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68章:續:有女人喜歡你  
   
第368章:續:有女人喜歡你

不遠處,水菡還在跟童菲他們聊天,有有笑的,但是她的目光忍不住會瞄向晏季勻那邊,暗暗琢磨著,老公和梵狄怎麼站著不話呢?那樣氣氛顯得有點緊張,該不會還像以前那麼不待見對方吧?

水菡不放心,想過去瞧瞧,可晏季勻了,他要跟梵狄單獨幾句,所以水菡只能觀望.

晏季勻將手里的杯子遞給梵狄,兩個帥到人神共憤的男人都是一派高深莫測的表,外人看不懂這倆貨到底是在鬧哪樣?傻站著,要吵架還是要聊天,半晌沒動靜.

誰只有戀人或夫妻間的眼神交流才是最默契的呢,勢均力敵的對手或許更能讀懂對方眼神里的涵義.

此刻晏季勻就是和梵狄在用眼神交流,這是一種氣勢上的較量,只有站在這的兩個人才感覺得到.而這較量最終是晏季勻先打破.

"喝點吧……"晏季勻將手里的杯子遞到梵狄手中,那色的液體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將梵狄那雙妖魅惑人的眸子映照得越發幽深了.

晏季勻這是要跟他干一杯酒麼?梵狄面色不變,依舊那麼淡然.

"老婆我不能喝酒,所以我把酒戒了,現在用西瓜汁代替吧."晏季勻鳳眸微彎,噙著一絲淡淡的笑意,目光坦蕩.

用西瓜汁代替酒,起來是挺不夠意思的,可晏季勻絲毫不感到難為,大刺刺地是老婆吩咐的,這話不知是無意還是故意給梵狄聽?

梵狄嘴角抽了抽,立刻甩來一個鄙視的目光:"大男人喝西瓜汁?呵呵……真是,太有個性了!"特意加重了語氣,幾分譏諷,但還是將西瓜汁一飲而盡了.因為,顯然水菡也是贊同晏季勻拿西瓜汁代替酒的,梵狄怎可能不給水菡面子.

最後一口西瓜汁還在梵狄喉嚨里打轉,只聽晏季勻忽地冒出一句:"聽你收了個女人在身邊,恭喜."

"噗……"梵狄噴出了半口西瓜汁,好在晏季勻閃得快,不然那新衣服就要遭殃了.

梵狄瞪著晏季勻,眉毛都豎起來了:"什麼收了個女人?"

晏季勻比梵狄平靜多了,聞,心平氣和地拍拍梵狄的肩膀:"那個叫穎的,我認識……想不到你會留她在身邊.其實她是個很好的姑娘,你別辜負了她."

"慢著……打住!你什麼呢,越越離譜,就算你認識她又怎麼樣,她好不好,關我什麼事?還有,你在調查我嗎,我身邊有什麼人,你這麼清楚?"梵狄的臉有點黑,尤其在聽到晏季勻最後那句時,總感覺怪異.

晏季勻不置可否,坐下來給梵狄講了個故事,梵狄聽了之後久久未發一,但就是拳頭攥得有點緊……原來穎曾喜歡過晏季勻,只是被拒絕了.原來穎提到過的帥得掉渣的季師傅就是晏季勻.

梵狄只覺得心頭泛堵,這也太巧了吧,穎第一次動心的男人居然會是晏季勻?並且,在被拒絕之後,穎還很大方地祝福晏季勻……梵狄可以想象出在那個飄雪的聖誕節,穎對晏季勻出心事時那種羞澀又期待的表,還有遭到拒絕之後的失望,卻又因她心地善良而出了祝福的話……

真是個傻到家的姑娘,蠢斃了!梵狄扁嘴,冷哼,這表看在晏季勻眼里十分有趣,隨即露出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梵狄,其實我對你早就沒有成見了,我應該要謝謝你才對.你對水菡的關照,你所做的一切,我和水菡都會銘記在心.如果你願意聽我一句那最好……記住,適合自己的人才是最好的那一個,與其對遠在天邊的東西念念不忘,不如看一看自己身邊,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愛就像個孩,有時很頑皮,悄悄地降臨了卻不會大張旗鼓,在你不心丟掉時,才會知道,原來值得你珍惜的人,一直都在等著你."

這話顯然是在暗示梵狄,喜歡他的女人就在他身邊,可這貨聽了之後沒有開竅,不耐地:"晏季勻,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啰嗦了?還一句話呢,這是長篇大論!"

晏季勻被梵狄這麼諷刺,他也不生氣,神色始終溫和如玉,最後還不忘加了一句:"希望我們回來的時候能聽到你的好消息,最好是能喝上你的喜酒……七舅公."

"嗯?"梵狄愕然,這下可真是驚詫了,想不到晏季勻會喊他七舅公?

要知道這稱呼是晏季勻的大忌,以前是堅決不會喊的,現在卻主動喊,並且話很親切,不像對手了,更像是一個久違的老朋友.

晏季勻沒再多,完就離開了水池,但他留給梵狄的觸動卻是不.

梵狄覺得晏季勻變了,不再是以前那般強勢而凌厲猶如出鞘的利劍,現在的晏季勻,從他身上能感受到一種淡泊,豁達,甯靜深遠的氣息,還有幾分恰到好處的溫暖親切,就仿佛一汪深海,廣博無垠,又像是早春的太陽,收斂了霸氣,只有柔柔的光芒……

這樣的晏季勻,不但沒有讓人瞧,反到是讓梵狄覺得他的心性提升到了另一個高度,如一杯香濃馥郁的陳酒,醇厚,綿長……

梵狄愣神了好一陣子才收回視線,想起晏季勻剛才的話,不由得苦笑……結婚,喝喜酒?這些字眼在他聽來怎麼就那樣遙遠呢?晏季勻分明是在他身邊有女人對他有意思,可他身邊現在都一群爺們兒,全是手下的兄弟,只除了一個腦子一根筋的穎……

穎?穎?梵狄渾身一個激靈,顫了顫……不是吧,晏季勻那家伙是指的穎?

穎和他?梵狄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甩甩頭,不再想了,朝著檸檬那邊走去.趁今天這機會好好跟干兒子玩玩,不然今後還不准啥時候再見呢.梵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濃濃的不舍,即是對檸檬,也是對水菡.

園子里很熱鬧,最出人意料的事莫過于晏鴻章和水玉柔夫婦了,其余人先前還擔心會不會出現尷尬的場面,可現在,他們發覺自己錯了……

晏鴻章和水玉柔,邵擎,三人聊得十分投契,完全看不出曾經是有著深仇大恨的,更像是一家親的樣子,邊吃邊談,時不時還有笑聲傳來,顯然氣氛很融洽.

其實這仔細想來也不奇怪,做長輩的都希望晚輩們能夠幸福美滿,家庭和睦,如今終于是得以實現了,在經曆了那麼多的風風雨雨之後,誰都不能再受折騰了,對于甯靜的生活越發珍惜,越發體會到可貴.看到孩子們過得好,開心快樂,那就是身為長輩最大的欣慰了,其他的事都不值得去計較,放寬心,即是善待了別人,也是放過了自己.恩怨仇都在談笑間消弭.

奇怪的人也有,那就是童菲和杜橙.

一開始水菡他們也沒察覺,但是蘭芷芯心細如發,看出了兩人之間的微妙變化……以前童菲和杜橙只要鑽到一塊兒就跟兩個活寶似的,笑笑十分愜意,有這兩人在,絕不會感覺無聊,但今天可怪了,童菲和杜橙幾乎沒話,並且還像是有意避開對方似的,這明,一定是有事發生.

童菲可不知道蘭姐的火眼金睛那麼厲害,依舊是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吃,繼續聊,但就是總忍不住眼角的余光會瞄著不遠處那個熟悉的身影,就跟哪兒有磁鐵一樣.

哪兒當然沒磁鐵,只是杜橙坐在那個位置.

每次杜橙過來拿東西吃的時候恰都跟童菲錯開的,這一點到是很有默契……可越是這樣越讓人不解,兩人到底怎麼了?

杜橙前腳走,童菲就上去拿了三個扇貝,轉身又回到座位上,分了一個給水菡,一個給蘭芷芯,剩下一個給自己.

坐在燒烤架旁邊烤邊吃,很是暢快.一會兒扇貝就只剩下一個了,還要吃得重新烤,而這唯一的一個就在杜橙的盤子里,他還沒動,直接將扇貝夾到了亞撒盤子里.

一個扇貝而已,微不足道的事,但蘭芷芯卻不這麼認為……杜橙和亞撒中間隔著晏季勻,而童菲就在杜橙身邊的位置,而且杜橙是知道童菲愛吃扇貝的,他要夾也應該是夾給童菲,這才和常理啊,但他卻放到了亞撒盤子里……

"菡菡,你有沒有感覺童菲和杜橙好像……怪怪的?"蘭芷芯在水菡耳邊低聲.

水菡愣了愣,她也看到杜橙的動作了,確實挺怪,她記得以前每次跟杜橙和童菲一起吃東西,杜橙總是很照顧童菲的……還有,假如她每記錯,杜橙和童菲今天來了之後也沒話?被蘭芷芯這麼一提醒,水菡也感覺到異常了,豈止是怪啊,簡直就是沒道理嘛,依照兩人的性格,就算吵架了都會在見面時互相斗嘴的,如今,全程零交流,這是什麼況?

水菡滴溜溜的美目一轉,貼著蘭芷芯的耳朵了幾句……只見蘭芷芯頻頻點頭,顯然是水菡想到了好點子來試探童菲和杜橙這兩個家伙了……

上篇:第367章:續:有救了!     下篇:第369章:續:偷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