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02章:又被捅一刀  
   
第302章:又被捅一刀

靜謐的辦公室里氣氛陷入短暫的沉寂,水菡笑不出來,皺著臉,巴巴地望著邱健,心里酸脹酸脹的,即是感激邱健,也是不舍.

"邱老師……沒有您在我旁邊提點著,我怕自己不行,我……我舍不得您,我還想一直都跟您一起工作,向您學習……"

邱健啞然失笑,深感欣慰,水菡聽到他要走,不是先為她自己得到升職而高興,而是更舍不得他這個老師,有此學生,他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

邱健愛憐地看著水菡:"傻丫頭,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啊,你要真是把我當老師看,就別你自己不行.我邱健的徒弟怎麼可能是庸才?我你行你就行,只管做好自己的本份,盡到最大的努力就行了,你還年輕,攝影這一行,要學的東西很多,慢慢以後在工作中你才會越來越精進.只有實現,才是你最好的幫助.我大概年底就跟女兒一家人一起回國了,到時候,你常來我家玩,不也是能經常看到嗎,我還能做幾道拿手好菜給你吃……這次去我女兒那里之前,我可是惡補了幾道菜,味道還不錯,哈哈……"

聽邱健這麼一,水菡心里也開朗了許多,不再那麼難過了……想想也是,邱老師帶著女兒一家回國之後,她只要有空就可以去看老師,這不挺好的麼?至于工作,今後沒有老師時刻在身邊,她必須要學會獨立去完成,獨當一面,成為老師的驕傲,這才是她應該努力的方向.

"嘻嘻……邱老師,您該不會是吹牛吧?您不是只會做炒米粉麼?"水菡調皮的擠擠眼睛.

邱健老臉一熱,佯裝板著臉:"我從來不吹牛,炒米粉是以前的事了,現在我能做家常菜!"

"咳咳……那是不是在家經過十幾次的試驗之後才……"

"哪才只十幾次,有道菜我做了二十一次才勉強能入口了!"邱健一不心就漏嘴,惹得水菡哈哈大笑.

一屋子的歡聲笑語,最重要的是水菡為邱健感到高興,而邱健也是一改平日的嚴肅,為水菡講了許多他在國外的見聞,當然還免不了拿出自己拍攝的照片給水菡欣賞.

邱健本來就是攝影界的大師,國內國外都曾獲獎,他拍的照片當然是令人驚歎的美,水菡很喜歡,嚷著要留下做紀念,邱健對水菡是看成自己的半個女兒,這點要求自然會答應,不止如此,想到自己即將離開公司,邱健還將一些寶貴的資料和器材都留給了水菡.

最讓水菡感慨的是……今後,這間辦公室就屬于她了.接替了邱健的位子,連帶著邱健的辦公室也是水菡的,她將在這熟悉的地方繼續工作下去,帶著邱健的期望和鼓勵,一步一步走出屬于她的一條路.

水菡為美玉顏公司拍攝的平面廣告海報,在春節過後很快就出現在了本市最繁華的商業街最顯眼的幾處廣告位,還有各大商場,街道,專賣店……以最快的速度占據了人們的視線,新一輪的視覺沖擊又一次蔓延開來.

走在街上,每當水菡看到自己拍的海報時,都會忍不住放慢了腳步駐足欣賞,這種自豪感滿足感,是新鮮的體驗,是讓她身心都愉悅的.想起剛進公司時被人輕視,被人議論,想起那時的自己時常都會去做些又髒又累的活兒,除了邱健,幾乎每個同事都給過她白眼,都曾對她不屑一顧,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這是她在參加攝影大賽遭遇挫折時沒有預料到的一天.

事業有了大的起色,家里最近也不逼迫她了,水菡的日子過得比較輕松,但心里時刻都惦記著晏季勻,只盼著他能快點出現,帶來令人振奮的消息.

一時的風平浪靜讓人感到終于能喘氣了,或許今後會慢慢地更好吧?

但往往在最放松的時候,總會有猝不及防的事發生.人生不止處處有驚喜,也處處潛伏著不可知的危機.

就在晏季勻離開的第十天……

水菡正從攝影棚趕往公司,在車上,閑來無事上著微信跟童菲還有蘭芷芯聊天,忽地收到了一則微信新聞消息,剛開始水菡並沒有注意,但是童菲卻在微信語音里叫了起來.水菡一聽到這語音的內容立刻臉色大變,急忙點開了先前那一則新聞,仔細一看……

《炎月口服液停產內幕,偷盜者的覆滅》這是新聞標題,內容竟是抖出了當年晏鴻章如何從沈家偷走配方,炎月口服液是如何問世,配方的主人,沈家的老爺子是怎樣被晏家這背信棄義的做法給氣得病死,多年後晏鴻章又是怎樣喪心病狂地一把大火燒了沈家的房子,吞了數條人命……而如今美玉顏公司就是當年的受害者沈家的後代……

水菡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堅持把這一則新聞看完的,她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快要爆開,意識瀕臨崩潰,背上冷汗直冒,呼吸都幾乎窒悶……

陸偉良現在正式成為了水菡的助理,此刻也一同在車上,見水菡表不對勁,陸偉良不由得聲問:"水菡,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不會是暈車了吧?"

水菡怔怔地搖頭,她已經不能思考了,滿腦子漿糊,愣了幾秒之後猛地抬頭沖著司機大喊:"停車……快停車!我要下去!"

司機一驚,為難地:"這兒不能停車,去前邊吧."

"快,開快點!"水菡一陣催促,心都亂了.

陸偉良見狀不對,料想是發生什麼了,看水菡這焦急的樣子,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水菡你別急,等司機停穩了再下車!"陸偉良好意提醒著,正好司機也剛踩刹車.

水菡匆匆地丟下一句:"你們先回去,我請半天假!"

"……"

一則突如其來的新聞,猶如炸彈將整個商界都震動了.晏家,再一次被拋到了風口浪尖.之前的公司易主,跟現在的事件比起來簡直就是擦一碟了.

無數抨擊的罵聲指向了晏家,網絡上隨意點開財經新聞都是這條最顯眼,看網民的評論更是讓人頭皮發麻,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將晏家踩到了深淵!

網絡上的傳播速度太驚人了,一石激起千層浪.可真是應了某句話……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曾經的晏家如日中天,風頭很勁,太多人羨慕嫉妒恨了,現在爆出的新聞等于是讓這些人幸災樂禍到了極點,又有了吐槽的對象,怎麼還不趁著機會將晏家給往死里踩.看著晏家從以前的聲名赫赫變成現在人人喊打,某些人心里充滿了BT的塊感,嘴都要笑歪了.

水菡一邊焦急地趕往晏家大宅,一邊撥著水玉柔的電話,但就是反複地只聽到對方不在服務區.

這種緊要關頭,母親的電話竟然不通?水菡迫切地想問母親,是不是她將這些消息透露給記者,讓記者發布在媒體的?

除了這個,還有其他可能麼?水菡越想越是氣憤,心痛!

母親不是會等著晏家拿出證據嗎?為什麼還要這麼咄咄逼人?沒有真憑實據的況下就把晏鴻章給定罪了,整個晏家都會陷入可怕的漩渦,先不法律會怎麼審判晏鴻章,就是輿.論也能把晏家人給噴個半死,那比上法院接受審判還更加恐怖,晏家以後還怎麼能翻身立足?

母親……母親,你怎能如此絕絕義?連女兒也騙嗎?水菡心里難過極了,有種被親人給捅了一刀的感覺.

晏季勻的電話也不通,直接顯示關機狀態.水菡心急如焚,想著上次晏鴻章就是因為動氣了才被送去醫院急救,這一次,要是看到新聞,晏鴻章還不得直接背過氣去了?

最無辜的是晏季勻.他在竭盡全力尋找凶手,查當年的真相,可人還沒回來,就發生了這天大的震動,他會怎麼想?他知道之後,還有動力再繼續調查嗎?

母親這是要把晏家被逼向絕境啊!如此一來,晏沈兩家的仇恨豈不是更加糾纏不清,何時是個頭!

水菡叫得出租車很快就到了大宅門口,但是……水菡見到有不少陌生的面孔出現,那些人手里拿著相機攝影機,胸前掛著工作牌兒……

糟糕,記者這麼快就來了?水菡心里砰砰直跳,腦子里靈機一動,吩咐司機別停下,直接往前開.

水菡這回機靈了,如果真在門口下車,保證她會被記者包圍的……晏家大宅是獨棟別墅,占地寬,自家大門距離別人家的大門還比較遠,誰要是在這門口停下,不就是代表著與晏家有關系麼,記者們當然不會放過的.

水菡繞到了背後,靠近菜園子那地方,然後給大宅打電話,讓陳嫂搬個梯子出來……沒辦法,又一次,不能走正門,要翻牆.上次為了擺脫保鏢,她是爬窗……

陳嫂和秦川很快搬了梯子出來,很結實的木梯,讓水菡攀上去.

水菡警惕地望望四周沒記者的影子,這才心翼翼地往上爬……

陳嫂很久沒見到水菡了,這一見,就跟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樣,激動得握住水菡的手,眼眶都了:"大少奶奶,您可算是來了,老爺他……"

"陳嫂別急,爺爺他怎麼樣了?還好吧?"

陳嫂點點頭,但又憂心忡忡地:"老爺子雖然沒像上次那麼暈倒,但是我看得出來,他很傷心."

秦川在一邊也是搖頭自責:"都怪我,不該讓老爺子看到今天的報紙,哪知道會爆出那樣的新聞,實在是太過分了,根本就不是老爺子做的事,沈家的人這是欲加之罪!"

水菡默然,她無從辯解,因為連她自己都感到汗顏,母親做這件事之前根本沒有透露一點風聲,她滿以為那次與母親溝通之後真的會得到暫時的甯靜,可誰知道……

秦川見水菡臉色有異,繼而解釋:"大少奶奶,我不是指責您,我只是那個向媒體爆料的人,您別生氣."

水菡擺擺手:"我沒事,其實我也很意外,剛才我看到新聞的時候還正在趕回公司的路上,可我擔心爺爺,等不及來看看."

秦川和陳嫂相視一望,均露出幾分苦笑:"還是大少奶奶最孝順,出了這種事,老爺的兒女們都沒來看望,恐怕是躲還來不及呢,只有大好奶奶爬牆也要來看老爺子."

水菡一聽,越發地急了,加快了腳步,臉上盡是憤懣的表……晏家那幾房的人也太可惡了,一群勢利眼,沒人性的東西!

晏鴻章在菜園子里,正在給他種的蔬菜除蟲.

水菡遠遠地就看到老人蹲在地里,那一刹,她又想起了自己曾經為晏鴻章拍的照片,那時,晏家是何等的風光,晏鴻章的兒女們誰不是巴巴地想要得到老爺子的青睞,可現在呢,一個個都不見蹤影,只丟下這孤寡的老人一個.

水菡輕輕地走過去,輕輕地喚著"爺爺."

晏鴻章身子一僵,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會兒才回過頭來,看到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容,老人一下子就哽得不出話……外界的一片罵聲中,連他的子女們,親人們,都沒敢前來探望,而水菡卻來了.她褲子上鞋子上還有灰,再看看她身後的陳嫂和秦川還拿著木梯……她竟然是爬牆進來的,怎能不叫晏鴻章感動.

水菡扶著晏鴻章站起來,見老人臉上的皺紋更深了,氣色也很差,她心里又是一陣酸澀,軟糯地嘟噥:"爺爺……今天的新聞……我……我不知道媽媽會那麼做,真的不知道……爺爺,您相信我嗎?"

晏鴻章削瘦的臉頰上露出慈愛的笑,眼眸里卻是閃爍著睿智的精光:"傻孩子,爺爺可不是老糊塗,有些事,即使不是親眼所見,我也能知道個大概.我對你的信任,還需要我再重複一遍麼?呵呵……"

水菡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心里卻是釋然了.

"菡菡你來得正好,有件事,想拜托你.你轉告你父親,我想見他一面."

"啊?"水菡驚愕,爺爺要見她父親?【已更7千字,5點之前還有一章,求月票啊月票!】

上篇:第301章:答應不再逼她     下篇:第303章:梵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