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暴怒  
   
續:暴怒

每次水菡和晏季勻去瓦格醫生那里都是心沉重的,尤其是晏季勻,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中所承受的痛苦會讓他在極短的時間內耗盡自己的體力和意志,但是只要回到這農場,看到孩子純真歡快的笑容,感受到濃濃的家庭氛圍,他才會逐漸緩過勁來,重新獲得力量.

有愛人和家人的地方才是他靈魂的棲息地,是他所有的寄托,是他能得以堅持下去的源動力.

水菡扶著晏季勻進客廳里休息,坐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一眼就能看到外邊不遠處那個的身影,他就像是一輪初升的太陽剛剛露出柔和的光輝,牢牢地吸引著你的視線……那家伙的存在感越來越強了.

是檸檬正在誘哄它的"布丁………一匹棗色的馬兒.

布丁還屬于幼年,但已經是個傲嬌型的王子了,它血統高貴,體態優美矯健,皮薄毛細,額頭上有著一團白毛,頸脖上的鬃毛卻是黑亮的並且比身上的皮毛更硬一些.夕陽余暉的映照下,布丁棗色的皮毛被鍍上一層神聖的金光,越發靚麗迷人.

檸檬對布丁十分癡迷,在秦川的引導下,正准備給布丁裝上馬鞍……但這可不是個輕松的活兒,傲嬌的馬兒不願被束縛,看到馬鞍就會明顯的抵觸,一旦被套上的話就意味著要被騎.

秦川很是無奈,他手里拿著馬鞍,布丁不允許他靠近,可不套馬鞍的話,少爺怎麼騎呢.

這段時間以來,檸檬和這匹馬兒的關系有了不的進展,但現在馬兒卻表現出了一絲不耐.

"少爺,不如……我把洪戰也叫來,我們一起,可以制服這匹馬的."秦川低聲安慰著檸檬,他是個忠實的管家,他的任務就是為布丁套上馬鞍,然後讓檸檬騎,至于過程,他並不是在意.

但檸檬這孩子天生秉行善良,對這馬兒又是格外喜愛,從不當是動物,只當這是他的好朋友.

檸檬撅著粉粉的嘴巴,純澈無暇的大眼忽閃忽閃的,稚嫩的聲音卻有著清晰的堅定:"不,布丁是我的朋友,你們不能粗魯地對待它,如果它願意套上馬鞍那就好,可是如果它不願意,我們就不能欺負它啊……"

秦川聞,不由得一愣,微微有點觸動……少爺真是個好孩子,即使很喜歡布丁,很想騎在布丁背上,但卻不會因此而勉強布丁.對待馬兒尚且如此善意溫和,可見檸檬這孩子的本質是挺好的,年紀已經開始有了辨別是非的能力和自己的主見,並且不會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這對于出身在豪門的孩子來,相當難得了.

秦川慈愛地笑笑:"好,那就聽少爺的,您想怎麼做?"

檸檬蹙著眉頭,漂亮的臉蛋露出思索的神色,靈動的眸子滴溜溜一轉:"我想跟布丁話,你走開一點吧,不然布丁看到你手里的馬鞍它會不高興的,等我服了布丁之後再套上."

"啊?"秦川驚訝,哭笑不得,敢少爺是想像對待人那樣去跟一匹馬"談判"?這……這怎麼可能嘛,馬兒又聽不懂檸檬什麼,哪里會談得成功?

但檸檬的態度這麼堅決,身為大人,實在不忍去破壞孩子內心的幻想,只能讓他去了.

"少爺……您要注意點安全啊."

"知道啦."檸檬清脆的聲音里透著幾分興奮,躍躍欲試的表可愛極了.

于是乎,接下來就會看到一個男孩兒牽著一匹馬,在農場里溜達,他還拿著幾根青草,時不時喂進馬兒的嘴里.

秦川可不敢真的走開,心翼翼地跟在檸檬身後,保護他的安全.

孩子白嫩的手輕撫著馬兒柔順的皮毛,像個大人似的,臉蛋上有著認真的神,聲的嘟嘟囔囔:"布丁啊布丁,我們是朋友,是伙伴,我每天都給你喂好吃的,我還跟爸爸媽媽一起為你洗澡,我們對你這麼好,你就不能答應讓我騎一下嗎?我保證不會欺負你的……"

布丁眼睛都沒眨一下,垂下眼皮,頭部往旁邊一側,離開了檸檬的手.

檸檬有點失落,他覺得布丁這個表現就是在告訴他,它不願意.

但檸檬不是個輕放棄的孩子,他很有耐心的.

檸檬毛茸茸的腦袋湊近了布丁,親昵地在布丁臉頰上蹭了蹭,撒嬌一樣的口吻:"布丁……親愛的布丁……最最美麗的布丁……你最好啦,布丁……讓我騎一下好嗎,我好想能騎在馬背上,你是我的伙伴,你會滿足我的願望的,是嗎,布丁……"

聽到孩子幼稚的一番請求,而且還是對著一匹馬,秦川在後面都忍不住笑,但這並不是嘲笑,而是欣慰的笑.純真的孩子有著一顆美麗善良的心靈,與馬兒的對話更是太有愛了,即使是幼稚的,卻也是最能感動人的.

秦川覺得布丁不會妥協的,不會甘願被套上馬鞍,可檸檬既然想要去"談判"試試那就任由他去,這也不失為一種童趣啊.

檸檬見布丁還是不肯搭理他,心里的失落又多了一點,有點急,在一番溫柔的誘哄之後還不起作用,檸檬只好使出了自己的絕招!

"布丁布丁,我最親愛的布丁,我表演節目給你看好嗎?要是你喜歡我表演的節目,那就答應套上馬鞍讓我騎一下吧,我不會把你當畜生,我只會把你當朋友……"檸檬白嫩的手輕拍了一下布丁頸子,然後笑米米的往地上一躺……

"少爺!"秦川一驚,急忙跑過去拉住布丁的缰繩,生怕布丁萬一沒分寸一蹄子踏上去那後果簡直太可怕了!

秦川的做法是沒錯的,馬兒即使再怎麼通人性也畢竟只是馬,萬一一個不心失控,檸檬此刻正在地上,若是被馬蹄傷到就慘了.

為了哄布丁開心,檸檬不惜冒險躺在地上……一下子鯉魚打挺,一下子倒立,一下子又干脆在地上打滾……這就是他的表演,總之他就是使出渾身解數來逗布丁.

不遠處客廳里的晏季勻和水菡看著這一幕,有點不解了,晏季勻更是一臉黑線,摟著水菡的肩膀,蹙著眉頭張望,嘴里還低喃著:"老婆,你看咱兒子是不是太頑皮了,做鯉魚打挺和倒立也就算了,可他在地上打滾又是什麼況,一會兒渾身都髒兮兮的……不行,我們得去看看."

水菡點點頭,清澈的美目里浮現出關切的神,鼻子皺了皺:"兒子好像很樂呵"

戶外,檸檬氣喘籲籲地站在布丁面前,笑得可燦爛了,討好地:"看到了嗎,我表演得還不錯吧?布丁你喜歡嗎?別忘了如果喜歡的話就要答應讓我騎一下……嘻嘻……布丁最好最乖了,我最愛的布丁……"

這家伙為了哄只馬兒,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呆萌的樣子太招人愛了.

所謂金誠所至金石為開,或許是馬兒真的感受到了檸檬的善意和真誠,或許是孩子的純真感染了馬兒,這只棗馬竟然仰天嘶鳴一聲,然後主動上前來低下馬頭蹭著檸檬的胳膊,表現十分友好.

檸檬這段時間每天都跟馬兒在一起玩,了解了一些馬兒的習性和脾氣,只見此刻這家伙驚喜地望著秦川,提高了聲音:"快去把馬鞍拿來!"

"啊?馬鞍?少爺……"秦川愕然,這是什麼況?

雖然迷惑,可秦川也沒怠慢,轉身跑幾步將馬鞍拎過來,但沒敢直接往上套.

檸檬興奮地輕撫著布丁:"很快就套好了,秦川叔叔會對你很溫柔很輕的,不會弄痛你,乖啊……"

秦川一臉不信,難道布丁真的會乖乖套上馬鞍?

心里這麼想,手上沒怠慢,秦川已經舉起了馬鞍往馬兒背上一放……

"咴咴……咴咴……"馬兒又發出了叫聲,但卻沒有再亂動,任由秦川將馬鞍套上.

"哈哈哈……成功了,我的布丁願意背我啦!"檸檬興高采烈地拍手,精致的臉因為激動而漲得通通的,可見這家伙多麼快樂呢.

別以為孩子就沒有成就感,檸檬靠著自己對布丁的真誠去打動它,將它當成人一樣的尊重看待,甚至冒險為布丁表演節目,他得到了布丁的認可,在沒有借助別人幫忙的況下成功讓布丁接受了他,這對一個六歲的孩子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耐心和堅韌的意志,勇氣,善心……而這些,檸檬都具備了.

"發生什麼事了?"晏季勻跑著過來,水菡也在.

這下子可是連秦川都興奮了的,連忙向晏季勻報告,少爺靠征服了布丁,沒有用強,而是布丁自願套上馬鞍的.

晏季勻和水菡均是一驚,緊接著都哈哈大笑,彼此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欣慰和自豪……是啊,能有個這樣勇敢的兒子,做父母的怎不為之驕傲呢.

"好……哈哈哈……不愧是我兒子,真夠彪悍的,比老.子強!"

"是啊,兒子,你知道嗎,你爸爸時候在擁有第一匹馬駒的時候,一騎上去就摔了,因為馬兒不樂意啊,哈哈哈……"水菡笑得前仰後合,嬌美的臉盡是得意.

"老婆……給點面子行不?"晏季勻佯裝無奈地看著水菡,但那雙深邃的鳳眸里同樣也是充滿驕傲的.確實兒子比他厲害嘛.

"菡菡……爸爸……我想去布丁背上……爸爸抱……"檸檬朝爸爸張開雙臂,急切的模樣真是憨態可掬.

晏季勻爽朗地大笑兩聲,一把將檸檬抱起來……

水菡和秦川立刻分開站在了馬兒兩邊,為檸檬護駕呢.

"哇……布丁,謝謝布丁,你真好!"檸檬坐在馬背上歡呼,彎腰伏下身子用臉頰蹭著布丁美麗的棗色皮毛,開心極了.

布丁發出一聲高亢的鳴叫,似是在回應背上的家伙.這一人一馬看上去太感人了,動態的美與大自然靜態的景色相輝映,猶如一幅經典的畫卷.

水菡在檸檬的臉蛋上捏捏:"瞧把你高興得……別有了布丁就忘了娘!"

晏季勻不禁莞爾,愛憐地摟著水菡:"怎麼還跟一匹馬吃醋呢,兒子最愛的還是我們."

"哼……他現在每天跟布丁玩的時間比跟我還多……"水菡扁扁嘴,還真有點幽怨.

"你呀,這麼沒信心嗎,難道咱們還比不過一匹馬?"晏季勻低頭戲謔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嬌嗔的模樣讓人忍不住疼惜.

"我才沒那麼氣呢,我的意思是,我也想像兒子這樣征服一匹馬,擁有一匹只屬于我自己的馬兒……"水菡美目水汪汪的眨動,露出希冀的光芒,看向檸檬呃眼神更是充滿了羨慕.

晏季勻笑得更大聲了,連檸檬都跟著笑起來,嘟著嘴:"菡菡要努力啊……"

"……"

"哈哈哈哈哈……"

水菡囧了,現在農場里就她一個人沒有屬于自己的馬兒,因為沒有親自去征服,雖然她也想,但成效不好,至今她看上的馬兒都沒願意戴上馬鞍,而她也跟檸檬一樣的不想用強,只能想著跟馬兒親近些,以後不定就願意了呢,誰曾想兒子比她還更快.

"我……我一定會有馬兒的,你們別得意,哼哼!"水菡瞪了晏季勻一眼,當然又是惹得男人一陣發笑.

笑著也沒忘記對檸檬的保護,他坐在馬背上,布丁緩緩邁著步子,晏季勻的一只手拉著缰繩,隨時都注意布丁的狀況.這也就是馬匹才能讓幾歲的孩子單獨騎上去,因為大人的力氣拉住缰繩還可以控制住,加上旁邊還有人在保護著,所以能將危險縮到最,否則晏季勻和水菡哪里敢讓孩子獨自一人坐在馬上呢.

檸檬是幸運的,在六歲的年齡就擁有了一匹專屬于自己的馬兒,並且還是馬兒自願套上馬鞍,心甘願地成為他的坐騎……更確切地是他的好伙伴.

晏季勻和水菡對孩子的教育方式看似寬松但卻不會散漫,與某些同齡人相比,檸檬很幸福,父母沒有在這麼的時候就給他灌入太多的課本知識,而是注重于對孩子性格的塑造,在讓他充分享受童年樂趣的同時也培養他的意志力和獨立思考處事的能力.這次騎馬事件就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讓大人倍感欣慰和驕傲的例子.

一家人的生活溫甯安詳,和樂溫馨,隨著時間的推移,晏季勻身上的毒會慢慢清除,雖然還無法確定將是什麼時候,但瓦格醫生了,研制出的解藥效果很不錯,治療過程也順利,照這個進展走下去,根除之日,不會太久.這才是水菡一家來此的首要目的,是幸福的根源.

遠離家鄉,心里會有牽掛放不下,水菡一家不會將這里作為最終定居的地方,還是要回到C市的.她的父母,她的朋友,難以割舍的親和姐妹深,她遠在異國他鄉也沒少一刻惦記,時常都向家人和朋友通著近況,父母身體健康,她還算放心,但童菲的事,她就比較擔心了,可感這種東西,局外人真不好插手……這幾天兩口子還在商量著,杜橙國慶節訂婚那天,他們要不要回國一趟呢?

杜橙是晏季勻的好兄弟,他和童菲的事,晏季勻也都知道了,如今又聽到他國慶節訂婚,當然不難猜測杜橙是怎麼想的,大部分原因肯定是迫于家里的壓力了.

愛屋及烏,晏季勻內心是希望杜橙能和童菲在一起,因為童菲是水菡的好姐妹,而他覺得杜橙對童菲也是有點那個意思,不忍看著杜橙因家里的安排而娶個不愛的女人回家……但他明白,杜橙那家伙死要面子,不會承認某些事的.

水菡只是知道了童菲和陳堯的事,可不知道童菲懷孕.童菲讓蘭姐保密的,因為考慮到晏季勻和杜橙的關系,怕秘密會守不住.

可光是她和陳堯交往的事就夠水菡著急的了,特別是在聽到童菲的母親進了醫院,她更是擔心,但畢竟遠在國外,她還能為童菲做點什麼呢?

****

這天,晏錐接到了水菡的電話,讓他去她住的地方拿些補品去醫院,送給童菲的母親補身體.

水菡走之前是將家里鑰匙交給晏錐了的,現在可算是派上用場了.

水菡的這份心意,晏錐當然不會推辭,他其實一直都羨慕水菡的姐妹能得到她那樣掏心掏肺的友誼.能為水菡做點事,晏錐也是樂意的.

趁著中午有空,晏錐拎著幾大包口袋去了醫院……除了送去補品,他要根據水菡的意願,將童菲的母親轉去特護病房.

童菲見晏錐來探病,得知是水菡的意思,她心里很感動,當即就跟水菡通了電話,正好水菡就千叮萬囑的,要童菲一定別推辭換去特護病房,全部的費用由她來負擔.

童菲跟水菡的姐妹誼比親姐妹還親,面對水菡的一番好意,遠在國外都還不忘為她的事操心,她怎好"不"呢,況且,以兩人的交,她拒絕的話到是顯得矯了.

母親是因為她和陳堯那晚的坦白實而氣得病倒的,原本就有高血壓,最近心髒也有點問題,在醫院做了檢查還沒拿到報告,這就已經被送進來了.

此刻病房里只有童母和童菲,晏錐出去辦手續了,童父因腳傷,在家沒有來醫院.

至于陳堯……在童母病倒的當晚他與童菲一起將人送到醫院,後來想要將童母換去特護病房,但童菲和她父母都不同意,只住在普通病房里.

陳堯還算很會做人,由于童父腳有傷,而童菲有孕在身,所以他這兩天都會來醫院幫忙照看著,昨晚還煮了湯端來的.

他的存在為童菲緩解了不的壓力,否則她一個人怎麼能同時照顧雙親呢,為此,童菲也是對他越發感激了,在她最困難的時候他能站出來給予溫暖和支持,讓她真的有種家的感覺.

可為什麼會婉拒陳堯轉特護病房的好意,來是有可原的……童菲認為,畢竟跟陳堯還沒結婚,現在還只是交往,如果這時候就花去他很多錢,似乎是過意不去的,那會讓她覺得欠了他.

而她父母就想得更簡單了……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都不會樂意女兒嫁給陳堯,當然不會接受他來支付住院的費用了.

可水菡就不同,她和童菲的交深厚,等于是童家半個女兒,童菲的父母很容易被服.

晏錐辦手續的效率真高,在晚飯前,童母轉到了特護病房.

晏錐和童菲雖然不熟,但有水菡這層關系在,兩人等于是朋友,可以輕松地聊聊,他也是真心的關心.

特護病房寬敞明亮,晏錐和童菲坐在沙發上話,聲音很低,不會影響到熟睡的病人.

"童菲,你跟水菡是朋友,咱們就不必客氣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可以打我的電話."晏錐溫潤的聲音有種安撫人心的味道,柔美的俊臉噙著淡淡的微笑,沉穩而又不是親切.

童菲心頭一暖,不管晏錐是否因為水菡的原因才這麼的,但他的一番好意還是很令人感動的.

"晏錐,真的很感謝你……"

晏錐輕輕勾唇,擺擺手:"剛才還別客氣,你看你這就開始客氣了."

童菲一愣,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笑……這是她在母親住院幾天以來第一次笑,在這之前,滿心都是焦慮與自責,她實在笑不出來,可今天,有水菡帶來的問候,她的心里會有暖意,連日來的陰霾也稍微散去一些.

晏錐做事細致,水菡托付他來,他當然不會丟下東西就走,這就聊了一會兒,可不巧的是,他容貌出眾,氣質上佳,自然會讓人惦記了……

普通病房外邊的走廊上出現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身影,戴著眼鏡,手里提著一個保溫桶,是他給病人送來的粥.

不用,這人就是陳堯了.

陳堯走到病房門口,看見里邊沒有童菲和她母親的身影,不由得納悶兒了,問其他*位的病人,別人是轉走了.

童菲的手機打不通,顯示不在服務區,陳堯的臉色有點沉,打算找個護士問問,剛一轉身就聽到背後有人在嘀咕……

"4號病*的那個女人……的女兒,可真有福氣,別看人家不咋地,但找了個有錢的男人啊,傍上大款了,一下子就去特護病房……嘖嘖,這都不算什麼,關鍵是,你們剛才看到沒有,那男人一身的名牌兒!我能認出他穿的是阿瑪尼限量版,手表是百達翡麗限量版……"

"天啊……百達翡麗限量版?噢……那價格都夠我買套別墅了!"一個男聲在驚呼,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有錢是一回事,你們沒覺得那男人很帥嗎?要是去演電視劇都行啊!"

"……"

是前兩天跟童母一個病房的其他病人在八卦,陳堯還沒走開,在門口當然能聽到了.

4號病*?男朋友?陳堯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渾身都僵了……

與此同時,童菲和晏錐在病房里還聊著,當晏錐聽到童母的心髒不好時,立刻想到了杜橙的父親杜澤濤……他是這方面的專家,以前晏鴻章屢次病危都是杜澤濤將人從鬼門關拉回來的,所以晏錐覺得應當將杜澤濤介紹給童菲.

晏錐可不知道童菲和杜橙的瓜葛,他也是一片好意,可童菲就有點糾結了……難道又要跟杜橙扯上關系麼?

但母親的病是大事,杜澤濤是心髒科權威,童菲早就知道的,這種時候她怎麼能因為個人恩怨而拒絕與杜澤濤的接觸呢……

"晏錐,其實我……我跟杜澤濤的兒子,杜橙,我們是朋友,他的父親我也見過,我會請他看看我母親的."

晏錐略顯驚訝,但也點頭稱是:"既然你認識,那就不用我出面了,你直接找杜橙還更方便……童菲,時候也不早了,我先走一步,改天再來探望伯母."

童菲趕緊站起來相送,可這一起身就感覺胃部一緊,條件反射地跑去了洗手間.

害喜……童菲如今都在煎熬中習慣了,每天都是不可避免的會有這種狀況.

晏錐並不知道,還以為童菲是病了,當即也關心地走去洗手間,站在她身後輕拍著她的背,蹙眉低聲問:"童菲,你身體不舒服可不能硬撐,不然如果你也病倒,怎麼照顧你母親呢?"

晏錐的手此刻還放在童菲的肩上,他雖無心,行坦蕩,但在某些人眼里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你們在干什麼!"一聲飽含慍怒的低吼,驚了童菲和晏錐,齊齊回頭,竟見陳堯怒發沖冠地站在身後,那凶狠的眼神狂卷著風暴,簡直就像是逮到了一對見不得人的男女……【7千字,求點推薦票月票!】

上篇:續:男人的真面目     下篇:續:橙子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