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73章:離婚再嫁!  
   
第273章:離婚再嫁!

天氣已經夠冷了,但水玉柔這話一出來,使得眼下的氣氛越發僵硬.水菡明白了,母親之所以今天突然這麼,一定是昨天她和晏季勻在鎮遇到的事,被母親派去暗中監視的人回報了上去,母親才會這麼緊張,急不可耐地要將她推銷出去.

水菡昨天臨走時還跟晏季勻商量好的,暫時將兩人的事保密,可是現在看來,哪里能守得住秘密?她想要的自*,根本就是一紙空談.

"媽,您知道自己在什麼嗎?我和晏季勻是合法夫妻,你卻在張羅給我介紹男人,然後交往?媽,您這不是在教導我出軌嗎?"水菡倔強的眼神里含著憤然,她覺得母親的想法越來越可怕了,無法理喻.

水玉柔不以為意,神倨傲地:"這叫未雨綢繆,你現在雖然跟晏季勻還沒辦離婚證,但那是遲早的事.我是不會認可他這個女婿的,你將來要嫁給什麼樣的男人,我和你爸爸早就為你考慮周全了,再,如今的晏家落魄了,怎能配得上你的身份?"

身份?這個詞,讓水菡感到很可笑,同時也很無奈……以前,她只是被晏季勻從路邊撿回去的人,她無錢無勢,她受過嘲笑,受過陷害,聽過不知多少難聽的諷刺挖苦,遭受白眼,遭受輕視,都是因為她有一個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家庭,但現在,母親卻口口聲聲將身份掛在嘴邊,殊不知這是她最不喜歡聽到的.

"媽,我從來沒覺得自己現在有多了不起,更不覺得我要跟以前有多麼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就是我,我是水菡,我不是公主,更不是女王.至于董事長的頭銜,對我來一點意義都沒有.那些股份,我也從不過問,都是您在打理……您和父親擁有的財富和地位,那是屬于你們的東西,我沒有想過要繼承,更不想儀仗.我要的,是靠我自己勞動所能得到的.所以請您別再剛才那樣的話了,請把我看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好嗎?相親,不適合我,因為我已經有老公了,結婚證上只能是他的名字,這輩子都不會變."水菡清澈的目光里神鎮定,話的聲音不大,卻給水玉柔一種堅韌的感覺,還有隱隱的壓迫感.

水玉柔狐媚的雙眼里迅速掠過一抹驚異,但更多的是慍怒,她無法忍受水菡還想著晏家的人,敢在她面前理直氣壯地晏季勻的名字會在結婚證上一輩子不變.

這在水玉柔看來,是種挑釁,是忤逆!

"你太放肆太任性了!"水玉柔氣得低吼,美豔的面容因激動而略顯猙獰:"我不會容許你跟晏季勻在一起的,你們必須離婚,你必須另嫁!從今天開始,除了你的工作,我不允許你去其他地方,不會再犯昨天的錯誤,不會再讓你們見面!還有,相親的事,由不得你不去,就算你不去,我也能把人帶進家來,你最好別做無謂的掙紮,真是……氣死我了,你是我女兒,不但不聽我的話,還要跟我對著干!氣死我了!"一頓怒吼,水玉柔怒氣洶洶地轉身沖進屋子去,她是找邵擎尋求安慰去了.

水菡呆呆地站在原地,望著母親的背影,水菡心里不好受,又酸又疼的,像是有鈍器在割著一般.以前她不明白,現在總算是體驗到了被人逼婚的滋味.不但如此,她又一次地被限制了人身自*.

這真是自己的母親嗎?水菡只覺得母親的世界距離她越來越遠了,模糊不清.

"媽媽……我不是有意要氣您……如果您願意接受晏季勻,我怎會不聽話呢?媽媽……為什麼不可以像時候那樣疼我了?為什麼媽媽心里只有仇恨,連我和檸檬都可以犧牲嗎?媽媽……我該那什麼去愛您……"水菡心痛不已,手扶著旁邊的大樹,全身都沒了力氣,對晏季勻的思念越發深刻了.

水玉柔的逼迫還不至于讓水菡抓狂,她最難過的是為晏季勻感到不值.他沒有做過傷害沈家的事,可仇恨卻降臨到他身上.他不是總裁了,這也不要緊,但她怎能與他離婚呢,絕對不可以的.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帶著檸檬,一家三口簡簡單單的生活.那些仇恨不會忘記,但不代表著要犧牲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人生.死者已矣,活著的人才是最重要,最應該珍惜,不是嗎?

水菡盡管心亂如麻,可她還是保持著一定的理智,因為昨天晏季勻曾過,她回家之後或許會遭到父母的責罵和逼迫.有了心理准備,水菡的心就沒那麼亂……她知道,無論家里怎麼逼她,她都會堅守著,不會妥協.她更知道,晏季勻一定會到做到,不久之後會來接她和寶寶離開.

再多的苦痛,相思的折磨,想他想得快要瘋了,但她堅信,這一切都會熬過去的.

這樣的信心,是晏季勻給她的.不出是為什麼,從前晏季勻風風光光的時候,水菡在他身上獲得的安全感很薄弱,現在晏家一落千丈,並且還得知了晏沈兩家的世仇,她卻反而覺得自己和晏季勻的距離更近了,感更密不可分,即使他不在身邊,她仿佛都能聽到他的心在呼喚著她.這種靈魂的共鳴,是精神上心靈上的巨大滿足,是以前任何時候都沒有過的.

因為知道自己愛的那個人也同樣在愛著你,想著你,苦苦思念著你,你的心就會變得格外柔軟.

"菡菡……"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檸檬跑過來抱住水菡的腿.

檸檬帶著毛絨絨的帽子,萌呆了,就像個粉雕玉琢的精靈,水菡忍不住親上一口:"寶貝兒,我們進屋去,這外頭太冷了."

"可是……可是我想在花園玩一下……就一下,可不可以啊,菡菡……"檸檬撅著嘴,可憐巴巴的,純淨的大眼睛露出祈求的目光.

水菡心里一疼,她也無奈,檸檬身子弱,昨天有下過雪,這天氣連大人都冷得難受,何況是檸檬呢.但孩子在屋里憋久了也會悶啊,水菡實在是不忍心看到孩子這麼可憐的表.

"好吧,我們就玩一會兒……十分鍾."

"嘻嘻……菡菡最好啦!"檸檬開心地拍手,討好地在水菡掌心里蹭蹭,太惹人憐愛了.

水菡看著孩子皺巴巴的臉舒展開來,她也跟著心大好,方才的不快,暫時跑到腦後,現在她最重要的事實陪檸檬玩.

哪怕是十分鍾也好……這可憐的孩子,不知道何時才能把身體養得健健康康的,何時才能像其他孩子那般去上幼兒園,隨時去戶外活動,玩耍……

過完年不久之後就該是檸檬四歲的生日了,水菡心底有個的願望就是……到時候送檸檬去上幼兒園.她比誰都知道這家伙有多渴望跟同齡的孩子玩耍.大人會孤獨,孩子也會的.檸檬雖然不缺愛,但他缺一個感受集體生活的環境……

不遠處的一間臥室,邵擎和水玉柔都站在窗前望著花園里的一大一身影,兩人表各異.

水玉柔靠在邵擎懷里,有氣無力的,先前那股凌厲的架勢早沒了,取而代之是身為一個母親的憂慮之色.

邵擎卻跟她不同,剛毅的臉部輪廓繃得有點緊,可神色卻像是在思索著什麼,眼底還有一絲淡淡的喜色.

"老公,你怎麼回事啊,菡菡她不願意跟晏季勻離婚,也不願意聽從我們的安排去相親,你怎麼還笑得出來?"水玉柔的語氣溫和,卻隱含著責備之意.

邵擎莞爾一笑,目光沒離開花園里的身影,只是沉聲:"玉柔,你難道不覺得水菡的心理素質越來越強了嗎?明知道你最忌諱的是什麼,卻還敢她要跟晏季勻在一起,這份膽量,試問,幾個人有?假如你是水菡,你敢對你的父母那麼嘛?"

水玉柔一愣,沉默了……她也在捫心自問.

邵擎眼里贊許的目光更濃:"水菡外柔內剛,認准的事就會堅定不移,並且,她的心性就像明鏡一樣,不會被權勢和財富所迷惑.無論外界環境如何變化,始終不變的,是她的一顆本心.實話,就算是我,自認為意志力夠強大了,但是在某些方面,我不一定能跟水菡比.她有多好,她自己都不知道.我們身為父母,應該感到驕傲,不必為她現在的反抗而煩惱.在我看來,不管是什麼方式,不管是通過什麼事,只要是能錘煉她的心智和毅力,那都是值得的.等著看吧,總有一天,我們的女兒會讓驚豔四方……"

水玉柔是個異常精明的女人,聽邵擎這麼,她很快就想通了,心里的不痛快也隨之淡去.想起在花園里,水菡面對她時的態度和氣勢,她也不禁暗暗點頭……確實,在那一刻,她有種錯覺,好像自己面對的不是女兒,而是一個……強者.

上篇:第272章:水菡要相親     下篇:第274章:晏少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