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瘋狂的女人,不計後果  
   
續:瘋狂的女人,不計後果

熒熒燭光映照著晶瑩的酒杯,淡淡柔和的光澤醞釀出朦朧浪漫的調,空氣里飄溢著酒與牛排的香味,刺激著人的食欲.這樣的晚餐,無疑是一種享受,再加上有一位風萬種的美女相陪,那就更加完美了.

這是方凱琳為杜橙做的燭光晚餐,今晚他父母去參加聚會了,妹妹也跟著去的,家里沒人.

剛好他和方凱琳是約了晚上一起吃飯.為了展示一下自己最近學到的廚藝,方凱琳親自做了兩份牛排,並且還准備了蠟燭,酒……

方凱琳本來就是公認的大美女,今晚再刻意打扮一下那更是顯得絕美動人.杏色深V長裙勾勒出她堪比模特兒的好身材,妖嬈火辣,波濤洶湧.清透型的淡妝是十分討好,將她的年輕靚麗展現到極致,特別是在燭光下,她的雙唇泛著誘huo的光澤,就像是一顆熟透的果實在等著誰來品嘗……

媚眼勾魂,含脈脈,方凱琳吃牛排是其次,重點關注的是眼前的男人,她的未婚夫,杜橙.

杜橙沒有回家換衣服就直接過來的,所以現在身上穿的是白天那件開領體恤.雖然跟晚餐的格調有點出入,但這絲毫無損于他的帥氣,尤其是他領口處露出的一片麥色肌膚和精致的鎖骨更是平添了幾分魅惑的氣息.

一對俊男美女在用餐,是件很養眼的事,但如果仔細看就能察覺出……女人很癡迷,投入,而男人卻是神淡然,平靜.

方凱琳伸手拿起酒杯,沖著坐在對面的男人露出一個極具風而又甜蜜的笑容,嬌滴滴地:"親愛的,為我們明天休假,干杯……"

是的,這兩人明天都不上班,所以她用這個理由來喝一杯也是很

杜橙修長的手指捏著杯腳,垂眸凝視著杯中的液體,輕輕搖晃了一下才嗅一嗅,唇邊溢出兩個字:"干杯."

完,脖子一仰,果然這杯酒就下肚了,連細品的過程都省略掉.

不是杜橙不懂品酒,實際上他對酒還是有點研究的,只不過現在他的心思不在品酒,只是單純的想喝酒而已……

一杯喝完,杜橙自己又倒上一杯,不等方凱琳話,咕咚咕咚這杯又喝下去了……然後淡淡地了句:"我有點口渴."

有點口渴就這麼急的喝酒?這種蹩腳的理由只能唬唬別人,像方凱琳這麼敏感而聰明的女人是不會真的相信的,但她也不會問,佯裝沒察覺杜橙的異常,只是笑盈盈地將杯里的酒喝下……

燭光朦朧,看不清楚方凱琳剛剛一抬頭時那眼底一閃而逝的狠色,而她的另一只手放到桌下,緊緊攥著桌布,像是要借助這樣來排解一下內心的憤怒.

她的忍耐功夫太好,明明在得知童菲懷孕的時間之後,她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她心里瘋狂的嫉恨,可她卻選擇了忍,並且決定要加倍地對杜橙好,要更多地制造兩人在一起的機會,培養感.因為她能確定現在童菲還沒把懷孕告訴杜橙,也就是,她假如現在向杜橙攤牌,就等于是自尋死路,等于是幫了童菲的忙.

這種為他人做嫁衣裳的事,方凱琳絕不會做的.先忍下,當務之急是要穩定她和杜橙的感和關系,但童菲的事,她也不會善罷甘休,只不過是暫時留到以後再算賬.

"親愛的,這牛排怎麼樣,味道還行嗎?我可是在家練習了好久才敢做給你吃的……"方凱琳美目癡癡地望著杜橙,充滿了意和滿滿的期待.

杜橙不急不慢的切著牛排,聞也點點頭:"嗯,不錯."

不錯?僅僅是不錯……而已嗎?沒有得到預期的贊美,就是這麼淡淡的不錯二字給打發了.方凱琳露出幾分失落的神色,眼底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冷意……她總覺得杜橙今天有點心不在焉,他在想什麼?難道還在想白天在醫院遇到童菲的事?

方凱琳心里冷哼,熊熊燃燒的妒火在腦海里上跳下竄,可為了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她不得不假裝沒事……

方凱琳強壓下那股火,優雅地站起來,用叉子叉起了一塊牛肉,走到杜橙身邊親昵地靠在他肩膀:"嘗嘗我幫你切的這一塊,很鮮嫩的……"

著,叉子已經到了杜橙的嘴邊.

杜橙微微一怔,下意識地張開了嘴……方凱琳一喜,喂他吃下了牛排,覺得這樣的親密很甜,她的心也緩和了一些.

可她不知道的是,杜橙剛剛那一張嘴,是因為他想到了一個畫面……曾經他和童菲一塊兒吃牛排的時候,兩人總是會點兩種不同的牛排,然後互相切給對方嘗.

被勾起回憶的男人在出神之際下意識張開嘴,但在吞下牛排之後再看看眼前的女人,不是童菲,而是一張漂亮到極致的臉……方凱琳.這時,沉浸在回憶中的他,頓時出戲了,腦子清醒了幾分,回神過後緊接著就是心底湧來的失落……童菲,他怎麼會在跟方凱琳一起吃燭光晚餐時還想著童菲?

這個他最不願意去思索的問題,最近卻是一直都困擾著他.

心煩意亂,杜橙眉頭一皺,再次拿起了酒杯.

方凱琳先前是有點介意杜橙喝得急,可現在她卻改變想法了……讓他喝吧,指不定喝醉了之後她還能有機會呢?童菲肚里的孩子很可能是杜橙的,方凱琳在這麼大的危機面前,最先想到的事就是恨不得自己也能跟杜橙有實質的關系.

"來,我陪你喝……"方凱琳溫柔地舉起杯子,嫵媚的雙眼閃爍著異彩.

一瓶酒對于兩個各懷心事的人來是不夠的,好在杜橙家也不缺酒,各種酒隨意喝,只要能喝個盡興痛快就好.

杜橙平時的酒量是挺不錯的,但今晚的狀態卻是不佳,或許因為心的關系,越是郁悶越是容易醉,當第二瓶喝下去一半時,他開始感到有些輕飄飄了,而方凱琳也越發大膽起來,早就從先前的座位挪了位置,坐在了杜橙身邊,半個身子都掛在他胳膊上,就跟軟骨人似的.

"親愛的,我以後想多學點做菜,你喜歡吃什麼,給我聽聽?"方凱琳這話的主要目的在于突出自己對杜橙的有多好,但她不會想到這樣竟然也會勾起杜橙的某些回憶.

"我喜歡吃的?嗯……炸雞,燒肉,粉蒸排骨……"杜橙了好些個菜的名字,可他自己都沒覺察到,這每道菜都是童菲喜歡吃的.

杜橙有些醉意了,俊臉上浮現出兩朵暈,黑眸里星星點點泛著迷醉的微光,慵懶依靠在椅背,渾然不知自己這時有多麼性感魅惑.

脖子上纏著方凱琳的手臂,她此刻暫時忘記了某些痛恨的事,她眼里心里都只有這個男人,她無比渴望將他征服,迫不及待了,她不能等到結婚的時候.

"你的菜,我都記住了……"方凱琳低聲呢喃,手捧著杜橙的臉,香唇往前一湊,吻住了他.她的熱主動,對于一個正常男人來是一種令人興奮的節奏……

餐桌上上演著火辣的一幕,方凱琳很投入,但杜橙腦子里想的卻是另外的一個女人……童菲的嘴唇也很軟很香甜,干乾淨淨的,柔嫩得如同花瓣.他在香港時曾親過,在水菡家也親過,在童菲家親過,而現在親他的是方凱琳,童菲呢,她和那個老男人也會親吧……想到這里,杜橙心頭猛地一緊,腦門兒沖上一股難以抑制的煩躁.

"唔……"方凱琳忽地感到唇上一痛,放開了杜橙,幽怨地瞪著他:"干嘛咬我……"

"不好意思,我只是不心……"杜橙略顯尷尬,拿起酒杯就往嘴里灌,可那煩躁就是壓不下去,反而因被勾起了思緒而一發不可收拾.

"童菲跟那個老男人也會擁抱,會親親,甚至會上chuang……"杜橙滿腦子只剩下這些了,不停在心底叫囂,怒吼,然後滋生出酸澀的疼痛,就像是有鈍器在割著自己的心髒一樣.

這是一種陌生得讓杜橙害怕的緒,他以前從未在任何女人身上體會過.男女之間,他一向是占據主導地位的,認識的異性很多,喜歡他的女人更多,而他在女人堆里游刃有余,在一起很開心但從不會付出真感,不會有牽掛.即使現在他和方凱琳有了未婚夫妻的名分,他也沒有感覺到很緊張她.可偏偏童菲卻是個例外,一想到她,他就好像渾身不對勁,總是會不由自主地去想象她此刻在做什麼,她是不是跟老男人在一塊兒?

但越是想著就越感覺不舒服,純屬自虐的心態.

杜橙走神了,一杯接一杯的連續喝下了三杯,而方凱琳就冷眼旁觀,牙齒都快咬碎了……嚴重的挫敗感讓方凱琳的好勝心達到了頂點.她在盡力討好杜橙,努力地想要拉近與他的距離,想要引you他,可他卻在明顯的心不在焉,這使得方凱琳從到大就不斷膨脹的自我良好感覺受到了深深的打擊.

不甘心,連童菲都能跟杜橙那個,她方凱琳長得漂亮身材又好,沒理由會輸給童菲的!方凱琳心里重複了無數遍這些話,隱忍得相當辛苦.

就在第二瓶酒喝光時,杜橙終于是趴下了,但他還能記得自己要上樓休息.

在自己家里喝醉,無可厚非,杜橙在方凱琳的攙扶下回到了自己房間,倒頭就躺在了chuang上.

如果一切都在此刻嘎然而止,或許生活又是另一番景象了,但是,有句話得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女人要狠,往往狠的不僅僅是對別人,還包括自己……

方凱琳望著杜橙這張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賞心悅目的俊顏,心底的愛慕一波一波地洶湧,站在他身邊,緩緩彎下腰……

杜橙現在已經喝得差不多了,意識模糊,思維滯怠,一下子有個香軟的身體擁著他,他當然會有所反應的.

昏暗的燈光下,兩個糾纏的身影雖然都是穿著衣服的,但火辣的程度一點不減,反到是越發令人產生無限遐想.方凱琳興奮不已,對于杜橙的回應,她格外驚喜,緊張又期待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渴望著今晚能真正成為他的女人……方凱琳渾身發顫地摟著杜橙,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杜橙卻忽地身子一歪,嘴里含糊地發出聲音,人卻不再動彈了.

方凱琳迷離的醉眼頓時清醒了幾分,湊過去仔細一聽,杜橙居然是在念著一個人的名字……

"童菲,你怎麼瘦了……這麼瘦,身上都沒肉了……還是胖嘟嘟的時候可愛……"

杜橙就這麼含含糊糊地呢喃著,渾然不知自己把身邊這個女人氣成了什麼樣.

方凱琳衣衫不整地坐在chuang上,憤恨的眼神里飽含著濃濃的嫉妒,此刻她不需要偽裝了,因為杜橙醉過去了,一動不動的,不會再跟她繼續剛才未完的那個事.

方凱琳怎能不怒,剛才她真的以為自己就要成功了,兩人熱如火地擁wen在一起,只差那麼臨門一腳,她和杜橙就發生實質關系了,但偏偏這種時刻他停了下來,嘴里喊著童菲的名字.這對方凱琳來是一種無可忍受的恥辱!

這明杜橙心里念的想的人是童菲!這個事實,讓方凱琳內心的嫉妒在瘋狂滋長,恨不得能扒了童菲的皮!在這樣的況下,方凱琳的理智已經等于零了,不顧一切,不計後果.下一刻,只見這女人掀起了自己的裙子,用一種近乎自殘的方式往某處狠狠一戳!

她痛得臉色慘白,但這阻擋不了她的決心,她用帶著血跡的手指在chuang單一抹,刺目的殷在燈光下顯得有些陰森可怕,這是她自己制造的證據……【這章四千字,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續:知道童菲懷上了!     下篇:續: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