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知道童菲懷上了!  
   
續:知道童菲懷上了!

在這診室的角落里,空氣仿佛變得稀薄起來,童菲不由自主的緊張……擔心會被杜橙和方凱琳看出她的異常,她想要開溜,可眼前這女人不是善茬啊.

杜橙俊臉蒙上一層薄薄的冰霜,冷冷瞥著方凱琳,他也不是傻的,對于方凱琳的所謂的巧合一,他不信.

方凱琳假裝沒看懂杜橙這眼神,驚訝又關切地對童菲:"你怎麼在急診室啊,哪里不舒服?這間醫院有很多我們的熟人,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

"不了,我只是減肥引起的營養*而已."童菲冷漠的語氣在別人眼里看來有點不近人,不識好歹,但她實在不想學方凱琳那麼虛偽,分明是有矛盾的,還能在杜橙面前裝得這麼熱絡.

童菲性格直率,對一個人是好感還是反感,可以從她的行舉止直觀地看出來,比如現在,杜橙就感覺到了童菲似乎有點"不領"?方凱琳得也沒錯,他和她在這間醫院也有些熟人,都是干這一行的,自然比較了解哪個醫生專精于看哪一科,但方凱琳的熱心卻遭到了童菲的冷淡,這樣的對比差異給人造成的錯覺就是——方凱琳脾氣好心地好,而童菲脾氣怪,把人好心當驢肝肺.

杜橙眼底泛起複雜的光芒閃了閃,心想童菲以前很開朗豪爽的,現在怎麼變這樣的性格了?難道是交了男朋友的原因?

"童菲,凱琳也是一片好意,不過既然你覺得不用,那我們也沒什麼可的,只不過減肥這種事,你以前是很看得開的,即使沒減下去也不會太糾結,可現在到底是怎麼了,三番兩次把自己搞得這麼虛弱,是不是你那個男朋友要你減,所以你就使勁折騰自己?"杜橙幽深的黑瞳里隱含著幾分關切,不難聽出他對于童菲的男朋友是沒好感的.

方凱琳何許人也,精明得很,加上她原本就懷疑杜橙和童菲有問題,現在一聽杜橙這話,她立刻品出了其中隱藏的點點滴滴緒……杜橙不待見童菲的男友.這就是方凱琳的第一反應.

童菲聞,一下子愣住,杜橙的想象力真豐富……她可不願讓別人為她背黑鍋.

"不是的,跟陳堯沒關系,他沒嫌棄過我胖,只是我……我最近心血來潮不行嗎,水菡送了我好多名牌兒衣服和裙子,可我都穿不了,那就拼命減肥咯,女人,有誰不愛美呀,我想瘦下來穿好看的衣服……"童菲這話半真半假,水菡送了衣服是真,但為這個減肥卻是假.

可童菲的這番辭在別人耳里就會被解讀成其他意思.

"呵呵……橙子,你看,童菲多.維護她男朋友啊,明人家兩個人感好,你也就別管童菲是為什麼那麼拼命減肥了,你沒注意到她現在比以前漂亮多了麼?我估計應該是減了最少十幾二十斤吧?"方凱琳那雙丹鳳眼微微上揚著,眸光犀利地打量童菲好半晌了,話里的意思也很豐富,只是眼底還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嫉妒.

杜橙經方凱琳這麼一提醒,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凝望著眼前這張清減的臉,他不但沒有贊一句,反而是沉聲:"這叫漂亮?瘦得顴骨都快凸出來了,眼眶也凹下去,下巴變尖了,有什麼好看的,丑死了,還不如以前圓潤的時候.減肥減肥,減得連命都不要了嗎?蠢!"

"……"

這下,先不童菲,方凱琳首先不淡定了……豔冠群芳的她,不就是一張纖瘦的鵝蛋臉麼,杜橙這話的意思敢是肉多的還更好看?這讓她方凱琳何以堪?最重要的是,方凱琳聽杜橙這看似責備的話,怎麼聽著好別扭呢?如果不是關系特別親近的人,他怎會這樣的話?一向溫柔的杜橙,怎麼每次在童菲面前都像變了個人?

方凱琳感覺自己快裝不下去了,一肚子的火,那是她燃燒的嫉妒心……杜橙從未這麼在意過她的任何一件事,但他對童菲卻是關心過頭了,管得太多了!

同樣的話,方凱琳聽著就是嫉妒,而童菲聽著就想揍他!

"你還有點眼力勁麼?我現在比以前瘦了十八斤,身上臉上的肉都少了,別人都覺得是比以前好看,就只有你丑……我……我……"童菲氣得咬牙,又大又圓的眸子瞪著杜橙,但她不知道杜橙這貨是奇葩,還就喜歡看她瞪眼的樣子,尤其是現在,她像只被惹毛的刺猬,火辣的脾氣讓她看起來精神多了.

就在三人都干瞪眼的時候,旁邊忽地冒出一個熟悉的男聲:"沒錯,菲菲最好看了!"

嗯?童菲和杜橙,方凱琳,三人齊齊往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手拿著早餐的中年男人正微笑著朝童菲走來,正是他的那句話.

"陳……陳堯,你怎麼來了?"童菲愕然,怎麼都想不到陳堯居然會出現,他昨天離開醫院之後就再沒打過一個電話,現在卻拿著早餐來了.

陳堯笑得跟個沒事的人一樣,溫柔地摟著童菲的肩膀,將早餐塞進她手里,春風般溫和的笑意里帶著*溺和濃濃的深:"菲菲,我買了你最喜歡吃的早餐,趁熱嘗嘗."

"菲菲……"童菲微微一顫,右臂上立刻起了一片的雞皮疙瘩,眉頭都揪起來了,看著手里的早餐,再看看陳堯這張笑臉,她竟沒敢張口吃東西……他這是在表示兩人又和好如初?昨天在病房發生的事就那麼過去啦?一晚上的時間他就又回到了那個親切溫柔的陳堯?怎麼好像人格分裂一樣……

陳堯的出現,讓杜橙的臉色更黑了,特別是那一聲菲菲,杜橙感到格外刺耳,聽著就渾身不自在,但方凱琳就舒坦了,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童菲最好是跟這個老男人一直都好下去,這樣免得節外生枝.

方凱琳挽著杜橙的手緊了緊,美目流轉波光瀲灩,顯示心大好,嬌滴滴地:"橙子,你看童菲的男朋友對她多好啊,你總該放心了吧,肯定不是他讓童菲要減肥的,我們還是走吧,別當電燈泡了."

杜橙黑亮的瞳仁猛地縮了縮,看向童菲,而她卻別開目光,低聲對陳堯話,完全無視杜橙那欲又止的眼神……天知道童菲此刻多麼煎熬,多艱難才控制住不再去看杜橙,任由陳堯摟著她,讓別人以為她和陳堯真的感很好.

心痛的感覺在身體里肆虐,童菲卻只能一忍再忍.而陳堯和杜橙兩人不經意的一個眼神對視,彼此都在對方目光中看到了隱約的敵意,只是,這眼神的交彙短短一秒便結束,就像什麼都沒發生.

童菲站起來牽著陳堯的手,嘴里卻是對杜橙:"我還要去病房,先走一步,再見"

"拜拜……"方凱琳揮揮手,聲音無比輕快.

四人就這樣成雙成對地走開了,只是,每個人的心都不同,各自有幾分沉重,只有自己才明白.

杜橙來的主要目的是看看童菲母親的病,在來急診室之前已經去過病房見過童母,現在他去找童母的主治醫生,先了解一下大概病.這男人嘴上是愛點氣人的話,但實際上心里都有數的,不會因為跟童菲之間的糾葛而改變對她的關心.她母親病了,心髒有問題,他知道這不是自己賭氣的時候,能幫的忙,他絕不會含糊.

離開急診室,方凱琳還一直挽著杜橙的手不放,生怕別人不知道這是自己的未婚夫,見到熟人就會停下來介紹一下兩人的關系,那種樂此不疲的精神實在叫人無奈.也不看看杜橙的臉色多陰沉.

走上二樓轉角處,杜橙停下腳步,順勢將手從方凱琳手中解.放出來,神淡然地看著她:"你不是來找朋友的嗎,你先去吧,我還有事."

方凱琳豐潤的嘴角微微一僵,隨即頭靠在他肩上撒嬌地:"你是去找童菲母親的主治醫生吧?你對童菲真好,我都有點嫉妒了呢……親愛的……"

借著七分玩笑的語氣出自己心里的話,方凱琳嗔怨的眼神脈脈含,楚楚可憐,不出的委婉動人.

杜橙倏然蹙眉,答非所問:"凱琳,今天的事……如果你是真的來找你朋友,那就算是我多心了,但如果你是為了跟蹤我而來,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男人冷冽的俊顏,平靜淡漠,可出的話卻有著一股莫名的威勢和沁人心骨的冷,還有方凱琳不曾見過的嚴厲.

方凱琳怔住了,耳根發,臉色卻是發青……不是因為不好意思,而是因為氣憤……原來杜橙知道她在跟蹤他?這樣冷冰冰的杜橙,表陰沉得可怕,是她以前沒夠了解他嗎?他表現出的這一面,讓她有種被疏離的感覺.

氣氛尷尬,但方凱琳會隨機應變,知道撒謊無用,馬上坦白了,口氣一軟,幽怨的美目隱含淚光:"橙子,對不起……我是因為對自己太沒信心了,所以才會跟著你來.你……你那麼優秀,喜歡你的女人很多,我真的沒有安全感,總覺得自己好像隨時會失去你.我怕……怕你被人搶走,所以我……我……"

泫然欲泣的雙眸通通,加上如此低姿態……杜橙和方凱琳認識多年,她一直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公主,如今卻怕他被人搶走,自己沒安全感,這不禁讓杜橙心生不忍,勾起了他身為男人的憐惜,不忍再責備了.

"行了,凱琳,你不要胡思亂想,對自己有點信心行嗎?"

方凱琳著眼點頭,我見猶憐的樣子,使得杜橙心底莫名升騰起一個念頭——似乎真的他對童菲的關心是勝過他對方凱琳,這也難怪方凱琳會沒安全感了,來去,還是他的問題.

"凱琳,我先上去了,有什麼事,晚上吃飯再."杜橙輕輕拍了拍方凱琳的肩頭,語氣稍微緩和一些,帶著一絲歉疚.

方凱琳立刻轉憂為喜,眼睛一亮:"好,晚上一起吃飯."

杜橙笑笑,轉身上樓去了.

方凱琳望著他的背影,漸漸的,笑意褪去,眼底劃過那一道狠色……童菲真的是因為減肥引起的營養*嗎?是真是假,只有問過醫生才知道!

======呆萌分割線======

童菲家.

童父不在,是去附近診所換藥了,家里就只有陳堯和童菲兩人.

陳堯知道她現在必須要臥chuang一個星期,他顯得很心疼,還要請假一星期專心照顧她.

男友如此體貼,女人本該是開心的,但童菲卻高興不起來,她對于陳堯這最近的表現有些憂心,總覺得這個男人身上就像是埋了炸彈似的,她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緒爆炸……太反複無常,她無法適應,不知道要怎樣去應對這樣的人,並且每次都還讓她的緒也受到影響,就像這次她差點動胎氣,也是因為昨天在病房里被陳堯發脾氣給激怒的.

一次僥幸,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陳堯這樣緒極度不穩定的人在她身邊,她真的深深地為自己的肚子擔憂,怕萬一又動胎氣,後果就太慘痛了.

童菲從在路上一直沉默到進家門,都在思索著一個重要的事,有時陳堯話她也沒注意.

陳堯坐在她身邊,望著這張越來越美的臉,他覺得自己真有眼光,童菲少了點肉之後果然是個美女,並且美得很水靈,還很耐看.

"菲菲……菲菲……我明天就向公司請假,醫生不是你需要在家休養一個星期不下chuang嗎,沒人照顧你怎麼行?"陳堯鏡片後的目光有點癡迷,火辣辣的,帶著幾多期盼.

"呃?請假照顧我?"童菲呆了呆,連忙擺手:"不行,不可以的."

陳堯一見童菲這反應,立即胯下臉:"為什麼不可以?我是你的男朋友啊,照顧你,那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童菲頗為無奈,自己面對的是個四十歲的成熟男人,為何此刻她卻感覺很難溝通.

"陳堯,你今天就這麼跑過來了,難道不覺得我們應該先談談昨天的事?你就沒什麼話要跟我的嗎?"

"昨天的事?你是……在病房里,我摔東西……"陳堯略顯尷尬,悔恨的表格外虔誠:"菲菲,我今天就是來跟你認錯的,是我不對,我太魯莽了,你別跟我一般見識,別生我的氣……我以後會加倍對你好的,決不再犯,絕不讓你受委屈,相信我,好嗎?"

這話,怎麼聽著很耳熟呢?此時此刻,童菲有種時光倒流的錯覺……前幾天他發脾氣時強wen了她,之後就是如此這般地向她懺悔,保證,可結果呢,昨天他又在病房摔東西,脾氣比前幾天更大了,哪里有半點悔過的跡象?

童菲沉默不語,神有幾分凝重……她不是那種涉世未深的女生,她有一定的自我保護意識,也有冷靜理智的頭腦,否則的話在看到男人這麼低聲下氣的哀求,她就順口原諒了……可有過教訓就不能再重複同樣的錯誤了,童菲絕不會拿自己肚里的孩子開玩笑.

"陳堯,我們……我們……"童菲喉嚨發干,亮晶晶的眼眸里閃爍著痛惜的神色:"我們還是分手吧."

淡淡的一句話,卻是童菲在經過思想掙紮之後出來的.輕飄飄落在空氣中,像冷風過境,掃過陳堯的心……

童菲做好了心理准備,或許陳堯會生氣發火,她要怎樣應對,但奇怪的是,好一會兒過去了,陳堯竟然一句話都沒.

他只是緊緊咬著唇,痛苦地望著童菲,可就是沒話.

童菲心頭一顫,有股歉疚滋生,語氣也柔和了很多:"陳堯,我知道你對我好,這一點,我真的很感激,可是……可是有時候你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你會對我產生很大影響的.昨晚上我肚子痛,去急診室,醫生就是我受了刺激,緒太激動,導致我差點動了胎氣……陳堯,就算是我對不起你,我們還是算了吧,我需要的是一個平淡安甯的生活環境,而不是大起大落驚險刺激的生活.希望你能理解……"

童菲盡力在解釋,這是出于一種真誠的態度,她不希望陳堯覺得她對感的事很兒戲,她是真的安心跟他交往的,只不過他的脾氣太喜怒無常,發起火來那麼凶,相處太艱難了,她不得不果斷地提出分手,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陳堯沉默良久才站起來,神落寞,目光呆滯,就跟丟了魂一樣的,木然地:"我走了."

走了?就這樣走了,沒其他的?

童菲驚愕,想要再問問陳堯,可他那種好像家里死了人似的表讓她無法開口問,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失魂落魄地離開,仿佛她就是個傷害了他的罪人.

童菲原本還以為要費勁一番,沒想到陳堯就這麼走了,干脆得有點異常.但無論如何,她已經表明了態度,他應該不會再來了,兩人的關系也總算是清楚,不再有瓜葛,以後她可以松口氣,不必再擔心他什麼時候又發飆,不必留個炸彈在身邊……

醫院里,杜橙還沒出來,而方凱琳也忙活著.她忙著找急診室里接手童菲的那個醫生.

紙,始終是保包不住火的,方凱琳這樣敏感的女人,童菲遇上,注定會頭痛.

當方凱琳從醫生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殺人的心都有了.因為她已經證實……童菲懷孕了,算算日子,正好是杜橙上一次去香港的時間!【明天星期4有加更,親們別養文啊,記得來看!】

上篇:續:橙子的關心     下篇:續:瘋狂的女人,不計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