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95章:非分之想  
   
第295章:非分之想

簡陋而窄的房間里,只聽見男人粗重的呼吸聲……壓抑痛苦所致.傷口裂開了,換藥的過程相當折磨人,也就梵狄這樣經曆過幾番生死的人才能以強大的意志力克制著自己不叫出聲.

穎蹲在床邊,低著頭,心翼翼卻又十分熟練地為梵狄換藥.她柔順的黑發垂在胸前,如瀑布般美麗,在燈光下隱隱泛著黑亮的光澤,她白玉瑩潤的臉頰上,一雙眸子里噙著滿滿的水汽,可以看出她忍得很辛苦,呼吸都不均勻了,並非只是因為看到梵狄這血腥的傷口,更多的是她對梵狄的感激.

梵狄看著眼前這張正值青春年華的臉,本該是充滿了歡樂的,但此刻卻蒼白得近乎透明,半點血色都沒有,令人忍不住心疼……

心疼麼?他怎會去心疼除了水菡之外的女人?梵狄倏然皺起了眉頭,心底那一絲絲隱約的觸動消失不見,他很清楚自己等傷好就離開,這里的一切都與他不會再有交集,哪怕是交朋友都是多余的,他又何必多事?先前出手替穎姐弟解圍,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罷了.

穎一不發,默默的換藥,她的手微微顫抖,為梵狄將紗布再重新包好時……

"吧嗒……"一滴滾燙的液體落到梵狄腿上的肌膚,緊接著,兩滴,三滴……終于,穎隱忍多時的淚水就這麼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流下來,明明是這麼冷的天,但梵狄卻能感覺這液體格外的灼燙.

梵狄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哭……只除了某個特殊的人之外.現在見到穎哭了,他頓時感覺一陣煩躁,冷冰冰地:"回隔壁哭去,我要睡了."

這實在是件很殘酷的事,一個妙齡少女在男人面前哭泣,對方卻連一個字安慰的話都沒有,反而出這麼冷漠無的話,不得不,梵狄那顆心已經修煉到比以前更加冷酷了.

但穎卻一點不生氣,怔怔地點頭,很老實地應了一聲,收拾好藥箱就走.

"等等……"梵狄驀地叫住了她,他眉宇間含著一點不解的神色:"你繼父用皮帶抽你都沒哭,現在怎麼又要哭?"

確實,梵狄不理解這點,隨口問問也只是因為感覺女人的心思真複雜,並無其他的意思.

穎手里提著藥箱,背對著他,身子明顯地顫了顫,吸吸鼻子,哽咽著:"我哭,是因為你……你是唯一一個肯對我和弟弟伸出援手的人.自從我媽媽嫁給夏志強之後,我和弟弟就沒少挨打挨罵,我媽媽為此跟夏志強鬧得很凶,但是也拿他沒辦法,只能叮囑我們在夏志強喝醉酒的時候不要招惹他……我們挨打的時候,即使鄰居看見了都不敢上來勸阻,沒人能幫得了我們,每次挨打就感覺是死過一回了……只有今天,你阻止了他,才讓我和弟弟不至于被打得更慘.我……我和弟弟會感激你一輩子的.你好好休息吧,我一會兒給你煮點宵夜去,你需要吃點營養的東西才能讓傷好得快些."

穎低啞的聲音在空氣中蔓延出一縷淡淡的憂傷,很輕很輕卻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梵狄這冷硬的心腸都不禁有一點微微地觸動了,真難想象一個女孩子和一個男孩在幾年的時間里是怎樣從家暴中熬過來的?最重要的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長大,穎卻還能保持著樂觀開朗的性格,沒有屈服于繼父的邪惡.在她身上,能感到到的是純淨和溫暖,友善,這才是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梵狄陷入了沉默,穎出去之後,好半晌梵狄才反應過來……穎剛才還一直沒穿外套的,只是穿著薄薄的棉衫在為他換藥,而她,竟一聲都沒叫過冷.

梵狄渾身哆嗦了一下……想象自己要是只穿一件棉衫在這樣的天氣,也會很冷啊,穎能堅持那麼久,難道只是感激他嗎?該不會是除了感激之外還對他有點別的意思吧?

"哎……哥就算腳受傷也還是那麼英明神武,在這種鎮長大的女孩子當然會被哥的風采給迷住了"梵狄這貨又開始自戀了,還琢磨著自己是不是該為了穎好,早點暗示她別對他動非分之想?

半個多時之後.

穎再次進來了,端來一碗熱氣騰騰的豬骨湯.她臉上的淚水已經擦干,精神看起來比先前好了很多,至少又有甜甜的笑容了.

梵狄也不推辭,他確實需要營養來補充體力……這里的物質條件不好,他流了那麼多血,但只能喝點魚湯肉湯,用的藥也是最普通的,可這對于傷者來是不夠的,要換做是在梵氏公館的話,他的傷都會好得快些.

穎已經穿上外套,笑米米地捧著湯進來了,看向梵狄的目光也稍有不同,多了點異樣的光芒,火辣辣的.

梵狄老臉一熱,心里暗暗搖頭……哎,哥的直覺沒錯,這姑娘真的因為他一時興起的解圍而對他上了心,瞧這眼神,簡直就是赤果果地在:我看上你了!

"該不會要怎麼謝謝我報答我之類的話吧?"梵狄心里嘀咕,表面上不動聲色,埋頭喝湯.

可這人啊,有時就是想什麼來什麼……

穎眸光灼灼地盯著梵狄,俏臉飛上兩朵可愛的暈,輕輕地:"阿凡,你今天救了我和弟弟,你是好人……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才好,我……"

"咳咳……"梵狄一下子就被嗆到了,不住地咳嗽,穎急忙伸手拍拍他的後背:"你別急,慢慢喝,不夠的話鍋里還有."

梵狄咳嗽得更厲害了.他哪里是喝湯急,他是聽到穎他是好人,還要報答他,所以才……

"穎……我只是……只是……一時……"梵狄忽然感覺自己不下去了,穎眼巴巴地望著他,目光里猶如星光萬點,純澈,燦亮,讓他話到嘴邊都卡住了,想自己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才出手,但她的眼神分明讓人感覺如果他那麼,她會很失望.

梵狄心頭沒來由地感到一絲煩悶,咕咚咕咚將湯喝下,不再看穎,只是不耐地:"總之就是不用你報答,聽明白了嗎?"

穎愕然,不解地看著他,隨即又釋然地點頭,笑容越發感激了:"阿凡,你幫了我們還不求回報,你真是太好啦,我把你從海邊救起來,是我做得最明智的事."

梵狄頭大……這穎的腦子也太簡單了吧,居然還更認為他好了.

"對,你也救過我,我們就算扯平了,誰也不欠誰,OK?"

"這……"穎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後搖頭:"我救的是你一個人,可你救的是我和弟弟兩個,起來還是我應該要報答你的……"

梵狄徹底無語了,翻了翻白眼,只能認了,誰讓他遇到一個這麼實誠又認死理的人呢.

"算了算了,隨你怎麼想."梵狄不耐煩地揮揮手,示意穎出去.

穎乖乖地應聲,在收拾桌子的時候不心扯到後背的痛處,緊緊皺了皺眉頭還是忍住了,裝作若無其事地沖梵狄笑笑,然後轉身……

"回來."梵狄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深眸一眯:"你沒擦藥嗎?你弟弟也沒擦?"

穎一愣:"你怎麼知道?"

梵狄沒好氣地扁扁嘴,不答反問:"我問你呢,不是你問我."

梵狄是想起來了,穎在將他送回房之後就在為他換藥,出去之後沒多久就端著湯進來了,她應該是還沒時間擦藥的.

"我……我給弟弟擦藥了,他已經睡下,我自己的還沒……沒擦."

梵狄心里動了動……她都沒擦藥就急著給他端湯進來,這姑娘也太好心了吧.

"沒事了,你擦藥去吧."

"嗯……"

梵狄已經蒙上了被子,換藥又喝了一碗豬骨湯之後,疼痛好似稍微減輕一點點,他也該睡覺了.

安靜的房間里響起了一點異聲,梵狄猛地從被子里探出頭,只見穎正在藥箱里翻東西.

"你不是擦藥去了,怎麼還沒走?"

穎抬起頭,無辜地眨眼:"隔壁房間那瓶藥油已經用完了,我記得這藥箱里還有的,我找出來擦."

原來是這樣,梵狄翻個身,繼續閉眼睡覺.

可沒過多會兒,又聽到穎:"阿凡……阿凡……你睡著了嗎?"

梵狄沉默了幾秒,側頭瞄著穎,冷冷的目光像是在,你在這打擾到我,我怎麼睡得著?

穎可沒那麼敏感,讀不懂他眼里那種趕人的意思,她手里握著藥油,請求地:"阿凡,請你幫我一個忙……幫我擦擦藥行嗎?平時挨打之後都是我和弟弟互相為對方擦,但是我弟弟已經睡著了,你幫我擦一下可以嗎,謝啦."

穎完,將藥油往梵狄手里一塞,迅速背過身去,將外套一脫,衣服掀起,露出了整個後背……

這……這也忒猛了吧,為女人擦藥?梵狄眼角在抽搐,真想一腳將她踹開,但下一秒,他的視線卻黏在她光光的後背上不動了……

上篇:第294章:恐怖殺神     下篇:第296章:觸電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