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24章:續:想你想得快瘋了  
   
第324章:續:想你想得快瘋了

這艘船的機房里,光線暗淡,空氣窒悶,角落里蜷縮著一個渾身濕透的身影,一顆腦袋亂蓬蓬的,胡子約有兩寸長,身上的皮襖被海水泡過了,冷得瑟瑟發抖,嘴唇紫青,臉色是慘白得嚇人,如果不是他在發抖的話,還真會以為這人已經掛掉了……

亞撒進來時,手里拿著乾淨的衣服和一張毛毯,難得看到他緊張兮兮一臉焦急的樣子,幫野人換好衣服,再將毛毯給裹上,好一陣子之後,野人才微微好轉一些但才不到十分鍾,他又開始全身抽搐,表十分痛苦

"怎麼了?還冷?"

野人的牙齒都在哆嗦發出咯咯咯咯的聲音,吃力地指指自己換下來的衣服,嘶啞的聲音溢出破碎的音節:"藥……綠瓶子……給我……"

亞撒忙不迭地在那堆濕衣服里搜,果然摸到一只細細的金屬管子

"是這個嗎?"

"是……"野人的目光亮了亮,顫抖的手將金屬管子接過來,擰開,將里邊那綠瑩瑩的液體倒進嘴里……

亞撒在旁邊看著,心都揪緊了,這怎麼看像是在吸毒一樣?

這回亞撒到是猜對了大半……這綠瑩瑩的液體,正是島上的特產,那個長得很香蕉差不多的植物,被山鷹他們誤認為是香蕉,幸虧得杜橙及時提醒,才沒將果實吃下去,那東西名叫"冥焦",這是老婦人為它取的名字確實是有毒的,但也有著極為霸道的藥物作用為什叫冥焦,是因為食用它的人就等于是去了陰曹地府一般痛苦

"冥焦"它可以鎮痛,止血,但它的毒霸道,不至于讓人當場身亡,但吃了之後就會產生依賴性,吃了一次不到三時就會想再吃之後便不再滿足于冥焦的果實,而是需要服用它分泌出的綠色液體,這也是冥焦最毒的東西,如此循環下去,它所附帶的毒素會在人身體里越積越多,就像毒品一樣,每到固定的時間就必須吃,不然就會劇痛難忍,甚至有可能死翹翹

冥焦的毒集中表現在脖子那一處,腫大猶如甲亢病人一般,但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中了這種毒的人,脖子那一圈腫大的地方,血管突起,好像隨時會爆開一樣,所以平時他離開洞穴時都會用獸皮圍在脖子上,以免受傷

野人從島上跑出來,坐著木筏跟著水菡他們的船,被亞撒發現了,將他帶到船上,藏了起來,並且沒有通知其他人

不是亞撒故意,而已野人堅持要亞撒保密,否則甯願跳海亞撒被"威脅"了,只能暫時答應,心里還是想著要告訴水菡的,但現在,聽野人了自己的遭遇之後,亞撒沉默了,他開始考慮,或許真的應該如野人所,將這個秘密隱藏下去,對大家都好……

亞撒的心很糟糕,藍眸子里流露出罕見的悲傷,凝視著眼前的男人,亞撒只覺得胸口的位置堵得慌,原本他該高興的,可現在,他看過了野人毒發時的辛苦,他哪里還能笑得出來,好像頭頂有大山壓下一樣

"勻,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野人渾身一震……好久沒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了,這陌生又熟悉的稱呼,讓他死寂的心又一次跳動了起來,讓他真實地感覺到自己是離開了島,不是在做夢……是的,這野人不是別人,正是重傷之後淪落到滄粟島的晏季勻

晏季勻微微搖頭:"如果有辦法的話,我就不用躲躲藏藏這麼久了其實洪戰早就找到我了,是我不准他告訴任何人的,這幾個月以來,洪戰一直都在努力,他拿著從島上帶走的冥焦液去外邊找專家研究,但都無法得到解決的辦法……而我,每天都要定時吃冥焦液才行……這等于是飲鴆止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什麼時候會因承受不住毒素而死亡"

這低沉嘶啞的聲音里飽含著慘烈,讓人聽了無不摧心裂肺,這9個月的時間,他是怎麼熬過來的?當中的艱辛,罄竹難書

晏季勻從墜海之後卻大難不死,流落到滄粟島,被那位老婦人救起,在這種地方沒有現代醫療設備和藥材,老婦人就是用冥焦為他止血的,並且還在他醒來之後讓他吃下冥焦誰料冥焦雖有療傷奇效,能撿回他一條命,其毒素卻是害了他,使得他對冥焦上了癮

毒發的時間間隔很短,三時左右就必須服用冥焦液,而這種液體用普通的方法儲存室無用的,不到十分鍾就會變成白色,效力減弱唯有老婦人用特殊的方法儲存才能使冥焦液最多保持三時不變色

戒除冥焦液的毒癮,這不是靠意志力能克制的事,除非是真不要命了,唯有死才能擺脫這種毒那個老婦人也是深受冥焦的毒害,在島上住了多年,她已經不想離開,如今又有晏季勻出現了,她自私地想要有個人留在島上陪伴她到老死,所以將自己儲存的冥焦液藏起來,不給晏季勻

但百密一疏,晏季勻終于還是在老婦人疏忽之際,偷走了一支冥焦液……不是他不想多拿一點,而是用金屬管子裝著的冥焦液只有一支,其他的是用陶罐儲存,不便攜帶,並且他要計劃離開的話,必須用金屬管裝的才行,可密封又防水,掉海里也不怕,就像剛才他被亞撒拉起來,身上濕透了但冥焦液還在

亞撒聽完晏季勻講他在島上的經曆,心越發沉重:"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晏季勻靠在角落里,閉起眼睛,看似平靜,實際上在忍著挖心般的痛苦,腦海里揮之不去的是某個女人清秀的面容,明媚的笑臉,還有那可愛的孩子一聲一聲叫著爸爸……

曾經的溫暖,仿佛是上輩子的事,他如今已是沒有資格擁有……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不知道何時會死,可能隨時都會毒發身亡與其這樣,他覺得還不如就讓水菡他們以為他死了,起碼不必再經曆一次失去的痛苦

亞撒雖然不能完全理解晏季勻的想法,但亞撒會尊重他,會幫助他離開這艘船……

甲板上,佇立著一個纖細的身影,在夜風中顯得分外孤寂,那份清冷,仿佛天地間都只剩下她一個,任憑海風在耳邊掠過,她能聽見的只有自己的心跳聲這是一種難以喻的寂寞,是發自靈魂的孤獨,只因他不在了,她的心就不會再完整,永遠地破碎

明天就是聖誕節,記得去年那時候,她在鎮上遇到晏季勻,兩人還一起吃炸雞啤酒,當時的滿足和快樂,印在她腦子里揮之不去……而現在,又一年的聖誕來臨,他卻已不在身邊,曾經的短暫的幸福,越發的彌足珍貴,這一生,難道再也不能擁有了嗎?

思念,就如同一只沉睡在身體里的巨龍,蟄伏時尚可,一旦被釋放出來時,就會破體而出,讓你有種想到發瘋的錯覺

水菡的手緊緊抓著甲板的欄杆,望著黑茫茫的大海,再一次地湧起一股想要跳下去的沖動,這是思念到極致悲痛到極致的表現,可她不會真的跳,因為她還有兒子,還有父母……

"老公……你我的緣份為何那麼短,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老天爺要這麼懲罰我……我好想你,我快要瘋了……"水菡心里在,臉上卻只有兩行清淚落下,低低地啜泣,肩膀微微抖動著,看在某個男人眼里,不出的疼惜

梵狄不知何時從里邊走出來了,站在水菡身後良久她都沒發現而他知道她在哭,為了晏季勻而哭,他能做的事就是默默地聆聽她的哭聲,讀著哭聲里的悲傷難過,他的心也會揪得疼……

好半晌,梵狄才輕歎一聲,單臂一伸,輕輕攬著她的肩膀,柔聲:"這里風大,要哭就進去哭"

他不會勸她別哭,因為此刻的她本就需要緒的發泄,如果憋著,反而是很殘忍的

水菡吸吸鼻子,悶悶的鼻音:"我只是……想在回家之前哭個痛快,回家之後不想在兒子面前哭……我……我沒告訴他這次我出來是為了找晏季勻,不然……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跟兒子交代"

梵狄搭在水菡肩膀上的手緊了緊,他也知道檸檬對晏季勻的感很深,只是苦了那孩子啊……

"別太苦了自己,檸檬有我們大家在疼愛著,可你……哎……"梵狄苦笑,水菡到現在都沒看上過除晏季勻之外的男人,她的專也是她痛苦的根源

這一幕,全都落在那個暗藏在角落的男人眼里他攥緊的拳頭幾乎要捏碎,他甚至差點就沖出去了……可他只要一想到自己隨時都可能死,他的沖動就會在瞬間幻滅……

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上是水菡和梵狄站在一塊兒還顯得挺般配的,尤其是梵狄還對她憐惜有加,呵護備至,假如,梵狄能代替他照顧她和孩子,他會祝福嗎?晚上還有】

上篇:第323章:續:晏少的蹤跡10     下篇:第325章:續: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