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30章:續:是開始還是永別?  
   
第330章:續:是開始還是永別?

廢舊的倉庫里,陰暗的角落處,有一張的單人床,躺著一個奄奄一息的男人他形容憔悴,面色蠟黃,黑眼圈很嚴重,眼窩也凹了下去,下巴的胡子許久沒刮過了,他看上去蒼老而脆弱,好像隨時都可能一口氣上不來

他脖子上腫大的一圈是令人心驚膽戰,那紫黑色的血管分明就是毒入膏肓的征兆

如果不是熟悉他的人,絕不會認出這就是曾經那個意氣風發光芒耀眼的男人……晏季勻他現在整個人都被可怕的毒素折磨得不像樣,跟從前判若兩人,尤其是他這脖子,慘不忍睹

晏季勻自己都數不清這是第幾次毒發了,他經曆的痛苦完全不是語所能表達的無數次他撐不下去了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每一次在絕境時都會想到他的愛人,兒子,親人……他總是會在絕望的邊緣幻想著或許有一天能出現奇跡,或許他能康複他太渴望回到那個世界去了,想得近乎癡狂,但他殘存的理智一次次在提醒他,如果不康複,絕不回去

這好比身在地獄的痛苦,他一個人受就夠了,假如被他愛的人知道,那痛苦將會加倍,會傳染……他甯願被認為是死了,也不願被水菡他們看見他現在的樣子

這也幸虧是晏季勻以前身體素質好,加上他乎常人的意志力,否則他早就會因受不住毒發的痛苦而死亡而他的意志力來源是他的愛人和親人,之所以強忍著不見面,為的是將來能有一天以一個健康的身體出現在他們面前

他的苦,是身體的每個細胞每條血肉,到靈魂深處的磨折,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就像剛才,他以為會死了,結果又撿回一條命,只是這過程中所經曆的痛苦比死了還難受百倍

杜橙坐在晏季勻床邊,悶悶地抽著煙,愁眉深鎖,一臉的陰霾,他的心也不平靜,在見到晏季勻毒發時的樣子,他這看慣了人間生老病死的人也是心有余悸

想起那一晚亞撒找到他時,他當時的震驚有多麼強烈,在知道晏季勻沒死時,他有多高興,可在得知晏季勻生不如死,他又一次地陷入揪心之中他知道洪戰已經按照晏季勻的吩咐找過一些國外的專家,卻都對冥焦的毒感到格外棘手

並非是一點希望沒有,最關鍵是時間問題只要有足夠的時間,晏季勻的毒是可以根除的,但前提是他要能活到那麼久才行如果在那之前他都已經毒發身亡了,一切都無濟于事

剛才杜橙為晏季勻注射的冥焦液代替品是從冥焦液中提取出來再加上一些輔助的藥物合成,這雖然能緩解毒發的痛苦,可是治標不治本,依照杜橙的預測,冥焦的毒每隔三時發一次,每次都注射冥焦液代替品的話,那麼不過十次,代替品對晏季勻就會失去作用

杜橙自從知道晏季勻的況之後,每天都在積極地聯系有關專家,他知道在m國有一位退休的老醫生,在戒毒所工作了大半輩子,據年輕的時候曾游曆過許多國家,在他的自傳里就提到過一些特殊的物種,所含劇毒堪比人類現在已知的各種毒品,對人類的危害巨大

杜橙是琢磨著這位醫生既然見過那些奇特的有毒物種,會不會對冥焦毒有辦法呢?雖然這希望只有百分之一那麼,可杜橙覺得,總比將晏季勻留在這里要強

晏季勻應該接受最適當最好的治療,這在國內暫時還無法實現……最重要的是,晏季勻擔心這件事泄露出去,擔心引來水菡,擔心自己毒發時死在她面前……那不就是只剩下一條路了麼?

昏暗的光線中,氤氳著淡淡的悲傷和孤清,嫋嫋的白煙繚繞在空氣中,就像杜橙此刻的心一樣迷茫……他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冥焦的毒,只是在提醒著人們,大自然太過神秘莫測了,在科技發達醫學昌明的今天,人類自以為多麼了不起,以為自己知道得很多很多,而實際上,人類的所知太有限了,生命依舊是脆弱的,在大自然面前,人類不過還是孩童罷了……

"勻……去m國,亞撒會安排私人飛機把你帶走,不驚動任何人,我已經聯系好了那邊的醫生,會盡全力醫治你的"杜橙低沉的語氣,尾音都在輕顫著,模糊的光影中,看不到這男人的臉頰竟滴下了點點晶瑩

只因,杜橙沒有把握這一別之後還能不能見到活著的晏季勻,這是他最要好的兄弟,沒有血緣卻比親人還親,上次晏季勻遇難時,他就已經難過得要命,假如這次再承受一次失去,他不知還會痛苦成什麼樣……

床上的男人沒有睜開眼,只是長長的睫毛顫動著,呼吸變得不均勻了,好半晌才默默轉過身去,輕飄飄地從慘白的嘴唇里溢出一個字:"嗯……"

若有若無的聲音,包含著晏季勻那顆破碎的心,他當然知道,這一去,結果會怎樣,只有交給命運了任憑再怎麼強勢的人,在生老病死面前,在生命的無常中,剩下的只有無力感

事不宜遲,一切都准備好了,晏季勻本人也同意,接下來就只等亞撒的私人飛機過來

凌晨時分,晏季勻在洪戰的陪同下,乘坐亞撒的私人飛機前往m國

第二天,水菡收到了洪戰的請假單,沒有什麼時候會回來,原因不明

水菡和檸檬都不會知道,昨夜在窗戶的那棵樹上,晏季勻曾偷看了他們,將老婆兒子的身影再一次地烙印在自己腦海里誰都不知道,這一去將會是命運的開始還是永別?

水菡不會知道,她愛到骨子里的那個男人昨夜就在距離她幾米遠的地方看過她他的目光似水溫柔充滿了濃得化不開的意,他的愛比海還要深廣……他會記得她的每個表,記得她的每個笑容和每一滴眼淚,他將帶著關于她的一切,踏上未知的旅程……

======呆萌分割線======

梵氏公館

今天這里的氣氛有點不同,比平時顯得輕松熱鬧些了,時不時還能聽到歡聲笑語,那一群大老爺們兒一個個的眼神都格外亮堂,似乎心都還不錯的樣子,這跟以前那死氣沉沉的氣氛可是明顯的差別,原因嘛……就在穎身上

梵氏公館里沒女人,兄弟們感覺像待在和尚廟一樣,沒精打采的,現在可好,突然來了個水靈靈的美女,他們能不興奮麼

但興奮是一回事,他們也頂多飽飽眼福,多看幾眼而已,不敢對穎不敬,因為這是老大收留的人,兄弟們怎敢有非分之想只是覺得好歹眼前也多了一朵花,總比放眼望去盡是一堆枯樹葉要好得多

梵狄吃過中午要出門去,穎手里正拿著一件外套跟在他後邊

"阿凡,外邊風大,你穿上這個"穎笑盈盈地看著他,嬌俏的臉頰白里透,水汪汪的大眼含著隱約的意

梵狄覺得自己已經穿了件皮西裝了,不需要再加外套

"算了,我不冷"淡淡的著,長腿邁向門口

穎才不管這麼多,她現在是梵狄的傭人,當然要盡心伺候,也不顧他冷淡的表,跟上去將外套披在他身上……

"阿凡啊,你不是要去船上嗎?那兒風大,多穿一件總是好的"穎很耐心又細心,但梵狄就有點不耐煩了

他一向是想怎麼穿就這麼穿,現在有人這麼"管制"著,他感覺不習慣,但也懶得多了,披起衣服,頭也不回地出去了

外邊,一眾兄弟等在那,山鷹是伸長了脖子在看……人家穎長得真水靈,看看也是養眼嘛

可怎麼卻見老大冷著個臉出來呢?身上還批了件灰色的外套?

山鷹一愣……依照老大的習慣,穿了皮西裝是不會再加外套的,可這是?

哈哈,一定是穎給老大披上的山鷹立刻就想到了這點,忍不住湊上前去關心關心

"嘿嘿……老大,暖和嗎?"山鷹笑得和燦爛了,十足的八卦臉

梵狄波瀾不驚的俊臉上露出一絲莫名的淺笑,順手將外套一扔……搭在了山鷹的腦袋上,吩咐道:"拿著"

"……"

好,梵狄這是為了避免穎再嘮叨,所以只得將外套帶上,但他不會穿,交給山鷹拿著

這一幕都被身後的穎看到了,而她也不生氣,只是覺得梵狄平時一定身邊缺少一個體貼關心的人?否則怎麼那麼不懂的照顧自己?看來,她的任務還很艱巨啊……

梵狄一走,好幾個手下立刻跑過去圍著穎問長問短,那八卦的精神簡直是令人咋舌穎人老實,心地單純,別人這麼親切又熱,她不好意思不搭理,于是乎,梵狄的手下很快就從穎身上挖掘出了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比如老大是怎麼跟穎認識的,在穎家住了多久……

其實這些事如果梵狄還想繼續保密,他會提前吩咐穎,但他沒有這麼做,就是覺得現在即使被幫里兄弟知道了也沒什麼

者無心,聽者有意,這群男人深深地覺得,穎可能是梵氏公館的救星啊,有她在,至少這里有個異性每天晃來晃去的也是道風景,對他們來能提神,而對老大來就有意義了……老大到現在還沒有個女朋友呢,這就算是在古代,那土匪頭子不都是有壓寨夫人的麼,可老大太死心眼兒,兄弟們都快懷疑老大的取向問題了……

穎既然是老大的救命恩人,各方面想必都能跟一般人待遇不同,或許這是上天在賜給老大一個溫柔賢惠的女人啊要真成事實,那可真是太好了

兄弟們對穎的好感再次升華,一個個都變得勤快極了,看穎做家務需要幫忙時,他們都特熱,最後穎都納悶兒,自己這是來當傭人的還是來找傭人的?

不過在這里,穎還是挺開心,氣氛這麼融洽,大家都很平易近人,她沒有感到不適,很快就習慣了

豆子也成了十分受歡迎的對象,公館里到處都有他歡快的身影這兒玩的東西很多,豆子最喜歡的就是梵狄的電影廳足足有兩百平米那麼大,在里邊看電影那真是一大享受

到了晚上,穎左等右等都不見梵狄回來,飯菜都快涼了,她卻沒有自己先開動,想等著梵狄回來一起吃

桌上全是中餐,是另一位廚師做的,色香味俱全的菜式,看著都讓人流口水豆子已經忍得很辛苦了,但姐姐,在別人家不能沒有禮貌,要等主人回來才吃

那就繼續等唄

可是,到了八點,還不見梵狄的身影,穎有點坐不住了,不由得想,難道是做生意的人都這麼忙嗎,八點還不回家吃飯?難道是在外邊吃上了?

穎這才發現自己沒有梵狄的手機號碼啊……

穎不知不覺走到公館的大門口,潛意識里是想看看梵狄的車回來沒

門口看守的是一個皮膚黝黑的彪形大漢,叫阿覃,見穎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好心地問道:"你該不會是在等咱們老大?"

穎有點不好意思地臉了,輕輕點頭,眼里閃爍著希冀的光芒

阿覃訝然:"不是,老大走的時候沒告訴過你嗎?今天老大去船上,要三天後才回來"

"三天?"穎愕然,隨即心頭湧起一股失落……要三天之後才能看到他了?為什麼她會突然感覺三天的時間很久?

穎謝過阿覃,轉身進去了既然梵狄不回來,那也只有她和弟弟一起吃飯了

晚飯很豐盛,可穎吃著卻不是特別香,總是會想起梵狄,心不在焉的

第二天,穎起床之後還是很勤快地開始打掃,尤其是梵狄的房間,她會反反複複地整理,連死角都會被她清掃得干乾淨淨其實昨天都已經打掃過了……

穎是處.女座的,她最大的特點就是十分愛乾淨,見不得哪里髒了亂了,她看見了就會去打掃她甚至隨身攜帶著一張毛巾,看到哪兒有灰塵就掏出來擦擦……這習慣,對于一群大男人來簡直是太好了,天上掉下來的福氣啊,就算是花高價請傭人都不一定比穎愛乾淨細心了

這一天,穎覺得過得很慢……又過去一天了,到晚上睡覺時,穎翻來覆去難以入眠,好幾次瞄著床頭的座機電話,心里總有個蠢蠢欲動的意念在翻滾……梵狄在做什麼呢?他在船上還好嗎?明天他什麼時候回來?

她腦子里全是梵狄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沒有戀愛經驗的人或許還沒察覺,這樣牽腸掛肚的滋味名叫——相思

終于,穎按捺不住,跑到樓下去問那位看守的阿覃,梵狄的手機號碼是多少

梵狄的手機,是機密,原本是不能輕易告訴人的,但穎在這梵氏公館嚴格來也算特殊了,阿覃將號碼告訴了穎,還不忘加上一句"老大或許這會兒還沒睡呢"

隨口一句話,卻是等于鼓勵了穎相思的浪潮在她心里經久不息,她回房間之後就拿起了座機電話……

猶豫片刻之後,穎撥通了梵狄的手機

聽筒里嘟——嘟——嘟——,穎很緊張,腦子一片空白,在對方接起電話之後她還在呆滯中,不知道什麼才好

可電話那頭傳來的卻不是梵狄的聲音……

"喂,話啊?"這是山鷹,梵狄的手機在他手上

"我……我……我是穎"

"哦,是穎啊,找老大嗎?老大現在有要緊事在處理"山鷹到是機靈,也很干脆

穎的聲音明顯的低了下去:"哦……知道了那……再見"

穎放下電話,心里好失落……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給他電話了,想聽聽他的聲音,可他卻有要事,接電話的是不是他

蒙在被子里,穎不停地給自己催眠,想讓自己快點睡著,但是腦子不聽使喚,揮之不去的是梵狄的身影和面容,她就像著魔似的

就這樣輾轉反側到深夜,忽地,床頭的座機電話響了……

穎一驚,猛地坐起來一把將電話抓起這是下意識的動作,她不知道怎麼自己這樣急,但當聽到電話里傳來他熟悉的聲音,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驚喜莫名

"阿凡……阿凡……我好想……"穎激動得差點就將最後的"你"字出來,但梵狄已經打斷了她的話:"你先前打電話是找我有事嗎?"

"……"穎頓時愣住了,他如此平靜的語氣,讓她瞬間清醒,滿腔的熱仿佛頃刻間被澆熄了……是啊,她那麼想念他,可也只是單相思而已

"我……我……沒事……"

"沒事?那掛了"梵狄冷不丁地掛斷了電話,只剩下穎傻乎乎地握著聽筒,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就這樣掛斷了?他連和她多一句話都不耐煩麼?

梵狄的冷漠,深深地刺痛了穎的心,可是怎麼辦,即使這麼痛,她還是想繼續留在這里,伺候他她在勸慰自己,只要能經常看到他就好了,其他的,她強求不得……這章五千字,稍後還有】

上篇:第329章:續:晏少現身     下篇:第331章:續:那個人是晏季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