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85章:梵狄受傷  
   
第285章:梵狄受傷

金虹一號的航線是從C市開始,駛出公海之後繞東南亞幾個國,途徑三個旅游島,再到香港,然後按原路返回.

途中的三個島,梵狄都已經去過了,只剩下一個不太出名的島嶼,不是以旅游為主的,只是普通居民的住地.梵狄這是閑來無聊想去看看,他就是變著法兒的讓自己的腦子別空下來……一空下來就會冒出某人的影子,這是他感到很挫敗的地方.在海上飄來飄去本就是為了刻意與她保持距離,企圖將對她的感淡化,企圖剔除那個名叫愛的東西,只是,到現在還沒成功.

梵狄乘著快艇在茫茫大海中駛向目的地.耳邊只有海風的聲音,視線里一片空茫,海上的夜色唯美得令人心悸,夜幕中的繁星顯得格外明亮,那一輪明月仿佛距離自己很近,銀白的光輝淨化著他煩亂的心,孤獨卻是被映照得越發清晰了,好像自己油走在世界的盡頭,在這廣闊無垠的大海上,他不過是一片飄零的孤舟……

梵狄膽大,敢一個人乘著快艇深更半夜的在海上行駛,他在游輪上呆久了也想享受一下甯靜的時光.

梵狄朝著天上某顆星的方向,根據山鷹,這樣就能到達那座島了.距離不遠,預計半時就能到的.

可是,一個時之後,梵狄還在海上,沒看見陸地.

兩個時後……三個時後……

天亮時分,某海灘上終于出現了一個渾身濕透狼狽不堪的男人,但是他經過幾個時的折騰已經渾身無力,虛脫地倒在了海灘上,意識近乎斷絕,在他昏厥過去之前的一秒,他感覺到有人在靠近,模模糊糊中似乎腦袋上方出現了一張女人的臉……

"媽的,山鷹……老子回去一定扒了你的皮!"梵狄用盡全身的力氣也還是只有微弱的聲音,完就兩眼一翻,徹底失去了知覺.

原來時山鷹疏忽了,他所的島位置是錯誤的,梵狄找不到那座島,在海上飄了幾個時才見到了陸地,但是他乘坐的快艇出了故障,壞了,他只能游到岸邊.

這貨也真是夠倒黴的,只差一點就到岸邊了卻又腳抽筋,摔在海灘上的時候正好旁邊一截斷了的樹干戳到他另一只腿……可憐的梵狄,原本要去的那座島應該是風景宜人氣候溫潤的,結果他卻收到錯誤的指引來到了現在這地方,還需要游一段才能到岸邊,冷得他都快凍成冰棍了.

此刻,一個穿著粉色外套的女孩子正蹲在梵狄身邊好奇地打量著他……

女孩兒清亮的眼眸就像這海水一般明淨,有著未經渲染的澄澈.

"唔……受傷了,在流血呢."女孩兒自自語地著,白希的臉頰上露出焦急和擔憂.

救人!

女孩兒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才將梵狄拖走了不到二十米,但這樣不行,她必須盡快找人來幫忙,否則看他這傷勢,怕是會有性命危險.梵狄再次睜開眼睛,意識還處于混沌中,抬抬眼皮看了看天花板,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無力地又閉上了眼睛.他失血過多,還沒那麼快恢複精力,又睡過去了.

=======呆萌分割線=======

房間的門開了,先前穿粉衣服的女孩兒走了進來,在梵狄床邊坐下,用熱毛巾給他擦臉.

隨著梵狄臉上的泥沙被擦去,女孩兒的目光越來越驚詫,粉的嘴兒張得圓圓的,傻呆呆地低喃:"原來這麼帥啊……比韓劇里的明星還好看……"

本來聽到這樣的贊美,身為當事人,應該是很有面子的,但緊接著女孩兒又補充了一句……"好看是好看,不過似乎太美了一點,像個娘娘腔……沒有季師傅那樣man."

女孩兒失神之際,忽地發現男人那原本閉著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嚇得她全身一震,下一秒,她的手已經被男人牢牢抓住.

"你是誰?"男人警惕的眼神透出恐怖的幽光,盡管他臉色慘白,聲音暗啞,可是這陰森猶如死神般的氣息卻是讓人心生寒意.

"你……你……"女孩兒哆哆嗦嗦地,忍不住聲音都在顫抖.只因她從未見過這麼可怕的眼神,好像能將人凍僵一樣.

梵狄眼底快速閃過一絲驚詫,半眯著眼,精光迸射:"這是哪里?你是誰?為什麼會中文?"

"呃?"女孩兒呆了呆,懵了,但她忽然想到了什麼,看向梵狄的眼神從恐懼變成了憐憫:"你別怕,我不是壞人,是我把你從海邊救起來的,你不記得了嗎?哎……你好好休息吧,我在給你熬粥."

這樣純淨的眼神,梵狄只在水菡身上看到過,但是這樣同的目光卻讓他無法忍受……敢這女孩子是以為他腦子有病?

"你快躺下休息吧,好好睡一覺起來或許會好些……哎……"女孩兒再次歎氣,微微搖頭表示惋惜.

梵狄只覺得眼冒金星……給氣的.被人當成神經病,他能不氣麼?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恥辱!

"你……我……"梵狄很想為自己聲明一下,但傷口處傳來一陣劇痛,這貨身體一軟,又昏了過去.

女孩兒一邊往外走一邊聲嘀咕:"可惜了……年紀輕輕的,長得也還行,只可惜腦子有點不對勁.他自己跑來這里的,他也是中文,怎麼會不知道這是哪里呢,還問我為什麼會中文,那不是腦子有問題是什麼……"

梵狄要是聽到這話只怕是更會氣得吐血.他以為自己會漂流到某個國外的島,誰知會到了C市的某個海邊鎮,這兒的人當然是中文了.其實這也不奇怪,昨晚他離開金虹一號時,游輪才從C市開出去不久呢……

梵狄睡到了下午,他是被粥的香味給叫醒的.

梵狄本身就是個吃的專家,一聞這味道就知道這是新鮮的魚粥,頓時感覺肚子很餓,被勾起了食欲.

餓是餓,但最起碼的警惕不能沒有.梵狄仔細地打量著這間屋子,很,目測只有十平米.這顯然是一間女孩子住的地方,床單被套都是以粉藍粉為主,枕邊還有一只流氓兔公仔,地上的拖鞋也是的毛絨絨的兔子造型……

右邊大腿上裹著白色的紗布,清晰的疼痛又傳來,迫使梵狄想起了自己流落到海灘的那一幕……似乎,依稀記得,確實在昏過去之前看到有人靠近,好像就是那個自稱救了他的女孩兒.

難道她救他,只是巧合嗎?不是仇家的預謀?

疼痛固然痛苦,但也可以讓梵狄的腦子清醒地思考一些問題……山鷹為什麼會錯了方向?為什麼快艇會突然故障?

如果只是普通人,可以不必這麼敏感,但梵狄不是普通人,他是黑道上的一方霸主,他必須具有超常的警惕,只要是威脅到他的人身安全,哪怕是一點點可能,都不可以放過.

指錯方向,快艇故障,這些的發生機率太了,同時發生,只能明很可能是有人蓄意為之.到底是身邊的人背叛了他還是有仇家潛伏在金虹一號?梵狄恨不得自己現在就能飛到游輪上去查個明白,可他的理智在告訴他……現在不行.他不能回去.

若是猜測成真,他現在這副狀況回去就是自尋死路,正好投入仇家的手中.

"不行,我不可以讓人知道我在這里,至少目前不能……"梵狄痛苦地咬牙,掙紮著想從床上起來.這一動,拉扯到他大腿上的傷口,痛得他幾乎昏厥過去,額頭上冷汗涔涔.

多悲慘的一幕啊,堂堂梵氏家族的老大居然淪落到這地步,真是可悲可歎,最可氣的是,梵狄望著距離自己只有兩米遠的寫字台上放著的那碗魚粥,肚子叫得厲害可就是夠不著吃啊!

"粥放在床頭會死嗎,放那麼遠,怎麼吃!"梵狄心里在咒罵,但就是不敢再亂動了,傷口已經浸透出血跡……

就這樣,一個受傷的大男人用無比哀怨的眼神看著那碗熱氣騰騰的魚粥……

"你醒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粉色的身影姍姍來遲,手里拿著勺子,將魚粥端了過來.

"吃粥吧,趁熱."女孩兒沖梵狄友好地笑笑,這純淨的笑容能禦去人心頭的戒備.可梵狄這貨是不能以正常的心態來揣度的男人,就算他很餓,也不會忘記自己是在陌生的地方,面對陌生的人.

梵狄凝視著眼前這張洋溢著青春氣息的面容,面無表地:"你先吃."

"我已經吃過啦."女孩兒下意識地回答,但見梵狄還是一臉冷漠又戒備的表,她才反應過來,他不是在乎她吃沒吃飯,而是要確定這碗粥沒有毒.

"好吧,吃就吃."女孩兒很干脆地喝了一口,也不生氣,只是這瑩白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神:"可好吃了,你吃了之後就會吃第二碗的."

梵狄一不發,接過碗,咕嚕咕嚕幾口就喝下去了……就在他喝粥時,女孩兒的手伸向了他的大腿根部……

"滾開!"梵狄一聲怒吼,出于本能的自衛反應,一手就將女孩兒給推開摔在了地上……【已經6千字了,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第284章:越難到手的男人越感興趣     下篇:第286章:能把他氣到內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