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杜橙登門  
   
續:杜橙登門

穎就是這梵氏公館里頭的一朵美麗花,水嫩,清純,青春逼人,充滿了朝氣.如果不了解她的過去,很難想象這樣一個鮮嫩的姑娘曾經有過那麼多慘痛的經曆.她總是會展現出自己最陽光最溫暖的一面,那些過往的傷痛和生活中遭遇到的不愉快,她都會藏起來,慢慢消化掉,然後再繼續往前走.

若不是她這麼樂觀,也不會熬到今天這樣陽光燦爛的時刻,脫離繼父的魔爪,被梵狄收留,在梵氏公館里自在地生活,還能去上烹飪班,最要緊的是她的弟弟在這城里一所據十分優秀的學讀書.這些都是拜梵狄所賜,穎是個懂得感恩的人,她會用自己的方式來報答梵狄,更悉心地照顧他.

烹飪班是梵狄吩咐山鷹去報的,地方距離梵氏公館也不遠.烹飪班的周圍都挺熱鬧,同處的還有插花班,瑜伽班,舞蹈班……等等,除此之外當然還少不了健身房,而穎手里捧著的一大束花就是健身房里的男士送的.

這還得從穎第一天去烹飪班的時候起,當時給培訓班上課的是一位闊太太,這位太太的兒子在隔壁健身房里健身,結束之後去接自己的母親,坐在烹飪班後邊一排的座椅上等,當然就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鶴立雞群的穎,這位男士當即驚人天人,被穎被迷住了,展開了熱烈的追求.不過這位公子哥也不笨,看得出來穎跟他平時認識的辣妹不是一個路數的,于是乎,拿出了一百二十分的耐心,一步一步地接近穎.

穎不是個隨便的姑娘,但這次的人由于是烹飪班老師的兒子,對方很懂得利用這個身份的便利,並且一再強調他只是想跟穎做個朋友.穎看在老師的份上,不好意思拒絕他的鮮花,覺得太傷人面子,所以就收下了.不過還好這不是玫瑰花,也就普通的康乃馨,不然她可不會收的.

捧著一大束美美的康乃馨走進了梵氏公館,穎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弟弟和梵狄回來沒有,然後就鑽進廚房去做新學的菜式.

穎在烹飪方面確實有天份,培訓班的老師也時常誇她,她學東西很快,並且謙虛禮貌,年紀卻從不會驕傲自大,對老師更是尊敬有加.只有她自己明白有多麼珍惜現在的生活和學習機會,她就像是一塊大海綿在不斷地吸取著外界的水份.

梵狄在金虹一號上待了幾天才回來,感覺挺輕松自在的,因為這次沒有穎跟在後邊嘮嘮叨叨了,當初他安排穎去烹飪班也是為了耳根清靜,現在目的基本達到,只是回到公館里邊就有點……

入眼的一束康乃馨開得正旺,與那只頗有藝術品位的花瓶在一塊兒也算是相得益彰,賞心悅目,可梵狄卻在跨進門時,眉頭一皺……是誰動了他的花瓶?這不是用來插花的,是他買回來欣賞的,而他也從不會在這只花瓶里放上東西.

梵狄骨子里是個畫家嘛,有藝術細胞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點怪異之處,而梵狄就是喜歡將好看的花瓶買回來當擺設.

這一束康乃馨里邊還放著一張卡片,送花的人附上寥寥數語,卻是表達了自己對穎的仰慕之.卡片上是這麼寫的……

"你是天上的明月潔淨無暇,我願做地上一汪泉水等待你的照亮,將你的影子牢牢地映在我的心,從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梵狄看到這卡片上的字頓時就臉黑了,冷笑連連,陰森森地問門口站著的手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在花瓶里插花?

手下很老實地彙報了,是穎.

梵狄忍不住嘴角犯抽……敢穎有男人追了?還月亮,還泉水?最關鍵的是,穎還把花帶回來,也就是,她接受對方的追求了?

"一看就是油腔滑調的公子哥兒,忽悠姑娘呢!"梵狄沒好氣地嘀咕兩句,伸手將這花拿起來.

"阿凡……"穎穿著圍裙跑過來,按住了梵狄那只手,焦急而又滿腹疑惑地望著他:"怎麼啦?你想把花扔掉嗎?"

梵狄板著臉,冷冷地:"放在這里礙眼,我的花瓶是藝術品,不是用來給你擺花的."

穎聞,越發不解了,水汪汪的眸子露出茫然的神色,粉的雙唇微微一嘟:"花瓶不是用來插花的那它的存在還有意義嗎?就算是藝術品那不也還是花瓶?我總是覺得這兒議會大廳了少了點什麼,現在插上花才對了嘛,不覺得平添一股生機和溫馨?"

梵狄妖媚的面容瞬間繃緊,眸底暗流隱現:"我這里的議事大廳不需要生機和溫馨,還有,你沒看這花里邊的卡片嗎?追求你的人給你送花,你放在自己房間就好,別占著我的花瓶."

"追求我的人?"穎愕然,低頭一看,果然,有卡片,她先前還沒發現呢.

"怎麼會是追求我的人呢,明明的是做普通朋友啊……阿凡你會不會搞錯了."穎低聲嘟噥,可在看到卡片上的字句時,她也不由得愣住了.

這幾句話的意思太明顯了,哪里是普通朋友之間會的話?

穎囧了,心頭沒來由地發慌,感覺就像是做了虧心事一樣但實際上她根本沒有做錯什麼啊.

"阿凡……我不知道這張卡片,我也不知道這個人他是想要追求我……對不起,我不該收下這束花."穎也不知道為何會感到歉意,看梵狄臉色這麼黑,她就會忍不住發毛.

梵狄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坐在沙發上數落穎:"你以為男人是省油的燈啊?你才認識這子幾天?人家擺明是要追你,你還傻乎乎的當人是普通朋友,別哪天被人拐去賣了都不知道!"

穎先是低頭聆聽教誨,不過聽著聽著咋就感覺不是味兒了呢?阿凡這意思是,難道只要有男人追求她,都被列入"危險人物"的行列?

"阿凡,我知道你關心我,其實我也不是喜歡那個人,只是……我不明白,你都沒見過那個人,怎麼就能確定人家會把我拐去賣了呢?就算他喜歡我,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先不我會不會答應,但喜歡一個人是沒有錯的,我哪怕是不喜歡別人也應該尊重他,沒有理由就把他想得那麼壞吧?"穎亮晶晶的大眼純淨透明,她的疑惑都寫在臉上,是真的不懂梵狄怎麼會這樣想.

梵狄無語仰望天花板,靠在沙發上瞧這二郎腿,睥睨著穎:"不需要理由,憑我的直覺就是這樣,送花那子肯定不是什麼好貨."

"……"

這也忒霸道了,有點耍賴的味道啊.

躲在大廳門背後的山鷹以及梵狄的另外兩個手下,聽到老大如此彪悍的回答,一個個差點笑噴了……

"嘖嘖,誰要追穎那可是真難,我打賭,老大一定會把男方家的背景挖個透徹."山鷹咂咂嘴,使勁忍住笑.

另外一個手下也十分贊成,壓低了聲音:"還有……若是穎真跟哪個男人交往了,估計老大會派人24時盯著."

"你們的都不算什麼,最恐怖的是,你們想想,假如哪個男人欺負了穎,被老大知道了,那日子可是別想好過."

"肯定啦,穎是咱梵氏公館一枝花,怎麼能出去被人欺負,那讓咱這群純爺們兒的臉往哪兒擱?"

"……"

這番話,聽起來好似有點誇張,實際上還真是這麼回事.以梵狄對穎的保護欲,他不是做不出來.對于曾經救過他的穎,她的人生道路,梵狄希望能為她保駕護航,有種護犢子的心態,所以可以預見,追求穎的那位帥哥,前路艱險啊.

穎將花束拿進自己屋里了,心悶悶不樂的,晚上吃飯也顯得很安靜,這到是讓梵狄感到有點詫異,琢磨著難道穎因為這束花的事不高興了?

想歸想,梵狄可沒問,自顧自的吃飯,順便還關心一下豆子的學習狀況.

目前還在暑期,但豆子很已經自動自覺將作業全都做完了,這孩子乖巧懂事又機靈,很少讓大人操心的,為此梵狄也十分欣慰.

梵狄和豆子有有笑的,穎在旁邊就只顧埋頭吃飯,整個過程都沒搭上兩句話,似是有心事的樣子.

"姐姐,這個菜是你新學的嗎?真好吃……明天可不可以還做給我們吃呢?"豆子笑嘻嘻地給姐姐夾菜,討好地望著她.

穎一愣神,目光下意識地瞄向梵狄,那清澈的眼神仿佛在:"你覺得怎樣,好吃嗎?"

梵狄可從來沒誇過穎做菜好吃,但他每次都會吃得很多,今天也還是跟往常一樣的,只吃,不評價.

穎扁扁嘴,看梵狄這酷酷的表,她知道他是不會回答的了,不過這也沒關系,至少弟弟喜歡吃,她明天就繼續做.

習慣了在梵狄身邊照顧,習慣了看他深不可測的表,穎從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總覺得這個男人像一塊磁鐵般吸引著她但又無法走進他的心.即使同住一個屋簷下,即使與他有近距離的接觸,可怎麼還是感覺他離自己很遠?

什麼樣的女人才能讓梵狄動心呢,或許,只有上次在香港酒店見過那位吧……穎心里想著想著就走神了,呆呆的只知道將碗里的飯往嘴里送,不夾菜吃.

梵狄見她這失魂落魄的表,立刻就想到了那束花,眼里露出幾分怪異的神……穎該不是會想到那個追求她的男生了吧?這神分明就是魂不守舍的.

梵狄不動聲色,只是眉頭皺得有點緊,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半晌才伸出手,用筷子在穎的碗上敲了敲:"你發什麼呆?要花癡也得等吃晚飯呐!"

穎一驚,趕緊回神,俏麗的臉蛋飛上兩朵可愛的暈,也不知怎的腦子一熱,脫口而出地問:"阿凡,你我應不應該答應那個人呢?"

"哪個?送花的?"

"嗯……"

梵狄驀地放下了筷子,臉色陰沉地盯著穎,鋒利的目光讓人不敢直視,這感覺有點像家長看到孩子的成績通知單上不及格的時候……

"答不答應,是你的事,你的自*."梵狄冷冷地,

穎心頭一顫,有點不是滋味……他話總是這麼硬邦邦冷冰冰的,就不能稍微溫柔一點點麼?

"阿凡,你的意思是,即使我答應,你也不會……不會……反對?"穎緊張地看著他,心里酸澀,她其實是想知道梵狄對這件事的態度,甚至有一絲奢侈的希望,希望他能反對.

可梵狄卻沒有如穎期待的那樣,而是淡漠地:"你有男人追,這是好事,我為什麼要反對?"

"可你……你不是他不是好人嗎?"

"你也我不了解他,不適合妄下判斷."

"……"

穎雖然有心理准備,但此刻聽到他這麼之後,也還是禁不住有些失落……是她傻乎乎的在期盼什麼呢,難道還盼著梵狄會對她有意思?他這麼爽快地讓她跟男生交往,不就是明他對她連一點男女之都沒有麼.她多渴望此刻他能凶巴巴地罵她一頓然後嚴令禁止不准她跟男生交往,如果是這樣,她會高興得跳起來,但梵狄卻只是輕描淡寫地,不反對……

他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永遠只能仰望他的光輝,卻無法觸摸到一星半點,還在幻想什麼呢,不如實際一點.

穎也不知道是那股子熱血勁兒上腦了,放下筷子,氣呼呼地瞪著梵狄:"好,那我就答應他,讓他做我的男朋友!"這話顯然有賭氣的成份,但現在她就是想賭氣.

梵狄聞,只是眉頭微微動了動,精深的眸子一縮,卻也沒有多什麼,可豆子就炸毛了,緊張兮兮地抱著穎的胳膊:"姐姐,誰要當姐姐的男朋友?姐姐的男朋友不應該是阿凡嗎?"

童無忌,孩子急之下出了心底最真實的想法……沒錯,豆子一直都覺得姐姐跟阿凡在一起最合適,最好了.

"噗……"梵狄嘴里那口酒噴了出來,狼狽地用紙巾去擦.

穎慌了神,趕緊地捂住豆子的嘴:"弟弟別胡,阿凡會生氣的."

穎一顆心砰砰直跳,一邊低頭在豆子耳邊著什麼,一邊留意著梵狄的臉色,見他若無其事的樣子,她才松了口氣……好險.

"咳咳……孩子還,童無忌,我還不至于將孩子的玩笑當真."梵狄一句話就緩解了所有的尷尬,卻也使得穎心里發酸.

是呵,玩笑……他可知道,在他眼中的玩笑,卻是她最揪心的秘密,隱藏得好苦的秘密,她幻想過成為他的女朋友,但僅僅只是幻想而已,她知道,他心底那個人不可能是她.

"阿凡,你慢慢吃吧,我和豆子都吃飽了,我們……回房間去了."穎躲閃的眼神沒敢跟梵狄碰撞,低眉垂眸,拉著豆子就走了.

餐廳里只剩下梵狄一個人,飯桌也顯得冷清了起來.梵狄靜靜坐著,好半晌都沒動,抿著唇,精美的下巴繃得緊緊的……他不是真的無動于衷,剛才豆子的話,其實對他是有一定的沖擊的,讓他更加意識到,穎在梵氏公館里,要想有男人追,那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別人只會誤以為穎是他的女人,哪里還敢動心思?

不過還好有那位送花的男生,雖然或許真不是什麼好貨,但這樣畢竟還是猜測,究竟人品如何,改天查查不就知道了.如果還行,就希望穎能與他順利交往,如果那家伙真的很爛,當然梵狄就會站出來阻止了.

至于他自己和穎之間嘛……梵狄搖頭苦笑,一仰脖子又灌下半杯酒,心底有個聲音在盤旋著:他只是將穎當妹妹一樣,沒想過要做她男朋友.他不知道自己的心還能不能為哪個女人而動,不知道還有沒有沖動去喜歡一個女人.這樣的狀態,穎若是對他有意,只會是害了她……

想到這里,梵狄忽地眼睛一亮,一個主意在腦子里冒起來,俊臉上略顯激動,自自語地還一個勁點頭.

一個時之後.

梵氏公館的議事大廳里,梵狄召集了手下,並且連帶著穎也一起叫來了.

山鷹他們滿以為有什麼喜訊發生呢,因為以前老大召集手下的時候也沒叫穎一起來,今晚卻是個例外,難道,老大知道有人追穎了,開竅了嗎?

兄弟們暗地里都在紛紛揣測,到底老大有啥事要宣布呢?一個個大男人臉上都帶著笑意,看向穎的目光更是比平時還深幾分,總覺得會不會是老大宣布穎今後就是他的女人了?

穎性格好,善良活潑沒心機,這兒的人上上下下都對她印象挺好的,若是她成為梵狄的女人,大家可是都支持著,盼著老大能早日脫單.

穎也很納悶兒,這都晚上十點了,梵狄叫全體人來議事大廳做什麼?

梵狄端坐在上方,表卻是沒那麼嚴肅,似是真有什麼開心事.穎站在他旁邊,偷瞄著他的臉色,心里忍不住犯嘀咕……這人沒事長這麼好看干嘛呢,無論正面還是側臉看著都是妖孽,若生在古代,若是再給他配上一身古裝女人服飾,那該是怎樣的傾國傾城呢……

穎一不心就走神了,如果梵狄知道她此刻竟在想這個,不知會氣成什麼樣.

穎好像聽到梵狄在她的名字,愣了愣,抬眸一看,下邊一群男人都眼巴巴地望著她,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他們的表都很奇怪,聲低竊竊私語著,難道是發生什麼了嗎?

梵狄見穎一副茫然的神色就知道她剛才准是沒聽他在什麼,梵狄翻了翻白眼,一把抓住了穎的手.

穎倏地一顫,在手被他握住那一秒,她仿佛清晰地聽到了心跳漏拍的聲音,腦子發懵,整個人陷入呆滯,臉蛋到耳根都是緋的.

"阿凡……"穎羞赧地一聲低喃,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卻也沒掙脫,乖乖地任由他握著,心如鹿撞,腦子不能思考了,只有一種甜蜜得要飛起來的感覺.

梵狄握著穎的手,面朝著一幫兄弟,笑得很是燦爛.剛才已經過一次,兄弟們聽清楚了可穎沒有聽到,那麼他就再重複一次.

"大家聽好了,我再一次……從今天開始,穎就是我梵狄的干妹妹,我就是她哥!"聲音響亮,帶著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嚴,傳遍了整個議事大廳.

梵狄用心良苦,他是考慮到這樣給穎一個身份,將來她不管跟哪個男人交往,至少對方不至于敢欺負她.

一群男人也跟著齊聲響應,歡呼,營造出熱鬧的氣氛,可穎就傻眼兒了,怔怔地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粉的臉蛋開始泛白,呼吸有點不順暢……

原來,梵狄握著她的手就是因為要宣布這件事?兄妹?她和他?

穎呆若木雞,耳邊嗡嗡作響,方才那一縷甜蜜瞬間化成酸水……以後,她就是梵狄的干妹妹,這不就是梵狄在向她表示一種堅決麼?他絕不會對自己的妹妹動心的,而他這麼做,等于就是掐斷了穎心頭僅剩的一絲絲可憐的幻想……

穎想裝得開心點,可只能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一顆心墜向谷底,手還被他握著,但已經感覺不到他掌心的溫度,只有徹骨的冷意襲來.

哥……這個她喜歡的男人,以後只能是她哥.這是怎樣的諷刺和心痛,穎聽不到大家的歡呼聲了,她只聽到心在哭泣的聲音……

======呆萌分割線======

清早的一縷晨曦從窗簾透進來,為這的屋子鍍上了一層夢幻般的光芒,甯靜安詳的氣息布滿了整個空間,那個睡得正香的孕婦興許是夢到了什麼開心的事,嘴角還掛著笑,笑著笑著竟然醒了.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房間,一切都在提醒著童菲,剛才是夢,已經結束了.

混沌的意識被拉回現實里,童菲嘴角的笑容也隨之消失……夢太美,所以醒來才會倍感失落.可即使是這樣,她還是好想繼續做夢,至少,夢里的她可以跟杜橙在一起像從前一樣開開心心.

美夢,是人類的財富,現實里得不到的,可以在夢里圓一回,夢里沒有分離,沒有煎熬,沒有淚水,沒有孤獨……

童菲默默地起*梳洗,緒也沒像前幾天那樣波動了,生活歸于平淡,她要做的事就是好好養胎,將孩子順利生下來.

童菲的父母由于要照顧店里的生意,每個月回家來的次數很少,即使回來住一晚那也是第二天一大早就趕去開店,所以,現在陳堯幾乎是每天來照顧童菲,暫時,童菲的父母還不知道.

害喜的症狀還是沒有緩解,但好在她有陳堯和蘭姐的照顧,也不會太難熬.只是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是,該怎樣去過父母那一關?如今她和陳堯交往,肚里卻是杜橙的孩子,父母那一輩的人也不知會怎麼看待這些事.

童菲心里有些擔憂,可這事遲早要交代的,不然等肚子再大些,顯懷了,父母察覺之後再的話,或許更糟糕.

童菲的肚子很氣,醫生要特別心,在滿三個月之前最好是能在家盡量臥*,不要到處走動.由于她身體況特殊,想要抱住胎兒,就必須比正常的孕婦更加辛苦.

即是這樣,童菲除了不能去學校教書,就連跟杜芊芊的補習課也停了.最開始她只是告訴杜芊芊最近有事,補習暫停,但杜芊芊那丫頭古靈精怪,在學校見不到童菲,打聽到是因為請了長假,杜芊芊覺得很奇怪,是什麼事竟然會讓一向認真負責的童菲老師暫別了學校呢?

就算有事,但既然還在本市,不會連補習都沒空吧?一次兩次缺課也不要緊,但這都快一個月了,補習課一節都沒再上,是不是有點不過去呀?

這天,童菲接到了杜芊芊的電話,這丫頭先沒自己要來,只是好奇地打聽童菲最近在干嘛,到最後掛電話時才扔下一句,她要來童菲家看望.

童菲真是拿這調皮的丫頭沒辦法,不過她也不擔心,杜芊芊一個人來沒關系的,她能應付過去,不會讓杜芊芊發現異常.

但童菲太低估自己的學生了,腦瓜子里想的東西不是"大人"能吃透的,時常都會冒出讓人措手不及的點子.

門鈴響時,童菲料想是杜芊芊到了,起身去開門.

杜芊芊穿著一身粉色短七分褲套裝,笑盈盈地站在門口,手里還提著一籃水果,脆生生地喊著:"童菲老師,學生來看您了,請笑納!"

童菲想笑都笑不出來,圓溜溜的大眼睛瞪著杜芊芊身邊的男人:"你怎麼來了?你又不是我學生,湊什麼熱鬧."

這湊熱鬧的當時是杜橙了,見狀也不生氣,很不客氣地往里一擠,厚著臉皮:"我送我妹妹來的,坐十分鍾就走."

這麼爛的借口,真虧杜大少得出來!連杜芊芊都忍不住要鄙視一下了……哥,您就承認是擔心童菲,那會少塊肉麼?【這章7千字.】

上篇:續:懷著他的孩子去結婚     下篇:續:你是不是要跟那個男人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