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00章:真凶另有其人  
   
第300章:真凶另有其人

強勢的人也會有倒下的時候,也會有脆弱的一面.水玉柔這麼潑辣狠厲的人,前一刻還在發火,而現在已經躺在了床上,邵擎叫來了家庭醫生為水玉柔診斷.

初步得出的結果就是水玉柔氣急攻心所致.

醫生還一再地叮囑不要刺激水玉柔的緒,她的身體並非如表面看起來那麼好,實際上她當了幾年的植物人,才不過醒來幾個月,她需要的是一個輕松愉悅的環境來靜養,如果總是這麼受刺激,緒起伏太大,她心里的郁結會更深,嚴重就會導致抑郁成疾.

醫生的話,讓水菡和邵擎都感到有些沉重,還有揮之不去的心疼.

水菡從不知道母親心里有郁結,她只以為母親現在過得很幸福,很開心,每天有父親的陪伴和呵護,事業上風生水起,晏家的仇也算報了一半,母親還有什麼郁結可呢?

邵擎,這郁結的根源就是水菡.

水菡心里不好受,守在母親床邊,默默地聽父親話.著那些她不曾知道的種種.

很久沒有仔細看過母親了,水菡現在才發覺,母親臉上的皺紋更明顯了,嘴角的法令紋也深了些,面頰半點血色都沒有,手更是冰冷冰冷的……這樣有著病態柔弱的母親,相比起那個只會用強硬的態度來約束人的母親,仿佛是兩個人.

水菡的心,無可抑制地揪緊,發疼……終究是血親啊,水菡怎能不為之牽動著心神.哪怕是母親再怎麼強烈地反對她和晏季勻在一起,她都沒辦法去恨母親,平時的疏離與隔閡,也只是賭氣的成分居多,不是真的對母親有恨意的,更不是真想將母親氣得病倒.

邵擎坐在床的另一半,凝視著水菡臉上的複雜神,知道她正處于內心的掙紮中,他不想責備女兒,可有些話,他必須要.

"菡菡,你心里在想什麼,爸爸全都知道,可你也要明白,你母親當年親身經曆那場火,她的慘痛,是你無法想象的,尤其是……我們的大女兒,也就是你那個可憐的姐姐,只比你大一歲而已,也在那場大火中喪生,這是我們活著的人永遠都無法忘記的傷痛,仇恨太深,你母親不允許你和晏季勻在一起,這也是人之常.你或許覺得你母親太固執,太不懂得為你著想,但是,女兒啊,你有沒有站在你母親的立場想過?有沒有體會過她對你有多傷心失望?"邵擎深沉的目光里隱含著點點晶瑩,他心疼妻子,也心疼女兒,不論是活著的還是死去的,都是過不去的坎兒.

水菡呼吸一緊,胸口的位置猛地跳了跳,被父親的話驚醒了幾分……確實,母親的態度她接受不了,但她對母親的態度難道又沒錯嗎?那是自己的母親啊,不是外人,難道就因為母親的不理解,她就要跟母親疏遠,孤立?她回想這段時間,自己竟然因為賭氣而不肯跟母親做一次深入的長談和交流,母女之間沒有溝通,何來的共識?

"我……我……"水菡心里酸脹得要命,愧疚地:"對不起,我只顧著自己的感受,忽略了跟媽媽溝通,才使得我跟媽媽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僵,我也有錯的……對不起."

對不起三個字,即是對邵擎,也是對熟睡的母親.

邵擎看到水菡這麼一點就透,他也是很欣慰的,他從不認為矛盾和波折是壞事,瞧,他的女兒不就在一步一步的成長成熟嗎,他相信,水菡會越來越有人格魅力,她的人生只會越來越精彩.

======呆萌分割線======

離開了水菡的住處,晏季勻馬不停蹄地趕往目的地.為了不暴露身份,他沒有換衣服,臉上粘的假胡子還是留著.

除夕夜,誰不想跟家人一起團聚呢,那種溫暖和幸福,晏季勻做夢都想,可現實卻暫時不允許,他此刻最應該做的事,就是根據自己得到的新線索去找人.

車子在冷清的路上飛奔,晏季勻握著方向盤,沉靜而銳利的眼眸就像是隨時都准備出擊的獵豹.

孤獨和寂寞,讓他有了一顆冷靜清醒的心,只有這樣,他才能理智地思考.

首先他要假設當年放火的真凶還活著,沒死.因為魏禮忠曾有人在追殺他.假設追殺魏禮忠的人就是凶手,那對方必定也不是簡單的角色,手段非同一般,絕不是普通人.再分析當年凶手的目的,是什麼?為何要對沈家下那麼狠的手?動機是什麼?會否是沈家的熟人?仇人?亦或是其他原因?

這種潛在暗處的危機才最讓人感到不安,因為不知道對方是誰,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冒出來.仿佛一顆炸彈埋在自己周圍,卻還要心翼翼地找出來,在爆炸之前.

晏季勻在大宅陪爺爺吃過飯之後就離開了,他本來應該明天再出發的,但想到這除夕夜正是大多數人回家團聚的時候,最利于找人,他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晏鴻章理解,他也支持晏季勻的做法.只是,一個人坐在客廳里對著電視,難免是有些寂寥冷清的.幸好還有陳嫂陪著,否則更是淒涼.

晏家,今時不同往日了.以前每次過年都熱熱鬧鬧,各房的人,無論是在本市還是外地,甚至是國外留學工作的,都會到大宅吃團圓飯.可如今,他們都有各自推脫的理由,有的是去外地過年了,有的太忙……總之就是他們不再想回到這個地方.

晏鴻章很清楚這是為什麼,心中無比淒涼,更清醒地認識到,以前之所以晏家的人會對他唯命是從,會因為家族的勢力和財力擺在那里,他是一家之主,大權在握,晏家的人將這當成是凝聚力的核心,一旦不複存在,他們的心就散了,怎麼還會想回來陪一個孤老頭子,既不是董事長也不是商會主席了,連股份都交出去了,他們還有什麼可圖的?

人冷暖.在任何時候,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體會到.

晏鴻章默不作聲地看著電視,里邊放的什麼,他其實並不在意,心里空空的,冷冷的……他何嘗不希望兒女們帶著自家孩子回來過年,但等待他的只有失望.

越是淒苦,越是強烈地渴盼著晏季勻能將放火的事早點查出來,若能解開兩家的血仇,水菡和檸檬就可能回到這個家.

沒有歡聲笑語,沒有孩子可愛的身影,沒有兒孫承歡膝下,這還叫家嗎?而如果晏季勻夫妻倆和檸檬回來,這個家,對晏鴻章來,就會變得很溫暖了.

除夕夜,不管是快樂還是遺憾,都會很快過去了.水菡等母親精神好些之後,打算抽空和母親談談.

水玉柔因為晏季勻來送花的事兒耿耿于懷,這幾天都沒笑過,大多數時候都是躺在床上休息,很少跟水菡打照面.她這麼做是為什麼,很顯然是要讓水菡"認錯".

今晚的晚餐是水菡做的,特意為水玉柔熬了棗花生粥端進她房里來.

水玉柔披著睡衣靠在床頭看書,見水菡進來了,她也不吱聲,繼續埋頭看.

水菡心里暗歎……女人啊,不分年齡多大,都需要人去哄吧,母親那天都被她氣得暈過去了,她還怎麼能跟母親嘔氣呢,先哄哄再.

"媽……該吃飯了.給您熬了棗花生粥."水菡甜甜地笑著,將一張四角的長方形桌子放在床上,然後將粥和菜擺上去.都是水玉柔喜歡吃的,卻又很清淡的菜式,是水菡親手做的.

水玉柔見到這菜和粥,知道是水菡在有意哄她,她心里也是高興的,臉色也沒那麼冷了.

水菡見母親吃飯了,總算是在心里松了口氣……看來,飲食攻略還是挺好用的.能讓母親的心好轉,彼此之間不那麼僵硬了,才可能談心事,講溝通.

水玉柔很快將粥喝完,菜也吃了一半,心顯然舒服多了,對水菡的態度也不那麼生硬,在水菡收拾走桌子之後,水玉柔叫住了她.

"是不是有話跟我,坐下吧."水玉柔指了指床邊的位置.

水菡心里一動,點點頭,軟糯地喚了聲:"媽……"

這一聲媽,含著濃濃的親和幾分女兒的委屈,深深地觸動了水玉柔的心,不由得越發感到一陣疼惜,輕歎一聲,握住了水菡的手:"你呀,明知道媽媽有多愛你,你還舍得讓媽媽氣成這樣……"

這聲音又軟又暖,目光更是慈愛無比,怎能讓人不為之所動呢.本就是母女連心,應該互相關愛才對,是如何會落得那麼生疏了,此刻這親昵的一幕,多久沒有過了?

"媽……"水菡軟軟地靠在水玉柔的肩頭,柔聲:"媽媽愛我,我也愛媽媽呀……我不是故意想氣媽媽,只是有件事我想……媽媽,您會那麼反對我和晏季勻在一起,主要因為那場大火,可是,媽媽有沒有想過,當年的火,有可能不是晏鴻章干的,真凶其實另有其人,而我們這麼仇恨晏家,放過了真正的凶手,豈不是更對不起死去的家人嗎?"【求月票!】

上篇:第299章:爸爸是來接我們的嗎     下篇:第301章:答應不再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