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97章:脈脈柔  
   
第297章:脈脈柔

的面館頓時陷入可怕的寂靜,兩個凶神惡煞的男人目露凶光,虎視眈眈地望著穎和豆子倆姐弟,那架勢,活像是要吞了她倆似的.

其實要不是于美鳳喝醉了發飆,或許事不會演變到這樣的地步,但偏偏……已經發生了,覆水難收啊,又是穎來收拾殘局了.

"你們……活膩了."

"TM的,大過年的想老子拆了你這店?"

兩個男人就像兩尊凶神,其中穿黑色皮衣的那個還下意識地摸摸自己腰上,似是有什麼東西……如果是有眼力的人就會想到這兩個男人身上或許有槍.

穎十分無辜,只得滿臉賠笑,一邊護著弟弟,一邊往前挪著步子:"呵呵……兩位請稍等,馬上就給你們煮面,馬上就去啊……稍等……"

穎蹲下身子使勁將于美鳳拽到了角落的椅子上,這才急急忙忙去了廚房.

煮了兩大碗面,還放了很多肉在里邊……兩人來者不善,一看就不是好人,穎不得不心一點,放多點肉起碼讓對方吃得爽,或許就消氣了.

深冬的夜晚,能吃上兩碗熱湯面那是十分暖和的.這兩個男人雖是很凶,可跟他們的處境也有些關系.除夕夜不能在家過,要來這鎮上奔波勞累,熬到現在才吃上一碗面,火氣自然是很大了.以他們的行事風格,剛才于美鳳那麼做,他們沒動手揍人已經是很難得了……因為太餓,想著在這兒要吃東西,把人全都揍趴了誰煮面呢.

于美鳳醉過去了,睡在椅子上打呼嚕,她不知道自己一時的魯莽而導致兩個孩子差點陷入危險.

兩個男人有了熱湯面吃,注意力很快就轉移了,埋頭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一邊吃一邊還不停點頭,這面的味道真好.

一碗不夠,穎又去煮了兩碗.她是盡量在心地應付著這兩個男人,別無所求,只要兩人快點吃完快點走.

可這第二碗,兩男人就吃得比較慢了,時不時還發發牢騷吐槽一下自己這趟的任務.

穿皮衣的男人長得肥頭大耳的,喝了一口湯,咂咂嘴:"MD,這要是在家該多好啊,我老媽做的臘腸特好吃……"

另外一個胡子男人也是一臉的憤懣:"我們出來這趟是為掙錢,可TM的那魏老頭兒竟然不出現,連他老婆都不見了……害咱哥倆白跑一趟,真晦氣!"

"那老兔崽子真能折騰,過年都不回家,這次我們失算了,回城里可不好交差,好的錢也只能拿一般,老子真是不甘心!"皮衣男著還狠狠地戳了戳碗里的面.

他們兩個在此時此刻出現在鎮,本就是挺怪異的事,不速之客來此是何目的?他們口中的魏老頭兒是誰?

這些都不是穎該關心的事,她感覺這倆不是好人,目光都不敢往那邊瞧,只能和豆子坐在一旁.

豆子畢竟才十歲,有時按捺不住好奇心,抱著姐姐的胳膊,可腦袋還忍不住往旁邊桌子瞧.穎將豆子摟在懷里低聲湊到他耳邊:"別看了,惹毛了他們就麻煩了……乖,你先上樓去,一會兒姐姐叫你再下來."

穎最擔心的就是弟弟,年紀,但是又特別護著她,如果真有什麼事,弟弟沖出來,會很容易受傷的.

如果于美鳳是醒著的,看到這一切,真該慶幸自己生了一對這麼善良懂事的兒女.

豆子不願意上樓去,但姐姐的話他又不能不聽,只得乖乖地上去了.但這家伙可不是那麼笨的,他不會真的丟下姐姐不管,他只是搬救兵去.

對豆子來,梵狄就是救兵.前兩天梵狄在出手阻止繼父時,豆子就覺得梵狄特別地威風凜凜,盡管他腿受傷了,但豆子卻依舊認准了梵狄一定能幫他和姐姐的.

在這樣家庭長大的孩子,童年就早早地有了危機意識了.

樓下店鋪里,穎還在焦急地等待著兩個男人的離開.

皮衣男和胡子各自都吃了兩碗面,飽了,正拿著桌上的牙簽在剔牙,皮衣男的手機這時響了.

皮衣男露出十分煩悶的表,但接電話的語氣卻是十分卑微的,可以想象電話那端的人定是在他面前很有威性.

被一頓痛罵之後,皮衣男掛了電話.胡子緊張地問:"怎麼樣,老板怎麼?"

"MD,還能怎麼,把老子罵得狗血淋頭的,回城里還得挨罵,總之,這次沒找到魏老頭兒,我們回去別想有好日子過."

"他***老兔崽子,要是被咱哥倆給逮著,先剁了他兩只腳再!"

"剁個P"皮衣男啐了一口痰在地上:"直接做了扔海里喂魚,省事兒!"

"……"

兩個男人的對話,讓穎花容失色,心驚肉跳……不是沒見過開玩笑時狠話的人,但眼前這兩個,穎卻直覺他們真的不是而已,興許真是凶徒.

穎臉色泛白,但還是勉強笑笑,壯著膽子問:"兩位……一共是32塊錢……"

話音剛落,只聽皮衣男猛地一拍桌子,凶相畢露地沖穎吼:"你TM找死啊?敢問老子要錢?"

穎被吼得心驚肉跳,她哪里是想找死,可這大過年的,既然做了生意就該收錢啊,否則兆頭不好……況且,明天夏志強回來如果知道這事兒,一定又會大發雷霆.橫豎都是沒她的好果子吃,她也只能硬著頭皮要對方付賬了.

穎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迫使自己清醒過來,素淨的俏臉堆起了笑容,壓下那股恐懼:"我們做的只是本生意,還請兩位老板體諒體諒,32塊錢嘛,對您來只是……"

如此低聲下氣心翼翼,只為討到32塊錢,穎心里的苦別提多艱澀了,只是她想到繼父發火的樣子就不得不逼著自己.

胡子不屑地瞄了瞄穎,拉著皮衣男:"賞她幾個錢也無所謂."著,順手丟下一團皺巴巴的零散鈔票在地上……

"錢給你了,不止32塊呢,可別咱哥倆是吃霸王餐的,哈哈哈哈……"胡子和皮衣男同時笑起來,囂張得讓人很想上去打掉他們的滿口黃呀.

錢是付了,可卻是用這樣侮辱的方式.

穎低頭望著地上的鈔票,兩只手攥得緊緊的,心里有股子火苗在亂竄……為什麼會這樣?只不過是素不相識的人而已,她心翼翼地為他們煮面,伺候著,對方臨走了卻要怎麼羞辱一頓?

穎還不會知道,這世上就是有種人,會以欺負別人為樂趣,喜歡持強凌弱,一時心血來潮了,哪怕是不認識的人,也可以欺負對方來獲得一點BT的塊感.

不出的辛酸在心頭,穎幾番話到嘴邊最終還是咽下去……除了忍,還能做什麼?眼下這形勢是她能斗得過的麼?

穎終于是去撿錢了……

角落的樓梯處,一雙犀利異常的眸子瞧著這一切,卻是沒有任何動作,還按著豆子的肩膀,示意他也別亂動,別出聲.

沒人知道梵狄子在想什麼,他看起來很淡定,像是在看一出電視劇那樣.但在他看到穎接下來的舉動時,他眼底的神采便浮現出了淡淡的笑意……

穎是撿錢了,但她是用掃帚將錢掃進簸箕里再端起來放在椅子上.如此一來,她不用彎腰蹲身,這既保住了自己的尊嚴,又能將錢收到.連梵狄都忍不住要在心里暗暗贊一句:好個穎!

皮衣男和胡子見狀也是露出詫異的神,沒見到預料中的景,他們覺得很掃興,嘴里嘮嘮叨叨地就離開了.

總算是送走了這兩個男人,穎長長地籲了口氣,癱坐在椅子上,這時才感覺自己背心都是涼的.

她只是一個人而已,媽媽醉了在睡覺,繼父又不在,弟弟又年幼……面對危機時,她只能靠自己了.剛才要不是她夠隱忍,她一定會招來禍端的.

穎的直覺沒錯,幸好她選擇了忍氣吞聲,因為這兩個男人不是普通的混混,他們是某人派來這里尋找魏禮忠的,接到的命令是……要魏禮忠死.

兩人身上都有槍,誰惹誰倒黴.穎的做法看起來雖是有些軟弱,但實際上卻是一種明智而堅強的做法.

"姐姐……"豆子飛奔過來,一頭紮進姐姐懷里,腦袋一拱一拱的,身子還顫抖得厲害,他剛才真是怕極了,擔心姐姐出事.

穎自己也是後怕,輕輕拍著弟弟的後背,安撫著,她自己卻也不出話來.

穎不經意一回頭就看見梵狄正一瘸一拐地走過來.

對了,梵狄……他什麼時候下來的?他是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嗎?他都看見了卻躲著不出來,任由兩個男人那麼欺辱她,將錢丟地上讓她撿,而梵狄就當沒看到嗎?

穎心里堵得發慌,不出是為什麼堵,反正就是不舒服,酸酸的……

瞄了一眼梵狄,穎別過頭去不再看他,無視他的存在.

梵狄微微一愣……稀奇了,穎每次看到他都是很熱地招呼,現在卻不理不睬的,甩臉色給誰看呢?

"咳咳……那個……我……"

穎不等梵狄完就牽著弟弟的手,站起來,板著臉從梵狄身前經過,把裝著錢的簸箕拿著,坐在那數錢.

都是一塊五塊的散錢,被捏得很皺,穎和豆子一張一張地展開再放好.

"姐姐,一共是38塊,嘻嘻……比32塊多了4塊呢."

"嗯,是多了四塊."

"那我可以把多余的四塊錢存起來嗎?存著給姐姐買圍巾好不好啊?"豆子亮晶晶的眼眸里充滿了希冀,讓人不忍.

穎鼻頭一酸,心里的酸脹感又一次湧起來,親昵地摸著弟弟的頭發:"好,這多余的四塊錢就給你存著,不過不用給姐姐買圍巾了,留著你買點零食吃……"

4塊錢能什麼樣的零食?能買多少?可對于豆子來卻是很珍貴的.生活在這個家里,有時別是四塊錢,遇到夏志強犯混的時候,他甚至可以將穎和豆子身上的零錢搜刮去給他自己買煙抽……

這個除夕夜,這個家里,沒有半點喜慶的氣氛,他們背負著許多人都不會體會的艱辛,活在陽光下,卻生在灰暗中.

梵狄自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但此刻也不由得心沉重,像是有什麼壓著不舒服……很多年沒見到像穎姐弟倆這麼淒涼的事了.尤其是穎,她受的委屈和痛苦更多,可她始終都用自己一顆善良的心在維護著弟弟和母親,苦就自己嘗,嘗過之後還能用笑臉來面對生活,這份意志力,連梵狄都要刮目相看了.

姐弟倆在忙著收拾桌子,梵狄被冷落了.穎愣是沒跟他講一句話,裝作沒看到他.

梵狄黑著臉看穎在眼前晃來晃去,好半晌才:"剛才那兩個男人身上有槍的,我現在傷還沒好."

兩句沒頭沒腦的話,穎居然聽懂了.

"槍?"穎驚駭地瞪大了眼睛,隨即又露出欣喜的神色,俏臉生輝,瑩白的肌膚隱隱泛著粉,灼熱的眸子含脈脈地看著梵狄:"那你剛才是因為看出他們有槍,所以才沒站出來幫我?你不是那麼冷血的人,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你……餓了沒有?要不要再吃點?"

先前還苦著臉,現在卻滿面春風,笑得好甜.穎沒察覺自己的緒完全被梵狄影響了.

她不察覺,但梵狄看出來了.心里暗暗叫糟,俊臉微微一熱,在桌子邊緩緩坐下,猶豫了幾秒之後還是開口了:"穎,有件事我得提醒你.我過幾天就要走了,以後也不會再回來.所以你……你千萬別對我……對我……"

想"別對我動心",可最後那倆字硬是卡在喉嚨沒出來.這貨竟是在想,如果這麼直接地告訴穎,她會不會接受不了?會不會對她太殘忍了?

穎眸光中的亮彩漸漸暗淡了下去……她雖然不是冰雪聰明,可她隱約感覺到梵狄要什麼.他的話還沒完,她的心就已經在開始抽搐了……【已更9千字,稍後還有一章.】

上篇:第296章:觸電的感覺     下篇:第298章:原來她喜歡別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