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是不是要跟那個男人結婚!  
   
續:你是不是要跟那個男人結婚!

的客廳里充斥著怪異的氣氛,杜芊芊和杜橙兩兄妹坐下來之後就一直盯著童菲沒移開過視線,四道目光堪比X光線似的,童菲心底暗暗有點發毛,這是什麼況?她臉上有花嗎?

"喂,橙子,你傻啦,又不是不認識我,干嘛這樣瞪著我看?"童菲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這話雖是對杜橙,實際也是等于在問杜芊芊.

杜芊芊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打量著童菲,紛嫩的臉露出驚詫:"怎麼瘦了這麼多?你是怎麼減下來的?"

"嗯?"童菲一愣,下意識地低頭往自己身上看,而杜橙就陰陽怪氣地:"真稀奇,以前你減肥一年多都不見有什麼效果,可這才一個多月不見,你就瘦了十斤八斤的,要不是這張臉還那麼圓,真不敢認."

童菲聞,臉色微變,心里咯噔一下跳了跳……是啊,她瘦了,身上的肉掉了好幾斤,這都是因為這段時間害喜嚴重,以前很多喜歡吃的東西現在吃不下,有的是不可以吃,這麼一來,如何能不瘦呢,以前減肥沒成效主要是她飲食方面克制不了……

"有什麼好大驚怪的,最近我就是不當吃貨了,所以能減下來."童菲硬著頭皮,與杜橙的目光對視,愣是裝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呵呵……就因為不當吃貨了?"杜橙半信半疑的眼神審視著童菲,像是要將她內心深處的秘密挖出來似的.

杜芊芊也是不太相信童菲的話,這太沒服力了,童菲居然不當吃貨了?這怎麼可能呢,她看到美食能忍得住嗎?她最喜歡吃的炸雞,巧克力,冰激凌,五花肉……難道都不吃了?要真這麼容易忌口的話,她就不會減肥一年多都沒效果.

"童菲,真的不當吃貨了?那我會很寂寞的……本來還想叫你一起去吃法國大餐……"

"不了,謝謝你,芊芊,我們改天去吧,今天我都已經買好菜了."童菲急忙擺手,眼底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慌張……能不慌麼,去吃法國大餐那還不露餡兒?她現在除了睡覺的時間,其他時候她幾乎都是胃部不適的,就算是再好的美食對她都有可能是一種折磨.

杜芊芊苦著臉望向杜橙,撅著嘴搖頭:"哥……那你陪我去吃?"

杜橙微微動了動眉毛,眸底一道複雜的精光閃過,隨即輕拍著芊芊的肩膀:"妹妹,不是哥不疼你,可你沒聽到剛才童菲嗎,她都已經買好菜了,我們何必還要出去吃,就在這里吃吧,你順便也嘗嘗她做的菜."

"什麼?"童菲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忿忿地咬牙,這個男人也太可惡了吧,居然還想留下吃飯,她根本就沒買菜呀,剛才只不過是為了推脫而的.

剛進門時杜橙還只待十分鍾,現在到好,直接就變成要留下吃飯了.

杜芊芊不知道杜橙和童菲兩人之間的糾葛,聽到哥哥這麼,她也開心地拍手:"能吃到童菲做的家常菜,那肯定比出去吃更好啦."

看著杜芊芊欣喜的樣子,童菲嘴角的笑容好苦澀,不忍開口拒絕杜芊芊留下吃飯,可理智告訴她,杜橙在這里多待一會兒都是對她的嚴峻考驗啊!

杜橙卻是一副吃定了的表,他知道童菲肯定不會拒絕他妹妹的要求,當然也就順帶厚著臉皮留下來了,看童菲朝他干瞪眼兒,他不但不覺得生氣,反而嬉皮笑臉的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感覺童菲這麼凶巴巴的態度才是他所習慣的,總比她對他不理不睬更好.

這兩兄妹到是樂呵了,但童菲可就有苦難,要她下廚做菜招待兩人,她還不定會吐成什麼樣,害喜不是她能控制的,那隨時都可能發作啊.

童菲狠狠地咬牙,怎麼看杜橙都像是故意賴在這里的,她可不信自己的廚藝在他那兒比法國大餐還有吸引力!

但憤懣只是針對杜橙,而童菲對杜芊芊的態度還是很友善的,既然拒絕不了,那就只能想辦法應付過去.

"你們,要留下吃飯也行,我……冰箱里的菜少了點,我再去樓下買一些."

"不用你去,叫芊芊去就行."杜橙淡淡地,順帶瞄了自家妹妹一眼.

杜芊芊真是個可人的妹子,也難怪杜橙那麼疼她了,見哥哥一發話,她立刻就站起來拉住了童菲,笑米米地:"我去買菜,你做菜,分工合作!"

童菲尷尬了,杜橙明顯就是故意支開杜芊芊的,他想干什麼!

"不……芊芊,你對菜市場不熟悉,那兒又吵又髒,還是我去吧."

"我不去菜市場啊,在超市買就行,剛才來的時候還看見有超市就在前邊幾步路."杜芊芊做就做,人都已經到門口去了.

童菲苦著臉,叫也叫不住人,芊芊太聽她哥的話了!

關門聲一響,杜芊芊出去,童菲立刻黑了臉,叉腰站在杜橙面前,呲牙瞪眼:"你,來找我有什麼事?不是只坐十分鍾,怎麼還要留下吃飯?成心折騰我是吧?"

杜橙蹙著眉,仔細打量著童菲,笑得有點欠揍:"我怎麼突然覺得你減肥了看著不習慣呢,好像沒胖的時候好看啊,腰也沒那麼粗了,個頭兒好像都變了,再這麼繼續下去,過不了多久就成瓜子臉了吧?大變活人啊,以後真認不出了……"

童菲怔忡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這貨的什麼意思,不由得越發氣惱:"你……你是我現在瘦了還更丑了?更看不順眼了?你丫的沒毛病吧?臭男人,別告訴我你喜歡看女人一身肥肉!"

童菲真想抽這家伙,太奇葩了,以前她一百四十盡的時候他就她是肥恐龍,現在她瘦了一點他卻不好看?難不成胖乎乎的渾身是肉才好看?

杜橙扁扁嘴,大不慚地:"這你就不懂了,我杜橙怎麼可能是那種膚淺的男人?知道嗎,心靈美,內涵美,才是最重要的."

"你……你的意思是我心靈不美,我沒內涵?"童菲圓溜溜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他,這貨真是她的冤家,隨時都有能把她氣得炸毛的本事.

"這話我沒,是你自己的."杜橙翹著二郎腿,在沙發上悠閑地靠著,欣賞童菲生氣的樣子……臉蛋的真可愛呀,皮膚真好,特別是那雙含著嗔怒的眼睛就像會話.

杜橙死都不會承認自己是在心疼童菲,看到她瘦了,他竟高興不起來,心里反而更擔心她是不是遇到什麼事兒?

但童菲聽到他的話就只能感到諷刺的意味,心里一陣發酸……杜橙的意思就是不管她是胖是瘦,他都看不順眼?

都孕婦的緒是變化無常的,會比非孕期更易激動,而童菲也處于這樣的狀況,由于懷孕,女漢子的脾氣也變成女人了,易受刺激,何況眼前的杜橙就是她最最戳心窩子的人,她無法讓自己當他不存在.

尷尬的氣氛被一陣電話鈴聲打破了,是陳堯打來的.童菲這才想起昨天陳堯過今天會燉雞湯給她喝……

"啊?你已經到了?我……我……"童菲還沒完就聽到有人按門鈴了,剛好陳堯在電話里他今天燉的雞湯是怎麼怎麼美味.

杜橙很主動去開門,當看到站在眼前的大叔時,杜橙臉上的嬉笑不由自主地凝固了……這是童菲的男朋友,怎麼這時候來了?手里拿提著的是什麼?

杜橙神一滯,童菲已經過來相迎.

"親愛的,你來了,快進來!"童菲熱地招呼陳堯,親昵地挽著他的手,果真像是一對熱戀的侶.

陳堯有點受*若驚,平時童菲可沒這麼叫"親愛的",嘴里卻是格外輕柔地:"雞湯剛燉好的,還買了點菜,一會兒炒了吃."

"親愛的你太貼心了!"童菲依偎在陳堯身邊,笑得十分燦爛.

這兩人親親我我的,直接將杜橙晾在一邊,這貨攥緊了拳頭咬緊了牙,心底一股不舒服的滋味在翻湧,竟然有點酸……"親愛的?呵呵……真行啊,現在還學會肉.麻了"杜橙兩只眼都在冒著酸泡泡,聽到童菲左一個親愛的右一個親愛的叫,他怎麼就渾身不對勁呢?還有,那個叫陳堯的老男人,手摟著童菲的腰,真是礙眼極了!

"有這麼要好麼……一個大她十五歲的男人,她真的喜歡?"杜橙跟在兩人身後,臉色陰沉無比,心更是複雜,有種不清道不明的緒……三分酸澀,三分不甘,還有幾分莫名的怒火.

童菲雖然沒回頭,可也能感到身後那兩道火辣辣的目光戳在她背脊上,但現在不容她退縮,別的都無暇去想了,只希望杜橙不要看出異常才好.

"童菲,這雞湯我在家燉了三個時呢,現在要不要先嘗一碗?"陳堯溫柔地看著童菲,鏡片後的黑眸里透著*溺.

童菲甜甜一笑:"吃飯的時候再喝吧,不然我一喝就會停不住的,你的廚藝太好了,我真是有口福."

陳堯被童菲這麼贊美一番,又是當著她朋友的面,他也感到很欣慰,開心,越發對她疼惜了,手拎著菜就去了廚房,這是打算立刻下廚呢.

童菲也想跟著進去,卻被杜橙拉住了,抬眸驚見這男人的臉色好沉,心里沒來由的一緊:"你干嘛,放手啊."童菲的聲音很低,略顯緊張地望著杜橙.

杜橙冷冷地瞥了一眼廚房里的身影,默然,拽著童菲往她臥室去了.

童菲這下才慌了神,直覺這家伙像是要發飆,是為什麼呀?

"杜……"童菲才剛一出聲,杜橙已經將她拖進門後,重重地將門一關,在她每反應過來之際,她被抵在了牆壁……

危險的感覺襲來,童菲驚駭地望著眼前的俊臉,靠得太近了,連呼吸里都是他的氣息,而他用兩只臂彎圈成了一個的世界,將她禁錮,不容她逃離,狠狠地按住她的肩膀……

"你……你……你發什麼瘋啊,陳堯還在外邊,要是被他知道我們在房里……"童菲顫抖的聲音透出她內心的驚慌,陳堯現在是她的男朋友,可她並沒有誰是孩子的父親,假如被陳堯看到這一幕,他會不會懷疑是杜橙?

童菲真的慌了,但這可惡的家伙力氣大,她掙脫不開,又不敢鬧出太大動靜.

杜橙慍怒的眼神緊緊鎖住童菲,眸底含著一絲狠意:"童菲,我問你,你是真心喜歡這個大叔?"

這問題太突然了,童菲想不到杜橙怎麼一下子這麼問她,而她下意識露出的詫異和愕然的神,正好落進了杜橙的眼里.

"我……我……"童菲垂著頭,不敢去看他,心里卻是像被鈍器一樣割著發疼.天知道這樣的問題簡直就是對她的凌遲,還沒結痂的傷口又被硬生生撕開.

兩人貼得很緊,她的呼吸稍微用力都會蹭著他的胸膛,熟悉的男子氣息縈繞在周遭的空氣里,即是蠱惑,也是她的痛楚.

"杜橙,你的問題真好笑,陳堯現在是我男朋友,你我怎麼可能不喜歡他……"童菲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哪怕心在滴血,仍然要強迫自己忍住.

杜橙在聽到這個答案時,修長的身影有了一絲隱約的顫抖,雖然是輕輕一下,但卻足以明他內心此刻的觸動……沒有為她感到欣慰,而是為她感到悲哀.

杜橙陰沉的表含著幾分痛惜:"呵呵……童菲,你真當我是傻子?就你這副苦瓜臉,如果真喜歡一個男人會這麼痛苦嗎?你不撒謊會死?你真話會死?"

他的每句話都猶如一把大錘子砸在了童菲心上,她顫抖的身子在發冷,內心的酸澀一股一股往外冒……有那麼一霎的時間,她真的好想對著眼前的男人大聲喊出來:"我喜歡的是你,我懷了你的孩子!"

但這些話都被理智壓制在心底,無論如何都出不了口.

為什麼,他看穿了她的不由衷麼?他看得出來她是故意裝作與陳堯親熱?

為什麼他的眼光要這麼犀利,為什麼他就不能笨一點?可知道被看穿的人會有多狼狽多艱難嗎?

其實杜橙也不能百分百確定,他逼問童菲,也是出于懷疑而已,

童菲把心一橫,梗著脖子怒視著他,被他的氣息擾亂的思緒快要不受控制了:"杜橙,你太自作聰明了,不要以為自己很了解我,你知道我有多渴望一個溫柔體貼的男朋友嗎?你知道我看到成雙成對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秀恩愛,我有多羨慕嗎?現在,陳堯出現了,他結束了我的單身,他工作好,收入高,有房有車有存款,他對我體貼照顧百依百順,這樣的男朋友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雖然年齡相差十五歲,那又有什麼要緊嗎?只要我們互相喜歡對方,合得來,有什麼不可以的?你也不是思想古板的人,怎麼拿年齡事兒了?是你的,喜歡一個人,是看心靈美,看內涵的."

童菲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講完這段話的,只知道不能讓杜橙起疑了,所以,她極力想要證明自己跟陳堯是有感的,她不想讓那種假象在杜橙面前崩潰.

杜橙沉默了幾秒,驀地一拳頭錘在牆壁上,重重的悶響在童菲耳邊,驚得她渾身一個戰栗……越發不懂,他到底怎麼了?

杜橙緊抿的雙唇如冰刀,黑瞳收縮之間洶湧著暗流,一字一頓地:"我只問你一句話,最後一次問你……你,是真的喜歡陳堯?你們會結婚嗎?"

童菲呼吸一緊,瞬間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使勁瞪著眸子,只因怕一眨眼就會掉下淚來……她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滿以為可以過去的,滿以為能撐住的,可到此刻才明白,要對杜橙她將會跟陳堯結婚,這話,比刀子還毒,刺痛的是她脆弱的心.

"我……是……會跟他結婚."童菲干澀的喉嚨里好不容易擠出這破碎的音節,一霎那,心房的某一角悄然龜裂,有什麼東西甭了,塌了,掩埋了,疼痛了,消失了……

幾個字,耗盡了童菲全部的力氣,仿佛整個人都被抽干,心底流出的鮮血,看不見,無形的痛.

杜橙僵硬的俊臉緊緊繃著,直勾勾凝視著童菲蒼白的臉蛋,心底竄起一股子火苗,腦子也不知被什麼東西燒著,一時間,所有的冷靜理智都成了灰燼,眼底一絲嗜血的冷狠閃過,下一秒,他猛地湊近,攫住了她的唇……童菲如遭雷劈一般無法動彈了……

杜橙現在只想釋放內心的怒火,不想去思考為何聽到童菲親口要結婚時,他是那麼的難以忍受.懲罰似的宣.泄著激怒的緒,不知道在生氣什麼,身體里有股憤怒的火龍在沖撞,吞噬了他的理智.

當唇上疼痛傳來,一縷血腥味兒蔓延開,杜橙放開了童菲,凶巴巴地:"你屬狗的?還咬人!"

"爛橙子死橙子,敢占我便宜,姑奶奶沒咬斷你舌根就算是開恩了!"童菲強壓著激動的心,臉緋,又羞又氣,最可惡的是她發覺自己竟是渴望這一吻的,但理智卻在提醒她不可以,所以她必須用咬的,來讓雙方都感到疼,嘗到血的味道才能清醒!

杜橙怒極反笑,用手一抹破裂的唇角,指尖沾著點點血跡:"呵……還烈女?難道還喜歡上跟老男人親熱了?"

童菲氣得渾身發抖,怒視著他,抬腳,落腳,狠狠踩了下去!

"嗷——!"杜橙哀嚎,痛得他直跳,而童菲已經開門出去了,他沒看見她眼角滑落的淚滴有多麼晶瑩……

童菲沖進了洗手間里,杜橙跟在她身後,看見她趴在洗手台上干嘔……這下可是把杜橙氣得吐血,他以為是童菲嫌棄他,所以才會吐,實際上她本身就害喜嚴重,剛才她都快喘不過氣了.

"行啊,你真行!我祝你們幸福美滿,再見不送!"杜橙氣沖沖地出了大門,他的自尊心嚴重受挫,呆不下去了,尤其是在看到童菲被他親一下居然還去嘔吐……

童菲在洗手間里吐得一塌糊塗,兩腳發軟,氣喘籲籲的,哪里還顧得上杜橙……不過就算他誤會也好,總好過讓他知道她是喜好吧

童菲臉上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濕漉漉的臉頰格外慘白,心里的苦不出來,最不堪忍受的是在她決心要斬斷對杜橙的感時,他卻偏要來擾亂她的生活!

等她吐完,轉過身時,赫然對上一張冷漠的男人的臉,竟是陳堯.

"你……你不是在廚房麼?"童菲脫口而出,無心的一句話,但在這麼敏感的時刻只會讓人誤以為她心虛.

陳堯面無表地脫下圍裙,並沒有過去扶童菲,而是站在洗手間外冷眼看著她:"你希望我一直在廚房不知道外邊發生的事?其實我也希望自己是眼瞎目盲,可惜我不是……童菲,還記不記得你答應過我什麼?不會再跟那個男人有瓜葛,可你真的做到了嗎?"

童菲認識陳堯以來,這是第一次看他這樣陰霾的表,也是他第一次用這麼冷淡而帶著質問,怒氣的口氣跟她話.童菲一下子呆住了,他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察覺什麼了嗎?

"陳堯……有話咱好好行麼?來,先坐下……"童菲忍著胃部的不適,伸手去牽陳堯,可他卻後退一步躲開了她的手.

童菲的手僵在了半空,心頭不好的預感越發強烈,眼皮直跳……

陳堯取下了眼鏡,面露痛苦之色,像是遭受到了重大打擊一樣:"童菲,你肚里的孩子,是不是杜橙的?剛才你們在房間里做什麼?"

陳堯顯得很激動,拿著眼睛的手在顫抖,額頭上青筋隱現,眸底浮現出一絲絲不易察覺的猙獰,就好像逮到了做錯事的妻子一樣……[這章6千字,祝大家周末愉快!]

上篇:續:杜橙登門     下篇:續:男人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