她以前用包包打水菡時,水菡只有八歲,那段記憶水菡失去了,現在記起,而她夢到媽媽在外婆墳前哭訴,是否也是真實發生過的事?為何她醒來就想不起媽媽了什麼?或許以前被喬菊打的時候,她腦子受過傷,遺忘的記憶不只是有關于喬菊的,還有別的什麼重要的事麼?都是在八歲的那段時期

水菡在網上查過什麼叫做"選擇性失憶"——即是,當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腦部受到碰撞後,遺忘了一些自己不願意記得的事或者逃避的人或物色仕途

水菡忍不住想,假如她八歲那年患過"選擇性失憶",那麼,是什麼樣的事導致的呢,必定是有某件她不想記得的,十分特殊的,很不好的事

媽媽到底了什麼啊水菡捂著頭,抓扯著頭發,感覺自己處在爆炸的邊緣,好像隨時都會分裂一般

此時此刻,無論水菡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是她一念之間的事,沒有對錯可以來衡量

水菡花了二十分鍾梳洗,見蘭芷芯不在見,直以為她是又出去上班了

水菡神色匆匆地走下樓,身體里那股難以抑制的沖動在驅使著她去見晏季勻……是的,她想通了,與其獨自一人苦苦思索,不如直接問晏季勻,他究竟知道多少?晏家與沈家的秘密是否真如喬菊所?在晏鴻章醒之前,只有問晏季勻才是最快的辦法水菡知道他昨晚帶著孩子在君騁,她現在就要去找他立刻,馬上

蘭芷芯如今住的地方是舊城區,在一片老舊的灰色樓房之中,街道狹髒亂,外邊的大馬路上經過的車和行人都不多但就是這樣的地方,今天卻顯得有些不一樣……哪里不一樣?這來自于人們詫異而興奮的表和竊竊私語時那種猶如看電影般奇的眼神

水菡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去注意這些,可是當她走到大馬路邊的那一刻,她卻看到了一幕十分不協調的畫面……

一片灰蒙蒙顏色,低矮的樓房前,停著三輛黑色轎車……確切地,中間那一輛,是加長型豪華轎車像水菡這種對車一竅不通的人見到都忍不住會愣一愣,多看兩眼……什麼是高端大氣上檔次,這就是最好的體現了不懂車的人也能感受到這車的不凡之處,完美的車身線條,仔細看才發覺不是純黑色,而是近乎黑色的深藍充滿了神秘和尊貴的氣息,靜靜停在那里,彰顯出沉穩與優雅並存的氣質車標是能亮瞎眼——勞斯萊斯幻影加長版並且是限量版,這是就連許多富豪都要望洋興歎垂涎欲滴的奢侈品

難怪附近經過的人都會被勾起好奇心,議論著究竟是什麼來頭的車主,這麼張揚,又是為何停在這老城區髒亂差的街道上?與周圍的環境很不協調,它太惹眼了,就好比是一個絕世仙女降臨到了人間,真實而又夢幻

水菡可沒心多欣賞,瞄了幾眼就收回目光,焦急地張望著,等待出租車

有趣的是,那三輛車也在緩緩開動著,度一致,一起開過來,那氣派,簡直帥呆了

在人們詫異的注目禮下,三輛車停了下來,中間的那輛幻影,正好停在水菡面前

什麼況?水菡錯愕,隨即皺起眉頭繼續往前走她覺得車停在自己面前會擋著她攔出租,所以才會走開可當她才邁開兩步,"幻影"的車窗就搖了下來,隨之露出一個男人的臉:"水姐請上車"

水菡一驚,下意識地停步,回頭,只見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望著她,車的後座還有個模糊的人影

水菡心生警惕,沒多想,即刻回答:"我不認識你"

完就打算拔腿開跑,但這時車門打開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女聲傳來:"菡菡,我的乖女兒,你真的要走嗎?是不是連媽媽都不要了?"

這聲音是……水菡的身影硬生生刹住,下一秒,猛地回頭往那車里竄過去

車子的後座,可不正是水菡魂牽夢縈的那個女人嗎?盡管這都快十年沒見了,但水菡一眼就認出來,不會錯,這是媽媽,是媽媽啊已8千字,下午還有】

上篇:第250章:誰是贏家     下篇:第252章:細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