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99章:爸爸是來接我們的嗎  
   
第299章:爸爸是來接我們的嗎

水菡的疑惑只是短短幾秒,當想到晏季勻時,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了……一定是他派人送來的

水菡喝了酒之後頭有點暈,但還沒有太醉,只是兩個臉頰彤彤的,看起來十分可愛,牽著寶寶往外走,嘴里還碎碎念著:"不知道是什麼花……他都沒送過花給我呢……嘻嘻……"

水玉柔的臉色很難看,就在她開口想要攔住水菡的時候,邵擎卻拉著她的手,微微搖頭,深的某光里含著她才懂的一點示意

水玉柔明白邵擎的意思,那是讓她別在這個時候做得太過,不要阻止水菡收花別看水玉柔平時想做什麼都會受到邵擎的支持,但實際上,邵擎才是她的主心骨

水菡正走到了門口,水玉柔沉聲問傭人:"送花來的是個年輕男子嗎?"

"是一個中年男人"傭人回答

聞,水玉柔稍稍松了口氣,既然不是晏季勻,她也就不攔著水菡了好歹今天是除夕,不能把家里的氣氛弄得太糟糕只是收花而已,不是晏季勻親自來,她就讓水菡去,至少可以緩解一下水菡心里的怨氣也好

水玉柔朝傭人使個眼色,傭人立即心領神會地下去了,跟著水菡出去

"老公,菡菡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總忘不了晏季勻,她怎麼能開始的生活呢……"水玉柔依偎在邵擎身邊,輕輕地歎息

邵擎很淡定,一手拿著酒杯,慢慢地抿上一口,精深的眸子里有著讓人捉摸不透的複雜妻子的心思,他如何能不明白呢,只是女兒的緒也要照顧,他這個做父親的也有難處,要協調好這兩個角色,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直到現在,水菡都沒親口叫他一聲爸爸,就是因為這孩子與父母之間有一道看不見的鴻溝啊……

水菡牽著寶寶走出客廳,沒幾步就停下了,回頭斜睨著身後的傭人,冷冷地:"你這是把我當犯人一樣監視嗎?我只是去門口收花,又不會跑,你有必要寸步不離地跟著我?"

水菡平時在家是很少用這樣冷漠的態度對傭人的獨步仙塵

傭人臉一僵,下意識地止住了腳步,訕訕地笑笑,恭敬地:"姐別生氣,我不跟去就是"

果然,傭人站在門口不動了,但還是在看著水菡不跟去,可還是遠遠地監視著

高聳的大門口,站著一個穿大衣戴著絨帽的男人,正手捧著一束鮮豔的玫瑰

檸檬望著這一大捧鮮花,亮亮的大眼眨巴眨巴,興奮地叫嚷:"好漂亮啊,是送給菡菡的"

這束花實在有點多,將送花的人大半個臉都擋住了,只露出兩只眼睛

水菡沒有立即伸手去接,而是先問:"是一個姓晏的男人讓你送來的嗎?"

眼前這人不話,只是從花束中拿出一張卡片交到水菡手里

水菡低頭一看……

"唔……光線太暗,看不清楚,這寫的什麼啊"水菡自自語,嘟著嘴聲嘀咕的樣子真是讓人又愛又憐

就在水菡猝不及防的時候,那人將花往她懷里一塞,下一秒,她的下巴被勾起,熟悉的熱吻落了下來……

"唔……"水菡驚慌失措地往後退了一步,卻被男人給緊緊鉗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後腦勺,霸道粗魯而又飽含溫的吻,除了晏季勻還能是誰?

"是我……是我……"晏季勻含糊地低語,貪婪地汲取著這令他魂牽夢縈的甘甜

水菡在驚喜之余,腦子一片空白,只剩下不自禁地回應了……花束起了作用,擋住了遠處傭人的視線,燈光昏暗,她看不到水菡被男人吻著,只是覺得奇怪,怎麼姐收了花還站在那不動?

原來這送花的人就是晏季勻假扮的,他故意穿得很老氣,還將嘴上和下巴都粘上一圈淺淺的胡渣……難怪傭人會對水玉柔是個中年男人來送花了

水菡被他抱著吻著,自然知道是他,但檸檬就傻眼兒了,呆呆地看著一個大叔在吻媽媽,家伙憤怒地攥起拳頭錘在晏季勻的身上:"壞人,放開我媽媽"

晏季勻哭笑不得,他現在這裝扮,騙過了水菡家的傭人,也讓兒子沒能認出他啊

水菡慌了,趕緊地低頭摟著寶寶的身子:"噓……這是你爸爸呀,兒子,你仔細看看"

檸檬驚呆了,瞪大眼睛瞧著眼前的大叔

晏季勻激動地將檸檬抱起來,顫抖地喚著:"兒子,是爸爸來看你和媽媽了,快來親一個"他得很聲,不想驚動了里邊的水玉柔和邵擎有花束擋著,傭人看不到檸檬現在正被晏季勻抱在懷里

檸檬這下聽出是爸爸的聲音了,開心地抱著晏季勻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又一下

晏季勻此刻的心簡直都能飛上天去了,苦苦的思念終于是在這一刻得到了滿足,只有在水菡和孩子面前,他整個人才是充實的,才會感覺自己真的存在

"爸爸……我好想爸爸啊……爸爸是不是來接我和媽媽走的?"檸檬稚嫩的聲音有些哽咽,眼眶的,抱著晏季勻不放,生怕一放手就會失去了爸爸的蹤影

晏季勻和水菡都同時沉默了,感到胸口被什麼東西狠狠地捶打著,錐心的疼痛令人難以呼吸……以前檸檬跟晏季勻不親,但經過後來的相處,在晏季勻的呵護和疼愛下,檸檬越來越依賴他,愛他,天天都在盼著爸爸能將他和媽媽接走,但偏偏此刻晏季勻還不能這麼做非常官道

水菡鼻子發酸,手抓著晏季勻的腰,強忍著眼淚:"老公,我們不是想逼你,只是……太想你了,太想我們一家三口能生活在一起"

晏季勻心如刀割,身體里洶湧著一股沖動很想不顧一切的現在就將水菡和檸檬帶走……天知道他是怎麼熬過一個又一個孤寂的夜晚,水菡還有檸檬陪著,他卻只有一個人

"我都知道的……我也是盼著那一天,每時每刻都沒松懈過我知道今天如果我不出現,你一定會很難過,會睡不著,所以我才假冒是送花的過來我一會兒就要走了,最近都不會在城里,你和孩子要保重如果你打我的電話不通,你也不要著急,我會給你打的"晏季勻的溫柔細語,充滿了不舍,愛憐地在檸檬臉蛋上親了一口,誘哄到:"兒子,相信爸爸嗎?"

"嗯嗯,信"檸檬毫不猶豫的回答

"真乖……既然相信爸爸,那就要聽媽媽的話,你是男子漢,爸爸不在身邊,你要代替爸爸照顧媽媽再等等爸爸,過不了多久我們一家人就能在一起了"18700627

檸檬雖然失望不能立刻跟爸爸走,但還是乖乖地點頭,奶聲奶氣地:"我是男子漢,我會保護媽媽的"

家伙這話就像是大人一般嚴肅的語氣,很是慎重晏季勻和水菡都感到很欣慰……保護寶寶,是他們的責任,但寶寶有那份想要保護媽媽的念頭,卻也是難得的孝心,這麼就知道疼人,做父母的自然有種驕傲和幸福感

晏季勻瞥見遠處的燈光中出現了水玉柔的身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只能急匆匆對水菡:"我發現了線索,只要我這次去能找到那個人,當年那場火的真相就會水落石出了你安心工作,照顧好孩子,等我……"

著,在水菡唇上啄了一口便退開,放下檸檬,轉身消失在夜色中

臨別那一眼,萬般不舍都盡在不中了

水菡抱著花束在發呆,檸檬牽著她的手,望著黑乎乎的大門,家伙心里好難過,才跟爸爸幾句話呢……1gst1

就在這時,水玉柔已經走近了她也不是傻的,見水菡收花耽擱這麼久都不進去,自然會感到異常,不親自出來看看都不放心此刻見水菡和檸檬都好好地站在這,水玉柔心里一塊石頭才落地了

"菡菡,這外邊風大,你收了花怎麼還不進來?飯菜都要涼了"水玉柔看似溫柔的詢問,卻是隱約帶著命令式的

水菡緊緊咬著唇,心里堵得發慌……是啊,桌上的飯菜那麼豐盛,電視里還播著春晚,這是除夕夜啊,可晏季勻剛才什麼來著?他發現了的線索,馬上就要去其他地方查她坐在家里吃著年夜飯,他卻要在這麼冷的天氣里四處奔波,為了能找到某個人,為了查出當年那場火的真相,為了用真相來服她的父母,為了能早日跟她與孩子團聚

菡時他分菡她在這里吃得好住得好,他卻一個人背負著重任,他難道不苦嗎,難道不累嗎?她心疼他,恨不得能沖出去將他拉回來……可眼前還有座大山呢,她的母親

水菡異樣的神色終于是引起了水玉柔的懷疑,她冷冷地瞄著漆黑的門口,像是想到了什麼,心頭一震:"剛才送花的人,是不是晏季勻打扮的?你們見過面了?"

水菡不話,無懼無畏地迎著母親的目光

水菡的沉默就是默認,水玉柔一下子氣沖腦門兒,呼吸猛地一窒:"好啊,你們……你們竟然聯合起來耍這種手段你……你是想氣死我啊"

水玉柔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兩眼一翻,身子一歪,向地上倒去……稍後還有】

上篇:第298章:原來她喜歡別的男人     下篇:第300章:真凶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