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20章:續:晏少的蹤跡7  
   
第320章:續:晏少的蹤跡7

一顆扣子沒什麼稀奇的,但是水菡卻捏著扣子瑟瑟發抖,太激動了……她驚喜得難以自制,這紐扣,形狀十分特別,她記得晏季勻在出事那天就是穿的灰色衣服就是有這樣灰色的紐扣,阿瑪尼限量版春裝,就連紐扣都精致得像手工藝品似的,水菡覺得這一定不是巧合!

"梵狄……是他……真的是他……這紐扣,我不會認錯的……"水菡激動得結巴了,緊緊捏著紐扣,眼睛卻是四處張望著,哽咽的聲音在喊:"晏季勻……老公……老公……是你嗎?我是菡菡啊……我來找你了,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梵狄心里一抽,張嘴想點什麼,卻只是動動嘴唇,終于還是沒什麼……水菡現在滿腦子都是希冀,他不忍心打擊她.

月光籠罩著島,這水潭邊山石嶙峋,倒映在水中,投下偉岸的影子,隨著風起,水面漾開層層波紋,月影在水中變得模糊,讓人不由得產生一種錯覺,好似時空在這一刻開始扭曲一般……

洞穴里休憩的杜橙和山鷹聽到水菡的聲音,也都跑了出來,四處查看之下,卻沒有發現任何動靜.整個山谷里空蕩蕩的,只有自己人的聲音,還有水潭中隨波而動的明月……

氣溫越來越低,水菡的心也從激動而漸漸冷卻下來……假如這是晏季勻掉的扣子,假如他知道她來了,他怎可能不出來見她?驚喜變成了沮喪,水菡被冷風吹醒了,捏著扣子,悶悶的哽咽中帶著濃濃的鼻音:"到底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這呢喃低語,悲慟得令人心碎,帶著希望,帶著失望,兩種矛盾的心猶如冰火的碰撞,煎熬著她的身心.

經過一番仔細的勘察之後,確定這周圍都沒有動物或人存在.不只是電筒照不到,探測器也毫無異常.可水菡無法服自己就這麼回洞穴去休息,她想要找個理由來解釋這紐扣的來曆,否則她不會走的.

梵狄原本不想,但看到水菡遲遲不願進去,外邊又這麼冷,這樣下去她一定會被凍著的.

"水菡……其實……最近來這島上的人或許不止一兩撥,就算其中有人穿阿瑪尼的衣服也不奇怪.現在我們只是憑一顆扣子就去認定什麼,那是很不靠譜的.先進去休息吧,天亮之後我們再接著找."梵狄的話,尤為中肯,確實就是這麼回事,其實水菡自己心底也有這麼想過,只不過她還存著僥幸心理.

事實上也是如此,晏季勻如果聽到水菡他們的呼喚,不可能不出現的.看來,一顆紐扣只是讓人空歡喜一場了.

水菡也沒再多什麼,神沮喪地進去洞穴里了,其余三人也緊隨其後……夜里,島上的危險程度也增加,既然找不到線索,就盡量少在外邊晃悠.

水潭又恢複了平靜,一如從未有人來過一樣,只有山巒和月亮的倒影依舊不變.

水菡他們進去之後,這里寂靜的好似時間都停止了流動,即使有人經過也不會發覺,在漆黑的角落里,山峰投下的陰影中,似乎有個什麼東西動了動,一陣細微的響聲,黑暗中好像有兩點暗芒閃過,不只是野獸還是人類的眼睛,一直都盯著水菡他們,直到他們進去洞穴里……

四人分成兩組,輪流休息和守夜.先是水菡和杜橙休息,梵狄和山鷹守著洞口,但水菡哪里睡得著,面朝著石壁,心里惶惶不安.

滄粟島雖然,但是要存心藏起來,那一定是很難找到的.

野人必定是知道有人上島了,他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躲在一處安全的地方.但如果他想要脫離目前的生活環境,那又另當別論.

睡不著的不止水菡,另外兩只探險隊也都各自在島上尋找適合休息的地方.他們畢竟是專業隊伍,比起水菡他們這只臨時組建的探險業余隊,顯然是有著更為豐富的經驗,他們不會錯過夜晚這麼好的機會,雖然危險也超過白天,可探險的精神就是這樣,他們期待著能在晚上發現些值得驚喜的線索.

天快亮的時候,某處峭壁上的隱秘洞口里,傳出了隱約的聲音……峭壁很高,一般況是不會有人爬上去,更別偷聽了,所以能正常地話.

令人吃驚的是,話的是個老婦人,蓬頭垢面,身體瘦得皮包骨,聲音比烏鴉還難聽,她正在教訓一個穿著棉襖頭發亂得遮住大半邊臉的男人.他臉上也不知是什麼東西,髒兮兮的,很像是個灶底爬出來的,看不清楚他究竟長什麼樣.最奇怪的是,他的脖子,比一般人要大一圈兒,讓人聯想到甲亢病人……

他被老婦人狠狠地教訓,罵著各種刺耳到極點的話,卻還是只低著頭,一不發.

"你想死就直接從洞口跳下去算了,沒人攔著你!"

"你答應過我什麼?不會出去,不會被人看到,結果,你一樣都沒做到!我告訴你,要死你一個人去死,別拉著我墊背,我不想被人當怪異一樣抓起來."

"你這個樣子,跟死了也沒差別,哼!"

"……"他始終沒有回一句,垂著的眸子里隱隱閃動著光亮,格外清澈,與他的外表很不符.

老婦人罵夠了,最後喋喋不休地轉身,走向里邊一道牆.看似是普通的牆,但也不知她按了哪里,完好的牆壁竟朝兩邊分開,她進去之後又自動合上了.

穿棉襖的男人顯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景了,一點都不驚訝,只是他好像很不喜歡那道門後的地方,眼睛緊緊盯著牆壁,露出厭惡的神色.

老婦人脾氣古怪,但他不以為意,她愛嘮叨愛罵罵咧咧,都任由她去了,他

不想跟她吵架,甚至不想話……不記得已經多久沒話了,一個月?三個月?半年?

他在石凳坐下,無意識地撿起一根干樹枝,在地上默默地畫著,勾勒著……可每每當圖案的輪廓到一半時,他又會將畫的東西都抹去,然後再重新畫,再抹去……沒人知道他要畫什麼,除了他自己.

平靜了很久的生活被最近島上的外來人打破了,他很討厭其中的幾個,那些人設陷阱想要抓他,卻被他巧妙地躲過了,但下次不知還會不會那麼幸運……真希望那些人快點離開,別打擾這里的一切.可是,在這個想法的背後,隱藏著的卻是一種深痛的無奈.真的想要在這里一輩子麼?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都快要忘記自己是誰了……

他粗糙的手,摸摸自己腫大的脖子,嘴角的苦笑越發的深了.

為了不惹老婦人生氣,也為了些其他原因,他認為自己這幾天都不該出去外界了,等那些人走了再.

世上最難控制的就是人心,要跨越的門檻始終都是自己.

他就這麼枯坐到天亮,到一上午過去……

水菡他們還在繼續尋找野人的蹤跡.早上天亮之後在水潭附近又找了個遍,依舊是跟昨晚一樣的結果……

尋找,不停地尋找,這是一件很考驗耐心的事.雖然剛登島時會被這里清新的空氣和奇異的景色所吸引,但畢竟是以找人為主,找不到,心里就會失望,會發慌.

前邊叢林里,三個人影在晃動,是水菡他們剛下船時見到的東方面孔.

其中一個斜眉吊眼的男人正興奮地對另外兩個人:"你們還別不信,昨晚我真的看到有動靜,很像是個人!"

一中年男人不信地搖頭:"王岩,你就是愛吹牛……大半夜的,黑漆漆的,你能分辨出是人才怪."

另一位年輕男子也跟著附和:"就是嘛,我視力比你好,我都分辨不出,你還能嗎?"

那叫王岩的男子十分不服氣,極力解釋自己不是吹牛,信誓旦旦的,活像是結婚宣誓一般.

"你妹的,吹牛不犯死罪,我跟你一起去的水潭,你子少在這兒吹了,快點走!"

"我真沒吹,真看到了,你們怎麼就是不信?"王岩很不爽,感覺被人嫌疑了.

中年人不耐地:"信不信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們要比其他兩隊人先找到野人,不然,被人捷足先登,我們就白忙活一場."

"是是是,您的是,咱走吧,干活兒去!"王岩兩眼發亮,一起野人,他就仿佛見到前邊有無數的掌聲和金錢,美女,在等著他,動力十足.

"等等……"王岩那倒三角的眼忽地一眯,然後猛然轉身對著這邊一指:"誰在後邊!出來!"

其余兩個人也都驚訝,還是王岩機靈,發現有人在他們後邊.

梵狄等四人偷聽了好一陣子,見對方已經察覺,也不用再躲藏,大大方方地站出來,暴露在人前.

梵狄是隊長,這種事當然由他來了.只見他在對方三人驚詫的怒視中鎮定自若地笑著,就跟看見熟人似的招呼:"嗨,你們好."

"好毛啊好,你們偷聽我們話,還好意思!"王岩立刻嗆聲,語氣不善.

這種貨色最適合山鷹對付了,他也不慌不忙地:"偷聽這種事兒我們不干,我們路過,光明正大地聽,誰讓你們那麼大聲的!"

上篇:第319章:續:晏少的蹤跡6     下篇:第321章:續:晏少的蹤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