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橙子的關心  
   
續:橙子的關心

隨著這一聲怒吼,陳堯沖上去大力推開晏錐,一把將童菲拽住,另一只手卻指著晏錐,激動地質問:"他是誰?你為什麼又要騙我?是不是他將你.媽轉到這病房來的?為什麼我轉的時候你不願意,現在怎麼又同意了?你啊,你們到底什麼關系!"

男人猩的眼睛得鏡片後閃爍著恐怖的光芒,猙獰的表讓這張看似平凡的臉有了種嗜血的氣息,他整個人都散發出陰騖的氣勢,一霎間讓童菲仿佛又回到了前兩天在家里陳堯發脾氣那一刻……

童菲強壓住內心的憤怒,"陳堯,你胡八道什麼,這里是病房,我媽睡著了,你大吼大叫的會吵醒她的."

可陳堯現在哪里會顧得上這些,他在上來之前就已經是滿懷怒氣,當看到晏錐的手在拍著童菲的背,他認為這是親昵的動作,一下子就爆發了,連自己都控制不住.

"我胡八道?你敢這病房不是這男人給你轉的?知道你.媽住過的普通病房里別人怎麼嗎?人家你傍大款,你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童菲,我太看你了,還以為像你這樣的女人會比其他女人更老實,沒想到你這麼複雜,我……"

"喂……"晏錐終于看不下去了,冷冷伸出手抓住了陳堯的右手,慍怒而凌厲的目光盯著陳堯:"你先松開她再話,看不出來她的手被你虐得很痛嗎?"

本來就緒激動的陳堯,現在聽到晏錐開口話了,並且還是在護著童菲,他更加怒不可遏,不但沒松開,反而捏得更緊,凶狠的眼神戳向晏錐:"她是我的女朋友,這里沒有你話的份兒!"

童菲一直在忍,因為不想吵醒母親,但陳堯實在太過份了!

"陳堯,夠了!就算我是你女朋友,你也沒權利這麼對我,放開!"童菲奮力掙紮著,因為有晏錐在幫忙,她才能掙脫開陳堯的這只手,但手腕上已是有一圈指印,可見陳堯的力氣有多大.

童菲忍著疼,怒視著陳堯:"你吃錯藥了嗎?有什麼事不能冷靜點問清楚再?"

"吃錯藥"這三個字讓陳堯那雙猩的眼睛越發凶狠了,臉上露出痛苦的表:"冷靜?我要轉病房你和你父母都不同意,為什麼他轉就行?是我吃錯藥還是你?誰才是你的男朋友,你搞清楚!"

童菲又驚又怒,感覺自己像面對一個野蠻人一樣無法講道理麼?誰轉的病房這有那麼重要嗎,至于搞得她仿佛做了一件罪大惡極的事!

晏錐緊緊皺著沒有,臉色很黑……他要制住陳堯,沒問題,可他擔心的是自己走後陳堯會對童菲更變本加厲……看來必須要解釋清楚才行.

"這病房是我轉的,但我只是受人所托,童菲的閨蜜,水菡,托我辦這件事,你一進來就不分青皂白,不覺得慚愧嗎?一個大男人對女人動粗,就為這點事,你還好意思理直氣壯的你是童菲的男朋友?"晏錐冷厲的語氣里不只有威嚴霸氣,還有一種不屑與藐視,雖是首次見到陳堯,但印象分已經扣得慘不忍睹了.

童菲沒話,只是對晏錐投去感激的一瞥,沖他點頭以示感謝,但隨即轉頭看著陳堯時,她圓圓的眸子里盡是憤怒與失望.

陳堯臉色一變,渾身僵硬,先前的暴怒之色漸漸淡化,取而代之的是驚愕,慌張……糟糕,他又魯莽了,這男人跟童菲之間不是他想的那樣,他嚇到童菲了,他怎麼就沉不住氣呢!

陳堯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然後一陣,怔忡了好幾秒,眼底的怒浪雖是褪去,但卻又有了不甘與困惑:"是水菡……你那個在M國的閨蜜?好,就算是她托人給你.媽媽轉病房,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我轉病房,你不願意?花我的錢,有什麼問題?閨蜜是女人,而我卻是你的男人,是要跟你結婚的人,誰跟你更親啊?你花別人的錢就心安理得,花我的錢會讓你少塊肉嗎?除非你心里根本沒把我當男朋友!"

見過糾結的人,沒見過這麼糾結得令人想揍他的男人!

晏錐的拳頭捏了又捏,忍了又忍才沒揮向陳堯……這算個什麼男人?揪著轉病房的事不放,腦子真的有病嗎?知道水菡是童菲的閨蜜同姐妹,他還要計較個什麼東西!如果這也算是占有yu的表現,陳堯也未免太過度了!

童菲聞,氣不打一處來,怒視著陳堯,一把將他推開:"你走,我現在不想跟你話!"

一肚子的火,此刻跟他無法冷靜的談話,當然直截了當地表態了,讓他先離開,等大家緒緩和一些再,這本來是對雙方都好的,但陳堯就好像是真的腦子卡殼一樣,將童菲這句話最了另類的解讀,認為童菲太不給面子,當著外人的面讓他走,他的自尊心受不了.

"不想跟我話?童菲,我對你這麼好,你對我就這麼呼來喝去的?我今天在公司還請了假提前回家去就為了給你媽熬粥拿過來,可你現在卻叫我走?童菲,你真是不知好歹!"陳堯新一輪的怒火又竄上來了,眼神一狠,拿著保溫桶那只手重重往地上一摔!

"咣噹——!"保溫桶落在地上滾到角落,刺耳的聲音讓人不由得心頭一顫.

霎時,病房里陷入可怕的寂靜,童菲和晏錐都盯著地上的保溫桶,簡直不敢相信陳堯會做出這樣的事,這不跟瘋子似的不可理喻麼?

驀地,病chuang上躺著的女人微微一動,發出一聲細細的呢喃:"什麼事兒啊……"

是童母被驚醒了!

童菲本來是為陳堯剛才的那番話而有點點觸動的,覺得他特意請假回去為她母親熬粥送來,確實是難得的心意,她感到歉疚,但這種緒才冒起來時,陳堯就摔東西,還驚醒了病人,這就是等于硬生生扼殺了童菲心底滋生出的那一絲歉疚.

壓抑的火苗陡然間沖向腦門兒!母親才剛睡下去不到一時,陳堯一來就把人給驚醒,在這病房里摔東西,可曾是將她母親放在眼里,一點都不顧及病人在休息!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童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久違的女漢子霸氣頓時湧出來,手指著門口,一字一頓地咬牙:"陳堯,你……滾出去,立刻,馬上,給我滾!!"

沒見過童菲發火還以為她是病貓呢,陳堯當場呆住了,腳下就跟生根一樣挪不動,他的表此刻可真是變化多端,有憤怒,有悔恨,有痛苦,有不甘……

"童菲……我不是有意的……我……"陳堯還想要點什麼,可身邊的晏錐已經發飆了.

"沒聽到她要你出去嗎?走……出去……出去!"晏錐緊緊拽著陳堯,鋼鐵一般強硬的手臂似是有無窮的力量,硬是將這個神經質的男人給拖出了病房.

"砰——"門關上,晏錐將陳堯扔出去了.

病房里再次安靜下來,童菲急忙將地上的保溫桶撿起來放到一邊,溫柔地安撫著母親:"媽……是我不好,剛才不心把東西掉地上了,驚擾了您."

童菲很努力地讓自己能擠出一點點笑容,心里卻是十分不安……腹有點疼.

童母現在還很虛弱,但不代表她糊塗啊……吃力地睜著眼皮,看看童菲,再看看她身後的晏錐,童母慘淡地牽了牽嘴角:"媽還沒耳聾目盲……剛才你們吵吵嚷嚷的,媽都聽到了……女兒啊,媽這身體不爭氣,你爸爸的腳又受傷,不然也不用讓你這麼辛苦在醫院照顧我,你自己的身子都還……"

"媽……我沒事,真的,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剛才的事只是誤會,陳堯已經走了……媽,不用擔心我們的."童菲邊邊微微搖頭,向母親遞眼色.

童母略一怔忡,隨即反應過來童菲這是在提醒她別漏了懷孕的事,便也緘口不語.

晏錐也被先前陳堯的出現給擾亂的心,加上現在時間不早,他還需要回公司一趟,該告辭了.

安慰了童菲幾句,晏錐也不再多話,只是

晏錐走之後不久,童母又睡著了,童菲這才能靜下來休息休息,可腹的隱痛讓她有些不安,猶豫著是不是該去看看醫生呢?

心糟糕透了,身體也虛,精神狀態不好,這種況對于像童菲這樣的孕婦十分不利……

靜靜地坐在病房的窗邊,望著夜空那一輪彎彎的月亮,童菲的心思不知飛向了哪里,混亂得很.

醫生過,她要保胎並不容易,必須時刻心著肚子,現在雖然是已經有三個多月了,但仍不可以掉以輕心,可偏偏最近家里不得安甯,先是父親腳受傷,現在是母親氣得住進醫院,而她還要負責照顧,這如何能安心養胎?

最讓童菲郁悶的是,陳堯的態度越來越讓她看不懂了,這男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呢?一時溫柔得跟哈巴狗似的,一時又凶得讓人害怕,前兩天才因為發脾氣而在她面前信誓旦旦地再不會那樣了,乞求她的原諒,但今天又變本加厲,甚至還摔東西,難道過的話全忘了嗎?他反複無常的脾氣讓人怎麼去適應?

最頭疼的是,她認為沒什麼事值得陳堯發那麼大的火,可他不那麼想,題大做,好像她是犯了多大的罪一樣,真的不明白,他以前看起來挺成熟穩重的,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可怎麼最近變得這樣離譜?

她已經夠煩了,不順心的事一大堆,他還要添亂,讓她煩擾的內心更苦不堪.交男朋友難道是為了更水深火熱麼?她需要的不多,只要他理解就好,但偏偏事與願違……

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能溫柔一點,對她好點,尤其是在生活出現困境時,彼此不都該是扶持著走過去嗎?以前她覺得陳堯是做到的了,可現在看來,她或許對他的了解太淺了,難道以前她看到的陳堯都是假象嗎?是否應該重新審視這個男人呢?

童菲靜不下心來,想到今天的事被晏錐看見,不定他會告訴水菡,若是水菡知道她現在交個男朋有是那樣的脾氣,又該要為她擔心了……

這一切的艱難困苦,都是因為她和杜橙在香港那一晚發生了**,之後她懷孕,緊接著就是杜橙和方凱琳要訂婚了……

童菲心煩意亂,敲敲自己的腦門兒,暗罵怎麼又想起杜橙那家伙了,她現在應該多為自己的處境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怎樣度過這個難關?病房和醫藥費她現在是沒壓力的,想花錢都花不了,水菡已經了要負擔全部費用,不容童菲拒絕,而她現在要考慮的問題是……既要保重自己的肚子,又要照顧母親,家里還有受傷的父親……

"哎……先睡覺,明天再想吧."童菲這麼自我安慰著,希望明天睡醒之後腦子能輕松一點.

剛躺下,童菲臉色一變,皺緊了眉頭……腹痛.比先前的痛感更明顯了.

童菲這下可是慌神了,顧不得其他,趕緊地下地,開燈……她要去急診室!

打從心底里冒起來的恐懼,占據了童菲的神經,她怕是肚子有事,一顆心早就亂得七零八落.

幸好這不是在別處,而是在醫院,她從特護病房去急診室也很近.

不一會兒,童菲已躺在病chuang,身邊站著的一位女醫生十分嚴肅,雖然戴著口罩,但只是從那眼神就能感覺出幾分凝重的氣息了.

"怎麼這麼不心,差點動了胎氣,你不知道自己不是普通的孕婦嗎,你是zi宮先天異位,liu產的機率比別人高很多,如果真的不慎動了胎氣,再想保住孩子就難了."醫生帶著責備的語氣,的話也讓童菲心頭發毛,冷汗直冒.

差點動胎氣,這可真是驚險,還好只是"差點………

童菲沒有頂嘴,乖乖地接受醫生的批評,心里卻是格外難受的……可能就是因為先前陳堯的事讓她緒太激動了,才會導致影響到肚子,由此可見,她如今身體狀況,如今這一胎,比想象的更加脆弱.

"別以為有三個多月了就粗心大意,你要時刻記住,你跟其他孕婦不一樣,別是三個多月了,就算是到了四個月五個月,甚至月份再大些,你都要加倍注意."醫生雖然話冷冰冰的,但卻都是為童菲好,多叮囑了幾句:"zi宮先天異位的女人能懷上孩子,那本身就是萬里挑一的幸運,千萬不要因為自己的大意而失去了孩子,否則追悔莫及啊……還有,你你是在特護病房照顧家人的,我勸你還是回家去好好休養,最少一個星期之內都不要下chuang走動,躺夠七天再來醫院做一次產檢,如果你不聽,有什麼的話事,你就自行負責吧."

醫生語重心長,童菲一直在點頭,眼眶的,隱忍著氤氳的霧氣,內心酸澀到了極點,撫摸在腹處的手也在微微顫抖……孩子,可憐的孩子,要來到這個世界,有多麼的不容易啊,要平安生下,多麼的艱難?

但即使是這樣心翼翼,即使困難重重,童菲依舊是沒有動搖堅持下去的決心.自從決定要留下孩子,這段時間以來,跟這生命仿佛有了難以喻的感,她做什麼事都會首先想到孩子,想到自己的每一次心跳沒一次呼吸都跟孩子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她的心就會莫名柔軟,充實.

以前不知道自己可以這樣堅強,是這個孩子的存在讓她對人生有了另一種感悟.雖然月份還,可她卻感覺已經跟這孩子在一起好久好久了,她是真的將肚子里的生命視作自己的一部分,完全融進了當母親的角色,她不會允許自己失去這個孩子的.

聽醫生的話,回家去好好養胎,足一星期才下地走動!這就是童菲此刻的想法,已容不下其他了.

童菲要在診室里觀察一晚上才行,有護士看著,她可以放心的睡覺……

第二天.

清晨在醫院,童菲最先是被一陣嘈雜聲吵醒的,診室里的病人漸漸多了起來,她要等醫生過來複查一下沒事了才能離開,可醫生忙著呢,她還得等等.

躺在病chuang上,百無聊賴地望著窗外……外邊的天好藍,一朵一朵棉花糖似的白云被初生的太陽鍍上了一縷淡淡的金光,這平日里見過無數次的天空,此刻在童菲心里卻是無比向往……好想出去走走,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好想在草地上打滾……

這些都只能想想而已,現在的她,除了躺著就該坐著.

由于這段時間吃的都是清淡的東西,害喜嚴重,童菲身上的肉甩掉不少,現在是比前幾天還要清減了一點,就連她圓圓的臉蛋也顯出下巴的輪廓了……以前是雙下巴,現在沒了,並且還能看出她的臉型是心形的,比某些動刀整出來的錐子臉好看多了.眼睛變大了,鼻子也更巧挺拔,腮邊的肉更是褪去了不少……

這麼一來,童菲整張臉的輪廓就出來了,不再像以前那麼看著都是肉.輪廓明顯了,五官優勢就能體現,加上她天生皮膚好,細膩柔嫩,臉上肉一減,人就顯得俏麗多了.

單論這外型變化,照理是值得為她高興的,可這百種米養百樣人,大部分人覺得是好事吧,在某個別奇葩眼里那就不一定是了.

當醫生童菲可以走了,剛一轉身,她面前便投下了一道長長的陰影……

"呵……瞧你這眼睛都快凹下去了,童菲,你還能把自己弄得再慘一點嗎?"這諷刺又帶著心疼的聲音,冷冷的,不是杜橙還能是誰?

童菲瞬間僵住了,呼吸都慢了一拍,驚悚地望著他,不由得結巴了:"你……你你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童菲心慌意亂,暗暗叫苦,糟糕,剛才醫生的話,該不會被這家伙聽到吧?怎麼這麼巧,這又不是杜橙所在的醫院,他咋在這里?

杜橙深邃的黑瞳里閃爍著一圈一圈的精光,好比X光線般能洞悉童菲的心思,嗤笑道:"有什麼好奇怪,這里雖然不是我上班的醫院,但我就不能來了麼?水菡你媽媽在住院,我剛才上去病房看了看,你.媽你在急診室."

原來如此!童菲松了口氣,看杜橙這架勢,一定沒聽到醫生對她的話了,還好……幸好……

童菲望著眼前的男人,心里不出的複雜……她不是傻瓜,當然能明白,杜橙是因為關心她,所以才會出現的.盡管之前有過不愉快,但現在,童菲什麼都不想去計較了,他還擔心著她,這就足夠安慰.

童菲垂頭,嘴角一絲苦笑:"我沒事了,謝謝你的關心……我要去樓上看我媽媽了,你走吧."

淡淡的幾句話,卻是耗費了童菲僅有的力氣……不是不想見,不是不想在他身邊,而是她害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決心要斬斷的感若是被他的關心所動搖,她將會比現在更痛苦的……

杜橙臉色鐵青,才來兩分鍾呢,她就要他走?這麼生疏,這麼客氣,他不喜歡這樣!

"童菲,你就真這麼討厭我了還是在跟我賭氣?"杜橙終于是忍不住問,他始終不願相信與童菲的誼就那樣走到盡頭了嗎?

童菲身子一顫,驀地抬眸,落進他那雙飽含著痛惜的眼睛里,這一秒,她清晰地聽到心底某一角的冰塊被破開的聲音……

"橙子……我……我從來沒有討厭過你,我只是……"童菲眼里晶瑩閃爍,緒被牽動,想要點什麼,卻硬生生卡在了喉嚨,只因為看到了一個讓她更加震驚的身影……

"橙子……"一個嬌嗲的女聲響起,杜橙胳膊上多了只纖細的手.

杜橙驚愕,倏然皺眉:"凱琳,你怎麼來了?"

"我來找個朋友,沒想到剛好你也在這里……"方凱琳面不改色,可心里卻是咒罵了童菲一萬遍.實際上哪里是巧合,是方凱琳在杜橙在上班時請假那會兒就盯上他了,一路跟蹤來的,果真和她猜測的一樣,杜橙是來見童菲!【6千字!】

上篇:續:暴怒     下篇:續:知道童菲懷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