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77章:晏少回來了  
   
第277章:晏少回來了

魏禮忠絕不會懷疑晏季勻所的話,他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把底牌交出來,只怕是難逃一劫了.另外,這魏禮忠也不是傻子,假如晏家不是追殺他的人,那麼,他就該借助晏家來為自己尋求庇護.

"大少爺……您息怒,聽我,聽我……咳咳咳咳咳……"魏禮忠脖子被扼住,話吃力,眼里盡是焦急和驚恐之色.

晏季勻也不是真想要把魏禮忠怎樣,只是嚇唬嚇唬這個不老實的人罷了.晏季勻可不會認為魏禮忠把實話都了,肯定他還有所隱瞞的,如果晏季勻連這點洞察力都沒有,他還用混麼.

魏禮忠的脖子一松,呼吸是自*了,可在晏季勻那兩道凌冽如刀的眼神注視下,仍然是忍不住心驚膽戰:"大少爺……我……我真沒謊,那個劫持我的人一定就是放火的人……是個男人,戴著口罩,看不到長相,可是我記得他穿的短褲,腿肚上露出了一點傷疤,像是被狗咬過的那種……大少爺,這,這好歹也算是那個人的特征吧?"

"腿上有傷疤的人不少,你這了跟沒有什麼分別?"晏季勻冷眼睥睨著魏禮忠,不為所動.

魏禮忠心里那個急呀,揖讓噗通一聲給跪下了,抱住晏季勻的腿一陣哭嚎:"大少爺,我真的沒放火……大少爺,您和晏老爺子行行好,饒了我吧……我當年鬼迷心竅,我貪生怕死,受人威脅之後沒有及時向老爺子彙報沈玉蓮家著火的事,是我錯了,我這些年來也很自責,可是大少爺,我真的沒放火啊,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做那種事的……我跟沈家無怨無仇,我沒有害人的動機啊!"

動機.對,這才是晏季勻看重的,他當然知道魏禮忠沒動機,否則怎會在這兒聽魏禮忠這麼久?他其實並非真的認為眼前的老人就是放火的凶手,他痛恨的是魏禮忠當年的懦弱,明知道沈玉蓮家起火了還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若是魏禮忠當初早點將這件事告訴晏鴻章,不定早就抓到凶手了.如今事隔多年,要查起來談何容易?

魏禮忠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懺悔,認錯,求饒,晏季勻也是大敢頭疼.

"你起來."晏季勻臉色稍有一絲緩和.

魏禮忠一聽,還以為晏季勻這是不肯放過他,更加驚慌了:"大少爺……"

"我叫你先起來話!"晏季勻加重了語氣,鳳眸中精光一閃,嚇得魏禮忠趕緊地站了起來,不敢再繼續鬧騰了.

"你想要為自己洗脫嫌疑,你就想想,關于那個放火的人,還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你有人想要殺你,你跟對方有交過手嗎?看到過殺手的長相嗎?"

魏禮忠的緒稍冷靜了一點,只要不被晏季勻當成是凶手,他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氣了.

魏禮忠那雙眼睛滴溜溜地轉著,他在回想某些事.晏季勻也不打擾他,只希望他能想到一點有用的線索.

"對了,我想起來了!"魏禮忠猛地一拍腦門兒,頗有幾分興奮地:"我還記得那個人是個近視眼,他戴著一副眼鏡……聽聲音很年輕,不過現在都過去二十多年了,要是還活著,最起碼也是四五十歲了……"

其實,實話,魏禮忠能想起這些就算是不錯了,畢竟那是二十二年前發生的事,他能記起哪怕是一點點的特征也總好過于一問三不知.

晏季勻蹙了蹙眉頭:"關于殺手呢?"

"殺手……哎,我有幾次遇險都是在晚上,看不清楚對方長什麼樣子,再了,現在的殺手誰還會讓人看到真面目啊,肯定會喬裝打扮一番再出來執行任務的."魏禮忠一臉的憤恨,同時也是心心有余悸.

晏季勻沉默了一會兒,抬眸望了望廚房的方向,眼里閃過一抹決然的光芒:"魏禮忠,在那個人被找出來之前,你這條命還是很危險的,你自己應該比我清楚."

魏禮忠頓時又哭喪著臉,布滿了恐懼:"大少爺,請您看在我也曾是炎月的員工,幫我一次吧……只要我能活著就行,其他的,我別無所求."

老人渾濁的眼里泛起點點淚光,聲音哽咽,希冀的目光里盡是乞求.他也挺可憐的,為了當年那件事,差點被人滅口,這幾年東躲西臧,連家都不敢回,在外邊沒少受罪.

晏季勻今天能找到魏禮忠,指不定他前腳走,魏禮忠就會命喪黃泉.

不管怎樣,魏禮忠始終沈家那場火的證人,起碼能為晏鴻章作證,讓水菡知道當年並非爺爺下令要放火的.

晏季勻諱莫如深的眸子里折射出睿智的光芒,神色依舊清冷,語氣更是崇重了::"魏禮忠,我給你五分鍾時間,帶上你的妻子一起,跟我走.你不要問去哪兒,也別問我什麼時候會送你回來.我只能告訴你,除非是抓到那個放火的元凶,否則,你可能再也不會出現在這個鎮."

魏禮忠渾身一震,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凝視著眼前這張滿是胡渣的臉,他內心在掙紮,可只是幾秒之後就立刻做出了決定……他要活著就必須跟晏季勻走,不然,今天家里的動靜只怕傳出去之後會讓他死得很難看.無論晏家現在的況如何,魏禮忠都有種直覺,跟著晏季勻走,這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魏禮忠重重地點頭,忙不迭地喊老婆出來.

魏母從里屋出來了,手里拿著一個包包,兩眼含淚地走過來,拉著魏禮忠的手:"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家里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需要收拾,我們現在就走."

魏禮忠一時間激動得不出話來,緊緊抱著妻子,感慨萬千.他虧欠妻子太多了,但她在這種時候卻毫不猶豫地跟著他逃命去,連什麼時候能再回來都不知道,她就這麼義無反顧地跟著他了.

"你真是的……不害臊……這兒還有季師傅在看著呢."魏母蠟黃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薄薄的暈,這就是農村人的靦腆,從未跟自己的丈夫在外人面前這麼親昵過.

魏禮忠被妻子這麼一提醒,趕緊地放開,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大少爺,我們快走吧,事不宜遲!"

晏季勻的腳步更快,他當然知道越快離開這越好,魏禮忠的安全更重要.

洪戰在村頭已經等候多時,見晏季勻帶著人出來了,洪戰心里也是十分激動……因為他知道,大少爺來這里三個多月,目的就是為了等魏禮忠的出現.大少爺料事如神,果真將魏禮忠帶走了,也就是,他不用再繼續留在鎮,可以回城里去見水菡和孩子了!

晏季勻將魏禮忠夫婦安排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除了他和洪戰,誰都不知道魏禮忠夫婦去了哪里,就連魏勇都被瞞著.

魏勇只接到母親的電話是要去一個遠親家里暫住,過年也在那邊,不回家來了.

魏勇對此雖然有點不解,可他也沒多想,這人原本就對家人疏于照顧,不重視,現在既然母親要去遠親家過年,他反而覺得自己可以輕松許多了……

就是這一夜,鎮上的季師傅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第二天不少人前去理發時才被告知,季師傅不再是這里的理發師,他辭職了.

晏季勻對鎮來是個過客,但他的存在卻給這里的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人們都還是會想起那個不修邊幅的,酷酷的,理發技術超好的季師傅.

雖是有目的而來,但晏季勻也當作這是一段心的曆程,他在這里所得到的感悟,一點都不比他當總裁的時候少.三個多月的沉澱,潛移默化地在改變著晏季勻.這種變化不是壞的,而是他人格魅力的一種升華和完善.

人生就是這麼難以預測,處處有驚險,但也可能處處有驚喜.晏家遭逢巨變,可晏季勻卻覺得自己並沒有失去什麼,反而讓他更看清楚了自己的心,還有水菡對他堅定不移的愛.從前的他,只會在乎自己有沒有將公司運作好,成天忙著賺錢,而現在,他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才能與家人團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又是一個寒冷的冬夜,水菡抱著檸檬入睡了,可不知怎的,她卻久久無法入眠,總覺得今夜心緒不甯.

是啊,還沒給晏季勻打電話呢,她怎麼能睡得著?

水菡悄悄地下床,披著厚厚的睡袍.孩子睡得正香,她不想驚醒他,只得去洗手間里打電話了.

靜謐的夜晚,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水菡的心一下子就暖和了起來.

"老婆,還沒睡啊?是不是想我了?"他低沉渾厚的嗓音格外溫柔,如一縷春風拂過.

"嗯……很想很想你."水菡低聲呢喃,臉皺成了一塊兒.

"有多想呢?"

"我感覺想你都快想瘋了,恨不得能馬上見到你,抱著你……"

晏季勻輕笑,語氣越發柔得滴水:"你現在走到陽台上去看看,不定有驚喜哦."

"呃?陽台?"水菡腦子在呆滯中腳步卻是一點不怠慢,跑向了臥室的陽台.

當站上去那一秒,水菡整個人都呆住了……就在前方不遠處,她看到一點亮光直沖向夜空中,隨著砰的一聲,那一片黑暗中綻放出了一朵燦爛的煙花……【晚上還有更新,睡得早的親們可以明天早上來看.】

上篇:第276章:這就是當年放火的凶手?     下篇:第278章:見到老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