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60章:水菡的姐姐  
   
第260章:水菡的姐姐

秋季的夜晚有些涼意,樹葉的沙沙聲在靜謐的空氣里被放大,一座如山似的別墅里透出一絲淺黃的光亮,樓上的某間臥室的陽台半開著,夜風溫柔地吹送著,窗簾起起伏伏,如波浪輕湧,撫在人臉上有一點癢,卻也正好可以為這地上坐著的女人拭去腮邊的淚痕.

水菡醒來好一陣子了,從昨天到現在,整整睡了二十幾個時才蘇醒,由于藥物的副作用,她現在還是感覺有些頭昏,渾身無力.

房間的桌子上擺著一碗粥和兩盤菜,但早已經涼了,水菡一口都沒吃,連看都沒看一眼.

她感覺不到餓了,只知道自己滿肚子都是無處可宣泄的悲傷和怒氣.她到死都不會明白為何母親和父親要這麼對待她,利用她.就算是有著無法抹去的家族仇恨,但怎麼要犧牲親去成全,去達到目的?

不但如此,她現在是被軟禁起來了,手機被沒收,房間里沒有電腦,她可以在這個家里隨意走動可就是不能接觸通訊工具.她每走一步都有傭人看著她,傭人們只會執行邵擎和水玉柔的命令.

水菡想打電話給童菲和蘭芷芯,但被水玉柔告知,她們已打過電話來了,並且水玉柔還告訴了水菡這兩位好姐妹,她的父母回來了,最近暫時不方便見面.當提到檸檬時,水玉柔更是理直氣壯地對童菲,這是沈家的血脈,還今後水菡會跟晏季勻離婚,檸檬會跟著媽媽這邊.

水菡想跟邱健打電話,解釋一下沒去上班的原因,但水玉柔又,她已經去過伯樂廣告公司,親自代水菡給邱健請假了.

總之就是水菡現在被限制了自*,看似是過著公主一樣的生活,實際上父母不允許她跟外邊的人聯系,更不允許她私下見晏季勻.

水菡現在是徹底陷入了迷茫中,找不到出路了,現實如夢境一般不真實,卻又真實得讓人心碎.

身後響起開門聲腳步聲,水菡不用回頭也知道是水玉柔又拿著飯菜進來了,這已經是她醒來之後,水玉柔第五次送飯來.

瘦弱的女人穿著一襲淺藍色睡裙,手里端著托盤,里邊是鮮榨的花生漿和一碗米飯,兩盤菜,熱氣騰騰的,只是聞這香味都能讓人有食欲,但水菡卻是沒有一點胃口.

水玉柔見水菡依舊是跟木偶一樣地,沒有反應,她也明白,女兒是在怨她,心里只能無聲地歎息,希望時間能讓水菡平靜下來.

"菡菡,吃點東西吧,你不吃的話,哪有力氣照顧檸檬呢?"水玉柔的聲音就像她的名字一樣似水溫柔,充滿了慈母的愛意,只可惜她並沒有完全了解水菡.

水菡經曆了許多磨難,之所以還沒倒下,會令人誤以為她有一顆堪比女強人般剛硬的心,其實剛好相反,她的心,在某些時刻,很脆弱,尤其被自己在乎的人傷過之後,她會像只烏龜一樣縮進殼里.

"拿走吧."水菡蒼白的雙唇間溢出這幾個字,不再看水玉柔一眼.

水玉柔算是很有耐心的人,連續送幾次飯進來都是相同的結果,她還在繼續著,但耐心總有用完的時候,就像現在.

水玉柔將托盤放下,站在水菡身後凝視著她的背影,水玉柔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彌漫著一縷陰沉的氣息,正待要斥責幾句,門口出現了男人魁梧的身形……是邵擎來了.

邵擎沖水玉柔無聲地搖頭,用眼神示意她先下去.

水玉柔眉頭一粥,想點什麼,卻還是在邵擎的目光注視下走出了房間.

讓邵擎跟水菡談談也好,不定他能勸得動她吃飯.

水菡坐在窗邊靠陽台門的位置,呆呆地望著夜空,不知在想什麼,眼神空洞,神慘淡,仿佛一個看不到陽光的盲人.

邵擎緩緩走過去,繞到陽台,在那張沙灘椅上半躺著,面朝水菡,他不急著勸水菡吃飯,他像是准備跟友人聊天似的,悠閑自在.

水菡微微一蹙眉,從失神中回過來,對于自己視線里出現的人,她感到突兀.

"又是來勸我吃飯的?你們何必管我呢,讓我自生自滅好了."水菡喃喃低語,嘴角帶著一絲自嘲的冷笑.

邵擎豎起食指搖搖,很是輕松地:"我認為你應該有事要問我,所以我才會坐在這里,不過假如你沒有事要問,我就出去了."

嘴上這麼,可邵擎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因為他很篤定,水菡一定有事要問.

果然,水菡經他這麼一提醒,立刻想到了沈云姿……昨晚她聽父母將晏沈兩家的恩怨,最後聽到炎月集團的股份轉到她名下了,還沒來得及問關于沈云姿的事,她就已經倒下,昏睡到現在.

水菡緊咬著下唇,盯著眼前著陌生又熟悉的臉,心複雜:"是,我是想問,你和我媽媽,知道沈云姿這個人嗎?她跟我們家有沒有什麼關系?"

邵擎對于這個問題一點都不奇怪,像是早就料到了,此刻,他眉間那道淺淺的疤痕微微動了動,身子從沙灘椅上直起來,略帶嚴肅地:"沒錯,沈云姿確實是跟沈家有關系……她,是你舅舅的女兒,也就是你的表姐.當年那場大火,你舅舅和舅媽都遇難了,當天沈云姿因為被奶媽帶著去了隔壁村子,才幸免遇難,但她自那天之後也變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她現在的父親,不是她親生的,只是養父,至于她養父所生的女兒沈貝,與她長相有幾分相似,這純屬巧合."

邵擎這番話,得平淡,可聽在水菡耳里卻是平地一聲雷!

表姐?她和沈云姿竟然是一家人,有血緣關系的親人!

這真是太諷刺了,天大的諷刺!

水菡呆若木雞,好半晌才聽她問了一句:"沈云姿早就知道你和我媽媽要回來?為什麼她的消息比我還快?難道你們一直都有聯系?她都做了些什麼事,你們知道嗎?"

或許是被打擊得太慘了,水菡的腦子似乎有開竅的跡象,她不止聯想到了許多,她還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為什麼你和媽媽會知道晏鴻章曾將股份轉讓給我?誰告訴你們的?是不是沈云姿?"水菡到這里已經無法淡定了,激動地從地上站了起來,腫的眸子死死瞪著邵擎.

邵擎比水菡想象中還干脆,直接回答:"是,沈云姿是我安排在晏家的眼線,她對晏季勻的感就是她最好的掩護色,別人只會認為她是想纏著晏季勻才會住在晏家,但她最重要的任務是為我收集報,及時彙報晏家的一切動靜.你得到晏鴻章的委托,這件事,沈云姿第二天就知道,緊接著就打電話給我了."

如此赤果果的真相,直白到令人心寒!

水菡不由得怔怔地後退兩步,一時間難以找到合適的詞兒來表達自己此刻心中的震怒和那種被欺騙的感受.

"你們……你們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你們為了報仇使出了多少我不知道的手段?連沈云姿都是你們的人,跟你們同個鼻孔出氣的……呵呵,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邵擎黝黑的臉上多了幾分凝重和威嚴,沉聲:"怎麼你覺得我們很卑鄙對嗎?水菡,雖然你是我的親生女兒,但我邵擎的女兒絕不能是弱者,你要肩負起的不只是家族的重擔,你也需要學習怎樣去斗爭.我告訴你這些事,就是想讓你明白,做大事的人,都是要有超乎常人的目光和魄力,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才有資格繼承沈家和我留給你的一切."

水菡腦子里嗡嗡作響,越發感覺父親太陌生了,最開始的親切感也蕩然無存.

邵擎深邃的眸底蘊含著些許心痛,但還是繼續道:"沈云姿是我安插進晏家的,我早就知道你是我女兒,但我沒有立刻與你相認,我就是不想打草驚蛇,晏季勻和晏鴻章都很精明,在事成之前,我出現,就會引起他們的警覺,所以我只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遠遠地看著你,不與你接觸,不讓你參加進我們的計劃,是因為時候未到.本來,留意晏家的一舉一動,應該是你做的事,可我為了保護你,我讓沈云姿去做了,她在這方面比你強太多,她連晏季勻都敢騙敢利用,所以才能進得了晏家得到有利的報,我才能及時抓住陳榮賢,讓他把所有的手續都完善,股份成功轉入到你名下,炎月才會改姓沈.這是我們大家的功勞,而沈云姿是為了家族犧牲很多,她也有很多缺點,她盜用你照片的事,我知道的,這件事,你放心,自然會有人還你公道,我不會袒護沈云姿,但你也要記住,以後不要再跟她過不去,我們都是一家人,應該團結一致."

公道?水菡現在聽到這字眼就感覺惡心.為什麼一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父親的這些話,像鋼針紮在水菡心上,她現在才知道,沈云姿對晏季勻根本就不是真的愛,或許在當年她與晏季勻結婚時,沈云姿就不再愛了,但為了家族的仇恨,沈云姿可以再回到這里,假裝成一個癡的女人,為了進晏家大宅,無所不用其極!

【祝大家雙節快樂!】

上篇:第259章:為她心痛     下篇:第261章:夫妻倆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