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75章:我喜歡你  
   
第275章:我喜歡你

晏季勻面部抽筋,一聽這聲音頓時感到頭疼……又是這姑娘

能讓晏少頭疼的人不多,但眼前就有一個隔三岔五就往這店里跑,每次都拉著晏季勻問長問短,誰都看得出來這姑娘喜歡這位大叔了,晏季勻又怎會不知?

姑娘白白嫩嫩的,肌膚瑩潤如玉,俏頰生輝,往這一站,給人一種無法忽視的青春氣息,讓人忍不住想多瞧上兩眼,但這姑娘的眼睛只盯著晏季勻,渾然沒注意到其他人

晏季勻不動聲色,放下手里的報紙,站起身來,拍拍大衣上的煙灰,漫不經心地:"我今天已經下班了,馬上要出去辦事"

這下之意就是不會為姑娘剪頭發了

其實不是晏季勻故意推脫,他確實已經下班,並且確有要事

姑娘頓時愣在當場,有點尷尬,不好意思地:"季師傅……不可以給我剪了再下班嗎?"

畢竟只是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率真可愛,在這如花的年紀,對異性有幻想,也是人之常,晏季勻不忍將人傷得太深,只得淡淡地回應:"真的不行,我趕著出去,改天再剪"

晏季勻著,腳下不停,人已經出了店門

姑娘很失落,卻又不知該什麼,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晏季勻離去,她心里不是滋味,苦惱地咬著唇,站在門口發呆

李是負責給顧客洗頭的,見這姑娘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他不忍心,湊過去聲提醒她:"別浪費時間了,告訴你,咱們的季師傅有鍾意的女人了,你還是早點死心,何必自討沒趣?你是想讓季師傅討厭你嗎?"

姑娘驚愕,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隨即猛地轉身往外跑去……她是去追晏季勻了

晏季勻還是那一身打扮……黑色大衣,燈芯絨褲子,再配一雙藍白相間的球鞋胡渣深了,頭發也有些亂,這形象很符合鎮的環境,在普通不過了,就算是記者站在他面前,都不會認出他是誰

晏季勻自己卻很悠閑地走在路上,垂著眸子,看上去就一路人甲,但他睿智清澈的眼神卻始終沒變過

"季師傅……季大叔……季大叔……等等我……"身後傳來清脆而急促的呼喚,正是剛才那位姑娘大齊英雄

晏季勻倏地皺起眉頭,臉色微變,心里一陣歎息……不是,用得著這麼誇張嗎?他都了今天不剪頭發了,她還追上來?這也忒執著了

姑娘氣喘籲籲地追了上來,攔住晏季勻的去路,像是十分焦急的樣子

"季師傅……我……我……我是想問你……是不是你已經有鍾意的女人了?是不是啊?剛才李的"姑娘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晏季勻,認真而緊張的表,就像高考時等公布分數的學生

晏季勻往旁邊退了半步,望望四周沒人注意這邊,他才沖姑娘點點頭:"是,李得沒錯怎麼你就是為了問這個?"

"嗯嗯,是啊,我就是想聽你親口……因為,我喜歡你,可是你已經有女人了,我就不可以再喜歡你"姑娘回答得很干脆,亮亮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細微的痛楚

這下可是輪到晏季勻啞口無了,不由得暗叫慚愧……竟是他題大做了,想不到這看似普通的姑娘,居然這麼直率,爽快,喜歡他,卻因她有女人了而立刻斬斷了念頭如此理智,如此干脆,確實有些出人意料她這麼坦蕩,單純,讓晏季勻無法對這樣一個女孩子產生反感,到是有一點欣賞她的性格

晏季勻的語氣溫和了許多,深眸里隱含贊許之意:"你……好像是叫穎,對嗎?"

"季師傅你知道我的名字?嘻嘻……沒錯,我叫穎"

"嗯……謝謝你對我的喜歡,也謝謝你不會再喜歡我了,因為,我的心里已經沒有位置再裝下其他人,你拿得起放得下,果斷干脆,我很感謝你,也佩服你"晏季勻語出真誠,他很大方地告訴穎這些,也是對她的一種尊重

如果換做是從前的晏季勻,哪里會這麼耐心地對一個傾慕他的女孩子這些,他只會用最狠的方式去打消對方的念頭,或是直接無視,走人

現在的表現,是他在鎮生活一段時間以來,心態有所變化,脾氣不再那樣冷酷了,心也變得加溫暖,對于真心喜歡自己的人,他即使拒絕,也會想盡量婉轉一點總之,他不再那麼自私了,他開始會考慮別人的感受了

穎眼里泛起點點晶瑩,但俏臉上還是笑盈盈的,很是真誠地:"季師傅,你不會在這里呆很久的是嗎?雖然我不知道你喜歡的女人是什麼樣子,但我還是要祝福你們幸福快樂"

"謝謝你,穎"

"季師傅再見"穎笑著揮揮手,一溜煙兒跑開了

晏季勻的心輕松了不少,嘴角不由得微微揚起……原本以為會是很頭疼的事,現在解決了,要是水菡知道的話,也不會討厭穎的,不蓕鉬定還會贊賞幾句呢

想起水菡,晏季勻就想起了檸檬,想起他對水菡的承諾……

晏季勻收拾起心,加快了腳步往前走,他要去魏勇家

魏勇自從開起理發店之後就很少回家去了,家中只有一個母親和一條老黃狗晏季勻跟魏勇來過一次,深得魏母的喜愛,當成自家人一樣的看待,那之後,魏勇時常都會拜托晏季勻來這邊走動走動,代替他看望母親

一座院子,綠色大門,上邊還有一副對聯,這就是魏勇的家了晏季勻剛一敲門就響起了狗叫聲魏母聽到是晏季勻的聲音,急忙來開門將他迎進去

魏母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可不像城里的人保養那麼好,她才五十歲,可看起來就像是六十歲一樣的,頭發白了一半,臉上的皺紋也一條條很明顯,皮膚蠟黃,嘴唇蒼白,精神狀態不佳狼性總裁強制愛

老黃狗見識晏季勻,它也不叫了,搖著尾巴過來示好,圍著他轉

魏母不禁笑罵:"你這畜生到是機靈,知道每次季師傅來你就有口福了"

晏季勻蹲下身子,摸摸老黃狗皮毛,就像是對孩子那樣輕聲:"別急,有你吃的"

老黃狗嗷嗷叫兩聲,表示自己正等著呢

晏季勻將給黃狗帶的口糧放在地上那只缺角的碗里,人就坐在一邊跟魏母聊起來

"伯母,會不會覺得太冷?要不要添點什麼,可以告訴我,我給魏勇傳話就是"晏季勻一邊,一邊站起身來打算往屋里走

魏母見狀,趕緊地跟上去,熱地招呼他坐下,倒來一杯熱乎乎的白開水:"季師傅啊,你真是個好人,我們家魏勇都沒你這麼細心……其實,就我一個人在家,有啥好添置的啊"

"一個人?"晏季勻濃眉輕挑,視線打量了一圈這屋里,略顯好奇地:"怎麼這都快春節了,難道伯父他不回家過年?"

魏母一聽,臉色頓時一僵,苦笑道:"那個死鬼……我都好幾年沒見著他了,誰知道他是不是在城里遇到別的女人,反正,他這些年一分錢都沒寄回來,也沒打過電話,沒回家看過我們,他一走就是幾年沒音訊,只怕是早把我們給忘了……"

晏季勻面色平靜,看不出在想什麼,只是等魏母完之後,他臉上的笑意又深了幾分:"伯母,您別這麼,興許是伯父有什麼難處呢,這里是他的家,總會回來的這過年嘛,要是您不嫌棄,我就跟魏勇一起來這兒陪您吃個年夜飯"

話都到這份兒上了,魏母除了高興之外,竟然都不開口留晏季勻在這里吃晚飯,這也有點太稀奇了

晏季勻前幾次來,魏母都會很熱地款待他,假如那天剛好家里沒有菜,她都會去外邊買點涼拌菜回來的……可是今天就不是這樣了

晏季勻先前剛進院子就看到一個椅子上放著青菜,地上有摘下來的菜葉,而且這個時間也差不多該是晚飯的時候了

"伯母,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您"

"好好好,天快黑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啊,村口那條路這幾天在修,不好走"魏母盡管已經極力掩飾了,但她眼中那一絲不正常的緊張和竊喜又怎能逃過晏季勻的法眼?

主人不留他,他也沒必要再繼續待著,但是,在他離開之後沒多久,他又從另一條路悄悄地潛了回來

先前是光明正大地來,這次卻是偷偷摸摸的,晏季勻在搞什麼?

如果他猜得沒錯,魏家此刻絕不止魏母一個人,而她見著他這麼快就走,連客套的挽留都沒有,反而是有點高興,這只能明,假如她屋里有第二個人在,這個人就是一個見不得光的人,否則怎會需要藏起來?

還有,晏季勻在剛踏進屋里時,觀察到桌子上的煙灰缸冒起一絲絲青煙,很細很細……雖然這白煙消失得很快,魏母沒有及時察覺,但這已經足夠讓晏季勻知道,在他進去之前,有人正坐在那個位置抽煙魏母是不會抽煙的人,並且,煙灰缸里的殘留,不是紙煙,而是……旱煙

魏家,晏季勻曾聽魏勇過,他的父親魏禮忠,就是手旱煙的……

晏季勻屈就在一個的發廊里當理發師,為的什麼?就是為找到魏家這位失蹤已久的男主人,魏禮忠白天還有】

上篇:第274章:晏少的桃花     下篇:第276章:這就是當年放火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