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33章:續:你是不是我老公?  
   
第333章:續:你是不是我老公?

男人僵硬的面部表分明是寫著"生人勿近",聞,深邃的眼底掠過一抹寒光,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走過來,站在水菡面前打量著她,完美無瑕的俊臉上露出一絲輕佻的笑意:"怎麼你也是跟那些女人一樣想搭訕的?不過你的方式很特別,好,反正我也無聊,就滿足你,跟你跳支舞"

男人著,長臂一伸,將水菡的身子摟在懷里,貼得緊緊的

水菡全身僵硬,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給震得里焦外嫩,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思考了,理智變成一團漿糊,只覺得自己好像置身夢中

這是真的嗎?晏季勻活生生地出現在她面前?他的體溫是熱的,他的胸膛還是那麼結實,他的五官依舊是如同天神一般俊美無匹是他?她的愛人,她愛到骨子里的唯一的男人,真的是他?

水菡心里湧起無數個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都是在叫囂"老公還活著"

她的手緊緊圈住他,生怕一松手他就跑了,不見了,她的臉蛋貼在他胸膛,貪婪地聞著屬于他的味道……

而他也抱得很緊,只是水菡看不到他神色間的異樣

水菡一時間被巨大的驚喜包裹著,激動得忘形了,可是當她鼻子里傳來一股古龍水味道時,她又禁不住皺起了眉頭,再看看他的臉,戴著眼睛……

她記得晏季勻從不噴古龍水的,難道他現在的習慣變了麼?還有,他怎麼戴起眼睛了?近視了?

雖然只是兩個並不算很要緊的變化,卻讓水菡心底升騰起一股不安,而這男人的眼神自始至終都是那麼清澈,一點都沒有喜悅的成分?

"你……是我老公嗎?"水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問,可就是順著潛意識里的念頭了出來只因這男人的眼神太冷淡了,如果是晏季勻,怎可能是這個態度?

男人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啞然失笑:"你真可愛,我都了,你跟那些女人一樣的想要勾搭我嘛,那我剛好有點心,就成全你了,這樣你還需要再裝麼?不過如果你還要繼續堅持是我老婆的話,我到是不介意就順從你一晚……"

男人曖昧而輕浮的神,挑.逗的話語,讓水菡那顆熱切的心在不斷往下沉……沉到谷底但她又想到了一件事,瞬間又燃起了希望……

"你……你是不是傷到腦子了?你再仔細看看我,我是水菡啊,你好好想想,難道真的沒印象嗎?我們還有個兒子,你記得嗎?檸檬啊,他很想你……"水菡有點語無倫次了,越越是控制不住眼淚,無聲地滑落,心里慌亂無比,害怕眼前的人不是他,卻又忍不住想要進一步證實究竟是真是假?

男人摟在她腰上的手緊了緊,性感的薄唇輕輕一勾,邪魅的弧度深邃而you惑,但卻吐出令人心寒的字句:"女人,我不知道你是真的認錯人還是想借口釣凱子,總之,你贏了,行麼?"

釣凱子?水菡猶如被當頭棒喝,腦子嗡嗡作響……不……晏季勻才不會這麼對她話

水菡還處在呆滯中,人已經被男人拽著往後門走去……

後邊是花園,此時正是各種花卉爭競豔的季節,空氣清,環境幽靜又浪漫,很適合侶約會

男人一路拉著水菡進了花園,徑直走向一棵大樹,將她嬌的身子狠狠一拽,抵在大樹上,欺身而至

"你……"水菡驚慌失措,她感受到了危險,來自于這個未明身份的男人

他高大強健的身體緊緊抵著她,與她奧凸有致的曲線貼合著,密不透風,他的呼吸含著淡淡的煙草味和酒香,讓她一瞬間有那麼一點迷醉了……

男人很滿意她的反應,像是早就料到一樣,低下頭,在她耳邊噴薄著灼熱的氣息,蠱惑地:"這才乖……這兒沒人打擾我們,想所什麼都可以"男人夢囈一般的低喃,有著一種不清道不明的魔力,這對于水菡來是巨大的you惑,這樣溫柔的低語,她會覺得自己回到了他的懷抱

她僵硬的身子開始軟化,腦袋亂如麻,呆呆地望著他幽深的眼眸,她的呼吸漸漸失去了頻率……她太想念晏季勻了,突然遇到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她怎麼還會有理智?這一刻,她甚至不想再追究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晏季勻,只想自己能沉浸在這夢里別醒來

現實太殘酷,唯有夢境才是她心靈的棲息地

男人眼底掠過一絲複雜的神色,大手勾起了她巧的下巴,眸光一暗,覆上了她柔嫩的雙唇……

"唔……"水菡一聲嚶嚀,像觸電般戰栗,她仿佛被催眠了,整個人都迷失在這短暫的美好中

她的甜美,似是讓男人格外驚喜,欲罷不能,加深了索取的力道,大手轉而扣住她的後腦勺,使得她越發被吻得深了……她太緊張,太久沒接吻了,一下子忘記呼吸,很快就感覺缺氧,氣喘籲籲地癱軟在他懷里,喘著粗氣,胸脯劇烈地起伏著,顯然十分激動

男人不安分的大手並沒有停止,開始油走在她的後腰,直到她的裙擺,還在不斷地得寸進尺……

"我就知道你很甜,果然沒讓我失望……甜心"男人戲謔的聲音盤旋在她頭頂,帶著些許輕佻和得意

水菡的意識還處在混沌中,一時沒反應過來,可是當她感到胸前一涼……

"啊……"水菡一聲驚呼,本能地抱胸護住了自己的領地

男人似是不悅,手還是沒縮回,只不過也沒再前進:"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我吻你的時候你都那麼主動了,現在怎麼又……欲擒故縱的把戲,用不著了,我已經被你勾到手了,如果你願意,我們在這兒來也行,所以不用再裝了,放手,乖點……"

水菡越聽越心驚,他的意思是在這里做那種事?不……晏季勻怎麼可能這麼不尊重她?這里隨時都會有人看到的

水菡狂熱的腦袋一下子就被澆了冷水,痛苦地搖頭:"你不是他……你不是他……我老公不是這樣的……他不是……"

一個人的外貌可以不分高下,可以酷似到分辨不出真假,但一個人的本質怎麼也變了麼?

這個男人,哪怕是跟晏季勻一樣的容貌,可是他的眼神,他話的習慣,他的輕浮與放蕩,分明就不是他啊

男人冷笑:"我本來就不是,是你自己送上門的,我不過是順便嘗嘗味道而已"

這樣下流的話,讓水菡心如刀絞,這個事實讓她難以承受,難過的是她剛才竟然還跟他接吻了,就是因為他有張跟晏季勻一樣的臉,她就把持不住了嗎?她是想瘋了也不該跟這個男人親熱的

水菡悔恨不已,氣憤之下奮力推開他,哽咽的聲音低吼:"你永遠都不可能變成他,不可能"

水菡哭著跑了,一路跌跌撞撞,好幾次都差點跌倒她不能原諒自己竟然被一個陌生男人迷惑了,一個下流無恥的男人!要想跟她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發生關系的男人

她覺得自己對不起晏季勻,好像做了一件罪不可恕的事,她無法原諒自己,沖進洗手間,一頭紮在水龍頭那里使勁地搓著自己的嘴唇……

"老公……對不起……我竟然認錯人了,就因為長得一樣,我就以為是你……對不起,老公……老公……"水菡的心在滴血,好比凌遲一般的痛苦在折磨著她

其實最大的痛楚是她再一次地從驚喜跌到絕望了,這當中巨大的心理落差讓她受不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花園里,剛剛那棵樹下,戴眼鏡的男人呆呆地望著她消失的方向出神,他臉上早已經沒有了那種冷漠或是輕佻,只有痛苦和陰霾

他的一只手扶著樹,鏡片後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線里閃爍著點點晶瑩,下唇因用力過度而被咬出了血,沒多久,他兩腳一軟,無力地靠在了樹干上

如果水菡在這里,如果燈光夠亮,一定能看到這男人的臉色現在格外嚇人,比紙還白,嘴唇流出的血竟不是色,而是深紫……這根本就是毒入膏肓的現象

"少爺……少爺"洪戰從花園的角落里躥了出來,急忙將男人扶住,趕緊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細細的管子……是針筒,果斷地往男人脖子上紮下去

"少爺,忍一忍,一會兒就好了……"洪戰心痛地,一邊扶著他走向花園的深處

是的,這男人是晏季勻沒錯他剛才故意那麼對水菡,就是想讓她死心,讓她誤以為她認錯了人,他知道她反感什麼,所以故意要在花園里跟她發生關系……

天知道晏季勻是怎麼控制住自己不跟水菡相認的,這其中的痛苦,足夠將他的意志殺死千百次了這麼做,並非他所願,而是不得已為之因為……他的毒沒有解,只不過是脖子不再腫大,而實際上,他的命,醫生,只剩下半年了……今天一萬五已傳,兩天寫了兩萬九,乃們的月票在哪里哇?】

上篇:第332章:續:我是你妻子,你還記得嗎     下篇:第334章:續:他就住在她的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