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62章:辭去總裁  
   
第262章:辭去總裁

現場一片靜寂無聲,股東們全都盯著晏季勻,一個個目光複雜而焦急,包括晏啟芳他們也是如此.晏季勻和水菡是夫妻,不管怎樣,現在這樣的局面,晏季勻總不能推脫乾淨吧?

晏季勻在這些人心目中的影響力是毋庸置疑的,即使有的人不願意承認,但一到關鍵時刻就能看出來,其他人無論嚎叫得多麼厲害,潛意識里都是以他馬首是瞻.

晏季勻象是一夜未眠,眼里有血絲,下巴冒出一點淺淺的青色胡渣,襯衣只扣了兩顆紐扣,西裝敞開著,沒有領結或是領帶.他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頹廢,眉宇間難以掩飾的落寞,這與平時意氣風發的他簡直是截然不同的一面,現在的他懶懶散散的樣子,象是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哪怕是眼前這樣劍拔弩張的時刻,他也是一副無所謂的表.但他還是晏季勻,不論他以何種姿態出現,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味都是別人無法模仿的,就如此刻,他不再注重儀表,不再修整得光鮮,但那股頹廢慵懶的氣息卻又是另一種無與倫比的魅力.

"我只是來告訴你們一件事而已."晏季勻低沉嘶啞的聲音從他蒼白的薄唇間溢出,深邃的目光卻是凝視著水菡,岑冷地:"從今天起,我會辭去總裁的職務."

短短一句話,立刻惹來一眾嘩然,緊接著就是晏啟芳尖銳的怒嚎聲:"晏季勻,你怎麼能這麼做?你不在公司坐鎮,咱們晏家可就真的完了,公司被人賣掉都不知道!"

晏鴻瑞更是氣得渾身發抖:"你是不是瘋了!你也是晏家的人,居然在這種時候撒手不管,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晏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不肖子孫!"

"……"

一陣陣怒罵,他們現在可知道晏季勻的重要了,聽聞他要辭職,一個個都急得要跳起來,渾然忘記了他們何曾將晏季勻當成是自家人呢,算計別人的時候都不會念及親,現在可還好厚著臉皮這麼.

晏季勻對這些怒罵充耳不聞,他決定的事,沒人能改變.

水玉柔面露驚詫之色,她也萬萬想不到今天來這個會議竟有這麼巨大的收獲,晏季勻辭去總裁的位置,對水玉柔來是個好消息,她內心巴不得呢.

但水菡就呆住了,她只覺得他的眼神象是要穿透她的墨鏡,刺在她身上,那種淡漠和冷意,讓她心頭砰砰直跳,坐立不安.

晏季勻居然會自動放棄總裁的位置,水菡太震驚了,原以為他會死死守住不放的,以為他會抗爭到底,會想盡一切辦法奪回,可是,他卻做出了讓所有人都意外的決定.這……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晏季勻嗎?

不知為什麼,即使兩家有著血仇,可水菡並不願見到晏季勻辭職,歸根到底,她對他,根本就沒有恨,只不過是在水玉柔的逼迫下,她不得不承擔這仇恨.

水菡的身子禁不住微微顫抖,墨鏡後腫的眼睛盯著晏季勻,冒出了一句只有晏季勻才聽得懂的話:"不是我做的."

這意思是在解釋股份的事不是她蓄意那麼干的,與她無關.

水菡不知道自己怎會在這種緊張的時候這個,但她就是清楚自己的心意,她不想晏季勻誤會她.

晏季勻依舊是波瀾不驚,淡淡地:"是與不是,都不重要了.好好照顧孩子."

他從座位上緩緩起身,目光環視著眾人,最後落在水菡身後的那個中年女人身上.他笑了,嘴角微微一勾,不屑的冷笑,看向水玉柔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可憐蟲.

水玉柔臉色一變,她受不了被人用這樣的目光看待,這比被人罵還難受,她的自尊心不允許.

"你……"水玉柔剛想出聲,但晏季勻卻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地轉身離去.

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讓自己沒有沖動地上去抱著水菡,再不走的話,他怕自己真控制不住了.

身後傳來晏啟芳等人的呼喚聲,急促而焦慮,但晏季勻已經走到門口,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你等等!"晏啟芳沖上去抓住晏季勻,像抓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晏季勻冷冷地甩開她的手:"今後沒人可以讓你們依靠著享福了,你們好自為之."

完,再不停留,孤清的身影轉瞬消失在門外……

晏季勻來去只用了不到十分鍾的時間便離去,灑脫得令人咋舌.

是真的可以這麼瀟灑麼?連家族的生意都可以不管了,任由公司被水玉柔把持著,他真的甘心?

每個人都認為晏季勻的舉動不可思議,無法理解,認為他瘋了,但其實,他比誰都清醒.

爺爺就是前車之鑒,晏季勻不願重蹈覆轍.爺爺為了當年盜取配方的事,自責了一輩子,年齡越大越是深刻地懺悔,無時無刻不想著當初被他傷害過的沈玉蓮和整個沈家.這種精神上的折磨,晏季勻都看在眼里,所以,他才會在一夜之間做出這麼驚人的決定——辭去總裁.

如果沈家掌握公司,可以讓沈家人的怨氣消減一些,也算是晏家對他們的補償了.冤冤相報何時了,晏季勻身心疲憊,不想再為了奪回公司而繼續折騰了,因為他明白,就算他動用一切力量把公司奪回來,水玉柔和邵擎還會使出更誇張的手段,如此周而複始,這輩子都只能活在無休止的仇恨掙紮與斗爭里,人生不就等于是毀滅了嗎?

晏季勻在擔任總裁期間對于公司是不遺余力,可現在,他卻是第一個放下的人,這份胸襟和魄力,比他執掌公司更加難得,更加需要勇氣.

能享受成功的人並不稀罕,但是能坦然接受失敗的人,在某種角度來講,更是值得人敬佩.

晏季勻沒有去停車場,而是走向了公司的正門,站在這棟熟悉的大樓前,他竟感到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靜,並沒有所謂的從高處跌下來的慘痛感覺.

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繁華的街道人流穿梭不息,城市的節奏緊張而匆忙,晏季勻忽地很慶幸,今後他不必再起早貪黑地過著忙碌不堪的生活,他終于可以自*支配自己的時間,終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從前的他,做夢都渴望能真正的自*,如今,提前實現了.

洪戰一直跟在晏季勻身後沒話,此刻也忍不住問:"大少爺,您現在要去哪兒,我去把車開過來."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走走."

"大少爺……"洪戰擔心地望著晏季勻,可在看到他臉上並無痛苦之色時,洪戰才松了口氣.

晏季勻微微點頭,投給洪戰一個"你放心"的眼神,然後邁開步子,悠閑地朝對面走去.他走得很慢,一路還時不時張望著路邊的商鋪……因為,他再也不用趕著時間去辦公了,他在街上晃蕩一整天都不要緊,他有閑心欣賞路邊的櫥窗,看看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們,駐足流連在路邊的花叢.從前那個恨不得能將一分鍾時間掰成兩分鍾用的男人,如今時間多得用不完……

洪戰凝望著晏季勻的背影,久久都沒挪動腳步,這伙子的眼眶有些濕潤,但目光卻是異常堅定,嘴里喃喃自語:"大少爺……不管晏家變成什麼樣,不管您還是不是總裁,我會一直當您的司機,就算以後我結婚生孩子了,有了自己的家,我還是您的司機……"

洪戰的忠心,晏季勻豈會不明白?如果是換做別人,晏季勻肯定剛才會直接辭退,不要司機了,但洪戰不同.洪戰跟隨晏季勻多年,不只是司機,更是心腹,是兄弟.只不過晏季勻不是那種凡事喜歡掛在嘴邊的人,他將洪戰看成是親人,但嘴上不會出來.

可即使不,洪戰與他之間有默契,兩人都心知肚明,不論環境如何改變,兄弟義不會變.

晏家正走向衰落,晏季勻不再是總裁,這就好比是一個站在山頂的巨人頃刻間墜落在地面,這種時候,誰是真正的朋友,誰是趨炎附勢的人,誰是勢利眼,全都一目了然了.現實,地位,財富,從來都是很好的試金石.

晏季勻獨自一人走在街上,回頭率超高,多數是女人,當然也有些男人了.甚至還有認出他的,壓抑著尖叫聲,卻又不敢上前去搭訕,只能不停地投去火熱的目光.

像晏季勻這種光芒四射的人,哪怕是穿著隨意地走在街上,也還是無損于他的風采和魅力,他是一本書,值得人捧在手里細心翻閱,越看越有味道,越有深意……

路邊一輛十分拉風的保時捷跑車緩緩地行駛著,開車的是個男人,竟然也被晏季勻的風采所吸引,吹著口哨,輕佻地打招呼:"哈嘍,帥哥……一個人嗎?"

這輕浮又欠揍的聲音,奇怪的是晏季勻竟沒有發火,而是幾個跨步緊接著縱身一躍,漂亮地姿勢跳進車里去.

"亞撒,你子這輛車也太丑了點,shi黃色的保時捷,下次換輛好看點的車再來接本少爺."

也只有晏季勻敢這麼直接地挖苦亞撒了,這貨還一點都不生氣,誇張地笑道:"哇靠,你還能開玩笑,明沒事嘛,走,找地方happy去!"

上篇:第261章:夫妻倆見面     下篇:第263章:沈云姿退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