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05章:阿凡,我喜歡你!  
   
第305章:阿凡,我喜歡你!

穎見梵狄臉色有異,並且筆還停下不動,她不知這是怎麼了,錯愕地問:"阿凡,我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啊?畫出來很丑嗎?"

丑?穎不會知道若是她這樣的一個女孩子走在城市繁華街頭,將會引來多少人的側目,那回頭率一定是相當高的,相比起現在很多經過PS技術在網上曬"靚照"的人,穎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美,只是這鎮上,鄉里鄉親的都是看著穎長大的,並不會覺得有多驚人,但要擱在城里那就不同了.

梵狄略一怔,暗罵自己居然走神了,表面上卻是若無其事地:"沒什麼,你別動,馬上就畫好了."

穎果然很乖,保持著坐姿,但還是忍不住想問他一些事.

"阿凡,你在城里是做什麼工作的啊?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海灘呢?"

這些問題,穎曾問過一次,但梵狄沒.現在他要走了,今後也不知能不能再遇到,或許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呢……她按捺不住好奇心就問了.

這次梵狄到也沒有置之不理,淡淡地:"我只是一個常年在海上生活的水手而已."

水手?原來如此……穎點點頭,沒有絲毫懷疑,只是她會有點心疼梵狄,在海上呆久了也會枯燥的吧.

穎的眼神格外溫柔,像是看著遠行的丈夫一樣,輕聲叮嚀:"阿凡,你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在海上工作可要加倍心,別再像這次這樣受傷了,還有啊,你少抽點煙吧,抽多了對身體不好……你穿鞋別忘了加鞋墊,那樣穿著會舒服些……還有……"

她的聲音在這靜謐的夜里好像是動聽的音符,飽含著她的意,柔柔地傳進梵狄的耳朵,將這一屋子的冷寂趕走,帶來了溫馨和暖意.她絮絮叨叨的,像個啰嗦的大嬸,可奇怪的是,梵狄竟沒有發火,靜靜地聽著,眼底藏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複雜.

如果穎知道他的身份,還會這些嗎?他回到屬于自己的地盤上,哪里還會缺人伺候?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她才可以平等地與他對話,沒有心理障礙,沒有顧忌,就跟對自己的家人一樣的聊天,叮嚀.

梵狄經曆過許多不為人知的凶險,對于人性的了解自認是有相當程度的.因此也更明白,無論是什麼身份的人,想要遇到一個對自己真誠,毫無目的的人,有多麼不容易.

穎對他的好,不計回報,對他這樣一個外來人,不知道背景,不知道來曆,但她能用自己美好的心靈來對待.這是一種令人動容的純碎的人性美.來鎮一遭,讓梵狄對人生的感悟又多了一層.

素描畫好了,穎像捧著寶貝似的,看著梵狄筆下這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穎真不敢相信就是自己.

幾番濕潤了眼眶,穎終究還是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梵狄的房間,拿著那幅畫,懷著一顆不安而躁動的心,也懷著滿滿的酸澀……

梵狄房間的燈亮了一晚上,翻來覆去沒睡著,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第二天一早.

穎起來開店門,精神狀態不佳,一直在打哈欠,有點黑眼圈了,顯然也是徹夜未眠.

冷颼颼的空氣里,穎在忙碌著,當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她轉過頭去就看到梵狄正從樓上下來……

穎一下子就呆住了,怔怔地望著那道身影,他仿佛是從云端走下凡塵的天神一般……梵狄此刻穿的是他剛被救起時那套衣服,平時穿的是夏志強的,他也不修邊幅,可今天他卻恢複了自己原來的形象,那真叫一個驚豔啊,穎當然看傻了.

"這是……是阿凡嗎?怎麼看起來不一樣了……"穎心里在嘀咕著,兩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忍不住咕咚咕咚吞口水.

帥哥,妖孽,男神?這些字眼都不足以形容梵狄.他是集妖魅與霸氣于一身的矛盾綜合體,一張讓女人都嫉妒的臉,卻有著連男人都要敬畏的氣勢,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的王者風范渾然天成,難怪穎會覺得自己看到天神下凡了.

穎望著越來越近的俊臉,傻呆呆的愣住,目不轉睛.

梵狄臉上沒什麼表,淡漠依舊,望望這間店,再看看門口……中間那道門,仿佛就是隔絕了兩個世界.他一走出去,將不再是阿凡了,而是梵氏家族的繼承人,梵狄.

這段時間在這里的甯靜,今後再也不會有了……不出是個什麼心,梵狄心底泛起一絲悶躁……

"穎,把你媽媽用完啫喱水的瓶子裝些辣椒水在里邊,如果你繼父再打你主意,你就用那個對付他."

穎眼眶一熱,差一點就掉下淚來,死死地咬著唇,生怕一松就壓制不住淚水了,一口氣在胸口,不敢話,只剩下點頭的份兒.

夠了,這就夠了……有阿凡的叮囑,明他對她不是真的那樣漠不關心,至少在臨走時還能為她考慮一下,這足以讓穎感動了……或許,是她不敢奢求太多.

梵狄也是心里揪得有點發疼,深深地望了一眼面前這位救過他性命的女孩兒,他眸中是少見的認真,沉聲:"你,還有你弟弟,你們一定要過得開心,保重."

穎已經哽咽得不出話了,他不是這里的人,他總是要走的,她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走出大門,像是走出了她的整個生命.

在梵狄踏出門的一瞬間,穎整個人都癱軟了,坐在板凳上,望著那在不可能回頭的背影……淚水,悄然決堤,心痛,比刀割還難受.

這個就是離別的滋味,怎麼能痛成這樣?他到底哪里好,到底哪里吸引她了?他除了那次從繼父手里救下她和弟弟,平時他對她總是若即若離的,平淡的態度不溫不火,可她怎麼就會喜歡上他了?

阿凡剛才什麼來著?是讓她和弟弟要過得開心?

"你不在,我們連自保都難,談何開心?阿凡……阿凡……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你……阿凡啊……我要用多久的時間才可以忘記你?怎麼辦,我的心好像不屬于我自己了……阿凡……"穎心里在哭喊,心痛一陣一陣襲來,從未體會過的傷心,這緒好陌生,讓她猝不及防,在她年僅十八歲的生命里,殘忍又深刻地烙印下了那個叫阿凡的男人.

她是他生命里的過客,而她卻不知自己要用多長的時間才能走出去.他走了,連帶著把她的心也帶走.

梵狄果真沒有回頭,一直走到了前邊路口,看到一輛屬于梵氏公館的車,他才一頭鑽進去,急匆匆地吩咐司機開車……不知自己為何會這麼倉惶,有點害怕回頭去看到那張哭花的臉……

梵狄坐在車里,神恍惚……自己是誰,是阿凡還是梵狄?哪一種角色才是他感覺舒心的?硬邦邦的心腸還是被穎姐弟影響了,他竟會對自己的將來產生迷惘和困惑.

但這只是短暫的一瞬,很快梵狄就能笑得云淡風輕,自在地吹起了口哨,心里琢磨著……穎不是她已經有喜歡的男人了麼,希望那個男人會懂得保護穎和她弟弟.可惜穎太,才十八歲,不然嫁娶男方家里,將弟弟帶過去,就能脫離夏志強的魔掌了.

梵狄不會知道,穎所謂的喜歡的男人,其實就是他……而現在,他走了.在將她的世界擾亂之後,他很灑脫地離開了,她的未來會如何,會有怎樣的機遇怎樣的婚姻,那都不是他該去關心的了.至少梵狄這麼認為的,今後沒有交集,各自回到原本的水平線上……

司機是梵頂天的心腹,跟著他多年了,信得過,才會被派來接梵狄,至于其他人,到現在都不知道梵狄到底在哪里.

司機拿出了一份資料,是梵頂天准備的.

"少爺,這是幫會里所有成員近一個月來的調查資料,已經確定是有人故意設計您,老爺,等您回來之後再做處置."司機一邊穩穩地開車,一邊恭敬地.

梵狄沒有立刻翻開資料,他想到了年邁的父親……雖然父親曾傷害過他的母親,但在最關鍵的時刻還是護著他的.就像這次他受傷,不敢相信幫會里任何一個人,唯一可以相信的只有父親.

而讓梵狄感到心寒的是,果然是幫里的人出賣了他.是時候清理門戶了,否則,有的人會忘記他發狠時是什麼樣子.

梵狄此刻冷靜得可怕,嘴角的一抹淺笑有著嗜血的恐怖……想要害死他的人,敢對他下手的人,就要有承受得起他反擊的思想准備!

"少爺,現在是先回公館還是先回家?"

梵狄眯起了眼睛,寒光一閃:"先去……"

梵狄出了一個地方的名字,司機也有幾分詫異,但也沒多什麼……看來老爺得沒錯,少爺還是對水菡念念不忘啊.

是的,梵狄所的地方正是水菡現在的住處.他不在的時候發生那麼多事,現在媒體又爆出了晏沈兩家的新聞,他必須要去見一見水菡,看看她是否還安好?

上篇:第304章 舍不得你     下篇:第306章:疑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