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66章:續:老婆,想要更歡心嗎  
   
第366章:續:老婆,想要更歡心嗎

穎瑟瑟發抖地望著梵狄,驚駭的眸子瞪得跟杏仁兒那麼大,腦子一片空白,不知是該喜還是愁,假如真的跟梵狄發生了關系的話.

"現在才怕,是不是太晚了點?"梵狄一邊一邊用浴巾擦頭,濕潤的額發垂下來,不經意流露出一股魅惑風.

其實這也不能怪穎,先前是剛醒來,人都還不清醒,藥力的副作用就是會讓人頭痛欲裂,她現在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也是有可原的.

穎緊緊咬著唇,泛的雙眼隱隱有著點點晶瑩,愣神幾秒之後忽然鑽進被子,緊接著又鑽出來,傻呵呵地對著梵狄笑:"我們昨晚沒有那個……"

梵狄甩來一個"你才知道?"的眼神:"怎麼突然變聰明了?我沒你都確定沒做?"

"我沒覺得痛啊,那肯定就是沒錯."穎沖口而出,顯然心恢複了不少,但又一個問題來了……

"昨晚發生什麼了?"穎腦子里的片段很模糊,不連貫,零星的.

梵狄用十分簡潔的語向穎講了昨晚的經過,只是省略了兩人抱著睡覺的那一部分.潛意識里梵狄不想談起,對他來,那不過是為了照顧穎而已,沒有特殊的意義.

穎的臉色發白,越聽越心驚,還有憤懣.那個金發帥哥原來是個下流無恥的王八蛋!

憤怒之余,穎也很努力地在搜尋腦子里那些零零散散的記憶……似乎好像自己曾抱著一個梵狄?好像曾壓在一個梵狄身上?難道兩人在一張床上睡了?這是夢還是真的發生了?穎的心砰砰亂跳,想問卻又難以啟齒……太丟人了,如果她真是做出那樣的事……

穎偷瞄著梵狄,他坐在窗戶邊,明媚的陽光灑在他身上,為這個妖孽得令人心悸的男人鍍上了一層炫目的光澤,照得他的皮膚隱隱發亮.

他脖子上是什麼?穎心頭一緊,揉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仔細一看也還是那樣,他脖子上真的有點淺色的痕跡,不止如此,他的下巴也有?

"阿凡……那個……你這里……這里……"穎支支吾吾的,指指脖子和下巴的位置.

梵狄微微一愣,隨即輕咳了兩聲,漫不經心地:"被蚊子咬的."

"啊?蚊子?"聽他這麼,穎頓時松了口氣,還好不是她干的.但轉念一想,什麼蚊子那麼厲害啊,咬一口竟有比指甲蓋還大的痕?

梵狄一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不耐地:"行了,別胡思亂想,昨晚你睡的床,我睡的沙發,就這麼簡單."

他的話,讓穎心里一塊石頭落地了,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在中了藥之後出丑,她要是知道自己昨晚曾有過那麼多的壯舉,估計會難以面對梵狄了.

梵狄只告訴穎他將亨利教訓了一頓趕下船了,沒有他怎樣給了亨利慘痛的教訓.在他內心是不希望穎接觸黑幫里血腥的事,她和豆子都應該是純潔陽光的,而他屬于黑暗,他不想讓自己的黑暗感染了這姐弟倆……

昨夜的事就這樣煙消云散了,誰都沒有再提起,可真的會忘掉嗎?真的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嗎?

穎對梵狄的感就跟中了蠱毒一般越來越深而不自知,她只知道待在他身邊很有安全感,好像一切的危險他都能替她擋掉.而梵狄是否也能像從前那樣坦然地面對穎呢?在經過一晚上的緊密接觸之後,他冷硬的心是依舊如鐵還是有所觸動呢?

人生最慶幸的事莫過于……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在我鍾于你的時候,你將我捧在掌心……

======呆萌分割線======

月色迷人,涼風輕拂,富有詩畫意和浪漫調的夜晚能讓人心放松,手牽手漫步在海灘,愜意悠閑,遠離了塵世的紛擾喧囂,仿佛置身在夢境那般美妙.

他掌心里握著柔柔的一團,嫩滑的觸感令人心神蕩漾,看著月色下的她,長裙飄飄,如月光女神下凡,他心里也不得不感歎……時間,讓水菡身上的青澀褪去,增添了幾分魅惑人心的女人味,在她面前,他是越來越把持不住了.

夜幕中的大海神秘莫測,天上那一輪朗月也顯得格外的明亮,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里,整個人的身心都是放松的,愉悅的,身體的毛孔都在張開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如此美妙的月色怎可辜負?

水菡和晏季勻走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坐在岩石旁休憩.兩個身影依偎在一塊兒,親昵無間,溫柔的低語在海風中飄散開來,心境無比自在甯靜,踏實,因為有愛人在身邊一起分享.

"老公,在海邊生活真舒服啊,我們可以多玩兩天嗎?"水菡柔膩的聲音縈繞在他耳邊,軟軟的像羽毛撥弄著他的心弦.

晏季勻伸手捋捋她額前的發,幽深的鳳眸在月光中仿佛宇宙黑洞般充滿了吸引力,讓人忍不住想要沉淪下去……

"都依你,你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全憑老婆大人吩咐."晏季勻這溫柔得滴水的語氣,比棉花糖還要甜呢.

"你現在這麼聽話啦?以前你可是很霸道."水菡聲嘟噥,臉上可是笑米米的.

晏季勻一點都不介意,反而是引以為榮,頗為認真地:"知道嗎,大部分聽老婆話的男人都是幸福的,家庭和睦的……不過話又回來,難道我霸道的時候你不喜歡?據我所知,你一直都愛我愛得死去活來,該不會我現在溫柔點了你就不喜歡了?"

"噗嗤……"水菡禁不住笑出聲,這男人,他是在對自己沒信心麼?

"哈哈,老公,你可真臭美,誰告訴你我愛你愛得死去活來的?"

晏季勻脖子一梗:"大家都這麼,你現在想否認?"

"你呢?"

"?不如做,你知道我一向是行動派的……對你更是不遺余力的行動."他的聲音變得沙啞,顯然別有深意.

"哼哼,你就知道做啊做."

"明你魅力大啊,每次都讓我有種要不夠的感覺……你不覺得很性福嗎,我的身體和心,都直屬于你一個人,寶貝兒……"

這濃濃的寵溺好甜好甜,水菡心里暖暖的跟喝了蜂蜜一樣,皺皺鼻子:"你現在話越來越滑頭了."

"討老婆歡心,是每個男人都該做的事,我也只是個普通人……只是,我卻不知道,老婆你歡心嗎?"

水菡伸手摟著他的脖子,俏皮地親了一下他的下巴:"只要跟你在一起,我都歡心."

"這樣啊……可是……"他故意停頓了一下,大手抱著她的腰,讓她在他腿上坐得更舒服點:"老婆,還想更歡心麼?"

"嗯?"

"親愛的,我們應該為今晚的夜色留個紀念才好."他灼熱的呼吸噴薄在她敏感的耳窩,引得她微微顫抖,一絲yu的味道蔓延開來.

水菡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臉一熱,:"你要想那個,咱們回酒店再……"

"我們總是在室內,也該換點刺激的了."他意有所指,放在她腰間的手稍微用力一攬,頓時她便感到某處被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抵著.

"你……什麼時候成這樣了……真是的……怎麼那麼壞……"水菡不自覺地顫著身子,只覺得那里滾燙得厲害.

"壞嗎,我只對你一個人壞……"他越發得意了,叫囂著腫脹的欲.望,對她虎視眈眈.

"我們真的要在這里……"話還沒完,男人火熱的吻已經落下來:"我現在就想要你……""唔……嗯……"水菡被他霸道而不失溫柔地擁吻著,兩個身影在暗夜中緊緊契合,唇齒間的糾纏激發了最原始的沖動,如過電似的酥.麻感透過彼此的舌尖傳遍全身……

水菡的腦子有點亂,心有點慌,她已沒有理智去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膽大到在海灘邊跟他親熱,此刻的美妙讓人不想停下來,只想順著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去行動……水菡手抵在他胸前,無意間觸到那敏感的一點……"嘶……"他喉間發出一聲隱忍的低吼,呼吸更急促,更粗重,強健的雙臂一使勁就將她輕盈的身子抱起來再次按下……"噢……"水菡忍不住溢出羞人的嬌.吟.這樣的環境下,確實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和興奮,體內的潮水就像海浪一波一波湧起,燃燒的激在夜色中綻放……他品嘗著嘴里這顆迷人的櫻桃,她的身子在上下起伏中仿佛被拋向了高空,又如一片舟在浪尖翻湧……動聽的喘息聲此起彼伏.他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某一處,像匹奔騰的野馬在馳騁咆嘯.水菡開始還有些拘謹,漸漸地也被他帶入了另一個美妙的境界,放開了自己……

晏季勻此刻興致正好,他不想壓抑自己.快樂是需要制造的,他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跟水菡一起制造屬于兩個人的快樂.

上篇:第365章:續:昨晚我們那個了嗎?     下篇:第367章:續: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