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376章:續:一地心碎  
   
第376章:續:一地心碎

m國佛羅里達州位于東南部,這個州的名字起源于西班牙語,意為"鮮花盛開的地方".這里氣候溫暖,陽光充足,海岸線長達1萬3千多公里,並且境內淡水湖眾多,處處可見美麗宜人的景色.如此優美的環境里生活如果還能擁有一個農場,那就真是太愜意了.

天空的顏色是那種能沁到人心里去的藍,棉花糖似的白云下,在距離一個湖泊大約有半公里的地方,農場里綠茵遍地,幾匹剛出生不久的馬兒正在悠閑地日光浴,時不時還互相親昵地耳鬢厮磨,它們身後還跟著一個男孩兒的身影,手里拿著幾根青草,討好地喂到馬嘴里.

男孩兒到這里的日子還短,可一來就喜歡上了這里的動物,比如眼前幾匹棕色的馬,這孩子巴不得能快些跟馬混熟了,那就可以玩到一會兒去.記得爸爸,若是運氣好,能讓馬接受他,喜歡他,很快他就可以擁有一匹獨屬于他的馬兒,可以騎在馬背上跑了.不過,他不會將馬當奴隸,他只會當是朋友.

男孩兒是萌娃一枚,頂著頭上一撮黑發,西瓜頭,粉嘟嘟白里透的臉蛋漂亮可愛,純澈的眼睛比湖水還清亮,閃爍著靈動的光芒,近乎半透明的肌膚像牛奶般細膩嫩滑,讓人見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去親一口……

"馬兒不餓嗎?來吃這個……"男孩兒將一根青草支到一匹馬嘴邊,像對人那樣的跟馬話,稚嫩的童聲如黃鶯出谷,悅耳動聽.

馬兒有點點傲嬌,低鳴一聲,揚起頭顱,但卻沒有張嘴吃草.

男孩兒睜著兩只大眼睛,很是虔誠,跑到另一側又繼續剛才的動作.

"布丁,你轉悠半天了,不累嗎?嘗嘗這青草,新鮮的哦,你一定會喜歡的."男孩兒親切地喚著馬的名字,這匹額頭上有菱形白毛的馬被取名為布丁.

又是一陣低低的馬鳴,也不知是否在對這孩子氣的名字而表示抗議.

興許真是男孩兒的真誠打動了驕傲的馬兒布丁,它終于舍得張嘴了,懶懶地嚼著,這時,另外兩匹馬也過來了,不等男孩兒招呼,它們已經主動低頭沖著他手里的青草張開了嘴.

"咯咯咯咯……你們都喜歡吃嗎,太好了……嘻嘻……我一會兒再去給你們拿,慢點吃啊……"男孩兒開心極了,伸手去摸摸布丁,它也不像剛開始那樣反抗了,任由這只白嫩的手在它脖子上.

男孩兒可興奮呢,前兩天布丁沒這麼乖,不給人摸的,一摸就會發脾氣,現在可好了,看來馬兒也是吃貨,只要有了可口的口糧就能快些跟馬兒增進感.

這是一幅和諧而溫馨的畫面,人與動物之間的互動,為這片綠瑩瑩的農場增添了勃勃生機,注入了鮮活的靈氣.甯靜,陽光,悠閑,愜意……這樣的生活不是夢,是真實發生的,是水菡每天醒來都能經曆的……

是的,這麼招人愛的精靈,當然就是水菡和晏季勻的寶貝兒子了.

"兒子,什麼事這麼高興啊?"水菡出現在檸檬身後,手里還拿著相機,剛才她已經拍了不少,都是檸檬和馬兒們互動的畫面.

"嘻嘻……菡菡,布丁允許我摸它了."檸檬伸出手拉著水菡,粉嘟嘟的臉蛋笑成了一朵花.

水菡略顯詫異,隨即獎賞似的在檸檬臉上親了一口:"兒子真了不起,布丁這麼調皮,你都能跟成為朋友,媽媽好羨慕你啊."

"咯咯……等我跟布丁更熟了,那我就叫布丁也跟菡菡做朋友,跟爸爸做朋友,還有祖爺爺……"

"好啊,我們可等著呢!"水菡兩眼發光,躍躍欲試的神和檸檬一模一樣.

她也好想能擁有一匹屬于自己的馬兒,可眼前這幾匹都是傲嬌型的,據都是品種極為優良的馬……在有些動物的世界里,血統很重要,越是高貴的馬兒越不容易馴服.檸檬因為還是孩子,所以馬兒比較容易接受他,但大人就沒這麼好的待遇了,想讓一匹血統優良的馬兒當坐騎,難度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到現在為止,農場里的只有晏季勻擁有了一匹馬,是心甘願為他當坐騎,而水菡和晏鴻章就還需繼續努力,檸檬已經有希望了.

這農場是晏季勻花錢買下的,之所以選擇在佛羅里達州安定下來,除了因為這里氣候好,還有個重要的原因是……瓦格醫生的研究室在這里.

今天下午,水菡將會陪同晏季勻去瓦格醫生的研究室,臨走前看到檸檬跟幾匹馬玩得這麼開心,水菡的心也輕松些,孩子不知道爸爸媽媽要去做什麼,只以為是去瓦格老爺爺那里玩.

晏季勻來佛羅里達之後,今天第三次去瓦格醫生的研究室了,前兩次晏季勻沒讓水菡去,但這次她堅持要陪同……

瓦格醫生不止在滄粟島上找到了克制冥焦毒的植物,同時也帶走了那位老婦人.其實若不是因為遇上老婦人,瓦格醫生也無法順利完成任務.

老婦人以前在島上時跟晏季勻當時一樣的都是脖子腫大猶如患了甲亢,也是將脖子包起來,從不輕易示人,但她的毒卻跟晏季勻有點不同,她是先中了冥焦毒,後來利用相克的植物的汁液去對抗,以毒攻毒,她才能在島上存活了那麼久,可她就是不願將這種植物的存在告訴晏季勻,她自私地想要留個人在島上陪伴她到死那天,但想不到晏季勻會偷走了她儲存的一瓶冥焦液,離開滄粟島.

世上怪人不少,像老婦人這麼自私而怪異還真罕見.不過念在她也是個可憐之人,晏季勻和水菡都沒再怪她,如今她和晏季勻一起都成了瓦格醫生的治療對象,研究對象.

瓦格醫生的研究室外邊就是他的住所,在他臥室的牆壁後邊就相連著研究室,是花費了巨資建造的,里邊的一切都是高科技精密儀器和醫療器械,不比在醫院的設備差,所以才敢讓晏季勻來這兒治療.

瓦格醫生是個慈祥的老人,戴著一副老花鏡,臉上有幾點淡淡的老年斑,原本是金色的頭發現在有一半是白色,下巴中間溝比較明顯……醫者父母心.這句話在瓦格醫生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用晏季勻的話來,這位令人尊敬的醫生就是白求恩再世.

醫治晏季勻,瓦格醫生不是看在錢的份上,而是他對醫學有著超常的熱忱,並且懷有一顆仁慈的心.現在他所有的精力幾乎都花在了研制解藥的事上,棘手的是,冥焦毒非同一般,具有很強的特性,中毒日子的長短很關鍵,所以在研制解藥的過程中,需要一個中毒已久的生物來做試驗,才能更精准地知道那種能克制冥焦毒的植物究竟該用什麼樣的份量來下藥.

中毒已久的生物還必須是瓦格醫生已經將其毒素控制在了身體的某個部位,現成的,唯一能符合條件的就是那位老婦人,但這不是瓦格醫生提出的,而是老婦人自告奮勇.

如今老婦人背上也有像晏季勻一樣的紫黑色凸起一塊,這就是冥焦毒聚集的地方.瓦格醫生在將提煉出的植物汁液在她身上用過之後才決定今天給晏季勻使用.

無菌室外,水菡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緊張地望著里邊……她能看到隔著玻璃的一切狀況.

晏季勻背朝天趴著,只穿了一條四角褲,背部那一塊紫黑的凸起部分已經硬如石頭,而瓦格醫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這硬塊軟化,讓聚集的毒素化成液體再用儀器抽出來……假如能做到這一點,晏季勻的冥焦毒就算是解了大半,距離徹底根除就不遠了.

但這些目前還只是理論上的,要想真正實現,需要一個過程,並且也是有風險的,假如在過程中晏季勻的身體對這種藥物產生抗體,那麼療效就會降低了,要想根除,將會是更加漫長的時間.

瓦格醫生穿著無菌服,手拿著一個透明的藥瓶,噴嘴處對准了晏季勻背上的硬塊……

"噗……噗……噗……"藥汁噴在了硬塊上,而晏季勻的身體也在戰栗,抽搐.

毒素,藥物,一齊在他身體里作祟,這就好比是一個人的身體里住進了兩個掠奪者,都想要打敗對方,而身為載體的人就會承受著非人的痛苦.幸好晏季勻的四肢都被鎖起來固定在了床上,否則他現在會痛得打滾的.

水菡看不到晏季勻的臉,但她卻清楚地看見他在抖,渾身戰栗得很厲害.

"醫生……瓦格醫生……"水菡的手在玻璃窗上敲著,萬分焦急,雖然早有心理准備,但此刻也禁不住心痛得難受.

即使隔著玻璃,水菡也能用肉眼看到晏季勻身上已經冒出汗珠,可見他此刻是多麼痛苦.治療的過程也不比他毒發的時候輕松,水菡的心都碎了一地,恨不得能為他分擔,可偏偏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心如刀絞……【還有更新】

上篇:第375章:續:童菲懷孕了!     下篇:第377章:續:去醫院做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