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13章:大結局(下)  
   
第313章:大結局(下)

夢境是虛構的樂園,在這里可以自*自在,沒有煩惱,沒有生離死別,沒有痛苦和悲傷.夢境是能給予人短暫慰藉的,溫馨甜蜜,只是醒來後發現回到現實時,又是另一種殘酷.

戶外春意正濃,老樹新芽,春花爛漫,暖陽高照,空氣里充斥著新鮮與濕潤,正是適合外出春游的時光,去感受去采集新春的生機.這一座豪華的白色城堡里,移植進來不少應季的花卉,在園子里開得如火如荼,五顏六色,豔麗多姿.置身在這花兒的世界里,人的心也該變得愉悅起來,才不算辜負這大好惷光.

草坪上,白色雕花椅上坐著一個單薄的身影,呆呆地坐了好半晌沒動過了,她仿佛石化了一樣,又像是沉浸在孤獨的思緒中,想得入神了.

短短幾天,她已經明顯消瘦,原本紛嫩的臉頰也失去了氣色和光澤,黑眼圈嚴重,眸子里還有血絲.眼神空洞,目光渙散,表木然,完全就像是失去了靈魂的木偶,只剩下一具空空的軀殼.

水菡醒來已經一個星期了,而晏季勻依舊沒有消息.

對于幾乎是沒有生還希望的人來,沒有消息,或許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還能讓關愛他的人在心底保存著一絲幻想……可能他還活著.

水菡最近向公司請假了,她無法再繼續工作,整個人意志消沉,萎靡不振,在這致命的打擊面前,她只是一個脆弱的女人,終于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活著也等于死去.

失去他,她的世界還會存在嗎?世界變成灰暗,沒有色彩,沒有聲音,她把自己封閉在一個重重的殼里,誰都敲不開進不去,唯有她愛的男人可以打開她心的枷鎖,只是,他在哪里?

最痛苦的還不止如此,讓水菡最難熬的是……她將自己分裂成了兩半.一半可以悲傷,而另一半,在檸檬面前,她卻不可以哭,不可以讓孩子知道關于晏季勻的事.連大人都難以承受,何況是孩呢,水菡哪怕再怎麼苦,都不會讓檸檬傷心.瞞得一時是一時,只希望奇跡可以出現.

孩子需要父愛母愛,當爸爸不在身邊時,幼的心靈也需要有類似于爸爸的愛來填補,梵狄無疑是最佳人選.他是檸檬的干爹,跟孩子親近,玩得來.

梵狄剛進大門,傭人就水菡在花園里,並且還很自覺地去為梵狄泡茶.來幾次了,傭人都知道梵狄喜歡喝什麼茶,也知道這個男人是姐的好朋友.

可誰又能知道梵狄每次來這兒的心都不是那麼輕松的.如果不是擔心水菡和檸檬,梵狄真不想露面……每次當水菡問起,他都只能無奈地回答沒有晏季勻的消息.這對梵狄來何嘗不是一宗煎熬呢.

咖啡色的薄毛衣穿在梵狄身上,勾勒出他魁梧性感的身材,筆直結實的雙腿包裹在黑色休閑褲之下,修長而富有力感的美,為他平添了幾分淡淡的優雅氣息但他耳朵上那一枚黑色的鑽石耳釘又透出了他骨子里的桀驁,矛盾的氣質混合在他身上形成一種獨特的魅力,他站在這花園里,妖媚而耀眼,比這些姹紫嫣的花兒還要炫目.

這樣一個男人,卻要這麼不厭其煩地跑來安慰一個悲傷過度的女人,這僅僅是為了心中一點麼?當然不是.

梵狄是個很吝嗇給予愛的人,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愛是無比珍貴的東西,一旦付出了,便是絕對的認真並且難以收回.不管水菡與他將來是怎樣,至少現在,他來的目的不是為趁虛而入,最主要是為了給水菡做個伴……她的狀況太糟糕了,他擔心這麼下去她會得抑郁症的.

水菡軟綿綿地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的樣子,誰見了都會忍不住歎息,心疼.身後輕微的腳步聲漸漸近了,是梵狄剛才叫傭人拿件披肩出來.

男人眼底的疼惜越發深濃,慣有的痞笑也不見了,走過來將披肩往她身上一攬,柔聲:"心著涼."

輕飄飄的幾個字,如一片溫暖又柔軟的羽毛落在人心上,這麼細膩體貼的話,很難想象是出自梵狄口中,他向來的風格就是嬉笑怒罵,但因為水菡的存在,他會激發出自己的另一面,不自覺地在語氣里流露出內心那份柔.

水菡身子一僵,恍惚的眸子亮了亮,但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時,她眼底分明有著失望……不是晏季勻啊,剛剛那一秒她竟然產生錯覺了,仿佛他回到身邊一般.

只是這一抹失望,就足夠讓梵狄的心緊緊揪起,難以抑制地滋生出受傷的感覺……可是面對她,他又是無可奈何的.誰讓自己老早就將她放在了心上,受傷也是自找的,怨不得別人.

水菡今天沒有直接問梵狄關于晏季勻的消息,她只是怔怔地望著他,腫的雙眼里氤氳著霧氣,不不語,眼底藏著期盼與恐懼的雙重色彩.

梵狄默默地別開視線,環視著花園里迷人的景色,天空好藍,空氣清新怡人,花柳綠,鳥語花香,可他只在水菡身上讀到濃重的消沉和悲傷,與這大好春日背道而馳的冷寂,猶如死水一潭.

壓抑的氣氛慢慢地縈繞在兩人之間,她那雙會話的眸子這麼看著他,而他分明知道她要問什麼,卻只能用沉默來代替回答.

梵狄對于安慰女人這事兒,屬于他的弱項,但是為了開解水菡,他還是相當努力的.拿出手機佯裝在給人發短信,實際上卻在看著手機里下載的東東……

那是他來之前在網上搜索下載的一些笑話集錦,雖然自認背得很熟了,可坐在水菡面前就感覺想不起來笑話的內容,干脆拿著手機一邊看一邊講.

梵狄的目的是想要讓水菡的心稍微輕松一點,但這簡直就是異常艱巨的任務.水菡聽了好幾個笑話之後連嘴角都沒牽動一下,她實在笑不出來,她滿腦子只有晏季勻渾身是血的樣子.

水菡沒笑,可梵狄身後卻多了個身影,在那聽得津津有味的.

"咯咯……咯咯咯咯……哈哈哈,怎麼會有那麼笨的老鼠啊,哈哈哈哈……"檸檬

水菡一驚,兒子什麼時候來的?

趕緊摸摸自己臉上,擦去眼角的淚痕,水菡瞬間從剛才那種迷離悲傷的狀態中脫離,收起所有灰色的緒.這也是她對孩子愛的表現.

梵狄沒好氣地揉著檸檬的腦袋:"機靈鬼,什麼時候跑過來的,干爹都不知道,你現在越來越能耐了."

檸檬嘻嘻一笑,得意地:"干爹講第一個笑話的時候我就來了,是干爹笨笨,沒有發現我."

"咦,你這子,還得瑟上了,敢干爹笨,嘿嘿……"梵狄挑眉笑得很像動畫片里的灰太狼,順手將檸檬撈起來擱在他脖子上.

"啊……干爹不要打PP,菡菡……媽媽救命啊……"檸檬嘴里在嚷嚷,可兩只大眼睛卻是晶亮得很.

孩子的快樂,對水菡來是唯一的慰藉了,看到孩子在梵狄脖子上騎馬馬,調皮又可愛的樣子,水菡心底湧起感激……她不是不知道梵狄的用心良苦,最近他老往這跑,都是為了開解她,為了讓檸檬開心.孩子在沒有父愛的日子里,干爹的愛也就顯得更加珍貴了.

"嘻嘻……好高啊……"檸檬坐在梵狄脖子上,一點都不害怕,反而很興奮,臉微微泛.

檸檬這孩子長大一些了越發機靈和調皮,有時還會的作弄一下大人.

"咯咯咯咯……干爹,我想噓噓……"檸檬純真無邪的眸子里閃爍著點點狡黠.

梵狄一聽,果真慌了,連忙將檸檬放下來……當然要快了,不然萬一尿在他脖子里,那可真不好玩啊.

"哈哈哈……干爹嚇到了!"

"你……臭子,竟然知道耍人了?"

"咯咯……剛才不想,現在想噓噓了."檸檬討好地抱著梵狄,臉溫柔地蹭著.

梵狄對檸檬這萌娃的招數一向沒轍,兩眼一瞪,抱著檸檬往前邊去了.

幾棵梨樹開得正盛,潔白的花朵清雅秀麗,但梵狄卻對檸檬:"就在這兒尿吧,給花施肥."

"……"

于是乎,那麼美麗秀雅的梨花就被配上一副孩童噓噓的畫面……

"干爹不噓噓嗎?不是要跟花兒施肥嗎,為什麼只是我噓噓,干爹不噓噓,不施肥?"檸檬好奇地睜著大眼睛,瞄著梵狄腰下那某處.

梵狄差點被口水嗆到,俊臉漲成醬紫:"臭子你往哪兒瞟呢,你是P孩,干爹是大人,大人是不可以在花園里噓噓的,知道嗎?"

"不知道啊……"檸檬很誠實地.

"……"

一下午都聽到花園里的歡聲笑語,主要是來自于檸檬和梵狄.

不知道某件事,有時也是種幸運.檸檬被告知,爸爸航海去遠方了,大海上沒有電話和電腦,所以不能打電話回家.

孩子才四歲,還能哄一哄,相信大人的話,可如果是再大一點,就難了.

外界傳得沸沸揚揚的關于晏季勻遇難的消息,將晏家推入了更深的泥沼,有人猜測或許是沈家的人尋仇所致.面對這樣越傳越烈的況,持續幾日之後,終于在水玉柔以沈家主人的身份發表聲明之後,澄清了之前報道的那一則新聞不屬實,晏家不是當年放火的真凶.

又一記重磅炸彈拋出來了,事件的曲折跌宕儼然好比電視劇本,讓輿.論嘩然之時,抨擊晏家的人雖然少了,但人們越發想要知道,究竟是誰放的火,真凶呢?

放火的真凶巍然成謎,究竟是唐鈺還是羅德凱?這答案,就連邵擎都無法得知了.唐鈺已死,死無對證,加上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假設羅德凱是真凶,那追溯刑事罪的時效也是一大問題,除非是對他的犯罪事實十分清楚,那就有很大把握將他送上法庭.

就好比之前晏鴻章被那則新聞爆出是當年放火的凶手,之所以他沒被送上法庭,就是因為警察在例行詢問之後都無法拿出有力證據表明他有放火的可能,並且他當時人在炎月總部公司里,有不在場證據,要他放火的話,那純碎是只能靠推測.而這種主觀推測是毫無用處的,到了法庭上也沒有作用.

唐鈺的死,是她對羅德凱的一種愛的表現.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她曾在墜海之前自己能為羅德凱做的事就是帶走他的麻煩……而這個麻煩是指的沈云姿和晏季勻?還是指的她自己?沒人知道.

她死了,羅德凱反而不會因為放火的事坐牢,可是,邵擎過,會讓他一輩子在監獄里,他到就會做到……

最近幾天里,不少官員們人心惶惶,一個個都心驚膽戰,只因為市長羅德凱被抓了,據是查到他貪汙了巨款,從他家里搜出了大量現金,包括人民幣和美金……一番徹查,林林總總加起來貪汙了上億,是一只肥肥的大蛀蟲.

放火的事他能推卸,貪汙卻是證據確鑿的.並且,他的案子判得很快,法院在人們驚歎的效率中,將羅德凱送進監獄.無期徒刑,他將在牢里渡過自己的下半生.

這是羅德凱做夢都沒想到的結局.他低估了邵擎的能力和邵擎的冷酷,滿以為只要放火的事推得一干二淨就能全身而退,只可惜,邵擎過要讓他活受罪,那就一定會做到.

一位市長被判無期,這在全國來也不多見.羅德凱頓時成了官場中的反面教材,民眾對挖出來的蛀蟲深惡痛絕,群激憤,守在法院門口等著他被押送出來.

前不久還風風光光地出現在大眾的視線,上電視接受采訪,做足了好官員的形象,可現在,羅德凱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有人:"做人不要太羅德凱啊!"

羅德凱飽受精神折磨,已經瘦得不成樣了,戴著手銬,被押著從法院里走出來……

階梯下邊已經圍了一大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民眾也有記者,呼啦一聲全圍過來了.為防止萬一,是由武警押送羅德凱,但依然是擋不住群眾的憤怒.

人無法靠近羅德凱,可還能借助"武器………

"媽的,去死!"一聲怒吼,某一位義憤填膺的人士沖著羅德凱扔去了一只雞蛋!

羅德凱頓時暈菜,想張口罵人,可他才一張嘴,立刻又飛來一只雞蛋……緊接著,西柿,菜葉,礦泉水瓶子,啃了剩下的半邊蘋果……一系列簡單又具有殺傷性的武器紛紛朝羅德凱扔來.

警察和武警在維護秩序,不准人靠近羅德凱,可他們也難消眾怒,也擋不住人們扔來的東西,不一會兒羅德凱就成了"大雜燴",臉上頭上身上全都髒成一團……

有人拍手叫好,大快人心啊!

羅德凱這輩子都沒遭過這樣的罪,此刻他真恨不得能暈過去,那就不用在眾目睽睽之下丟臉丟到家了.

但這點苦,比起他進監獄之後,那只是兒科……

位于市郊的一座監獄里,羅德凱被關進了這里最凶殘的一個號倉.據光就只這一個號倉里每年死去的犯人是整座監獄里最多的.

在這里,羅德凱只是一個被踩在腳下的螞蟻而已,受到了特殊待遇,進去的第一天就差點掛掉,可偏偏沒死成,被救活了又送回號倉去.

每天都會有人"招呼"羅德凱,他也嘗到了什麼是生不如死.他知道,邵擎這是在逼他出放火的真相.

沒經曆過監獄里的恐怖,羅德凱絕不會想到自己的人生會如此黑暗與殘酷,他竟然會向往死亡了……因為他現在每一天都無比痛苦,唯有死亡能解脫.

終于,在羅德凱入獄後不久的某一天,他在牆壁上刻下了一句話之後,自殺了.

那句話是——可恨當時那把火沒燒死唐鈺.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外人是看不懂的,然而,邵擎卻懂了,這就是羅德凱在承認,他是凶手,或者,他是同唐鈺一起犯罪的,而他的最終目的竟是要唐鈺死,這個男人藏得好深,唐鈺為了他,不惜開槍殺人,最後還為了保護他,來個死無對證,她自己跳海了……唐鈺為了羅德凱而付出,是種悲哀,羅德凱因為當年的事付出代價,那是他的報應.

真相隱沒在死亡中,但憑著邵擎與水玉柔的頭腦,將所有的事前後連貫起來,就能還原放火事件的大概輪廓——

唐鈺當年愛上羅德凱,一次羅德凱酒後與人發生爭執,唐鈺為了保護他,將那人當場殺死,而羅德凱雖不動手,卻目睹了整個過程,他冷眼旁觀,沒有阻止也不報警不施救,他比殺人者還要冷漠可怕.事後唐鈺因此坐牢,一人獨子抗下所有罪,羅德凱全身而退,他在政aa府機關的前途沒受到任何影響.

羅家利用關系和金錢,暗地里將唐鈺從牢里撈出來,但唐鈺卻發現羅德凱結婚了,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找上羅德凱鬧,並以那件事作為威脅.

羅德凱為了保住自己的前途,只能假裝討好唐鈺,虛與委蛇,拿出一筆錢讓她去做生意.

天真的唐鈺以為羅德凱果真有心跟她在一起,她投入了全部的精力與金錢,想做保健口服液生意,但又被水越狠狠地騙了一次,導致她血本無歸.唐鈺又去找羅德凱,但他卻以她沒錢為由,拒絕了她.

唐鈺沒有了一切,精神出現嚴重問題,竟對水越起了殺心,放火要燒死水越一家人.

喪心病狂的唐鈺去放火那天,羅德凱跟蹤她到了沈家外邊,看到她放的火,他當時也想要阻止的,但當他前去攔住唐鈺時,他卻產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他假裝去幫忙唐鈺放火,卻趁唐鈺不注意,將她打暈,想趁這場火也將唐鈺燒死,這麼一來,他就不用再擔心唐鈺會將他的秘密出去.

可他料不到的是,唐鈺只是暈了一會兒就醒過來了,僥幸逃脫,而羅德凱知道唐鈺沒死,立刻自殘,傷了手,謊稱當時他也是被人打暈,醒來時發現自己獲救……

唐鈺被愛沖昏了頭,不疑有他,依舊是對羅德凱死心塌地,而不知對方早就對她起了殺心……

幾年前唐鈺再次因過失殺人而入獄,前段時間出來後就找上羅德凱,聽聞他妻子在國外未歸,唐鈺又燃起了希望,威脅羅德凱跟她在一起,否則她就將只有兩人才知道的秘密抖出來……

之後的一切都就是在游輪上發生的事了,唐鈺臨死都是愛著羅德凱的,她不知道這男人才是真正的魔鬼.

======呆萌分割線======

春天已過,進入初夏,長換成了短,皮鞋換成了涼鞋,春花掉落夏花爭豔,時間的流失中,沖淡的是活著人心里的希望.

兩個月了,邵擎和梵狄都沒停止過派人尋找晏季勻的蹤跡,但是卻連一片衣角都沒找到.

期間也時有聽在那附近海域發現遇難者,可見到了尸體才知道不是晏季勻.

每一次聽到發現遇難者,都是對水菡心理承受能力的嚴峻考驗.反反複複幾次之後,她反而漸漸地淡然了一些,沒發現他的尸體,就是一種好結果.至少她可以保留著幻想和期盼.

水菡有時在想,晏季勻會不會像有的里寫的,遇難後被救起,但是失憶了,想不起來自己是誰,所以也無法回到她身邊?

無論怎樣,她希望他還活著,不管在世界哪個角落,只要活著就好.她不會放棄對他的尋找,她會等著他的出現,哪怕是一年兩年甚十年甚至更久……

痛苦的日子,熬著熬著就成了習慣,水菡開始准備上班了,但是,她卻不是去伯樂廣告公司,而是……回到炎月.

半年多的時間,炎月和晏家都發生了太多事,如今,水玉柔已經退出炎月了,不再是代理董事,她,如果水菡要將炎月還給晏家,她不會阻止.這也是水玉柔在彌補對水菡的虧欠.

水菡是打算將股份還給晏鴻章,但是晏鴻章卻不要了.晏季勻的事,讓他大受打擊,身體狀況不允許他接手公司,而他更是知道,公司要是交到他子女手中,只有兩種結果……要麼就是被喬菊竊走,要麼就是被他的子女們分拆給賣掉.與其這樣,他甯願公司在水菡手中.

如今的炎月已經大不如前了,股票一蹶不振,經營慘淡,水菡自認是無法只靠自己的力量撐起公司的,她對經商一竅不通,為了對晏家負責,她不能妄大.最終,炎月交到了晏錐手上,他成為公司的新任董事長.

曾經晏錐用盡各種手段都沒能如願地坐上那個位置,後來他放棄了追逐,與母親搬出晏家,過著平淡的日子.而在他沒有期盼的時候,炎月卻奇跡般的到了他手里,這戲劇性的結果,讓晏錐始料未及.

但無疑,水菡的決定是明智的.晏錐在經商方面的才能與晏季勻雖然略遜一籌,可在商界來,算是難得的人才.炎月有了他,再加上水菡從旁協助,借助邵擎的財力和勢力,炎月要起死回生,並不是難事.

只不過,炎月口服液不會再出現了,這是晏家對沈家應該有的尊重.

晏錐成為董事長,水菡應晏鴻章要求,成為公司總裁,也是炎月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總裁.

從她上任第一天開始,她就在努力地向晏錐學習生意經以及怎樣打理公司.

笨鳥先飛.水菡在經商方面是沒經驗,一竅不通,可她下決心要跟晏錐一起將炎月打理好,她就不會退縮,哪怕是累點苦點,她都可以撐下去,只為了將來有一天,晏季勻回來時能看到一個欣欣向榮的炎月和晏家.她當總裁,不為名利只為自己愛的男人而做……他以前也是總裁,所以現在她要坐在他的位置上去代替他完成使命.

輿.論大眾是很敏感的,也很健忘.很快就將關于炎月和晏家的負面新聞拋之腦後了,因為每天都會爆出新鮮的事件來娛樂大眾,人們八卦樂此不疲.

隨著水菡擔任總裁的時間越長,她的商業細胞也漸漸被開發出來,而晏錐更是不遺余力地將自己全部的精力都奉獻給了公司.

在邵擎和美玉顏公司以及晏鴻章的一些老關系幫襯下,炎月的經營狀況日益好轉,在商業的地位也在逐步恢複中.這是順理成章的事.炎月口服液雖然不能再問世,但炎月旗下還有房地產和酒店業,只要經營得當便能重振雄風.

水菡一直很低調,默默地做著自己的工作,她不是女強人,她只是一個為了等待丈夫,想要等他回來時看到她成績的女人,她只是一個好媽媽,一個好女兒,一個孝順的孫媳婦.

但即使低調,知道她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她不會接受采訪,也從不在電視上露面,但還是時有見到對她的報道……

這一年水菡被評為本市的十佳傑出青年之一.她是此獎項設立以來被授獎的最年輕的女總裁.

同年,水菡被國內知名網站票選為年度"你最想成為的人"之中女性投票最多的一位女性代表.

同年,水菡將檸檬送到了幼兒園,孩子終于實現了與其他朋友過集體生活的願望.

同年,晏錐的母親沈蓉被允許可去晏家宗祠祭祀,如她終生未嫁,到她死後可在晏家宗祠擁有牌位.

同年,水玉柔與邵擎補辦了婚禮,場面不算盛大,但是卻十分溫馨浪漫.

這一年,發生過悲劇,也發生了不少讓水菡他們欣喜的事.水菡又一次完成了人生角色的轉變,她在事業上的成功是巨大的,但無論如何,不管多少喜事,不管得到多少,不管站得多高,始終,她心里都惦記著那個男人,從未停止過.可她不會再終日以淚洗面,她越來越傾向于去相信他活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如果不在這個世界,那就在宇宙的另一端也好……

看似是豁達的心態,卻是萬分痛苦的一種幻想,她卻只能依靠這幻想才能讓自己活下去.

每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孩子熟睡在身邊,這張縮版的晏季勻面孔,就是水菡最大的安慰了.

手里更新換代,她卻舍不得換,因為這是晏季勻給她買的.里邊還存著她拍的那段視頻……某次晏季勻跳騎馬舞哄檸檬,她偷.拍到的.

一家三口的照片就放在床頭,每天都能看到.

還有他的衣服,他用過的一切都被收起來,好好保存著,一如新的一般.

看似日子平靜,他不在身邊,但水菡的生活里卻處處充滿了他的殘影,他存在過的痕跡隨處可見……每個人都知道,在她心里,晏季勻從來就沒離開過.

但只是這樣還不夠,水菡想要搬離這里,回到她和晏季勻的家去.那棟別墅,是她第一次被晏季勻撿回去時住的地方.

晏錐和沈蓉已經搬回晏家大宅去陪晏鴻章,水菡可以放心了,她想住在那個充滿回憶的房子里,帶著孩子一起.

今天,是搬家的日子,水菡帶著檸檬回到了這個久違的地方.

檸檬第一次來這,水菡告訴他,以後會住在這里等爸爸回來,檸檬很乖,水菡走哪他都願意跟著.

如今檸檬的身體也略好些了,再繼續調養,預計他將來當運動員的願望還是可以實現的.現在這家伙的臉色除了嫩白之外還有點粉,這是身體在恢複健康的象征.

一個秀麗清雅的女人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萌娃進了別墅的大門.里邊沒有傭人,只有空蕩蕩的大房子.可水菡卻覺得很親切,一進來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與晏季勻在這里的種種回憶……

花園里的白色長椅,她記得,就是在那,晏季勻對她,會讓她繼續念書,當時她興奮得抱著他一頓亂親……

走進客廳,這里已經被鋪上一片白布,揭開來,猶如揭開一段一段值得回味的往事……

水菡指著餐廳的桌子對檸檬:"兒子,以前媽媽在懷著你的時候,被你爸爸撿回家來,當時就是坐在這張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吃著,你爸爸我像難民進村了……"

檸檬一咧嘴,圓溜溜的眸子眨巴眨巴,純真可愛,乖巧地聽媽媽講故事,他也在回想著爸爸在時的景.

水菡牽著檸檬上樓,走到樓梯時,忽地停下來,回頭看著樓梯口,她想起,曾經,她抱著早產的兒子跪在晏季勻面前,求他離婚,而他卻只分居.現在想想,他當時也是不由衷吧,他一定在那時就已經愛上她了,否則為何只是分居?

他從不愛,他的愛太深重太廣闊,被他愛上的女人只能用心去體會.她用了幾年的時間才領悟到這一點,如今想起,原來在最初,自己曾是那般的不了解他,但他都一一忍下來,沒有怨過……

好不哭泣,但水菡此時還是忍不住了眼睛,心底翻卷著陣陣酸澀的疼痛,默默無聲在心底低喃:愛我的人是你,我愛的也是你,你在哪里?請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再愛你一次好嗎?曾經你為我受的痛和苦,我想要用余生來償還,如果不夠,將下輩子,下下輩子,每一生每一世,你為男,我便為女,你為女,我便為男……

心靈的祈禱,只是一種思想寄托,在這空空的別墅里,怎麼可能有晏季勻?

水菡一步一步往樓上走,檸檬乖巧安靜.

就是因為兩人都安靜,水菡才能隱約聽到一點異常的聲音……

是什麼聲音嗎?這麼細微,令她幾度以為是錯覺,然而當她走上二樓時,竟然聽到聲音更清晰了.

"媽媽……這兒有人啊?"檸檬嘟囔著嘴,很是不解,歪著腦袋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媽媽,會不會是爸爸回來啦?"

水菡心頭猛地一震,一秒的狂喜之後,瞬間墜進谷底,勉強笑笑:"兒子,這可能是隔壁鄰居在放音樂……如果你爸爸回來,他會先去外婆那邊找我們的……走吧,媽媽帶你去你的房間."

檸檬悶悶不樂地撅著嘴,很失落,牽著媽媽的手繼續走.

當水菡的目光觸及到某處時,整個人都呆住了,她看到……二樓轉角處的茶幾上,赫然有一只煙灰缸放在那里,而里邊正在冒著絲絲白煙.

這分明就是有人來過的痕跡!水菡渾身一顫……她不信大白天的難道鬧點不乾淨的東西?一定是有人來過了!

水菡沖過去,將那只煙頭撿起來一看……這熟悉的商標,是晏季勻最愛抽的那種煙!

此時此刻,水菡哪里還有理智可,大腦瞬間空白,喜極而泣:"兒子,是你爸爸回來了,一定是的,他想給我們驚喜……"

水菡和檸檬又哭又笑,在別墅的每個角落呼喚著晏季勻的名字……

真的是他嗎?亦或只是進來了偷而剛好跟他抽同一個牌子的煙?

只是,水菡和檸檬沒有再別里找到晏季勻的身影,可至少,水菡認為這是命運給她的提示,是為了激勵她,讓她心里有一種新的希望,讓她更有信心堅持下去……

我愛的人啊,你一定是世界或者宇宙的某個地方活著.只要你活著,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水菡心里有個聲音在著,她眼角有淚,素淨的臉上,一抹絕美的笑容綻放……

【正文完結.開放式的結局,男主的生死由大家想象.這是我自己想要嘗試的結局,不喜勿噴.一會兒還有更新,是番外續集.主角和配角的故事都有.】

上篇:第312章:大結局(上)     下篇:第314章:續:晏少的蹤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