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27章:續:收留她  
   
第327章:續:收留她

就在穎陷入絕望的時候,就在男人即將得逞時,房間的大門開了,一群人闖進來,其中一個狠狠地一腳踢在了那個男人身上

"啊——痛……"男人哀嚎,倒在地上,立刻沖上來幾個壯漢將他圍住,之後就是一聲聲慘叫不斷

但男人也是長期在賭場混的,骨子里有股狠勁,一邊抱著頭怒吼:"你們是哪路人……知道老子是誰嗎"

男人還在咆哮,卻在最後卡在了喉嚨不出話來……他的頭發被人抓住,被迫仰起頭看著眼前的人,可他卻看到人家手上黑洞洞的槍口……

房間里頓時變得很安靜,梵狄的瞳孔驟然收縮,在看到縮在床腳瑟瑟發抖的身影時,他心頭微微一抽,寒光一閃……脫下外套罩在穎身上,順手將她摟個緊實

穎還處于驚悚中,還沒緩過神來,以為又是先前那個男人在碰她

"啊——別碰我畜生滾開"穎雙腳猛蹬,胡亂揮舞著雙手,尖銳的叫聲直透人耳膜

梵狄心里驀地一陣煩躁,不是生她的氣,而是看到她被撕裂的底.褲,她被打得又又腫的臉……他冷硬的心禁不住被紮了一下……假如不是他及時趕來,穎會怎樣?幸虧她沒事

"放開我放開我啊——"穎奮力嘶吼,混沌的意識還沒清醒過來,對著梵狄的胳膊張口就咬下去她此刻就是一只受傷的獸,悲憤的緒無處發泄,梵狄就成了墊背的了……

地上的煙灰缸,還有女人的底.褲,還有她嘴角的血跡,以及她青紫綠的臉……這一切都在明剛才這房間里發生了什麼幸好他們出現得及時,挽救了一朵差點被摧毀的花兒

梵狄摟著穎,任由她咬在胳膊上不放,他都沒有吭聲,只是那雙陰狠的眸子里迸射出森森的寒芒,如淬毒的刀子戳在那男人的心髒

豆子站在床邊拉著穎的一只手,哭著:"姐姐……是我啊,豆子……我和阿凡來接你了……姐姐……"

豆子的聲音讓穎渾身一震,狂亂的緒得到了緩解,咬住梵狄的嘴也隨之松了,渙散的眼神漸漸有了焦距……她是因為受了極度的驚嚇一時緒失控,但現在,豆子的出現將她拉回了顯示,她這才認真地看著眼前這張臉……

這熟悉的眉眼,這美得像油畫似的五官,這深邃如宇宙黑洞的眼睛,可不正是在她家住過的那個男人嗎?

穎呆呆地望著梵狄,幾秒之後,哇的一聲嚎啕大哭,抱著他的脖子,怎麼都不肯松開……

"嗚嗚嗚……阿凡……是你……阿凡……真的是你……"穎一遍遍重複著,緊緊抱著他,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她的心才能慢慢安下來,像是找到了歸屬的港灣一樣,溫暖,安全

阿凡來了,她不會有事了

梵狄抬眸,居高臨下地看向那個跪在地上的男人,淡淡地:"你沒資格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她,不是你該碰的人,不管是今天還是以後"梵狄的聲音,象裹著冰的錐子,能讓周圍的空氣都凍上幾分

那男人第一次感覺到恐懼,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長相妖孽的男人絕不會是簡單的人物,他甚至能感覺到對方的殺氣……

那種黑暗腐朽的味道,讓他連話都不利索了:"誤會……這一定是誤會……我哪兒敢動她啊……呵呵……這位大哥,可以叫您的兄弟把槍拿開麼……"

"誤會?你可別告訴我遞上的煙灰缸是它自己掉下去的,還有這女人的底.褲難道是你穿的?"梵狄嗤笑,狠厲的冰眸子,絲毫沒有溫度

"我……我……這位大哥,您饒命啊,我……確實是跟一個叫夏志強的有交易,他收了我兩萬塊錢,他女兒還是個處,是可以陪我三天,我要早知道是您的人,借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碰啊,大哥……"男人哭喪著臉,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象只搖尾乞憐的狗而山鷹還正用槍指著他腦袋

"夏志強?他的確不是個東西,但是他怎會主動提出要把人賣給你?是不是你早就在打他女兒的主意,"梵狄一聲冷呵,山鷹也很配合的將槍口抵在了男人的太陽穴

這男人嚇得魂飛魄散,從來沒一刻感覺像現在這麼害怕過,死亡距離他如此的近……

"我……我是我以前有一次去夏志強店里找他,見過他女兒,前兩天他又輸光了,我才趁機提出如果他肯讓他女兒來這兒陪我三天,我就給他兩萬塊錢……"男人現在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只差沒當場出丑尿褲子……

"媽的,禽獸"山鷹咒罵的一句,身後的幾個兄弟也憤恨地在那男人身上又踢了幾腳

事到此也該告個段落,梵狄抱起穎,吩咐山鷹善後,他則帶著穎和豆子先離開,回梵氏公館去,臨走時,梵狄還不忘了一句:"告訴夏志強,穎姐弟倆今後不再是他家的人,是我梵氏公館的人"

梵氏?地上的男人一陣心驚肉跳……天啊,這竟然是黑幫的老大,梵氏家族的掌舵人?男人面如死灰,背上冷汗涔涔,腸子都悔青了

穎緊緊閉著眼睛,對剛才那一幕還心有余悸,身子控制不住地在顫栗,可她驚喜的是梵狄剛才的話,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聽到的,他要留下她和弟弟嗎?

穎亂蓬蓬腦袋埋在他的頸脖,悶悶地發出低聲:"真的嗎……是真的嗎……"

她不敢抬頭看梵狄,此刻被他抱著,他的衣服裹在她身上,而她的底.褲都已經沒了的……可她太舍不得他的懷抱了,好想就這樣窩在他懷里不走

其實梵狄並不是想一直抱著穎,就是因為她現在極為不方便,而這又是群大男人,除了他,誰抱合適?

豆子也是一臉不可置信,驚詫地望著梵狄:"我們可以留在城里?是真的嗎阿凡?"

不知怎的,梵狄竟會覺得阿凡這稱呼很親切,他內心是不排斥的,反而是聽著還能勾起他對鎮上那段日子的回憶

"嗯,我住的地方比較大,你和你姐姐住下來也不會礙事的"

豆子高興地拍手:"太好了哈哈……我們不用再回去被夏志強欺負啦"

穎身子一抖,心里驚喜萬分,有種找到依靠的感覺……阿凡,她又見到阿凡了,還能跟阿凡住在一起,這實在是太大的幸運了

穎眼里只剩下梵狄了,她還沒反應過來怎麼阿凡跟以前不一樣,他身邊怎麼那麼多保鏢,怎麼能帶槍?她心里都被喜悅充斥著,這一顆快要停止跳動的心又一次複蘇了,因為有了阿凡,她默默喜歡著的男人啊……

梵狄可沒想那麼多,他只是覺得自己應該補償穎當初在鎮是她救了他的命,如今她有難,他總不能忘恩負義地坐視不理再將她送回鎮那個家,等于就是又將她送進火坑,夏志強不會饒了她的

梵狄最怕的就是欠人債,不還了這筆債的話,他始終不安心,干脆就將穎姐弟倆都接回梵氏公館,以後再做打算

回到梵氏公館的時候,穎已經睡著了,梵狄將她帶到房間里,剛一放到床上,穎就睜開了眼睛……

"唔……阿凡……我想洗澡"穎嘟噥了一聲,摸摸自己的臉蛋,沮喪地:"腫成這樣了,一定很丑"

梵狄微微一蹙眉:"也不是很丑,比母夜叉好點"

"……"這貨的話如果也算安慰人,那還真是夠蹩腳的

洗完澡,穎穿上了的睡衣,這會兒又感覺到肚子一陣咕嚕咕嚕叫,有點不好意思地……

"阿凡,我餓了,有沒有方便面吃?"穎憋屈地看著他,吞吞口水,實在是太餓了

梵狄挫敗地一翻白眼……這姑娘是被先前的男人嚇傻了嗎?難道沒發現他這兒十分高檔,怎麼會給她吃方便面這種東西?

穎見梵狄臉色不好看,還以為自己的要求過分了,以為這兒沒方便面,只得苦著臉:"那……那有沒有能填肚子的剩菜剩飯呢,我……真的好餓……"

剩菜剩飯?梵狄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真是……沒出息"這話的潛台詞就是——你就不能想點好的嗎?剩菜剩飯在梵氏公館他能拿得出手?

"過來"梵狄招呼了一聲,轉身往外走去

呃?穎一愣,隨即忙跟著梵狄出去了她的要求真的不算什麼,只要能填肚子就行啊,難道這大晚上的還指望有什麼好吃的?要知道,她在家時,一年到頭都沒吃上幾頓好吃的,因為有個賭鬼繼父

穎不知梵狄要做啥,可是當她被梵狄帶到客廳時,頓時傻眼兒了……只見豆子坐在餐桌上吃得滿嘴都是油,而他面前全是些令人流口水的美食啊已6千字,晚上還有】

上篇:第236章:續:屈辱     下篇:第328章:續:暗戀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