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57章:槍傷  
   
第257章:槍傷

一陣可怕的沉寂之後,屋子里陡然間爆發出一個尖銳的聲音,是水菡在嘶吼,強烈的震怒湧出來……

"你們是強盜——!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害我——!"水菡近乎癲狂的緒頃刻間迸發,整個人就像是一頭憤怒的獅子,激動得兩眼發赤.

水玉柔臉色一沉,慈愛的神瞬間變成了狠厲:"你在胡什麼!我們是你親生父母,怎會害你?晏家才是最可恥的強盜,我們整個家族的使命就是要摧毀晏家,為死去的親人報仇,你也是我們家的一份子,為家族付出,是你應該做的.別再傻話,木已成舟,誰都不能改變現在的結果!"

水菡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母親會出來的話,明明是讓她感到溫暖的慈母,為何會變成這樣?她以為母親就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女人了,為什麼……為什麼她現在只覺得自己不認識母親了.

"你們想要報仇,不惜利用我,陷我于不義,你們……你們……把我當什麼?晏鴻章是利用我,你們比他更可惡!"

但就在她吼出來之後,水玉柔和邵擎卻都十分淡定地看著她,出奇的平靜,然而水菡卻發現自己身體里的能量在漸漸流失,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襲來,水菡兩腳一軟,倒在了沙發上,她的視線變得模糊不清了,在失去意識之前,她只聽到母親……

"菡菡,別怪我們……知道你接受不了,與其清醒著受罪,不如你好好歇一歇吧."水玉柔摟著水菡的身體,慈愛依舊,雙眸里寫滿了疼惜.

水菡吃力地張了張嘴,想點什麼,但終究是無聲地閉上了眼睛.

她沒有危險,只是先前喝的湯里被放了點特別的藥,藥力發作之後能讓她昏睡過去,對身體沒有大礙的.

水玉柔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女兒,為了避免水菡的反應過度激烈,早早地就和邵擎商量,在吃飯時,在湯里加了點"料".而檸檬喝的湯是從廚房單獨盛出來的,與水菡喝的相比,他的湯里加的東西只是微量.

但即使是微量,也足夠讓這孩子睡到明天了,因此,這麼大動靜,檸檬還是沒醒,睡得沉沉的.

水菡和檸檬被送回到臥室,水玉柔細心地為他們蓋好被子,將床帳放下來……她真的是個相當矛盾的女人,一方面可以對水菡母子呵護備至,但另一方面,她可以將水菡做為利用報仇的工具.她有著慈母的愛,也有著比敵手更冷酷的心.

水玉柔站在臥室門口的走道上,緒顯得有些低落,邵擎走到她身後了都還沒察覺.

邵擎看水玉柔的眼神永遠都是那麼溫柔而充滿寵溺的,行動上也是如此.

"玉柔,在想什麼?"邵擎的雙手從她身後抱住,低聲地問.

水玉柔幽幽地一聲歎息,魅惑無邊的雙眸里流露出絲絲無奈:"老公,菡菡她從就很善良,心軟又正直……從你調查到的資料上就能看出,她這些年來,雖然成長了,但她一直都沒變過,她是個光明磊落的人,不懂耍手段,她又怎能理解我們的做法呢?這次的事,她一定不會那麼容易釋懷的,我們母女的關系,只怕是……哎……"

"別擔心,這只是暫時的,等水菡冷靜下來就會明白我們的苦衷.為了報仇,我們等了太久太久……你的父母,親人,都是被晏家害死的,還有我們的另一個女兒,她才那麼就在那場大火里喪生了……數條人命,我們如果都能忘卻,放下,我們還算是人嗎?晏家財大勢大,我們要報仇,當然需要手段,需要付出.現在水菡只是因為剛離開晏季勻,所以她不適應,不習慣,她還在痛苦中沒有解脫出來,她在意晏季勻怎麼看待她,怕晏季勻誤會她無無義,這明她還不夠成熟,她需要磨練,需要成長,需要修煉一顆強大的內心.我邵擎的女兒,絕不會是弱者,我相信水菡會有蛻變的一天,別急,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邵擎柔似水的目光里隱隱又透出一股王者的霸氣,傲然.而他得也並非全無道理的,至少站在他的角度,這番話,有一定的份量.

水玉柔緩緩點頭,瞳眸泛:"沒錯,菡菡她那時太,才一歲多,對她來等于是沒親身經曆過,而我卻是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帶著她逃走,我無法救出我的親人,看著他們被火海吞沒,我救不了他們……這是我一輩子都不能忘記的痛苦.晏家的血仇,此生不報,枉自為人!"

水玉柔每次到這些事都會禁不住地顫抖,心痛得難以複加.邵擎亦是如此,黑眸里燃燒著熊熊烈火,眉宇間那道淺淺的疤痕越發顯得恐怖了幾分.

"玉柔,報仇的事,我們一步一步來……你身體還沒完全恢複,別太激動……我扶你回房休息,順便把藥也吃了."

"又吃藥?可以不吃嗎?我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只要調養調養就好."水玉柔勾魂的眸子望著邵擎,媚態橫生.

邵擎不由得啞然失笑,摟著她的手更緊了,湊近她耳邊:"藥是必須要吃的,不過看在你撒嬌的份兒上,一會兒吃完藥我會好好慰勞慰勞你的."

顯然這"慰勞"倆字別有深意,水玉柔蒼白的容顏略有一絲暈.

"你……老不正經!"水玉柔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但即使是白眼,在男人看來也是格外地嫵媚.

邵擎頗為認真地:"我們是夫妻,但我們失去了那麼多相聚的時間,現在要盡量地彌補回來.你能想象到我在那些沒有你的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文萊的國王,哈吉,他多次給我介紹結婚對象,我一次都沒答應過,有美女給我送來,我也沒碰過.我為你守貞多年,現在是該你回報我的時候了.還有,據女人要被男人滋潤之後才會更美……"

水玉柔可不是害羞的女生,她已經四十幾歲了,無論是思想還是生理,都對眼前的男人有著極深的渴望,而她也不會掩飾這種渴望,她的熱一點都不比男人少.

水玉柔親昵地抱著邵擎的脖子,媚眼凝視著他,呵氣如蘭:"要我回報你……那好,一會兒我還是沒喊停,你可不許偷懶!"

邵擎黑眸一暗,壓低了聲音:"遵命,我的夫人!"

"……"

在城市的另一端,童菲家.

客廳里的地面一直到臥室的床前,有一條干涸的血痕,觸目驚心,而床上,正躺著一個哀嚎的女人……

"啊——痛——痛——好痛啊——"童菲痛苦地嚎叫著,一臉的汗水.

杜橙緊緊皺著眉頭,把東西往童菲嘴里一塞……"含住!"

這架勢,如果只是在門外聽,一定會讓人產生YY的想法,但只要親眼看著,就會頭皮發麻,冷汗直冒.

童菲的肩頭都被血染了,裸露在空氣中,那傷口處還在流血,滴在她粉色的文胸上……是的,為了讓杜橙能處理傷口,她的衣服脫了,只穿了文胸.

杜橙不愧是醫生,面對一個近乎赤果的女人,他的視線始終只盯著傷口,無視她胸前那道白嫩的溝.

杜橙正在為童菲取子彈,帶來的工具都是他家里的.

今天檸檬被帶走時,童菲受傷了.邵擎是有備而來,但童菲死活不肯交出檸檬,而當時晏季勻安排在樓下的保鏢也出動了,邵擎出手,兩個保鏢和童菲都中彈受傷.如果只是對付童菲,邵擎不會帶槍,就是因為放著晏季勻的保鏢,他才會帶槍的.

童菲即使受傷了也還是很清醒,沒有直接打120.而是打了杜橙的電話,讓杜橙來救她.只因為帶走檸檬的人自己是水菡的父親,童菲雖然不能確定,可為了防止萬一,她還是選擇了通知杜橙來.如果她直接去醫院,這槍傷必定會驚動警察,她為了水菡著想,不打120.

"唔……唔唔……唔唔……"童菲痛得幾乎昏死過去,嘴里塞著東西,喊不出來了,但她的手還能動,于是乎,杜橙的大腿遭殃了.

"嘶……"杜橙忍著劇痛,硬是沒吭聲,精力集中在童菲的傷口上.

取子彈是個技術活,還好童菲沒傷到大動脈,否則……

"我,肥恐龍啊,你的肉咋這麼厚呢,真是的,減肥也沒見你減幾斤肉……看吧,現在子彈都不容易取出來."杜橙在叨念著,手上卻沒停.

果然,童菲一聽杜橙這話,頓時跟打了雞血一樣的,憤恨地瞪著他,恨不能沖上去咬一口!

就在童菲這一氣,痛感也跟著減少了一分,下一刻,只見杜橙手里的夾子從她身體里取出一顆黑乎乎的血淋淋的金屬.

"好了,完事."杜橙淡淡地著,開始為童菲消毒止血.

童菲這才知道,原來杜橙剛才那幾句話就是為了引開她的注意力,好讓她別集中在痛感上……看來這家伙也挺細心的嘛.

子彈取出,童菲也感到自己沒那麼痛了,減輕了一點,緊繃的神經驟然松了下來.見杜橙低頭在為她包紮傷口,她心底湧起一陣感激,將嘴里的東西拿了出來,正要謝謝,忽地,她將東西湊近了眼前……這是……

"不用懷疑,這是只襪子,我在椅子上拿的."杜橙俊臉帶笑,十分欠揍.

"混蛋,竟然將臭襪子塞我嘴里——!"童菲疾吼,感謝的話頓時變成怒罵.【還有更新】

上篇:第256章:公司易主     下篇:第258章:手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