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41章:續:久違的溫  
   
第341章:續:久違的溫

這一吻,彷如隔世一般,像是經曆了漫長的歲月穿越而來他粗魯狂野卻又不失溫柔與疼惜,他細細描繪著她的唇線,他用力地啃咬著她的唇齒,近乎瘋狂的索取,思念如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生命太脆弱,人在敬畏生命的同時也憤怒于它的無常,此刻唯有用最熱最原始的方法來證實對方的存在……這不是夢,是真的兩具身體黏在了一起,如連體嬰兒般密不可分,絕妙的契合,深深地疼愛著對方,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對方,我愛你,不是而已

房間的燈光不知何時變得暗淡了,平添了幾分浪漫旖旎的調,伴隨著燈影下交疊的身影,此起彼伏的喘息聲,混合成了一曲最動聽的旋律,她就像荒蕪的田地得到了天降雨露的滋潤她和他,都在這一刻拋開了所有的不快與顧慮,都在竭盡所能帶給對方歡愉,想要讓這幸福美妙的時間能延長一點……

久別之後再相聚,男人的精猛乎想象,一個時之後才稍微消停了一點,到了凌晨,水菡已經是被折騰得渾身無力了,可她卻是嘴角帶著微笑縮在他懷里,就像以前那樣,被他吻得發腫的嘴還在聲嘀咕,他太厲害,太凶猛,而他寵溺的眼神總是溫柔靜好地看著她,時不時親吻一下她的額頭,內心竟是無比甯靜

終于,這顆孤單的心不再浮躁不安了,靈魂有了依托,仿佛那些受過的苦都在這一刻遠去只有在她身邊的時候,他才找得到自己這是任何女人都無法給予的溫暖和依靠,是他眷戀的根源,是他貪戀著想一輩子都擁有的家的感覺

如果時間能停留在這一秒該多好呢,只可惜,他又到了注射的時間了……

水菡感到他動了動,她也睜開眼,迷糊地望著他,軟糯的聲音問:"老公,還不睡覺嗎?"

晏季勻輕輕拍拍她的腦袋,柔聲:"很快就睡了"

完,他起身去拿了點東西,之後水菡就看到他手里舉著一根細細的針筒……

水菡頓時驚了,睡意全無,當看到他一針紮在脖子上時,她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是啊,他過,現在他體內的毒只是暫時控制住了,腫大的脖子恢複了原狀,可就是每天必須定時注射藥物,否則脖子就會再次腫大

水菡的心都揪緊了,捂著胸口,呼吸不順暢了,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心無法平靜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她想象不到一個人這麼熟練地用針紮脖子是什麼樣的,就好像他鍛煉過千百次了那針筒里的綠色液體就是冥焦液的代替品嗎?水菡想到在島上時,他們最開始都誤以為那個像香蕉的東西只是普通水果……

"老公……"水菡呢喃一聲,所有的心痛都盡在不中

晏季勻注射完之後就像個沒事的人一樣,又躺下來,摟著她,輕聲安撫著

明明只剩下半年生命的人是他,但他卻要細心又耐心地撫慰水菡的緒,只因他明白,死去的人,一旦離開這個世界便感覺不到痛苦了,而活著的人卻難以從悲痛中自拔

可愛的力量是神奇的,有了水菡在身邊,她的鼓勵和期許,即是他的壓力也是他的動力,讓他重找回了一點對生命的期待和不甘心

不甘于就這樣告別人世,不甘于就這樣丟下妻兒太多的事還沒有做,過要給她的幸福也還沒有實現,他怎能就走了?世事無常,或許半年的時間里又發生些意想不到的事呢?在死神將他的命收走之前,他就要近一切的努力活著

將每一天都當成末日來愛,每一天他都會用自己全部的心思花在水菡和孩子身上這才是他從現在起想要做的

這一夜,晏季勻睡得很香好久都沒有做過這麼美麗的夢了,抱著她入睡,夢里有她也有檸檬,還有爺爺……

水菡像只蝦米,睡下去時縮在他懷里,到醒來時都還是那個姿勢沒變過可見在她潛意識里有多麼害怕失去他,連睡覺都要粘著才行

這一夜,也有人難以入眠,就像樓下房間的梵狄,穎

梵狄又灌了一瓶酒下去,想要麻醉自己,可偏偏越喝越清醒穎是隨身伺候他的人,第一次見他這樣喝酒,穎很心疼,站在他身後好半晌都不曾過一句話,只是靜靜地守著他,等候他的吩咐

梵狄將一瓶酒喝得見底了,雖沒醉,卻也有些微醺,懶散地躺在貴妃椅上,時不時能聽到他自嘲的笑聲

"呵……這世上怎麼會有我這樣蠢的人呢?居然想到那樣的招數幫她……這招真狠,晏季勻一聽到水菡暈倒就亂了陣腳,跑來醫務室……要不是這樣的話,他現在可能已經不知坐飛機去哪里了,怎會還在樓上房間里跟她親熱呢?哎……我梵狄,當真是天下第一號大蠢蛋"梵狄罵著,咕咚咕咚灌一口酒再接著罵,這瓶酒已經喝光了

"穎……再去那一瓶過來"梵狄頭都沒回,只是抬手指指某個方向

穎紛嫩的俏臉上閃過一道疼惜的神,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過去將酒拿過來,可是……

"阿凡,這個……這個要怎麼開啊?"穎糾結地睜著水眸,露出為難的表她以前在鄉下家里就沒喝過酒,不知道要怎麼打開

梵狄喝得泛的俊臉頓時浮現出淡淡的笑意,魅惑至極,但出的話能嗆死人

"真是……土得掉渣了就算是我梵狄的跟班兒也不能這麼土啊,過來,我教你"梵狄不耐地

穎扁扁嘴,悶悶地哦了一聲,捧著酒過來了

梵狄一邊開著酒一邊跟穎講解,以為她懂了,便:"你來,像剛才我的那麼做"

穎很乖巧,果真像梵狄的那樣去做,可是……畢竟第一次開,會失手的嘛,于是乎,酒的塞子不但沒拔出來,還掉進了瓶里

"阿凡……對不起,我太笨了……"穎覺得很翠柏,歉疚地

梵狄望著酒瓶里的塞子,只能無奈地歎息:"算了,看來你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

梵狄手一抬,將酒倒出來,也不管塞子了,就讓它在里邊,反正現在這房間里也沒有其他的酒,只能將就著了

穎眼見著梵狄又喝下了兩杯,她著急啊,怕他喝醉了,忍不住勸:"阿凡,你是不是有不開心的事啊?怎麼喝這麼多,醉了會很難受的,你還是別喝了"

"嗯?"梵狄一個冷眼橫過來,他竟然聽到有人在管束他喝酒的事?

要知道,平時梵狄想做什麼都是沒人可以約束他的,除非他自己願意,否則,誰能管得住他?但穎沒這概念,她看到他喝了這麼多,就想要勸阻,她不會覺得自己做得有什麼不妥,不知道像梵狄這樣的男人,能勸得動他的女人,至今只有一個而已

"你別管……你困了就去睡覺,不用在這兒杵著了"他淡漠的語氣依舊是能讓穎的心隱隱作痛,而他並不自知他習慣了這麼話,哪會去在乎對方的感受

穎低著頭,心里發酸……梵狄在水菡面前那麼溫柔,但除此之外全都是冷冰冰的,這是因為,他喜歡那個女人?

這念頭一起,穎就無法控制自己了,想要知道答案盡管預料到答案很殘酷,可只有聽到梵狄親口了,她才會服自己去接受事實

穎緊張地上前兩步,壯著膽子問:"阿凡,先前那個女人,叫水菡的,你喜歡她,對嗎?"

這話一出,穎立刻感到好像周圍的空氣都下降了好幾度,梵狄身上的氣勢變得好陰沉

這也難怪啊,梵狄鍾意水菡,這件事是他手下的兄弟們都知道的,可誰都沒敢當面,只有穎才這麼大膽子,問得好直接

梵狄握著酒杯的手微微顫了顫,深眸里湧動著複雜的緒……這個穎,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留一個直率的人在身邊,他就得隨時預備著被她觸到敏感神經

穎還在眼巴巴地等著他回答,卻見他的臉色黑了,放下酒杯,直接拿起酒瓶對著嘴灌下去……

但梵狄還是低估了穎,她的思維只有一根筋,能讓人抓狂

穎見梵狄這麼喝,急之下沖上去想要奪下他的酒瓶,心疼地:"你是不是失戀了所以才這麼喝啊?別喝了!"

"噗——"梵狄差點嗆到,嘴里一口酒沒含住,噴了出來,正好,穎的白襯衣領口一片都遭殃了……

"你什麼?失戀?誰失戀了?你再一次?"梵狄兩只瞪出來了,他沒想到穎嘴里居然冒出這麼個字眼,這是他的驕傲所不能忍受的就算是真失戀,也別出來啊

穎苦著臉,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胸前一片都濕了,布料下若隱若現的風光格外惹火……

來源:淘書吧中文網taoshu8

上篇:第340章:續:老婆,我愛你!     下篇:第342章:續:這是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