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29章:續:晏少現身  
   
第329章:續:晏少現身

從滄粟島回來之後,似乎每個人都有所不同了那一趟的行程,各自的感悟都不一樣,之後的機遇也有異,尤其是杜橙這家伙,最近總是怪怪的,加班的次數成了全醫院最多了,並且他加班是在干些什麼,沒人知道他是杜澤濤的兒子,杜澤濤是院長,杜橙當然要比別人享有那麼一點特權了,自*度也高

他這是勤奮的象征,可也有些鬼鬼祟祟的,這不,剛從化驗室出來,碰上了院里最漂亮的女護士,也就是那位對他心儀已久的美女……

"杜橙,又加班啊"美女護士笑盈盈地走來在他跟前站定,火辣辣的勾魂眼含脈脈,風萬種,在這大晚上的,能不讓人遐想麼

"對啊,加班……你呢,怎麼又是夜班?不是經常熬夜的女人會很憔悴嗎,可我怎麼看你還是一點沒受影響,還是那麼迷人,皮膚還是那麼水靈……"杜橙這貨嘴甜,也很懂得話

果然,女護士嫣然一笑,心花怒放,嘴上卻是佯裝謙虛地:"你杜醫生這張嘴,整個醫院都知道你是最甜的,那些來的護士妹,哪個不是被你逗得團團轉啊,我可不是她們,你就少奉承我了……"

這話似乎還有點酸味兒,杜橙哪里會聽不出來,心里也是有點得意的,女人的心思,很少能瞞過他

"你這就不知道了,那些來的護士,我只是出于禮貌才跟她們聊聊,但你不同啊,你是我們家皇上和皇後欽定的兒媳婦,我哪兒敢奉承,我的都是實話"杜橙順手將這女護士摟過來,在她臉上啵兒了一口

"你……真壞……"女人嬌羞地靠在他懷里,臉上盡是甜蜜的表,喜滋滋的

杜橙壓低了聲音:"明天我休假,你下了夜班要不要來我家?我爸媽不在的……或者,我去你那里也行"

女人嬌嗔地瞪著他,在他肩頭擰了一把,看似是不悅,其實樂著呢

正當這兩人打罵俏的時候,她忽地手觸到了杜橙衣服口袋里的一個硬硬的東西……

"咦,這是什麼……"女人好奇地問,想伸手進去摸出來看,但卻被杜橙及時抓住了手腕,笑嘻嘻地:"沒啥好看的,你要喜歡硬的東西,明天我讓你看個夠"

這男人太會轉移注意力了,兩句話就讓女人暈頭轉向,真恨不得馬上就下班啊……

"哼,我又沒明天一定要跟你一起"她在欲拒還迎

"你會來的,我等你……乖啊……"杜橙在她耳邊輕輕呵氣,引得她禁不住顫了顫,心神一蕩,而他也趁機退開,手伸進口袋里護著里邊的東西,另一只手卻還在對她揮揮……

"明天見"

"明天見……"女人神略一恍惚,他已經走進電梯了

進了電梯的杜橙這才松了口氣,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連續加班好多天了,他要做的事還是沒有進展,實在讓人著急啊口袋里的東西是不能被人看到了,是他的秘密,就連剛才那個女人也不行……

她是杜橙家里為他物色的對象,如無意外,兩人或許會結婚但這不代表杜橙會在現階段跟她分享某些秘密……

=======呆萌分割線======

炎月集團

剛結束了下午的會議,水菡回到辦公室里,晏錐隨後就跟了進去

晏錐如今也是頗有大將之風,上位者的氣場越發濃郁,也加具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但在水菡面前,他不喜歡戴著面具做人,他不經意間會流露出真性的一面

"水菡,明天就是元旦了,你會不會回大宅陪爺爺吃飯?"晏錐眼里露出希冀的神色,淡淡的,卻是那麼真實

水菡很干脆地點頭:"當然了,我已經跟家里好了,中午在家吃,晚上就帶著檸檬回大宅去"

"這樣最好,爺爺幾天不見你們就想念得很"晏錐溫潤的嗓音總是帶著令人舒心的暖意

"我也很想爺爺,明晚會在大宅住下的"水菡到這兒又想起了另一件事,臉色微微一變:"晏錐,你知道洪戰去哪兒了嗎?他請假有一段時間了,可我總是聯系不到他,他該不會是有什麼事發生?"

"我也聯系不到,不過,我想……洪戰那麼機靈,身手也不錯,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不定很快就回來了,我們別瞎擔心"

"嗯……也對,是我多慮了"水菡心里掠過一絲細微的顫動,她其實有點不明白的是……洪戰請假的時機怎麼那麼巧呢,偏偏就在她決定要去滄粟島的前一天……

第二天晚飯前,水菡果真帶著檸檬回了晏家大宅,他們的到來,讓這座冷清的房子有了生機,有了笑聲

雖然現在是有沈蓉和晏錐在這里住著陪伴晏鴻章,但老爺子始終最想念水菡和檸檬,只有這母子倆來的時候他才是最開心的

晏鴻章的身體經過這大半年的休養,略微好轉了一些,這還多虧是水菡時常帶著檸檬來探望,有時還住在這兒,才使得晏鴻章的傷痛慢慢有所緩解但晏季勻的事對他打擊太大了,家里的人都很有默契的不在他面前提起晏季勻的名字

滿桌子的菜,一家人圍坐在餐桌旁,連陳嫂和秦川也被老爺子吩咐坐下來一起吃,從這點就可以看出,老爺子不再是以前那種唯我獨尊目中無人的了,他現在珍惜的是人與人之間真摯的感

晏鴻章因為心不錯,所以臉色也還好,沒那麼蒼白了歲月在他臉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跡,但他現在有一顆仁愛的人,使得他的笑容也變得越發溫暖慈愛

檸檬坐在晏鴻章旁邊,乖巧地為他夾菜

"這個給祖爺爺吃……"家伙奶聲奶氣的,白嫩的手拿著筷子將菜放到晏鴻章的碗里

這麼點的曾孫都知道給他夾菜了,晏鴻章自然是很欣慰的,爽快地將菜送進嘴里:"嗯……好吃,真好吃……"這略顯誇張的表,讓他像個老孩兒,難怪俗話"老還"了

沈蓉和晏錐坐在晏鴻章的另一側,看著老爺子這麼開心,他們也很羨慕,尤其是沈蓉,她現在是心願已了,兒子是董事長了,她沒什麼可遺憾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還沒有抱孫子每次看到水菡帶著檸檬來,她都無比的羨慕

"水菡啊,檸檬被你教得太好了,你真是個好媽媽"沈蓉這話是由衷的,她甚至慚愧,如果不是當初自己鬼迷心竅,一心想著權勢,她怎會逼著兒子一定要去跟晏季勻爭呢,在教導孩子這點上,她比水菡差太多了

水菡臉上沒有太大的波動,平靜淡然,禮貌又不失溫和地:"其實這個我真不敢居功,檸檬的乖巧懂事,跟他自身的性格還是很有關系的,我只是起到一個引導作用,他能不能聽進去,能不能做到,這是大人無法強迫的"

沈蓉越發臉熱,她以前就是會強迫晏錐,結果就適得其反,所以水菡這麼,她是深有體會的

到這個,晏錐就沒發權了,他可是連孩子都沒有呢……

"媽……吃菜"晏錐夾了一塊魚肉進沈蓉碗里

這塊魚肉是魚肚子上的,沈蓉見了也欣慰的一笑,兒子知道她不喜吃有刺的東西,吃魚也只吃魚肚子那一塊

桌上的氣氛很和諧,這在水菡剛進晏家門時是沒有的她記得那時晏家吃飯還要論資排輩地坐,在飯桌上的規矩也很多,每次吃飯都很拘束,現在卻是再也不會了,只有濃濃的家庭氛圍而誰都不會提晏家其他那幾房的人,他們一年到頭都甚少來大宅一次,不提他們,在座的人還覺得舒坦些

晏鴻章並不知曉水菡去了滄粟島,還以為她是出差去了,問了她一些關于公司的事,關心她是否能忙得過來,需不需要加派人手給她做事,這等等一切都是晏鴻章對水菡的疼愛,連帶著他對晏季勻那一份親也飽含在這里邊

水菡能感受到這厚重的愛,她也會珍惜,會回報,會感恩自己所得到的一切

一頓飯在融洽的氣氛中吃完了,水菡也幫著陳嫂收拾收拾,之後一家人又坐在一塊兒閑話家常,聊到十點多才散了她今晚會和檸檬一起睡在以前住的閣樓,那里已經被陳嫂打掃乾淨了的

三層高的閣樓在夜色中顯得有些落寞,因為平時沒人住了,它就是一座空空的城堡每一座住宅,如果沒有人住,那也是很孤單的

這閣樓里有著水菡和檸檬的回憶……關于晏季勻的

他曾在這里送來檸檬三歲的生日禮物,曾和她在床上翻云覆雨,曾跟她和孩子躺在一張床上安然入睡……

靜謐的夜里,水菡細膩悅耳的聲音猶如蒲公英一般飄散在空氣里,她在為檸檬講故事

故事講過了無數次了,但孩子還是聽不膩,或許最開始是聽故事,到後來就成了孩子習慣在睡前聽到母親的聲音,他才會有安全感,會覺得自己是在母親的疼愛中入睡的,他會睡得很香……

好比仙樂般動聽的聲音,在夜深人靜時,有著一股奇幻的魔力,好似能穿越到另一個時空……

檸檬很快就呼呼了,紛嫩的臉蛋上掛著淡淡的微笑,天真無邪,恬靜又可愛,水菡睡在孩子身邊,聲音漸漸了,知道兒子已入睡,她就會停止講故事

只是這夜的風好像有點大,窗戶外邊的樹影搖曳著,不知怎的讓水菡看到會有些不安,禁不住視線停在那樹影上,越看越是覺得不對勁……是錯覺嗎,怎麼會感覺樹上似有人影晃動?

水菡心里陡然一驚,呆滯幾秒之後,猛地起身將燈打開,把窗戶一推……

"哎喲……"只聽外邊傳來熟悉的叫聲,是個男人

"洪戰,怎麼是你?"水菡望著樓下的男人,可不正是洪戰麼?

洪戰仰著頭,手還揉著自己的腰:"是我……我剛回來……"

水菡一愣,可還是不解:"你爬樹了?是不是你啊?"

"爬樹?"洪戰反問

"難道不是你,那會是誰?剛才我覺得那樹上好像有人……"水菡再一次地望望那棵樹,卻又覺得這麼一看也沒什麼異常啊

"哈哈……你眼花了,我剛才在這兒呢,我都沒看到有人……要是有人的話,逃不過我的眼睛的,你放心睡"洪戰拍著胸脯

水菡不疑有他,既然洪戰這麼,她當然信了,道了聲晚安,關上窗戶睡覺了

然而,就在水菡把窗戶關上再熄燈之後,好半晌,洪戰才躡手躡腳地往後邊園子里走去……

那是靠近花房的地方,藏著一個男人的身影,此刻正蜷縮在角落里

洪戰緊張地走過來,壓低了聲音:"少爺……少爺……您快出來啊……"

但那黑影已經無法動彈了,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快……送我走……快……"

洪戰大驚失色,剛才少爺還能爬樹呢,怎麼現在就這麼虛弱了?該不會是毒發了?

洪戰來不及多想,抱起晏季勻就往車庫跑去……他必須立刻將晏季勻送到杜橙那里

車開得飛快,而杜橙在收到洪戰的電話之後也火趕往目的地……那是一處城郊的廢舊倉庫,作為了晏季勻暫時的居所

杜橙見到晏季勻時,他已經毒發了,脖子上的血管發紫發黑,就像是立刻要爆開一般,他口中在冒著白沫,渾身抽搐,無法話,只有微弱的呼吸杜橙也嚇得不輕,立刻為晏季勻注射了藥劑,但卻不是冥焦液,只是代替品而已,並且這代替品不能長期用,多幾次就會失去作用,要救晏季勻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解了冥焦液的毒但這種毒,是型的,暫時沒有研制出完全根除的辦法,晏季勻的性命依舊是處在危險之中……今天一萬四】

上篇:第328章:續:暗戀的心事     下篇:第330章:續:是開始還是永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