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71章:續:你老婆會不會被你寵上天?  
   
第371章:續:你老婆會不會被你寵上天?

馬有失蹄,杜橙這回是避不了了,望著眼前的四個人,杜橙深深地感覺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現在仔細想想,水菡和蘭芷芯跟童菲的關系那麼好,同姐妹,怎麼會明知道睡在這里容易感冒卻置之不理呢?分明就是為了讓他往這跳嘛.

但即使現在明白也太遲了,剛才的全都被人看到,想瞞也瞞不住了.

"晏少,你可是我從穿開襠褲的時候就一起長大的兄弟,你竟然也聯合起來擠兌我?"杜橙十分不甘,眼神幽怨.

晏季勻輕笑著聳聳肩:"兄弟,不是我不幫你,誰讓你碰了我老婆大人的閨蜜呢,還有,這麼大的事你對我都不透露一點,實在太不夠意思了,今天正好,你就老實交代了算了,別做無謂的掙紮,放棄抵抗吧."

杜橙無奈,忿忿地:"你丫的都快成妻奴了!"

不甘心也無濟于事,杜橙面對著這四個人八只眼睛,感覺壓力山大,只得將在香港那一晚的事如實招供了,只不過他沒有回答蘭芷芯的問題……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蘭芷芯那一連串的問題確實問到核心了,可她也不是真的責怪杜橙,照杜橙的描述,那晚的事,與其是湊巧,不如是因為他和童菲彼此間早就種下根,恰好遇到一個點燃時機,可兩個當事人顯然還沒能確定自己的感,尤其是這杜橙.

晏季勻惋惜地拍拍杜橙的肩膀,沒話,只是眼神卻已經表達出了他對杜橙的理解……

亞撒在文萊長大,身為皇室成員,他也是嘗過被長輩逼婚的滋味,深知如果家里施壓,確實是件很郁悶的事,他有點同杜橙了,有一個由父母安排的女朋友,不忍讓父母失望,所以才會勉強自己交往下去,這種心,亞撒還是能體會到的.

"橙子,你是個好醫生,智商挺高的啊,不過怎麼商那麼低?"亞撒翹著二郎腿,很是鄙夷地看著杜橙.

杜橙沒好氣地踹了亞撒一腳:"開什麼玩笑,哥泡妞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呢,哥一向都是掌握主動權的一方,明白麼?"

"呵呵……沒看出來."

"去去去,一邊兒涼快去,閑得蛋疼就去樹上摘桃子!"

"切,我摘桃子肯定比你厲害,等著!"亞撒果然很歡騰地去摘桃子了,一點都沒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別扭,不知道的還真難以想象這家伙是出身于文萊皇室的成員,竟然也會調皮地去爬樹.

望著那一抹高大的身影,蘭芷芯的眼神略顯異樣,但只是稍縱即逝的光芒,很快就別過頭,恢複常態.

水菡在聽完杜橙的一番話之後也陷入沉默,確實不能怪杜橙,那種事本身就不能用對錯來衡量.她一直都認為童菲和杜橙之間不是單純的友誼那麼簡單,可現在怎麼辦,杜橙有女朋友,童菲難道真的不難過嗎?從香港回來之後到現在一直都憋著,她是怎麼熬過來的?

水菡和蘭芷芯也都是明事理的人,盡管是站在童菲一邊的,但感的事,她們不會胡亂去攪合,如果對杜橙妄加責備的話,也是不公平的.她們為童菲感到心疼,也為她擔心……假如她不喜歡杜橙,那也就罷了,可如果童菲對杜橙有,這可如何是好?

水菡曾記得以前童菲過,在愛和婚姻上,她的理想是跟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結婚生孩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現在看來,好難實現了.

氣氛一時間有點尷尬,這時童菲又走過來了……剛才沒看到水菡和蘭芷芯,找了一下才發現在這邊……不止如此,大家都圍在這里做什麼呢?

"菡菡……蘭姐……"童菲略顯疑惑的目光欲又止,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呢,瞧杜橙那一臉菜色,活像是誰欠他錢一樣.

蘭芷芯反應最快,牽著童菲的手,扭頭對水菡遞個眼色:"咱們去那邊聊著."

"嗯嗯,明天就要去M國了,我還有好多話要跟你們呢!"水菡挽著蘭姐的手,眼里盡是不舍.

女人有悄悄話要,男人不宜在場,所以她們去了樓上臥室,這里就只剩下三個大男人在桃樹下了.

晏季勻很少見到杜橙這麼垂頭喪氣的,這麼糾結.旁觀者清,以他多年的觀察得出的經驗,杜橙這貨怕是真的遇到讓他上心的女人了,不然何至于此?

"兄弟,這扭扭捏捏的個性可不像你,你這個樣子,讓我怎麼放心去M國?我還真怕我走了之後沒人陪你心事了,你子要得個抑郁症可怎麼辦?"晏季勻半開玩笑地,深邃的鳳眸里透著幾分真誠的關切.

男人表達感的方式有時跟女人不同,盡管晏季勻也不舍得自己的兄弟,不舍得這個地方,可他也沒直接出來,但在這看似是調侃的語氣里,能咀嚼出深濃的兄弟之,無比厚重.

杜橙被晏季勻這話逗笑了,俊美的臉頰故意露出曖昧的表:"怎麼,舍不得我啊?要不要今晚我犧牲一下留在這里陪你到天亮?"

"去你的,我只跟我老婆一起睡!"

"重色輕友的男人!"

"錯,愛老婆,是一個好男人必須具備的條件!"

"嘖嘖……得瑟成這樣?今後還不知道水菡會不會被你寵上天!"

"干嘛,你嫉妒嗎?嫉妒我有女人可以寵?那你就加把勁,努力努力,等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送份大禮."

杜橙的臉皮厚,聞,立刻把手一攤:"反正我遲早要結婚,不如你現在就把禮送了吧,省得你到時候從M國跑回來."

"那可不一定,我瞅著你這架勢,萬一路不順,你三五年都還不定能結."

"啊呸呸呸!誰路不順呢!"

"……"

男人們嘻嘻哈哈的到也輕松愜意,女人們在樓上著悄悄話,梵狄帶著檸檬在園子里玩得也挺開心的,晏鴻章以及晏錐,,水玉柔,邵擎,湊成了一桌麻將……

這一天,是水菡一家人臨行前的大團聚,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不完的離別緒,道不盡的珍重再見,大家都帶著最真誠的祝福送給這一家子,希望下次回來時,晏季勻的毒已經徹底解掉,希望那一天早日到來,別等太久.

分別在即,千萬語都不完心中的不舍,童菲和蘭芷芯留下來跟水菡一塊兒睡,三女這是打算要聊個通宵才夠,而梵狄他不會留宿,他要趕回梵氏公館去.

大宅門口,籠罩在暮色中的身影顯得有些孤清,絕美無雙的容顏也模糊不清,只余下那雙深如大海的眸子還閃爍著熠熠光輝,但那點點星光里又是含著怎樣的義深濃,誰能讀得懂呢?

水菡出來送他,站在他面前,仰著臉凝望,水眸里聚集了霧氣,一股難的緒堵在喉嚨里,一時間不出話來,只覺得難受.

這個男人,是她一直以來的堅強後盾,不管發生什麼事,他總是會站在她身邊,為她撐起破碎的天空,給她最堅定的依靠,讓她知道,她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在煎熬.她這一去,不准什麼時候再回到家鄉,下次見面會是哪一天?她不知道……她能確定的就是,舍不得梵狄.

忘不了那個寒冷的春夜里,細雨中,他在巷為她接生……忘不了他曾跳下海救她……忘不了他在她最無助最痛苦的時候仍守著她,忘不了他曾帶著她去滄粟島上尋找晏季勻……

太多的義,太多的關懷,太多的感激,水菡知道這一生,她注定是欠了梵狄的,她為這個男人而心疼,特別是在從某人口中得知梵狄其實鍾于她,她的心就變得無法安定,總覺得太對不起梵狄了,可她只愛晏季勻一個,無法給予梵狄一份完整的愛.

"梵狄……答應我,一定要保重……黑幫的打打殺殺,能避則避,不要在刀尖上混日子,你不缺錢,你也不缺能力,如果將來有機會結束黑幫的生意,你千萬別猶豫.還有……"水菡心里酸疼得厲害,疼惜地握住梵狄的手,眼眶里的濕潤強忍著沒掉下來,柔聲:"少抽點煙,少喝點酒,別熬夜……心不好的時候就出去走走,多交幾個朋友吧,心事也好,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的,我……我和檸檬會想你的……梵狄……我……我……對不……"水菡忍不住哽咽了,對不起這三個字還沒完,她已經被梵狄擁進了他溫暖的懷抱.

水菡一愣,身子有點僵,但卻沒有掙紮……她能給他的,或許也只有這個擁抱了,他還不知她已經知道了他的心事,她也不明,只因她想要為他維護那僅有的驕傲.

梵狄緊緊擁著這個嬌的女人,魁梧的身軀有著一絲絲顫抖,呼吸因壓抑著的激動而顯得不穩,低低的聲音在靜謐空氣里飄散:"不要那三個字……知道嗎,不管發生什麼,我從來沒有後悔那一天在巷里跟你的相遇.有些事,有些人,不是因為本身不好,只是時間不對而已……如果你走了之後還惦記我,過年的時候就寄章明信片回來,只要知道你過得好,那就夠了……"

夠了,夠了?真的夠了麼?這違心的話,分明是因為感受到了深刻的絕望,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擁有她,所以才會含著笑祝福,"夠了",其中飽含著的心酸有幾多,能體會的人又有幾個?

如果命運不是如此捉弄,如果先遇到她的人是他,或許一切都會是不同的結局,只是,人生最殘酷的莫過于……沒有如果.

水菡不想哭,但這一刻,她的心痛得要命……她不想傷害梵狄,可終究還是傷了.聽到他輕松的祝福,她笑不出來,她能感受到那種"我愛的人不愛我"是如何的痛徹心扉.偏偏,她的心只有一顆,他的心也只有一顆,都是重重義的人,所以才做不到麻木,所以才會痛……

水菡看不到梵狄的臉,可她的頸脖上卻傳來濕潤的感覺,是他在流淚麼?無聲的淚水順著她的脖子滴進去,灼燒著她的肌膚,她的心扉.

梵狄不會讓水菡看到他現在的樣子,隱忍了那麼久,在她臨走之際,他不會想要留給她一雙淚眼.

好半晌,梵狄才平複了一點緒,附在水菡耳邊:"傻丫頭,別擔心我……我哪里敢有什麼事,我哪里敢不健康平安地活著,因為知道你是個愛哭鬼,我若有事,你一定是最傷心的那一個,而我怎麼舍得你傷心難過,所以我必須活得好好的……"

水菡一聽這話,不但沒止住哭聲,反而更控制不住的啜泣,抽噎……他的話,寵溺,堅定,也可看作是他的承諾.他會過得好,她在遠方才能安心.

誠如梵狄所,假如他有事,水菡一定會是最傷心的那個人.這一點,他沒有錯,也是他唯一僅剩的安慰了……即使不能成為她的丈夫,即使她愛的男人不是他,可至少,在她心里,他是親人,是朋友,她對他的重視,毋庸置疑.

"好了,哭一哭就好,眼睛腫了可就不漂亮了."梵狄伸手揉揉水菡的頭發,深而溫柔.

水菡吸吸鼻子:"本來我也不漂亮啊……"

"不,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女人."他認真的表,如同宣誓,但他下一秒卻已經輕輕推開了水菡……

"進去吧,我要走了,明天我不去機場送你們了,記得到了M國之後打個電話報平安."梵狄低頭望著她,笑得很淺很溫暖.

"好,我會記得的……"

"嗯……"

一番艱難的道別總算是結束了,水菡心里有些惆悵,她知道,只有梵狄找到了屬于他的真命天女,有了幸福的家,她才會好過些.

水菡看著梵狄的車消失在視線,一聲歎息,緩緩轉身,驀地撞上了一堵肉牆……

"老公!"水菡驚呼,心里一顫……老公什麼時候來的?他站了多久了?【萬更已傳,求點月票和推薦票!】

上篇:第370章:續:你喜歡童菲嗎?     下篇:第372章:續:杜橙,你們什麼時候去領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