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這婚,不結了  
   
續:這婚,不結了

今天的頒獎大會,對于杜橙來說最大的收獲不是手里的獎杯,而是他遇到了陳堯,知道了童菲與陳堯已經分手的消息。

接下來的時間里,杜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可人已經心不在焉了。最開始他是抱著一種莫名的竊喜,但現在坐下來冷靜想想就覺得不對勁了……陳堯那老男人雖然是年齡大了點,但除此之外,人看起來還是沒什麼嚴重的問題啊,尤其是他對童菲挺好,不但回去童菲家給她做飯,照顧她,她母親病了住院,陳堯也還照顧有加,照理說,既然童菲跟陳堯在一塊兒了,她就是認真的,可為什麼會分手呢?誰先提出的?原因是什麼?她現在是什麼情況,她會難過嗎?是她甩了陳堯還是陳堯甩了她?

杜橙腦子里各種問號在閃爍,翻來覆去都是一張胖乎乎粉嘟嘟的臉在晃悠,揮之不去。

坐立不安的杜橙終于在頒獎會結束時快速離開了現場,而方凱琳緊隨其後,幾乎是小跑著去了停車場。

杜橙走得很急,方凱琳穿的高跟鞋跑著有點吃力,到了他的車跟前,她已經是忍不住想發火了……

“杜橙你干嘛這麼快……我剛才都差點摔倒了!”方凱琳幽怨又委屈地望著他,隱含著一絲責備,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就算要走也該等等她啊。

杜橙手搭在車門上,進去之前扔下了一句:“我不送你回家了,我還有事要辦,你自己坐車回去吧。”

方凱琳聞言,嘴角瞬間凝固了,可是看杜橙似乎真是有急事的樣子,她又不好發作,只得悶悶不樂地問:“什麼事這麼急啊?不是說好晚上回我家吃飯的嗎?”手打小說網

杜橙俊臉有點沉,淡淡地說:“吃飯事小,什麼時候吃都行,我現在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辦。”

他越是說有重要的事情,方凱琳就越是心頭不安……興許是女人的直覺在作祟,明天就要去民政局了,她現在除了開心興奮,還更怕節外生枝。

“老公,就不能讓我跟你一起去嗎?”手打小說網方凱琳親昵地挽著他,老公二字叫得特別嬌嗲,滿懷柔情。

“老公”,這看似普通的稱呼卻讓杜橙禁不住蹙了蹙眉頭,說不出什麼滋味,總覺得別扭呢。

“凱琳,我說過有重要的事情,我不想再繼續重複了。我們雖然馬上就要結婚,可是我希望不管是婚前還是婚後,我們彼此都能給對方一定的空間,你有你的朋友圈子,我有我的圈子,你明白我的意思麼?”手打小說網杜橙神情淡然,清冷的眼神格外澄靜,完全不同于方凱琳的癡迷,他的話,讓她尷尬萬分,笑容變得勉強起來。但不可否認杜橙說的是有一定道理,並且是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注重的東西,都希望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即使結婚了也都還要留有一個可以讓自己喘息的地方。

方凱琳自小受過良好的教育,理當是通情達理的,如果她不贊同杜橙說所,那就會顯得她小家子氣。

方凱琳精致的臉蛋微微一笑,溫柔細語:“好,你說怎樣就怎樣吧,我先回家去,不過,老公,你可別忙到太晚,別忘了咱們明天上午還要去民政局呢。”

她這麼大方地回應,彰顯了自己的氣度,顯得懂事乖巧,可心里就太憋悶了,真實的想法是恨不得能跟著去,但又不敢表露出來,怕遭到杜橙的反感,並且連跟蹤的念頭都不敢有……上次跟蹤過一次,他已經說過下不為例,她還記得當時他那種嚴厲的神情,讓她有所忌憚,不敢再干那種事了。

方凱琳不再追問,杜橙的臉色也沒那麼黑了,沖她微微一點頭:“你自己坐車要注意安全,到家了發個短信給我。”

這是杜橙身為男人最起碼的風度,不能親自送女人回家,至少也得有對方一個短信才知道是否安全到家了。

“知道了,老公再見……”方凱琳甜甜地沖杜橙擺手,目送他的車離開,她臉上的笑肌才漸漸僵硬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焦慮……為什麼會感覺不安呢,杜橙只是去辦點事而已,明天上午去了民政局之後,她可就是名正言順的杜家兒媳,是他的合法妻子,但內心深處的惶然從何而來?

方凱琳呆立了好半晌,直到旁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啊!”方凱琳一聲驚呼,嚇了一跳,在看清楚來人長相時,她才不悅地皺眉:“你……姓陳是吧,干嘛這麼無聲無息地突然冒出來啊,會嚇到人的!”

方凱琳對這個其貌不揚的老男人沒有半點好感,只因這是童菲的男朋友,她看著就來氣。

這地下停車場里的光線不是很好,有點陰暗,而陳堯此刻又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看著頗有幾分陰森森的感覺,他凝視著方凱琳,忽地一笑,露出一白牙,目光卻是格外輕蔑:“你就是杜橙的女人?呵呵……真差勁,連自己的男人都管不好,還在這邊一副很得意的樣子,你有什麼可得意的?你是傻子嗎,看不出來你的男人跟童菲之間有問題?”手打小說網

“你才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方凱琳毫不示弱地吼回去,但吼完之後就怔住了……等等,他說什麼了?最後一句……

“你什麼意思?我老公和童菲怎麼了?你都知道些什麼?”手打小說網方凱琳強裝鎮定,但她的眼神卻泄露了她慌亂的內心世界,她害怕證實但又想要證實。

陳堯冷笑,看著這個高傲的女人這麼緊張,他只覺得這是活該……誰讓她是杜橙的女人呢,他對杜橙只有嫉恨。

“你怎麼沒有跟杜橙一起走?他把你撇下了是嗎?這也難怪,因為先前我告訴他了,我和童菲已經分手,所以,他應該是按捺不住要去找童菲,才會將你一個人扔在這里,你真可憐……”陳堯陰冷的神情讓方凱琳瞬間想到一個詞……神經質!

是的,這個男人表情眼神包括說的話,全都流露出一種莫名其妙的敵意和仇視,嚴格說起來,她方凱琳跟陳堯是沒有瓜葛的,又不是誰得罪過誰,可怎麼陳堯就說話帶刺並且那眼神像是恨不得能剜她兩刀似的。

但方凱琳現在沒空去研究這個,她在意的是陳堯所說的關于他和童菲分手的事……驚詫,憤怒,瘋狂的妒火在燃燒,將她的淑女形象給焚盡。

“童菲……杜橙……你們……還真的有事兒,你們……太不要臉了!#^#^%$#@&**%……”方凱琳嘴里冒出一連串的不堪入耳的話,都是罵人的經典字眼兒,若不是親耳聽到,很難想象這麼一個大家閨秀居然還會說這些,罵起人來跟潑婦沒兩樣。

陳堯冷眼旁觀,他看著方凱琳越氣他就越感覺過癮,就像是將他無法宣泄出來的憤怒轉嫁了一點到方凱琳身上。他覺得這樣還不夠,必須要再更猛烈一點。

“愚蠢的女人,你以為杜橙和童菲僅僅只是不要臉而已嗎?告訴你,童菲肚子里可是懷上杜橙的孩子了,只是她不想讓杜橙知道,可即使這樣,杜橙還三番兩次去找童菲,有一次在童菲家,兩個人單獨在房間里,出來之後就看到杜橙的嘴唇上有血跡,你說,那是為什麼?呵呵……你連男人的心都管不住,還好意思喊老公,他真是你老公嗎?怎麼你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你要是有本事看住他,他哪有機會去找童菲?”手打小說網陳堯這才算是說出了心聲……他就是痛恨這個沒用的女人管不住杜橙,他認為童菲跟他分手或許是因為跟杜橙有了新進展。

方凱琳呆若木雞,一張足以令男人神魂顛倒的容顏此刻卻是一陣青一陣白,咬牙切齒的神情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猙獰……是真的,童菲真是懷的杜橙的孩子!

之前方凱琳還只是猜測,但始終抱著一點幻想,萬一不是杜橙的呢,但現在聽陳堯說了,她還有什麼可掙紮的?殘酷的事實就是這麼提醒著她,特別是陳堯說杜橙在童菲家里從臥室出去時居然嘴唇有血跡,只不難想象是他很可能去親童菲,但不知為何被童菲給咬了……

點點滴滴,每件她深惡痛絕的事都在訴說一個不可逃避的真相……她根本沒有得到過杜橙的心!

方凱琳不知不覺攥緊的指甲嵌進了她的皮。肉,浸透出血跡她都沒感覺到痛,心里有無數瘋狂的聲音在呐喊,咆哮,沖天的憤怒無處可釋放,唯有侵蝕她這顆被嫉恨所占據的大腦。

嫉妒,並不可怕,但如果不會控制這種嫉妒,任其發展下去,才是最難以預料的危險,不止傷人,還傷己……方凱琳是如此,陳堯也是。他那天從童菲家離開,看似是平靜地接受分手的事實,可實際上並非如此。從他剛才的表現就能看出,他內心積壓的怨恨太多太多……

======呆萌分割線======

靜謐的房間里飄散著米粥的香味,chuang上那個臉色蒼白的女人正在小口小口地喝著剛煮好的粥,旁邊還有一盤青菜。

以前她是營養過剩,現在她是有點營養*了。因為害喜的關系,好多東西都吃不下,即使當時吃下去了沒過多久都還得報廢掉,人體都還沒來得及吸收多少呢……這麼下去,不瘦才怪。

童菲已經吃夠了清粥小菜,現在是一見著就皺眉頭,可是沒辦法,她的胃太脆弱了。

一碗米粥下肚,飽了,可人又開始犯困。這都臥chuang幾天了,但還不能下地到處走,就只在廚房轉悠兩圈,這青菜還是父親臨出門之前炒好了放在冰箱里,童菲餓了再拿出來熱了吃。

經過幾天的休養,童父的腳傷已無大礙,她母親也出院了,店鋪正常營業,父母開始了忙碌的生活,只不過這幾天都會住在家里,第二天出門時就將飯菜都做好,等童菲要吃的時候就自己熱一熱……

童菲對此已經是十分感動了,父母這後來沒有再責怪她,得知她和陳堯分手,也沒多說什麼,反到是有些贊成的意思。只是對她肚里的孩子,父親感到很痛心,每每提到都是會為女兒的遭遇惋惜,心疼。但他們也是不會鼓勵童菲去破壞別人的感情,知道那個男人有未婚妻了,做父母的只能歎息,夜夜難眠,可這孩子還是得留著,畢竟,這可能是童菲這輩子唯一的一次做母親的機會。

童菲家本身不是很富裕那種,為了供她讀書,父母花費了不少心血,幸好她回來之後也有出息,進入一所大學當英語老師了,但現在她暫時不能去上班,休假在家,沒有收入,父母為此很是憂心,越發想著要多掙點錢,不然將來生孩子養孩子一大筆開銷就沒著落。

父母的理解,讓童菲在這水深火熱的日子里有了些溫暖,她嘴上不說,可心里是對雙親充滿了感激,深刻的體會到親情的重要。即使平時少言寡語,甚至因為忙碌而很少見面,但只要她有個什麼事,父母一定會給予她最無私的支持和愛。

在家養胎,可不是那麼輕松的事,看著是挺清閑,但實際卻是苦悶到極點。不能到處走動,不能總對著電腦,不能吹空調,扇風扇也得多加注意,冷了熱了都不行……最難受的是,父母出去開店了,家里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水菡遠在M國,要照顧老公和孩子,加上時差的關系,也沒太多時間跟童菲聊。蘭姐最近也挺忙的,時常都忙到凌晨才休息。

童菲在家靜養了幾天,心里空蕩蕩的,無處不在的寂寞總是揮之不去。

孤單,是一種發自靈魂的悲鳴,無論多麼堅強的人,總有一個時刻是會感受到孤單的。假裝不在意,刻意不去想,但越是逃避越是清晰……

怎能忘掉那個人,曾經親密得像情侶一樣,吃喝玩樂都在一塊兒,他帥氣的身影旁邊總跟著一個胖乎乎粉嘟嘟的女孩兒……當時不覺得有什麼,可現在想起來,那都是珍貴的回憶,都是她人生經曆中不可磨滅的美好,是她想要珍藏在心底的東西。

怎能忘掉那個人,她現在這台筆記本電腦是他買的,ipad也是他買的,電子書也是他買的,就連手機也是……還有牆壁上那一盞極富田園風格的綠色壁燈,還有她最喜歡的運動鞋,還有她睡的這個枕頭,還有廚房里的幾套精美餐具,還有她枕邊的紫色小香熊……等等太多跟她的生活息息相關的東西都是杜橙在買給她的。不是因為這些東西花了錢,而是每一件東西都能讓她勾起對他的思念,如何還能忘得掉?

她並不是個貪圖便宜的人,實在是因為以前跟杜橙關系太好,就跟一家似的親密,兩人時常出去逛商場,他看到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就買,並且很多時候還都買兩份,時時刻刻都不忘她這個好朋友,她要是不收下,他就會不高興……

放眼看看自己家里,原來她生活中已經有太多關于他的痕跡……要想斬斷情絲,何其艱難。

童菲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就開始打盹兒了,模模糊糊中聽到手機響,接起來,竟是杜橙……

“喂,你不在家嗎?我按門鈴你沒聽見?”手打小說網杜橙的聲音有點急,因為太想見到她了,所以難免口氣不好。

童菲嘟噥一聲,含糊回答:“你找我有事嗎,在電話里說吧。”

童菲害怕見到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會泄露心事,怕越見越難以放得下,可杜橙今天是鐵了心的要見她,非得當面問問她關于陳堯的事。

杜橙態度堅決:“電話里說不清,你到底在不在家?在的話就開門!如果不在,就說你現在的位置,我去找你。”

童菲心里苦澀,但還是盡量穩住呼吸,裝作平靜地說:“我不在家,我在外面辦事……你不是什麼急事找我吧,那就以後再說,我現在真的很忙。”

童菲急匆匆說完這幾句就掛了電話,怕再多說一句都會忍不住顫抖……天知道她有多想念他,她拼命想要忘記,可得到的結果就是更加刻骨的相思。曾經在一起沒心沒肺笑笑鬧鬧的日子,恐怕是再也不會有的了,要想重溫,唯有從記憶中獲取。

人呐,有時痛苦是源自于太不懂約束自己,但像童菲這樣卻是相反,她因為善良正直而受到道德的約束,不願自己淪為小三,不願做破壞人幸福的儈子手,所以她才會苦了自己。

杜橙此刻就站在童菲家的大門口,聽到她在電話里這麼說,他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好不容易想通了想來找她談談,心平氣和的也不吵架不斗嘴,就是關心關心,看看她過得怎樣了,但她似乎並不領情,是真的有這麼討厭他嗎?

杜橙沉著臉又站了好幾分鍾才悶悶地走下樓去了……她不願說她在哪里,他只有改天再來,可是改天……明天他就要去民政局了。

真的要去嗎?杜橙走到童菲家樓下忍不住回頭張望,看看那一扇屬于她家的窗戶,那里是她的臥室……不知怎的,杜橙在聽到童菲和陳堯分手之後,他心底隱約就滋生出另一種念頭,對于明天和方凱琳去民政局的事,他的抵觸感越發強烈了。

杜橙走得很慢,他不會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落入了童菲眼中……此刻她正躲在窗簾背後靜靜觀望,遠遠地,癡迷地望著他的背影,眼眶不知不覺已是泛紅。

若是她喊一聲,他一定會回頭,一定會上來,可她偏偏不能……太過理智的結果就是像童菲這麼近乎自虐的方式來壓制自己的感情。

手機來電響得很及時,恰好是杜芊芊打來的。

這丫頭是不甘心,著急,知道明天自己就要有個嫂子了,並且是她很不喜歡的一個女人,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告訴童菲,說不出為什麼,杜芊芊心里只會覺得童菲跟她哥哥杜橙最相配……不得不說,這丫頭是個很有思想有內涵的人,別看年紀小,看不落俗套,不會以貌取人,否則她也不會跟童菲這麼合拍了。

杜芊芊不是故意刺激童菲的,可這通電話確實讓童菲差點沒忍住哭出聲……

“是嗎,明天領證?嗯……麻煩你替我向你哥哥說一聲,恭喜他了……”童菲的聲音抖得厲害,望著遠處杜橙那即將消失的背影,她的心在不停收縮著,再張開時已是滿溢出苦澀的汁液……以為早有心理准備的,可在聽到這種消息時,她還是無法避免的心痛了。

童菲不斷地深呼吸,使勁穩住自己的情緒,那股悲慟在爆炸的邊緣幾番欲裂卻又不曾真正裂開,因為她會記住醫生說的話,她不能太激動,否則對肚里的胎兒十分不利。

母愛是偉大的,其程度遠遠超過人們的想象。童菲本來是想大哭一場,但只要一想到她岌岌可危的身體狀況,她想哭的念頭就會被稍加扼住,心痛也似乎不再是那樣難以克制……

最終童菲是沒哭出來,只是在杜橙的身影完全消失那一刹,童菲倒在了chuang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陷入一種好似是雕塑一般的靜止。

不是不哭了,只是眼淚倒流回肚子里;不是不痛了,只是這種痛化作了鮮血,在身體里流淌,浸透進每個細胞,鐫刻在靈魂,用不磨滅,成為記憶里的一把刀子,隨時隨地都可能會割著你……

明天他要結婚了,真好啊……這樣她就可以更有理由說服自己隱藏秘密,她會更堅決地與他保持距。可真的很好嗎?為何那一聲“恭喜”竟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杜橙走了,但他沒回家,他今晚不想回去,只想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因為,明天一旦走進民政局辦好了結婚證,他將不會再是從前的自己了。

為了紀念過去單身的日子,杜橙將亞撒叫了出來,兩個大男人去了K歌城包了個最大的包廂,叫了一堆鶯鶯燕燕陪伴在側。

喝酒唱歌跳舞玩游戲劃拳……總之就是怎樣開心怎樣來。就算內心是煩悶的,也要營造出一種開心的氣氛,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在領證之前的*啊。

方凱琳一直電話不斷,最後杜橙干脆關機了,來個徹底清淨。

方凱琳連晚飯都沒吃,她沒胃口,到了晚上也睡不著,心急如焚地等杜橙出現,但最終的結果卻是他關機。

如果方凱琳找得到童菲的家,她肯定不會這麼傻傻的坐著,她只以為杜橙關機一定是因為不想她打擾他和童菲。

這瘋狂的嫉妒心還在不停滋長著,方凱琳無計可施,一個人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真的怕了,怕杜橙去找童菲了就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如果明天他不出現,怎麼辦?

方凱琳長這麼大,從未像現在這麼不自信過。結婚這種大事在她心里演練過千百次,緊張是有,但絕沒有害怕過,可今天,從下去遇到陳堯時開始,她就一直忐忑不安,從杜橙關機開始,她就越發肯定杜橙是找童菲去了。

這*,方凱琳不知是怎樣熬過去的,平素很少抽煙,可今晚抽了一包還不止,紅酒就喝下去兩瓶還沒醉,顧不上明天是否能保持美美的狀態去民政局了,她只想讓這時間走得快些,只盼著能快點天亮,快點到上午九點鍾……

事到如今,方凱琳除了等待,別無他法,只祈禱杜橙不要被童菲迷惑,祈禱杜橙的孝心能起作用……他應該不會違背父母的安排吧,如果他反悔,杜家兩老肯定不會答應的。

方凱琳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但這樣的安慰,沒有底氣……

天色漸漸破曉,黑夜過去,東方開始露出魚肚白,方凱琳*未眠,臉還有點浮腫。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憔悴的面容,微微發黑的眼眶,她堆積了那麼多憤怒,都只歸結到了童菲的身上……

“童菲,都是這個癢癢不如我的女人,都是你!我方凱琳從來沒這麼慘過,沒這麼狼狽過!”方凱琳對著鏡子怒吼,聲音都啞了,眼里還有血絲。

一晚上都沒杜橙的消息,等到現在他都還關機,方凱琳的心越來越涼,可即使是這樣,她也還是不到黃河不死心的。

約好了是今天上午九點鍾在民政局門口見,她一定要去!

方凱琳用了三個小時來化妝換衣服,她精通這方面,等到出門時已是看不出她的黑眼圈了,經過一番巧手繪出的妝容,高貴大方,青春靚麗,同時還兼顧了女人的嫵媚風情,她確實是一個養眼的美女,尤其是今天這妝還有著幾分俏麗與喜慶,很適合今天要做的事……領結婚證。

九點鍾,方凱琳准時出現在了民政局門口,一身淺橘色長裙,波浪卷的頭發垂在肩頭,高挑纖細的身材曲線優美,氣質更是大家閨秀的風范。往那一站,吸引了不少目光,有幾對前來領證的年輕小伙子還偷偷瞄她幾眼……

外人看來,她是女神般的存在,光這麼看著就足夠賞心悅目的,猶如一道風景線,有人會想,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能夠征服這樣美貌與氣質並存的大美女呢?

方凱琳看上去氣定神閑,但她已經看過十次手表了……九點半,杜橙還沒出現。

她表面平靜,可內心早已是波濤洶湧,她不願就這麼接受失敗,接受這巨大的打擊,她總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在鼓勵自己……他會來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方凱琳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在這大門口進進出出的好些人都會好奇地盯著她看,各種版本的猜測都在人們心中湧現……這麼漂亮的女人,竟然還有男人在跟她結婚時讓她久等嗎?

怎舍得讓如此佳人在等待中消磨熱情?

陌生人的目光對方凱琳來說就像是一根根鋼針,她知道別人會怎麼想,可她唯有假裝淡然,假裝很有耐心,實際上她真是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焦急的等待中,驀地,視線前方出現了一輛熟悉的車,轉眼已到跟前,正是姍姍來遲的杜橙!

方凱琳差點跳起來,激動地飛奔上去抱著他,對准他的臉就是一口親:“老公,你終于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方凱琳太高興了,雖然等了兩個小時他才出現,但只要來了就好,她一顆恐懼的心終于可以放下了!

只顧著抒發自己的情緒了,好半晌方凱琳才注意到杜橙的表情有異。他太淡然了,仿佛不是來結婚的,只是來這順路看一眼的。他眼里那種陌生又熟悉的光芒是什麼?是……是歉疚嗎?

方凱琳剛落下去的心又被再次提起來,可她不想去管那麼多了,挽著杜橙的手就往里走:“老公,別站著,我們進去吧。”

然而,杜橙卻沒有挪動腳步,而是冷靜地凝視著她,深邃的眸光閃爍著她看不懂的複雜,她的興奮激動,她眼里的希冀,他都看得明明白白,只可惜,他在昨晚也已經想得夠清楚了……

很不想對她造成傷害,可杜橙覺得,有些話若是不說,將來或許更加傷得深。有些事如果做了,將來他必定會追悔莫及。這就是他一晚不出現經過深思熟絡得到的結果。

杜橙的聲音有點沙啞,卻又顯得更溫柔了凝望著眼前這張美得讓男人屏息的容顏,沉聲說:“凱琳,我不是來辦結婚證的,我是想來告訴你,我們,分手吧,這婚不用結了。”

短短幾句話,猶如晴天霹靂,將方凱琳炸得渾身發抖,腦子一片空白!不,她不信,杜橙已經來了,為什麼還要說不結婚了?不……一定是童菲,一定是童菲那個該死的女人在作怪!【今天2萬字更新,親們投點月票鼓勵一下呀!】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蠢動的心     下篇:續:揭穿她