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63章:續:我好喜歡你,抱抱  
   
第363章:續:我好喜歡你,抱抱

亨利對于突然出現的梵狄充滿了不悅和警惕,他怎麼都不認為這是巧合,梵狄要干什麼?

當然不是巧合了,梵狄接到消息所亨利帶著一個女人出了酒吧,當時梵狄也沒在意,但手下又梵狄帶的女人是在酒吧里以山鷹的名字消費掛賬的女孩兒……

"亨利,把她交給我."梵狄森冷的口吻透著不可抗拒的威壓,鋒利的雙眸直刺向亨利,一點都沒商量的余地,這是命令.

亨利氣惱,好歹他也是賭壇高手,在很多地方都受到禮遇的人物,他要玩個女人難道還要被梵狄管束?

"梵老大,雖然金虹一號是你的,但是,你未免太過分了吧,跟我搶女人,不覺得太無聊了?"

梵狄盯著亨利懷中那不安分的身影,見她緊緊依偎在亨利懷里像依人鳥一樣,他真想抽她兩巴掌!該死的,她竟然這麼隨便麼?

這一失神,梵狄還沒來得及搭腔,穎已經不滿地嘟噥:"唔……討厭……我熱啊……"

她一邊低喃一邊更緊地抱著亨利的身體,他沒穿上衣,她覺得靠在他身上好舒服,可以緩解她的熱.

但這動作看在梵狄眼里是無比窩火,他一向認為穎是個潔身自好的姑娘,難道竟也被亨利的外表所迷惑嗎?亨利玩兒的女人不在少數,穎真是瞎眼了!

"亨利,你玩女人本來是不關我的事,可她是我的人,不是你能玩得起的.放開她!"梵狄冷冷地呵斥,大手一伸,強行將穎從亨利懷里拉了出來!

亨利一個不心被梵狄將人抓走,卻一反常態沒有立刻動手,而是一臉詫異地望著梵狄:"什麼?你的女人?"

亨利將信將疑,但他不敢輕舉妄動.強龍壓不過地頭蛇,這里是梵狄的地盤,亨利就算在國外頗有勢力,可在金虹一號上,他不會傻到去和梵狄爭女人的.

不爭,卻也一萬個不甘啊!

梵狄一肚子的火,沒心解釋他所謂的"我的女人"其實不是亨利想的那樣,他其實想穎是他的傭人……

"隨你怎麼理解了,亨利先生,旅途愉快."梵狄黑著臉丟下這句話,順勢就將穎拖進了他的房間,砰地一聲關上門,將亨利隔絕在外.

亨利心里那種憤懣頓時沖上腦門兒,用英文罵著髒話,憤憤不平地回房去了.

用中國人的話這叫"到嘴邊的肉都飛了"!亨利萬萬想不到自己看上的妞居然會是梵狄的女人?梵狄怎會喜歡這種清純的鄉下妹?

盡管難以置信,不服氣,可亨利還是會以大局為重,畢竟這次來的目的是贏錢,如果跟梵狄搞得太僵,不利于他的行動.

玩女人的事,泡湯了,亨利決定換好衣服去賭廳撈一把,以解心頭的不平.

梵狄的房間里,穎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她先前那一時的清醒早就被體內那一波高過一波的熱浪給吞沒了,她現在只知道想要……想要……要什麼呢,她不出來,只能用行動來表達……

"唔……抱抱……"穎像無尾熊似的掛在梵狄身上,腦袋在他胸前磨蹭著,手不停地在他身上亂摸,肆意點火.

她呼出的氣息里含著淡淡酒香,梵狄憤憤地皺眉,以為穎這是喝醉了才發酒瘋呢.

"你給我清醒點,走開!"梵狄狠狠地一推,穎連退數步,身子一軟倒在床上.

梵狄岑冷的眸子里射出兩道凌厲的光線,慍怒地低吼:"不會喝酒還去什麼酒吧?還學會釣凱子了?連亨利都能勾搭上,你還真行!給我起來,滾出去,別弄髒我的床!"

梵狄也不上來為什麼這麼氣憤,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他的本意是打算以後給穎找個好男人讓她嫁了,可她倒好,跟亨利勾搭上,差點就被亨利給拆了吃掉,那會是什麼後果?瞧她先前那麼嬌滴滴的靠在亨利懷里熱似火的樣子,難道他看錯她了?難道她並不是個冰清玉潔的姑娘?

梵狄還不知穎中了藥,只從自己看到的事實已經夠讓人誤會了.

穎現在藥力正發作得厲害,哪里還會聽得懂梵狄在什麼,她現在只覺得渾身跟火燒一樣.正好梵狄喊了她幾聲不見應答,不耐煩地走過去想要將她趕下自己的床……

就在梵狄的手剛碰到穎時,她滾燙的身子便貼了過來,再次抱住他,無助地乞求著:"好熱……幫幫我……"

中了藥的人最受不得男人的刺激,這麼抱著,他身上陽剛的氣息正是她致命的毒,催化著她釋放自己.

又一次聽到她喊熱,而她的身體確實是異常的滾燙,是酒精的作用嗎?聽手下彙報穎在酒吧點了五杯粉佳人,但也不至于喝了之後體溫這麼高啊?

梵狄一手撫上穎的額頭,再摸摸她頸脖上的大動脈……

這下,梵狄終于是察覺到不對勁了,心頭一緊……糟糕,亨利那該死的混蛋,居然用這麼下三濫的招數,下藥!

梵狄先前對穎的誤解瞬間散去,向來鎮定的他也有點慌神了,一抹疼惜湧上來,他輕拍著穎的臉蛋:"醒醒……穎,是我啊,我是阿凡,你清醒一點聽我,你被人下藥了,我現在去給你叫醫生來,你……"

"阿凡?是阿凡……"穎迷蒙的眸子充滿了水澤,這妮子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誘人,潮的臉蛋,迷醉而渴求的眼神,媚態橫生,骨子里都散發出晴欲的氣息,這對男人來是絕大的you惑.

"阿凡……抱抱……阿凡……救我……"穎急促的呼吸中,手摟住了梵狄的脖子,仿佛迷路的人一下看到了光亮,對准他的嘴猛地親了上去……

"放開……"梵狄剛一張嘴,穎的香she就趁機攻陷了城池,但她沒有接吻的經驗,只是因藥物發作而胡亂地做出驚人的舉動.

梵狄郁悶到家了,怎麼有種被人強上的感覺?偏偏穎中了藥,他總不能像對待歹徒一樣地對她吧,就這身板兒,他一捏都會碎了……

"唔唔唔……唔唔……"穎胡亂地啃咬,笨拙生澀的吻,帶著甜蜜芳香的氣息席卷了梵狄的口腔,鑽入他的肺部,勾起了男人最原始的**.

不可否認,穎很甜美,酒醉加藥力的雙重作用下,她從純純的清新變成了一個妖媚惑人的魔女,給梵狄帶來了新鮮的塊感和刺激.他又不是太監不是性無能,在這樣的況下,他的理智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薄弱.

梵狄搭在穎肩上的手游弋到了她的腰,緊緊摟著,讓這具火熱的身體跟他貼得摸不透風……這一刻,他也迷蒙了,混亂了,閃神之間,他被穎壓在了床上.

"阿凡……唔唔唔……我好喜歡你哦…阿凡……親親……"穎嘴里無意識地嘟噥著,兩手一抬脫下了體恤,緊貼著他,不停地磨蹭著他,妖嬈得像妖精.

穎渾然不知自己會出這樣的話,而梵狄聽了只覺得是穎因藥力才胡亂語,不知道那是穎的心聲.這太折磨人了,再這麼下去,他保不准會真的要了她!

梵狄狠狠咬牙,憑借著他強大的意志力,他沒有再繼續下去,用力拽著穎將她推開,順手將旁邊床上的領帶抓過來將穎給綁上.

不綁不行啊,藥力太猛,梵狄怕穎會因得不到宣泄而傷了她自己.

穎難受極了,淚汪汪的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梵狄,但又無法再抱著他,因為手被捆起來了.

"嗚嗚嗚……阿凡……抱抱……嗚嗚嗚……"穎嗚咽著,身子在顫抖,快要哭了.

梵狄強忍著沒去看她的臉,怕自己會心生憐憫,怕會把持不住要了她.梵狄懊惱地拿起電話撥通了醫務室,讓醫生上來.他不喜歡有事不受控制,即使是穎中了藥,他也要讓醫生來解決而不是用他自己去給她當解藥.這其實是很危險的,穎如果沒能及時得到醫生的救治,很可能會出大事,但梵狄就是這麼清醒,無,知道很危險,還是會等醫生來……

但醫生好歹也要准備一下藥物,直到進房間,前後少要花去一二十分鍾,而穎卻已經是到了承受的極限.縮在床邊扭來扭去,想要離梵狄近一點,可他已經站起身去了浴室,然後拿著濕毛巾出來了.

冷水打濕的濕毛巾搭在穎額頭上,但這無濟于事,她依舊難受得要命.梵狄也不輕松,他要為穎穿上衣服,不然一會兒醫生來了看到她光著上半身可怎麼好?

這瑩白無暇的身子堪稱一件絕美的藝術雕塑,梵狄盡量讓自己的視線別往她胸前看,只專注于給她穿衣服.可他太低估這藥物的作用了,穎現在就是一頭隨時會爆發的獅子,而他是她唯一的美餐.

梵狄才將衣服套上穎的脖子,她在一陣戰栗之後忽地蠻力爆發,掙脫了手上的領帶,翻身將梵狄壓在了身下,赤的眸子幾近癲狂,不管一切地扒下了他的褲子,如一只不受控制的獸迫不及待的要吞噬掉眼前的美男……

上篇:第362章:續:被下藥     下篇:第364章:續:狠虐賤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