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結婚  
   
續:結婚

房間里充斥著宿醉後特有的味道,地上凌亂的衣物在提醒著昨夜的人有多"瘋狂",窗簾透進來的光亮刺激著杜橙剛剛睜開的眼睛,使得他的意識能在最快的時間里清醒過來……

這熟悉的場景,讓杜橙瞬間仿佛穿越了回到香港與童菲的那一晚,事後他醒來看到的不正是眼前這一幕嗎?那一晚的美妙,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淡去,反而是在他心底里沉澱成了一個夢幻般的水晶球,他時常會捧在手心里窺視著回味著那醉人的美好.

可即使再美都也是過去發生的事,眼前怎會有相似的景?這不對勁!

杜橙背脊一陣發涼,臉色陰沉無比,緩緩轉身,赫然一張精致漂亮的臉蛋出現在視線里,正是方凱琳,還閉著眼,沒醒.

杜橙的心猛地突了突,下意識地掀起了被角往里一看!

雖然是有心理准備了,但在看到被子里的身體時,杜橙還是給驚到了……不是因為太美,而是因為在兩人之間有一點空隙的地方竟然有一朵刺目的梅!

轟隆隆,杜橙如遭雷擊一般僵住了,一霎那湧起太多的緒將他的大腦塞滿!他昨晚跟方凱琳那個了?她的初次是給他了?

半分喜悅都沒有,有的只是滿滿震怒!杜橙雖然喝醉了但至少還記得自己昨晚在上樓時是曾叫方凱琳走的.到為什麼她會出現在他的chuang?為什麼兩人會發生關系?只要稍微用點腦子就能知道,當時必定是她自己主動留下來,否則,他喝得那麼醉,難道還能強留一個不願意的女人嗎?

杜橙緊抿著雙唇,繃緊的弧度極為陰沉,心就像是被埋進了冬天一般冷……方凱琳一直想要跟他發生實質關系,他每次都是拒絕的,甚至還明確地告訴她,不到結婚那天絕不碰她,可是昨晚卻發生了意外,打破了他原本堅持的東西,而帶來的感覺不但沒有興奮,反而是有著濃濃的失落.

杜橙在努力回憶著關于昨晚的一切,但有些片段始終很模糊……記得自己被方凱琳扶進房間,記得與她在chuang上有過親親,兩人熱烈地抱在一團擁wen,之後的是怎樣,他真的想不起來了,唯有此此景以及那一抹梅在宣告著昨晚他和方凱琳最終走到了那一步.

最讓杜橙難以承受的都不是這些,而是他發覺自己此刻的心很奇怪,看到方凱琳睡在身邊那一秒,他心底最真實的想法竟是反感的,可他清楚地記得以前他和童菲發生的時候,睜眼之後沒有像現在這麼反感的緒.

杜橙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腦殼,頭疼欲裂……難道他的審美有問題嗎?方凱琳的外型和身材,無論是哪一點都是勝過童菲的,可他在醒來後面對方凱琳那樣女神般的存在居然會反感?難道要童菲那樣胖乎乎渾身是肉的身體才能吸引到他嗎?

杜橙激靈靈打個寒顫,心煩意亂之際,只聽的門外傳來響聲和他母親羅美娟的聲音……

"兒子……起來吃早餐了……"女人親切溫柔的呼喚,隨手推開了房間門.

一片狼藉的房間頓時呈現在她面前,還有chuang上那一對男女……

杜橙連躲都懶得躲了,根本也沒處可躲,反正幸好還是蓋著被子的,不至于在母親面前太過丟臉.

羅美娟當場就石化了,呆若木雞,一時間不出話來,只有滿臉的震驚.

方凱琳也恰好在這時睜開了眼睛,不知是早就醒了還是真的剛醒.一聲驚呼,出自方凱琳的嘴里,她探頭看到羅美娟時,立刻就縮回了被子,整個人蒙住,像是嚇壞了的樣子.

方凱琳的反應,將羅美娟拉回了現實,趕緊地出聲安慰:"凱琳……凱琳你別怕,伯母沒有要責備你們的意思……是伯母不好,不知道你在這里過夜,不然伯母也不會就這麼進來……伯母現在就出去……你們……你們慢慢起來都行."

羅美娟絲毫沒有不悅的語氣,反而有點隱約的欣喜,向杜橙投去一個鼓勵的目光,笑得也十分有深意,還不忘在關門之前一聲:"臭子,你對凱琳好點兒!"

這一句叮囑飽含了幾許複雜的意味啊……

平時杜橙睡覺都是將房門反鎖的,昨晚喝醉了沒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今早羅美娟才會直接進來,好死不死的就撞見兒子和方凱琳在chuang上.

杜橙面無表,因為知道這件事已經沒可能會息事甯人了,必定會被家長們無限放大的來看待,接下來會怎樣,不難預料了.

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完全不在他的計劃中,可母親不會聽解釋的,包括他父親,方凱琳的父母,都不會相信他是真的事先沒有想過要用這樣的方式跟方凱琳發生關系,不會相信昨晚只是意外,並且還有一半是出于方凱琳的主動才會發生的意外.

方凱琳從被子里鑽出來的時候,杜橙已經去浴室了,一句話都沒丟下,只有一室的清冷伴隨著她.

杜橙很快就出來穿好衣服,而方凱琳就傻呆呆地望著這個男人,一顆芳心不斷在下沉,下沉……他竟然能如此淡定冷漠?在知道自己跟未婚妻發生了那種事之後他還能連句溫柔的話都沒有?

方凱琳不敢相信,這就是她認識的杜橙嗎?他的風度,他的溫柔,都去哪里了?他怎麼能用這樣冷淡的態度對待她?這不是她預期的結果,這不是她要的!

方凱琳泫然欲泣的眸子閃動的晶瑩的淚光,楚楚可憐地望著杜橙,顫抖著:"橙子……昨晚我們都喝多了,我不是故意要這樣的,你能體諒我的心嗎?我在清醒的時候還能克制對你的感,可我喝醉了就……就難免不自禁啊,這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所以才會……橙子,不要討厭我好嗎?不管怎麼,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也是這輩子唯一的一個……"

這番乞憐,帶著哭腔的請求,尤其是最後那兩句話,更是容易讓人心軟.

杜橙聞,背脊一僵,黑瞳縮了縮,俊美的眉宇間隱含複雜的緒……是他太殘忍了嗎?她得沒錯,她昨晚也喝了不少,既然他都喝醉了,又怎能去埋怨一個女人喝醉?況且,她在這之前確實是個乾淨的女人.

杜橙不是個冷血動物,他畢竟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男人,雖然有時表面上比較耍酷,可實際上內心卻是比很多人都要有責任感.不管昨晚的事誰對誰錯,他都不該對方凱琳冷眼相向,否則就是對她的傷害了.

杜橙冷硬的面容稍微緩和一點,低沉的聲音里多了幾分嚴肅:"凱琳,昨晚是個意外,我們之前都沒有任何准備的,但既然已經發生,我們就只能去面對.大家都是成年人,理智一點……你一會兒去買盒緊急事後藥吃吧."

"什麼?你……你竟然要我吃那種藥?"方凱琳花容失色,又驚又怒又委屈,纖細的身子在瑟瑟發抖猶如風中落葉般我見猶憐.

杜橙心頭一軟,泛起一股憐惜之,不由得又溫和了三分:"我們還沒結婚,萬一這時候你懷上寶寶,這對孩子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你我是同行,都該知道婚檢的重要,而我們還沒做過婚檢,怎麼知道彼此的身體狀況適不適合要寶寶?即使將來真的要生,我也會提前半年時間准備,至少做到不喝酒才行,而昨晚我們都喝得太多……"

杜橙這話確實是他的真心話,可聽在方凱琳耳里就是一種推脫.

方凱琳眼眶一,豆大的淚珠往下落,哽咽地:"杜橙,你……你怎麼這麼狠心?我那麼愛你,你就不能回應我一點點嗎?是不是非要傷害我,你才會高興呢?"

含淚的控訴,一分一分揪緊著杜橙的心……他知道方凱琳對他的感,他從未想過要傷害她,可終究還是無法避免.

杜橙歉意的眼神越發柔和,低聲勸慰:"凱琳,我們這個時候真的不適合有孩子."

"這是你的想法,我不覺得不適合!"方凱琳哭的眼睛里盡是幽怨,無助.

這到不是裝的,是這一向極富優越感的方凱琳真的感到無助了.昨晚她自己用手指破掉那東西以造出她和杜橙發生關系的假象,目的就是為了跟杜橙之間更進一步,為了得到他更多的疼愛,可現在他的態度卻讓她覺出他對這件事原來一點高興勁都沒有,甚至是有點排斥的.又一次的挫敗,打擊,讓方凱琳深深地受到刺激,想起童菲的肚子,她的不甘和憤恨,已經在心里堆積成牆.

就在兩人為此各持己見時,身後傳來異響,緊接著就是一個憤怒而尖銳的女聲——"誰要吃事後藥的?杜橙,你還有沒有點良心!"

熟悉的女聲將方凱琳和杜橙都驚了,齊齊回頭,只見一個穿著藍色套裝的中年婦女怒氣洶洶地站在面前,身後還跟著杜橙的母親.

"媽,您怎麼來了?"方凱琳佯裝震驚,可心里卻是在笑……太好了,母親來得真是時候!

沒錯,這女人就是方凱琳的母親.不用,就是羅美娟跟方母打了電話,兩個孩子已經那個了,雙方家長都還為此而高興呢,方母不放心女兒,迫不及待要過來看看,剛才是在杜橙臥室門口,恰好聽到他叫方凱琳吃事後藥,並且聽杜橙的口氣,他對這件事似乎還有點不悅,這當然就激怒了方母,氣得破門而入了.

杜橙沉默地看著兩位家長,隱忍著火氣,緊咬著牙.

羅美娟跟方凱琳的母親十分熟絡了,但此刻也有點不悅:"我們先別嚇到兩個孩子,有什麼事慢慢,何必動氣?"

羅美娟雖然也不贊成杜橙讓方凱琳吃事後藥,不過看到方母這麼吼杜橙,她還是會護短的.

方母現在是在氣頭上,哪里聽得進去羅美娟的話,順勢將搭在肩上的手拍掉,沖過去抱著方凱琳,眼睛一,怒視著杜橙:"你也是醫生,你應該比普通人更了解緊急事後藥對女人的傷害有多大!你居然叫我女兒吃?你可真夠狠啊……杜橙,凱琳那麼愛你,你為什麼要傷害她?昨晚的事,我們都沒跟你計較,沒責備你,可你卻連男人最起碼的擔待都沒有嗎?太過分了,當我們凱琳是好欺負的嗎?"

一連串的質問,高八度的聲音尖銳刺耳,讓人的心越發煩躁了.

方凱琳在母親懷里低聲啜泣,可聽到母親這麼教訓杜橙,她心里暗暗叫糟,生怕杜橙一生氣會撕破臉,出一些讓她更傷心的話,連忙對母親搖頭擺手,示意不要再了.

杜橙臉色鐵青,被人教訓也就算了,扯到"欺負"這頭上,就太讓人難以忍受.再了,他不認為叫方凱琳吃緊急事後藥有什麼不對,因為他對方凱琳的感還談不上愛,沒想過要跟她生孩子,又怎會冒險在這一次沒措施的況下讓她懷上?

可在別人眼里,他這就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上一代的人更加難以理解他.

"伯母,我已經跟凱琳過了,現在不是要孩子的時候,為防萬一,還是吃藥比較好."杜橙耐著性子,不卑不亢的,但那雙黑亮的瞳仁里卻是有著格外堅定的目光.

羅美娟連連搖頭,焦急地拉住杜橙:"兒子,你真是……讓我們怎麼你好呢,昨晚的事,你和凱琳都是成年人了,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們事先也應該是做好准備的,現在怎麼卻要到事後藥的問題了,你昨晚怎麼不……"

羅美娟得很委婉,但意思是到位的,就是杜橙昨晚干嘛去了,當時跟方凱琳那個時就不該不采取措施啊.

"我們昨晚……喝多了."杜橙不想隱瞞,直截了當地這麼.

方母一聽,更是氣得臉都青了:"你什麼意思?你是想昨晚你們都喝醉了,所以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那種事?一句喝醉就把所有都推脫了嗎?那凱琳算什麼?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這女人平時對杜橙也都跟對待自己親生兒子似的,但此刻就像是面對著陌生人,一味的只袒護自己的女兒,也不想想杜橙的感受和處境.

杜橙心里冷笑,以前還覺得方伯母是個挺不錯的人,現在怎麼就變得這麼蠻不講理了呢?敢他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嗎?他的都是事實,他還沒自己早叫了方凱琳走,可她卻趁他喝醉了留在了他的房間.這件事本來沒有誰對誰錯,責任肯定不是在于他一個人.被教訓一頓之後對方還要沒完沒了地指責,這未免也太逼人太甚了.

方凱琳見勢不對,急了,哭著央求道:"媽……不要責怪杜橙了,都是我不好,昨晚他雖然喝了酒,但是他有叫我走的,是我自己要留下來,是我主動的……既然他現在叫我吃事後藥,我吃就行了,你們不要為難他,媽……"

方凱琳主動交代,這到是讓杜橙有幾分意外,想不到她還會站在他這邊為他話……在這樣紛擾混亂的時刻,她這麼做,確實是喚起了杜橙的一點感激,至少她沒有落井下石,並且還在幫著勸她母親.

"你……凱琳,你太傻了!"方母抱著方凱琳的肩膀,愛憐地撫著她的頭發.知道自己的女兒愛杜橙愛得不可自拔了,但杜橙顯然沒有那樣去愛她.事到如今,還能為女兒做點什麼呢?

方凱琳的精明當然是遺傳自她母親了,此時此刻,方母仿佛很了解自己女兒一樣,臉色緩和一些,目光盯著羅美娟:"既然事都發生了,我也沒什麼好的,凱琳同意吃事後藥,我也就當是依了她,不過,便宜都讓你們杜家占盡了,這也不過去吧?我們只有一個要求……原定于國慶的時候舉行的訂婚典禮改成結婚酒席,杜橙和凱琳提前去民政局登記結婚,最好就是在最近幾天,挑個日子就去,別再耽擱,別再讓我女兒受委屈!"

方母這就好像是事先做好准備的一樣,跟方凱琳不謀而合,並且還比方凱琳預期的效果更好……趁機提出將訂婚改成結婚酒席,提出盡快登記,這些,方凱琳不適合,可她母親就再合適不過啦.

不愧是母女,在沒通氣的況下都能想到一塊兒去.

但杜橙就黑臉了,頓時有種被坑的感覺……上一次訂婚的事也是被雙方家長給計劃的,當時他就特別勉強,現在才沒過多久就變本加厲,訂婚都取消了直接改成結婚,還要在這幾天之內去辦結婚證.誰都不喜歡被人操控的感覺,不喜歡被人牽著鼻子走,更何況是結婚這種大事,他身為當事人,難道就因女方家長一句話而乖乖去做?

方凱琳轉憂為喜,剛才還哭得肝腸寸斷的,現在眼角就帶笑了,心里更是樂開花,暗暗贊美自己的母親真是太懂得把握時機了!【稍後還有更新】

上篇:續:瘋狂的女人,不計後果     下篇:續:蠢動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